第183章 交谈

艾叶正吃得欢快的时候,外婆和外公已经朝着自己这边来了。

艾叶眼睛一瞅,立马乖乖地跑上前去装乖。

简琪拿自己这个看到自己就乖得不行的外孙女没有法子。

她打趣道:“我的艾艾今天怎么这么乖啊!

平常可是很难得和外婆撒娇的呢!”

艾叶不好意思,她一笑就感觉到自己肚子比来来时勒得还紧。

应该是自己吃太多东西撑着了,偏偏还和外婆约定别吃太多了……就是有点心虚嘛。

艾叶讪笑,简琪像是看透了艾叶所想的。

她佯装无奈嘀咕道:“都怪宴会上的食物太好吃了。”

外公却此时刺艾叶:“是嘴馋吧。”

艾叶对此决定对外公说的“混账话”充耳不闻。

“算了,艾艾吃得多表明身体棒棒的。

不过可不能再吃了,再吃就成个小胖猪了哦。”

简琪两三句话揭过了这个话题。

艾叶立即欢快地点头。

艾叶吃饱了,就有闲心关心其他的事了。

“咦,外婆刚刚我还到你和二伯在喝酒聊天呢!

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

艾叶虽宴会一开始就一直在吃,但也留着心眼关注外婆那边。

刚刚她还瞄到了应遇的父亲呢!

无怪她认出应遇的父亲,实在是他们应家的基因属实强大,都长了一副笑眯眯的狐狸脸。

再加上有资格加入那场谈话的,就那几个。

所以她很容易猜出来那个陌生的中年男人是谁了。

“……没事,聊完话自然就散了。”

简琪蛮不在乎地说着,然后转头就和艾叶说别的话题了。

武立斌也是在一旁点头。

艾叶没有过多关心那事,她也只是顺便一说而已。

艾叶和自己的外婆正热情的谈话,所以不会注意到一直跟在他身后的江明宴不见身影了。

艾叶下意识认为少年会一直呆在她的身后。

艾叶不知道的是就在刚刚江明宴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艾叶的身边。

如果注意江明宴所去的方向,艾叶就会知道他去了去二楼的必经之路。

“楚老哥,没事吧?!

唉……都怪小弟忘记提醒您了这红酒酒劲大。”

应利语气愧疚地说着,同时扶着楚闵帮他坐到沙发上。

楚闵还是那副儒雅随和的语气。

“不怪应老弟……是我忍不住贪了几杯。”

紧紧关闭的房门,江明宴抱臂在房门外面默默地听着这你来我往的对话。

江明宴此时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他听到这里便转身离开,欲要去往别处。

“……江明宴同学,你怎么在这?”

忽然身后声线青涩却不乏意味的声音悄然在这走廊上响起。

江明宴只是侧了个身子,一眼望去是应遇。

应遇看着江明宴,明明是温和的眼神却会让人觉得是在质问着什么。

房间里人足以听到外面的声音。

江明宴还是维持着那个侧身的姿势懒懒散散地说:“我说是来找你的,你愿意过来吗?”

这一刻,应遇对视着少年的面孔笑着说了一声“好”。

然后江明宴恢复了离开的姿势,去往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和应遇谈一谈。

应利出来查看的时候,他也只看见了江明宴从容从走廊离开的背影。

一眼而过,背影瞬间到拐角就消失了。

应利此时还在维持着温和的面貌,见到自己儿子问到:“那人是谁。”

应遇面对自己父亲的问答自然言无不尽,他道:“我的朋友,武家继承人的……未婚夫。”

应利听到应遇所说,什么也没说。

只是点了下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应遇看了一下手腕表上的时间道:“父亲,我先离开了。”

应利又点头,表示可以之后又回去房间了。

应遇得到允许,自然而然地离开了。

只是在拐角不远处,江明宴正懒懒地靠着墙等着人。

他一抬头,那双琥珀的眼眸便精准地看向了应遇。

江明宴微翘了嘴角,抱着手,像极了狂妄挑衅什么人的模样。

“来了啊,应遇会长。”

“我还以为你临阵脱逃了呢!”

江明宴的话语也像极了挑衅。

应遇还是无平无波。

江明宴歪头:“得!应遇会长脾气真好……就不逗你了。”

江明宴笑着道:“其实今天我有一件事想向会长求教。”

应遇抚了西装上的褶皱便道:“可以。”

江明宴笑了,快步过来哥俩好地挽上应遇的肩。

就在应遇对江明宴这突兀的行为深感不适想要摆脱的时候,不知分寸的少年又快速退去。

就好像是故意来这一出让应遇不好受的。

“哎呀,抱歉抱歉哈。”

江明宴不太城心地抱歉。

应遇没管江明宴这一行为开口:“你到底想说什么。”

江明宴依然在笑,无所无畏。

“哈哈哈,我就是想说……”

“江明宴!我去……”

艾叶的声音从远处而来。

江明宴的话戛然而止,转头就见到少女提着裙子往他们这边来了。

江明宴提手欲打招呼,人一下子从他眼前跑过,宛若一阵风。

好像刚刚她喊江明宴就是一幻觉。

江明宴呆愣在原地。

而少女往他的身后走廊的尽头跑。

她脸色焦急,连文明说话都管不住了。

“我靠,要死了……为什么厕所要修到走廊尽头……真是害死我了。”

少女晚上吃太多,肚子突然疼了起来。

她能忍着文明地问服务生厕所在哪已经是她最后的倔强。

一上楼,艾叶就迫不及待在二楼跑了起来。

所以她极其凑巧地碰上了江明宴和应遇。

不过艾叶就喊了一声,肚子翻江倒海得连江明宴为什么在这都不问了,立马跑过二人去找“救命厕所”!

应遇沉默了,江明宴一笑面含歉意:“抱歉哈,占用你的时间了。”

此话说完,江明宴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有了艾叶的突然打岔,江明宴想说的已经不想说出口了。

他看着艾叶离开的方向略显无奈,然后应遇只听江明宴说了一句:“啊,真是没办法……应遇会长就当我啥也没说。”

之后,江明宴道了一声离开就走了。

应遇知道,江明宴从一开始就有搅混水的意思。

有事,什么事……他自己知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