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 妙笔计划:制胜
  • 鹅是老五
  • 4941字
  • 2021-08-30 11:20:30

珍珠稻丰收,无定军民生活再次改善。每天训练的兵士不再是杂食,而是除了肉类之外,还有保证营养的珍珠稻。

唯一让蒙恬惦挂的就是雷曲分部那边还没有结果传来,按照布帛介绍的成军要素,他能做的基本都做到了,现在唯一缺失的就是好的兵器。

若不是担心给邢甾太大的压力,他早就去查看一番了。

“将军,将军……”蒙恬还在想着什么时候才可以出精钢的时候,远处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沙哑中带着一种激动和难以遏制的喜悦。

蒙恬一时间没有听出来是谁,他赶紧出来,这才看见一个稻草人冲了过来。

这是……

蒙恬还在疑惑之间,这个稻草人已经激动的跳了起来,“将军,我雷曲分部炼制出来了最好的钢,刚才按照将军您给的样式打造了数柄刀剑,这些刀剑都是锋利异常,青铜和铁制兵器只要一碰就断裂……”

“你是邢甾?”蒙恬醒悟过来,眼前这个瘦弱不禁风,头发乱糟糟的人是邢甾。

不过很快蒙恬就想起这不是重点,他一样激动的抓住邢甾的肩膀,“邢工曹,你说精钢炼制出来了?快,快带我去看看。”

蒙恬几乎是一路小跑和邢甾来到了炼钢房,此刻不但是邢甾,整个兵器坊中的人都是眼睛通红,这中间除了疲惫更多的是激动。

两柄雪亮的长刀正放置在锻器台边,蒙恬走过去,抬手抓起其中一柄刀,手轻轻一带,冰寒的杀意就随着这长刀化出一道半弧。以蒙恬常年军中的经验,这种刀连试都不用试也知道是宝刀。

“好,好…….”蒙恬接连说了几个好字,随即哈哈大笑。

然后他一拍邢甾的肩膀,“邢工曹,你辛苦了,从今天开始,你正式负责无定雷曲,和我一起为无定出力。”

邢甾激动的大声应道,“甾必尽力。”

蒙恬心情这才平复下来,“大家这段时间都辛苦了,这里所有的人都有赏,你们的贡献不会比任何人差。等领了赏之后,大家务必全力为我无定兵士打造出最锋利的兵器,将入侵我玄雍的血族斩尽杀绝。”

“是,杀绝血族。”众人齐声应道,声音充满了激昂。

……

百叶窟。

自从上次入侵无定被蒙恬打回来后,百叶窟的血族就一日不如一日。

徐佘心里很清楚,再继续这样下去,不要说在这里发展壮大了,就算是生存也艰难。这种情况必须改变。

这段时间,徐佘每日思考,应该如何改变这种状况,让血族和之前一样迅速壮大。

“主将,主人传来急讯。”急切的声音打断了沉思中的徐佘。

徐佘下意识的站了起来,急忙跨前一步,“主人的急讯在哪里?”

对所有的血族成员来说,主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徐福。主人的急讯,对血族来说就是高于一切的存在。

冲进来的是一名身材高大的血族兵士,他对徐佘行了一礼,拿出一卷极细的布帛递给徐佘说道,“主将,这是主人飞讯传来的。”

徐佘赶紧接过打开,徐福的字迹出现在他的面前,“徐佘,你在无定这边做的不错,这种偷偷发展非常符合我给你的要求。不过现在不需要再偷偷发展了,你立即带领所有的血族兵士,占据无定,然后借无定出兵玄雍漠祁城。我已经布置完毕,我们只要在漠祁城之下汇合就可以,徐福字。”

徐佘手一颤,占据无定,然后借助无定出兵漠祁城?这是要他的命吗?他如果能占据无定,就不至于躲在这里唉声叹气了。也不至于压下这里的消息,不敢回报主人了。

可是主人命令传来,他必须要执行啊。

足足过了数息时间,徐佘的目光落在身边一名瘦小的血族男子身上,这是血族另外一名军师海布奎禾。焕无羊是徐福派来的,自从焕无羊被抓后,徐佘能依赖的智囊只有海布奎禾了。

“海布奎禾啊,主人让我们占据无定,然后出兵漠祁城,在漠祁城之下可以和主人汇合。”徐佘的话有些无奈。

海布奎禾眉头微微一跳,他心里很是看不起徐佘的胆小和无能。不过他心里也清楚,徐佘要捏死他就好像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简单。而且徐佘出了什么问题,他海布奎禾怕也不好过。

现在徐佘询问他,他还是说道,“主将,这其实很简单。上次无定战败我们,只是因为那个特殊的军阵罢了。无定本身实力根本就不值一提,我们没有必要如此忌惮他们。只要我们这次全军冲锋,必定会将无定拿下。”

徐佘连忙摇头,鲍养一拳轰碎霸异行的场景他可是看见了。还有蒙恬冲向他的可怕样子,蒙恬啊,那是蒙家的大将,这还是他后来千方百计才打听到的。

海布奎禾一看就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劝动徐佘强打无定,只好再次说道,“不强攻无定也不是没有办法,还有一个办法……”

“快说。”徐佘一把抓住海布奎禾,就好像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

海布奎禾嘿嘿一声,“主将,无定虽有蒙家大将坐镇,可是玄雍粮道没有蒙家大将啊。”

徐佘眼睛一亮,“你是说我们抢占玄雍粮道?”

海布奎禾点头,“对,玄雍粮道都是一些无能之辈,我们只要出兵,甚至不用打就可以将他们吓跑。然后我们借助玄雍粮道,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到达玄雍漠祁城之外和主人汇合。”

“好,好,这个主意好。”徐佘哈哈大笑,一拍海布奎禾的肩膀,这个主意简直出到他的心里去了。

主人如果问起来,为什么没有占领无定,他甚至可以借口怕耽搁了主人时间,索性从粮道过来。

……

宰跃最近可是春风得意,他擒拿了血族军师焕无羊,功劳甚至比鲍养还要大。如今他可是实打实的蒙将军麾下第一将了,虽然是军侯,却是蒙将军之下军职最高的一人。手下的兵士也从原来的五百,上升到了一千人。

无定军的军侯不是他一个,还有蒙尘、壶安、鲍养和勾襄,但在他眼里,他的这个军侯就是最大的。他宰跃可是擒拿了焕无羊的,别的人只是凑数罢了,有本事你也去擒一个焕无羊啊。焕无羊可是血族主将徐佘的第一军师,听说还是徐福派来的。

蒙将军可是让他单独驻军在无定河盯着血族,除了他之外,谁能担得起这个责任?

不过宰跃心里虽得意,倒也很清楚自己的责任。自从大半年前,血族被蒙将军打回去后,就好像销声匿迹一般。

宰跃在无定生活了这么多年,心里很是清楚血族有多可怕。

所以每天宰跃都是亲自带着几个人在无定河查探,有时候甚至跨越无定河。只是宰跃胆子再大,也不敢前往百叶窟。百叶窟可是血族老巢,一旦被血族发现他的踪迹,那他宰跃怎么死的恐怕都不知道。

“宰将军,我感觉这里有些不对劲。”说话的是一名山羊须。

这山羊须就是宰跃的俘虏焕无羊,焕无羊能活下来,完全是靠对血族的了解。宰跃驻扎无定河后,蒙恬干脆将焕无羊打发到了宰跃身边。

焕无羊很清楚宰跃不喜欢别人称呼他军侯,所以一直称呼宰跃为宰将军。

“哪里不对劲?我看也和平常一样,自从上次在蒙将军和我宰跃的带领下,这些血族早就心惊胆战,哪里还敢有不对劲?”宰跃嘿嘿一声,丝毫没有在意焕无羊的话。倒是焕无羊一声将军,让他骨头都软了三分。

焕无羊压低声音说道,“宰将军,血族居住在百叶窟,平常都有血气弥漫,而最近几个月血气薄弱,我猜测血族很有可能早就迁移走了啊。”

“什么?血族迁走了?”宰跃跳了起来,瞪大眼睛看着焕无羊。

焕无羊肯定的点点头,“不但迁走了,应该迁走有一段时间了,否则的话,这里不会半点残留血气都没有。”

“快,快,马上回去禀报将军。”宰跃转身就要往回冲。

焕无羊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那个宰将军,要不我们下去查探清楚,就算是迁走了,我们也要拿到实际情况啊。”

……

无定校场,蒙恬很是满意的看着眼前的军阵。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训练,一元截杀阵早已成型。不但是一元截杀阵,还有两个进攻阵和两个防御阵,也都差不多成型了。

蒙恬看着远处,连绵成片的房屋正在搭建。短短一年时间不到,无定就有了将近十万人。不仅如此,每天都有人来投奔无定。

这样下去,无定很快就能成为一个边境大城。

尽管看不见商青儿在哪里,蒙恬依然是轻声说道,“谢谢你,青儿。”

没有商青儿,就没有无定的现在。

“将军,宰军侯来了,他有很重要的情报要禀报。”一名传令兵匆匆来到蒙恬身前说道。

蒙恬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听到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

蒙恬脸色微微一变,无定的军令很是严格,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能闯进校场。

跟着一声凄厉的马嘶声响起,一匹马摔倒在校场门口,马背上的人也被摔出多远。

还没等马背上的人站起来,两名兵士已经上前去将他押住。

“将军,此人闯我大军校场,已经被抓住。”看见蒙恬过来,两名兵士赶紧上前敬礼。

蒙恬点点头,马不是自己摔倒的,而是被守营兵士干掉的。这让蒙恬觉得无定外面的护卫薄弱了一点,否则的话,应该早就抓住此人才是,而不应该等对方闯到校场才抓住。

“蒙将军,救救漠祁城啊,救救太傅啊……”被抓起来的人看见蒙恬后,立即凄厉的叫道。

蒙恬一皱眉,“放开他,让他说。”

他来无定虽然是一个郡守,其实就是一个被发配来的。让他去救漠祁城?还有太傅又是怎么回事?在玄雍谁能杀太傅?或者说谁敢杀太傅?

两名兵士放开这名男子,这男子赶紧叫道,“蒙将军,我是玄雍阴曲信使。血族围攻漠祁城,太傅命在旦夕,求将军出兵救救太傅。”

蒙恬疑惑的看着眼前这名男子,血族围攻漠祁城?

血族的确很强,玄雍边军再糜烂,也不至于放血族入境,甚至还打到了玄雍漠祁城之下吧?这里可是玄雍王都最重要的关隘,一旦漠祁城被破,那玄雍都城就危险了。

而且血族虽强,人数一直不会太多。就算是放开来计,血族有七八千兵士,也不至于能围困玄雍。退一步说,哪怕是血族围困玄雍漠祁城了,太傅也不可能向他求救。

他在无定迅速发展的情况,太傅肯定想不到。他能发展的如此之快,很大程度上是蒙家传承的生死扣,这太傅肯定不知道。在太傅想法中,他应该举步维艰才是,怎么可能向他求救?就是要求救,第一也是要求救玄雍边军。

“你在说谎?”蒙恬冷声说道。

这信使噗通一下跪倒在地,“蒙将军,我真不是说谎啊,我真的是阴曲信使曹溪……”

说完这信使还拿出了自己的信符。

蒙恬一接过信符,他就知道这信使是真的。在玄雍边军这么多年,他还不至于认错玄雍阴曲的信符。

“具体是怎么回事?你站起来说。”蒙恬尽管内心焦急万分,语气依然是缓和。

玄雍现在唯一不能死去的就是太傅,一旦太傅有个三长两短,那就完了。

曹溪赶紧应道,“是,太傅和隗御使受命前往漠祁城。”

蒙恬有些不解太傅去漠祁城做什么,眼前这个阴曲信使应该也是不知道的。

“太傅到漠祁城才几天时间,将近三千血族和数万祁百军就突然叩关入侵玄雍,短时间内就打到了玄雍漠祁城下,并且围住了漠祁城。太傅为了挡住血族入侵,带人亲守漠祁城。奈何血族太强,现在漠祁城岌岌可危。一旦玄雍漠祁城被攻破,太傅必然会殉城啊……”

这阴曲信使显然也知道太傅对玄雍而言意味着什么。

听到三千血族和祁百军围攻玄雍,蒙恬心里已经相信了。

曹溪悲泣道,“我玄雍曾经称霸一方,可我奉命逃出漠祁城想要寻找援兵竟然不知道应该去何方?我无路可走的时候,才想到来无定寻找将军。”

曹溪的确是无路可走,他知道一旦玄雍漠祁城被攻破,不但是太傅,整个漠祁城的人都将被屠戮。而这仅仅是开始,因为漠祁城是王城的最后一道关隘。

蒙恬皱眉问道,“难道边军没有反应?”

曹溪悲愤说道,“边军如何没有反应,在漠祁城被围攻的这段时间,至少有五路边军想要为漠祁城解围,可他们面对血族大军和祁百军的反击根本就不堪一击。蒙将军,漠祁城再也不能拖下去了,再拖下去恐怕无法坚持。”

围点打援?蒙恬吸了口气,立即说道,“点兵,援漠祁城。”

“是。”他身边的传令兵立即去吹响了紧急出兵的号角。

当看见近万雄壮兵士迅速的聚集在校场上,而且每一名兵士都穿着崭新的奇怪衣甲,都拿着雪亮的兵器之时,曹溪都呆滞住了。

他来无定求援也只是知道蒙恬在这里而已,如果蒙恬能带一两百强悍兵士前往玄雍,就有可能救出太傅。至于漠祁城,白痴都知道无法挽救了。

可现在他看见了什么?强军亮甲,短短半柱香不到,一万大军已经聚集齐整。这横着看去,就好像一条条黑线一般。

就算是玄雍最强盛的时候,边军也没有这么强悍啊。

“蒙将军,这是无定军?”曹溪感觉到自己的语气有些颤颤巍巍。

蒙恬自豪的说道,“没错,这就是无定军。”

说完蒙恬走到校场最前方,朗声说道,“血族联合别国军队已经叩开我玄雍边关,现在正在围攻我玄雍的第一要隘漠祁城,并且我玄雍太傅也在漠祁城。我欲带兵回去解救漠祁城救出太傅,众将士可愿随我一起将贪婪的血族赶出玄雍国?拯救我玄雍子民?”

“愿随将军救漠祁城,赶走血族。”整齐响亮的声音传出。

无定军越来越强大,可除了和深山各种野兽战斗之外,就没有大战可打。不要说野兽,就是无定边缘的一些噬人怪物也被无定军杀的干干净净。

本来再过一段时间,蒙恬打算带着无定军去百叶窟将血族老巢给灭掉的。没想到玄雍危急,他只能赶紧回援。

不过在回援之前,他还是要将百叶窟的血族给灭掉。无定是他的根,他可不想自己走了后,被血族断了退路。

“蒙将军,我探到了紧急军情。”直到此刻宰跃才有机会说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