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电话

艾叶修理完江明宴后心满意足地离开了自己的房间。

她去往艾琳所在的房间,去询问她昨天所拜托的事。

“少年是个孤儿,没有任何亲人。

从小到大是被山上的老道士养大的。”

艾叶哑然,没想到那个欠揍的货有个这么……算了,不想了!

艾叶又问:“那艾琳姐我拜托你查的人有线索吗?!”

艾琳摇头道:“我动用了这里所有艾家的关系,没有找到小姐你说的那个人。

而最相近的……就是小姐房间里的那个少年。”

艾叶听此沉默了,难道谢伽停就是江明宴。

可这太离奇了,相似却不一模一样。

不记得艾叶这个人,艾叶也看不出他是不是装的。

明明前不久是谢伽停叫艾叶来找他的。

他只说了个地点去找他,也没说什么特别详细的东西。

也可有能是没有多一丝的时间可以说。

所有想法陷入了死胡同,艾叶该不该带他回去成了眼前最重要一个问题。

艾叶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然后一个人独自回到自己的房间了。

艾叶有诸多心绪压在心间,第一次有了一种难以言说的无力感。

她进了自己的房间也不去管趴在地上乱嚎的少年。

只是一个人默默地趴回了自己的床上。

本想一个人静静,可是耳边就是有人在乱嚎。

艾叶现在脾气上来了。

直接威胁道:“再在我屋里给我嚎,我揍你哦!”

话落一霎时,屋里安静得只有艾叶的喘气声。

然后听到了脚步声,和关门声。

艾叶本就起得早,再加上一大早运动了一番。

已经累得没有力气了,再加上一系列的心事压在自己的身上。

现在能想的就是好好睡一觉,梦里什么都有。

艾叶冷笑话自己逗了自己一下,眼皮迷迷糊糊地搭了下来。

完全忽视了她屋里的另一个人。

或者说刚才的动静让艾叶以为他离开了。

毕竟自己那么整了他,他不跑都没天理。

艾叶趴在床上睡着了,又可能觉得现在的动作睡着不舒服。

艾叶翻了个身子,呈大字型仰面睡觉。

纤细的长手搭在了床边。

一只比艾叶略大的手掌拾起少女的手。

只见少年将艾叶的手轻轻抬起又轻轻地放下。

放到了艾叶的身侧,然后坐在了床边。

他看着睡着了眉头皱起来的少女。

刚刚还那么中气十足地离开了,回来时候却萎靡了不是一点半点。

是个人都能看出来艾叶心不太好。

然而少年还在那干嚎着,果然引起了小暴躁的“怒骂”。

江明宴本该是要走了,但回头一看艾叶颓废地趴在大床上。

脑袋闷在大床里,心里有些不忍心了。

江明宴有些无所谓地想艾叶刚刚那个可笑的模样:“像只和自己生闷气的小刺猬,一言不和就把自己卷巴卷巴起来。

用自己的刺扎别人……”

江明宴双眸看着艾叶难得恬静的睡颜。

像黄金的琥珀色眼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少女。

他的眼中出现了探究的神色,看了良久。

……

艾叶一旦睡久了,就会有很长的迷糊时间。

艾叶起来的时候,正是一个电话反复不停地叫醒她。

艾叶都给搞烦了,一下子把声音的来源甩到了地板上。

完全不心疼自己的宝贝手机。

据说那可是限量款,别人想买豆买不到的。

这要是清醒的艾叶绝对会抱着自己的手机吹吹,然后悔不当初这样对待自己的小宝贝。

现在却不清醒,艾叶扔了后。

睡意又拉扯着艾叶回到了床上。

桀骜不驯,任性妄为,什么也不管,这才是艾叶最深处的秉性,也是她的最遥远的期盼。

这是从小的生活所致。

她以前被家人时时刻刻地管着。

就是那也不许做,这个父母也替自己管着。

唯一能让自己转移注意力的东西好像就是在别人看来玩物丧志的游戏和女孩子很少练就的武术。

这两样东西,一样能让她在虚拟世界中赢得胜利感,另一样能让她在现实生活中获得刺激感。

只有这样,艾叶才会在世人眼中是个成绩极其优秀的三好学生。

虽然她想过抗议这种生活,但因她早慧的原因,她知道那样做会让父母伤心,自己会愧疚。

所以她不会那样做那样的事情。

但现在没有自己清醒意识的习惯性控制下,艾叶怒摔了自己的手机。

心里舒爽了,表情上微笑地又趴回了床上。

然而让艾叶没想到的是,有一人看到了艾叶像小孩子任性的行为。

然后又看着艾-熊孩子-叶像是怒摔了让自己不喜欢的“玩具”又被大人哄了似的小脸变得红扑扑喜洋洋后又趴回了自己的玩具堆里。

真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哭了。

就算有这样的烦恼,江明宴及时用了一个小小的“道具”录下了艾叶刚刚任性小孩子气的模样。

然后录完后,若无其事地将“道具”放到自己的口袋里。

放完东西后,江明宴拿起被艾叶扔到地上的电话。

幸亏地板普了一层厚后的地毯,不然以艾叶的力道。

怕是手机屏幕要摔碎了……

江明宴拿着手机端看了完好无损的手机一眼,心里竟然有点可惜的意味。

不知道是可惜什么呢。

江明宴想得入神的时候,手机又亮起来了。

看了一眼,还是刚刚打电话的号码!

只是没有注明什么昵称,有的只是一串数字。

而且看时间是打了好久了,对面怕是有些什么急事吧?!

只是当事人……极其不耐烦,甚至还摔了不想接听。

江明宴听着手机铃声,转身看了一眼睡意昏沉的艾叶。

想了想,江明宴接听这听电话。

一接通,江明宴含着慵懒笑意的声音从手机传到了对方的耳中。

“你好,这部手机的主人……暂时无法接听……如果有什么急事可以跟我说。”

江明宴对艾叶无法接听的解释让他稍微控制不了笑意了。

这位姓艾的小姑娘总是意外地能引起他可有可无的笑点。

一会儿像个小暴躁,一会儿像个熊孩子,一会儿又让人觉得她很深。

一人千面,说得便是她吧?!

江明宴这么想着的时候,对方已经挂了。

没说一句话就挂了。

奇怪的电话……未知的打电话的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