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有病

艾叶觉得他们有病,妥妥地有病。

为什么他们能这么“心直口快”地说别人要死了。

就算自己命不久矣,他们就不能都委婉一些吗?!

不知道一般来说女孩子心思敏感吗?!

真是钢铁直男只知道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不知道小女儿家的柔情似水。

注孤生,妥妥地注孤生。

然而心里有多气,艾叶就笑得有多欢了,她对少年说:“我特么要死了,而你特地大清早来告诉我这个消息,我可真是谢谢您嘞。”

笑得开心,嘴里也说的是的谢谢的话。

热然而语气平静无波。听不出少女面瘫表情下真正的情绪反应。

少年对艾叶的反应一愣,他预想中的情景没有出现。

什么害怕啊,什么恐惧啊,什么倒霉,还有最重要的是认为他是骗子的表情统统没有。

有的情绪就好像只是想打江明宴的表情。

江明宴:“……”预估错误,但不应该啊。

一个正常人被人说自己要死了,怎么会情绪这么正常,而且接受良好?!

难道是不相信,糊弄自己的。

少年猜得不错,要是艾叶的第一次听到了自己“要死”的消息。

早就不管不顾地骂那个咒她死的货了。

奈何她不是第一次听,告诉她要死的消息还是谢伽停。

艾叶现在已经不像第一次那样对这个消息反应如此大了。

她现在只有一个疑问,这少年是怎么知道的。

不会和谢伽停真是失散多年是亲兄弟吧?!

只是怎么会在这个世界?

艾叶在脑补:江明宴是不是有什么哥哥什么的时候

将艾叶命名为“小暴躁”的江明宴打了一个响指回归正题。

“你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死了?”

这话问的是艾叶,一双亮晶晶的眼眸反问着艾叶。

并且手从能过一只手的门缝里使劲地扒。

艾叶卡了一下壳,看着被自己拦在门外还说这么事关自己要死的原因这么严谨话题的少年。

不知怎么的,总觉得一个在门内一个在门外谈艾叶自己生死的话题有些草率。

所以也就不那么抵触少年了。

让他别光站在走廊上了先进来。

艾叶打开门让少年进来了。

艾叶不矫情了,少年倒不好意思了。

江明宴看着艾叶身后如黄昏般的灯光有些不好意思道:“不太好吧?孤男寡女的……”

艾叶忍着不耐烦,也不知道是谁一大清早来堵自己的门,自己还好意思说!

怕占她便宜什么的,真是他想多了。

要是他敢动手动脚,艾叶就让他回自己老妈肚子里回炉重造。

“……你占我便宜,我上哪说理去啊!!!”

少年一脸认真地说。

艾叶正好好听着了,只是感觉哪里不太对。

艾叶从头梳理了一下,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艾叶:“……”

艾叶:“嗯?!”我特么占谁便宜。

只见少年一脸后怕的样子,艾叶觉得她错了。

她低估了这个畜牲不要脸的程度。

艾叶不知忍了多少次,她告诉自己那货这就是一个智障。

然后人还在那扭扭捏捏的时候,艾叶一下子扯起少年的袖子。

怒气冲冲道:“废话怎这么多,你特么给我进来。”

艾叶把少年扯进屋里后,关上了门。

然后转头坐在了自己刚从被窝里出来的床上。

艾叶像个骄傲小公主仰起了头说:“说说吧!我为什么要死了!”

艾叶一脸气定神闲的模样就跟个一个面试的面试官。

然后问艾叶面前的初出茅庐的小子为什么要来她的公司一样。

而少年看着却是艾叶翘着二郎腿,然后一边抖腿一边质问口语问他的模样,像极了马路牙子上的二流子。

江明宴没有介意艾叶这种很不适合代入严肃言谈气氛的行为。

他还是那种懒散的模样语气慢慢地说:“看来你已经知道了你现在的身体是一体双魂了……”

淡淡定定的语气说出让艾叶听了心里狠狠一跳的话。

艾叶不能输阵子,她表面上维持着不露怯的表情。

可是在下一秒立马破功。

少年说:“哎,竟然没有怼我,小姐姐你露怯了啊!看来我说对了。”

艾叶:“……”一秒戳穿啊!

艾叶装听不懂。

并且说:“你想多了!”

然而少年还在那里哔哔赖赖:“按小姐姐这么暴躁脾气,我试探一下竟然没怼我,肯定是知道了……”

艾叶要气死了,怎么世上能有这么缺心眼眼的货。

不对!肯定是故意激她的。

艾叶霎然清楚明悟,自己在这少年的面前太容易生气了。

就算自己脾气暴躁,但她也不会跟认识才一个多小时的人置气的,甚至还反怼过去。

虽然这个人长相肖像谢伽停,但艾叶分得清楚什么是前什么是后。

但是现在明白过来已经晚了,自己已经给少年无意间透了底。

既然如此,那艾叶也不想给她他表演什么叫演技了。

艾叶现在回想过来:倒是小瞧这个少年了。

自己从他出现开始就已经被这少年给牵着鼻子走。

从一开始故意把自己弄生气引起对少年的暴怒,随之就会对少年放松警惕。

……

艾叶想清楚了,深吸了一口气。

“那你想怎样,专门过来就是跟我说这个的。”

艾叶话一出,江明宴敏锐地感觉到了少女生气的意思了。

少年原本准备好的话只好小心翼翼地说了出来:“我能帮你们!”

艾叶听后将上下扫看了一遍少年。

“说起来我们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呢!你叫什么名字啊?”

话说回来艾叶还不知道眼前少年的名字了,这人说的话怎么跟谢伽停说得都好像。

而且人也像……

在少女的注视下,少年嘴角微扬。

他说:“江明宴,我叫江明宴!”

艾叶听到了,只是更加疑惑了。

这少年出现在这不是巧合,

艾叶正在想事情,可是无奈被打断。

少年这个时候就像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年装似无意问艾叶:“那你呢?!小暴……小姐姐叫什么名字啊!”

一双昏黄灯光下像黄金的眼眸目光灼灼地盯着艾叶,像一只求表扬的大狗狗。

不知怎么的,艾叶就像是受了什么蛊惑一样。

心里竟然一软,她的耳朵听到艾叶说:“我叫艾叶,艾草的叶子的艾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