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扶起

艾叶愣了

血气上脸,这人怎么能怎么能……这样!

她就算再不像女孩子,但到底还是在女籍内吧?!

怎么能这么说她重,她不要面子的啊!

更何况还有别人在,他说话声也没收着,肯定被应遇听到了。

完了,她的脸都快没了。

这人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艾叶现在想骂人,但疼得她直哼哼再加上都快气死了,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所以她一句话不说,撒气般用自己的硬脑壳砸某人的胸膛。

只听江某人闷哼一声,艾叶的心里顿时爽了。

然而她看不到的是江明宴对她这般小孩撒气般的行为升起的只是宠溺的笑而已。

然后带着浅浅的笑容离开这里。

略过应遇的时候,江明宴看过来的眼神有保护和不容侵犯的意味。

他的那琥珀色的眼眸经常是温和慵懒,但现在因为艾叶的受伤而变得尖锐。

这个一直挂着笑的少年也有着不好惹甚至是犹如禁区的一面呢!

而那个禁区就是艾叶吗?!

应遇回以一笑,接下来的生活肯定极其有趣。

只是抱着女孩的男孩的行为感到了一瞬的不适。

这个人有些碍眼啊……应遇有些不适当地想着。

……

艾叶被江明宴快速地送到了学院的医务室。

所幸艾叶还没倒霉到家,医务室的医务老师还在。

她见到江明宴抱着艾叶小跑进来。

这家伙来医务室熟门熟路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艾罗伊学院上学好久了。

事实真相是这人才来这里两次而已,竟然比艾叶都混得熟悉了。

因为自己从来就不知道去医务室的路,也没去过那里。

医务老师看到江明宴抱着的病患,立马让人将艾叶放到床上。

“这是怎么了?”

医务老师询问情况,好对症下药。

江明宴很机敏地回答:“是伤到腰了,撞到了栏杆然后腰一直在疼,而且一直动不了的样子。

老师,她严不严重啊!”

江明宴说的和艾叶的遭遇差不多,最后有些不放心询问专业人士。

医务老师听了,检查了艾叶的腰处。

医务老师的手一碰,艾叶就觉着有点疼。

然后对江明宴说:“这为男同学,你回避一下。

我要脱掉这位女同学的衣服检查一下……”

医务老师还没说完,江明宴就自觉地从室内到室外去了。

并且十分贴心地关上了门。

对此,医务老师很满意江明宴的行为。

医务老师也不多想了,她安抚艾叶细声细语的说:“这位同学,接下来的行为稍微忍耐一下。”

艾叶听此,有些乖巧地点头。

女孩同意了,医务老师也不磨蹭。

立即帮艾叶脱掉外套,然后掀开了里面的衬衫。

一掀开,

医务老师看到了女孩不同于其他地方皮肤的颜色,腰际上有大片的红色还有些小块的淤青。

一看就知道被撞得不轻。

要是一般的个年纪的小女孩,早就哇哇大哭了。

而艾叶却没有,她只是咬牙认了下来。

艾叶还小声说:“老师,我好像没有刚才那么疼了。”

医务老师点头并告诉她:“还好,只是被撞得狠了些。

我会给你开一些,治疗外伤的药用。

唔……

其他还好,不过为了以防万一。

同学,记得去医院做个全身检查。”

艾叶听到这松了一口气,点头回应:“嗯,谢谢老师!”

艾叶然后先趴在医务室的床上了一遍药,起初的感觉是凉丝丝的很是舒服。

艾叶现在的疼痛感已经很小了,就是起身还是稍微有点难度。

艾叶深吸了口气,喊了一声在外面的江明宴。

她还记得在外面等了大半天的江明宴。

艾叶还没喊完,人就进来了。

江明宴刚进来就问医务老师艾叶怎么样了。

医务老师就如实说没大碍,然后就将艾叶需要的药递给了他。

然后两人就眼睁睁看着医务老师离开,留下两人去约会去了。

艾叶则对医务老师的离开无所谓,她刚想起身穿好外套。

就觉着腰际的疼痛随着自己的动作而上升。

就是翻了一个身而已,艾叶就疼地嘶了一声。

艾叶自己还不信自己不能起来。

于是就准备强硬起来的时候,一双手扶住自己的自己的肩。

手的主人看懂了艾叶的心思,所以帮助艾叶坐了起来。

艾叶终于坐了起来,腰疼暂时算稳住了。

“你刚刚才上了药,还是别乱动为好。

反正也不急于一时回去。”

艾叶不听到江明宴说话还好,一说话就听到了“乱动”的字眼。

自然而然地就想起了刚刚让她羞愤的事。

艾叶立马瞪了某人。

江某人眼神无辜极了。

艾叶当时就快气爆炸了,但她也不是自虐狂,怎么会揭刚刚自己的短呢!?

所以闷气气不了别人,就只能自己气着了!

艾叶现在不想和这人掰扯,叫人把车开到这来。

现在立刻马上就回去。

自己要是回去晚了,怕是外公外婆要担心了。

江明宴见艾叶倔强,也不继续劝她了。

于是在等自家车来的时候

江明宴反而说起了另一件事。

“今天午饭后,我在学院四处逛了逛。

我走到了一个特别奇怪的地方。

真是超级阴森超可怕的!”

江明宴叙说今天中午和艾叶离开后的经历。

艾叶虽然因为刚刚的糗事有些不想不搭理这人,但今天江明宴去哪儿的经历她还是稍微有点好奇的。

所以艾叶看着不像听江明宴说什么鬼话的样子,但实则也没打断人继续说什么。

江明宴在说着事情经历,也在悄悄关注艾大小姐的表情。

见暴躁又小心眼的艾大小姐是对他说的事是有兴趣的。

所以江明宴继续说

“那个地方离你和那叫什么会长所在的地方不远。

就有一栋空荡荡建筑,我一时好奇就进去看了看。”

江明宴顿时有些神经兮兮地小声说:“你猜我在那里发现了什么!!!”

艾叶则木着一张脸,举起了沙包大的拳头。

被恐吓的江某人抖了一下身,积极回答道:“有人在烧纸!”

艾叶听着觉得不对劲,就顺着他说的话问:“是谁在烧纸?”

然后硬邦邦地回答道:“不知道!”

斗大三个字砸来,艾叶成功地黑了脸。

就在艾叶快爆发的时候,江明宴求生欲极强解释道:“是真不知道!

我到那的时候,盆里就剩下些许火星了。

人影是没见到一个。”

说话又急又快,艾叶差点没听清。

不过也是差点,艾叶摸着下巴想:是谁在烧纸,又是烧给谁了的?!

“这剧情的走向真是越来诡异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