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 妙笔计划:制胜
  • 鹅是老五
  • 5025字
  • 2021-08-30 11:20:08

这一刻血族兵士是彻底的崩溃了,霸异行的死亡更是加速了这种崩溃,无论是不是能挡住无定军士,所有血族兵士都疯狂转身就逃,主将徐佘更是跑在最前面。

无定军士尽管也是乌合之众,但是对手都溃逃了,这一刻就算是再乌合之众也知道追杀。

蒙恬没有继续追徐佘,他看着混乱不堪的无定军,叹了口气。如果对手稍微有些样子,今天他的军队会全军覆没。不要说之前了,就算是现在,若是对方的主将有能力止住溃逃反杀回来,无定军一样是溃败。

好在对手的草包主将给了他机会,只要让他有时间去训练一元截杀阵,哪怕只有一个月,他也能改写无定以后的命运。

宰跃死死地盯着焕无羊,他将来可是要成为蒙将军手下第一大将的人物,蒙将军对他的看中可是无人能比。现在血族败亡,他宰跃岂能一无所获?

他早就盯上了焕无羊,焕无羊一直跟随在主将身边。那个主将跑起来太快他是抓不到了,但只要抓住了这个一直跟随在主将身边的山羊须,他宰跃就不辜负蒙将军的看提携,更是让将军刮目相看。

焕无羊心里叹息一声,暗骂徐佘草包,他也只能跟随着徐佘逃走。直到宰跃带人冲到了他的身后他才他反应过来,对方是要抓他啊。他真不懂,自己一个不起眼的路人,怎么也有人专门盯着他。

焕无羊赶紧叫道,“快将这刀疤给挡住,快……”

如果是徐佘或者是霸异行说这个话,那逃跑的血族兵士还会马上停下来拦截宰跃。可焕无羊算什么?对血族兵士来说,这家伙就是一个外来者,也没有血族高贵传承,凭什么指挥血族兵士为他拼命?

看见没人帮自己,焕无羊心里暗骂,正准备绕过几名血族兵士,将这几个血族当成挡箭牌的时候,宰跃已经冲了过来跃起一个猛扑,将焕无羊压在了身下。

“不要动手,有话好好说,你压死我了……”焕无羊急切的叫道。

“哈哈,就是要压死你。我宰跃果然是无定第一将,今天的功劳大的很啊。厉害,厉害……”宰跃一边哈哈大笑,一边不知道说着谁厉害。

“将军,我们追过无定河,直接杀上血族老巢。”蒙尘激动不已的叫道,他已经看见宰跃似乎抓住大人物了,好胜心升起,迫不及待的要立功。

蒙恬只是看着远处溃逃的血族兵士,好一会才说道,“收兵吧,穷寇莫追。”

“啊……”准备追杀下去的蒙尘等人惊讶的啊了一声,不明白为什么现在要收兵?

见蒙恬没有解释的意思,蒙尘赶紧下令停止追杀。宰跃一边下令停止追杀,一边薅着焕无羊的头发过来。

蒙恬不是不想追杀,他很清楚继续追杀很有可能真的会将大好局面葬送了。说实在话,现在血族溃败,虽然一元截杀阵最初起了重要作用,可真正造成对手败退的的不是一元截杀阵,而是对方主将草包,同时鲍养一拳轰杀了血族最强悍的大将,造成了血族崩溃。

无定军现在追杀下去,必定会将血族堵在无定河边,这个时候很有可能遭受对手临死前的反噬。

如果无定军真的很强,这种反噬根本就无须在意,关键是无定军只是花架子,一旦对手拼死反噬,只要对手取得了小范围的成功,那就很有可能造成无定军的崩溃,遭到反杀。

开始渡河的徐佘看见对手并没有追过来,倒是松了口气。同时心里暗自庆幸,对手的主将不行,不知道乘胜追击。血族这次惨败,还好退的及时,没有全军覆没。看身后逃回来的血族兵士,应该还有一大半。

另外一名血族军师同样看见了无定军没有追上来,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声说道,“主将,焕军师被抓了。我观那无定军并不是很强,如果我们现在反杀回去,不但能救人,说不定还能取胜。”

徐佘微一皱眉,蒙恬纵马过来要杀他的样子,此刻依然还在眼前。而且他亲眼看见,对手的那个圈圈阵太过厉害,被圈进去的血族勇士,只能等着被杀,这种情况下他还回去,他徐佘可不想找死。

“带兵作战的确不是我之所长,等主人来了,主人自然会重整血族大军。到时候区区一个无定,也算不上什么。”徐佘语气带着一丝冷淡。

之前焕无羊说他自己怎么厉害怎么厉害,现在还不是被抓了?还有你,现在说这些有个屁用,开战前怎么不出一些好主意?

至于焕无羊的生死,徐佘根本就没放在心上。一个不是血族的外来者,死了就死了。

……

无定所有的人都知道了无定军击退血族入侵,并且杀了一堆血族人,这一刻所有的人都是激动不已。每个人都期待着即将到来的美好生活,无定有了蒙将军,血族不敢再来,而他们却可以吃饱肚子有地方住,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

无定校场,战场已经被收拾干净。一千八百无定军士,此刻只剩下了一千四百人还不到,这一战就损失了四五百人。

蒙尘来到蒙恬身边,语气有些沉重的说道,“此战我军阵亡三百一十二人,受伤两百六十七人。斩杀血族一百零三人,没有伤者。”

战报统计出来后,蒙尘才清楚,将军不让他们追杀血族是多明智的事情,表面上看无定军似乎碾压了对方,可事实上并非如此。好像杀了血族很多人,这统计下来,也不过百来人而已。

蒙恬点点头,然后说道,“军队继续扩大,只要年龄合适的,身体无碍,都允许加入无定军。此战我们虽然没有优势,也是取得了大胜。所有无定军士休息一天,并且做好死伤的抚恤。一天后,继续进行军阵演练。”

仅仅三天时间,确切的说,仅仅是两天时间演练一群毫无经验的人,就能击败来势汹汹的血族大军,蒙恬更是深切的体会到了一元截杀阵的强大。

如果他带着自己的军队训练更长的时间,甚至不仅仅训练一元截杀阵,那会如何?那布帛上的各种军阵,比他之前理解的军阵强大了几个层次都不止。

在蒙恬看来,血族短时间内绝对不敢再来无定。只要再过几个月,血族的军队就算是再次来,那个时候他也不惧了。

更何况,那个时候就算是血族不来,他怕也会主动带着无定的军队前往血族,不将这里的血族连根拔起,他蒙恬绝对不会罢休。无定要发展,就绝对不能容下血族在这旁边生存。

……

正如蒙恬预料的一般,这场大战之后,血族再也没有半点消息。不要说继续要求无定送玄奴和珍珠稻了,就是越过无定河的血族影子都没有,无定所在的血族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无定则是飞速的运转着,这一刻的无定郡,每一个人都在忙碌着。因为蒙恬将部分布帛的东西交给了商青儿,在商青儿的努力下,无定的珍珠稻形成了连绵的一大片,长势更是喜人。

除了珍珠稻,商青儿更是大力发展养殖。无论是蒙恬平常说的,还是蒙恬给她的布帛叙述。强军必须要有足够的肉食。没有强壮的身体,布置出来的军阵徒有其形而已。

每一个生活在无定的人,这个时候都是充满了无限憧憬。什么时候无定也有这种平和安稳的日子?这不是被发配的地方,而是天堂啊。

这种安定和日渐富裕的生活自动传了出去,越来越多的人知道无定来了一个蒙将军,和之前完全不同了。

一些还在荒野逃亡的人都是尝试着回到无定,当他们发现回来果然如传闻一般。不,比传闻更加好,这里简直就是梦寐以求的人间乐园。他们不但没有任何责罚,反而是能吃饱穿暖,甚至还能分到住所。

这种好事自然要传给熟悉的人。

随着消息的传播,不但是还在荒野流浪逃亡的人回到了无定,就是一些别处的难民也都半信半疑的赶到了无定。

无定的人从原本的不足万人,短短几个月就攀升到了三万之余。而更多的人还在源源不断的涌往无定郡。

蒙恬成立的无定军,此刻已经有了将近五千人。而这五千人每日不断的进行各种训练,军阵早已不是唯一要训练的东西。

对蒙恬来说,血族再也不是他担忧的存在,他眼下关注的除了军队的训练之外,还有就是邢甾负责的雷曲分部,主要是精铁矿和兵器坊。

……

在无定,除了蒙恬带领的五千军人和受商青儿指挥恢复生产的人之外,手下人最多的就是邢甾了。

邢甾手下足足有七百人。

因为蒙恬将最重要的任务交给了自己,更是传授了自己最顶级的知识,邢甾几乎将一切时间都用在了锻造最强大的兵器上。

他心里很是着急,无定军一天比一天强大,蒙尘和宰跃都是带兵数千的大将了。商青儿在无定郡林曲分部同样是做的非常出色,第一季珍珠稻即将收获。不仅如此,每一个来到无定的人,都在商青儿的安排下安稳幸福的生活。

如果他拿不出来成绩的话,他愧对将军的这一份信任。

好在三个月前,他雷曲分部的人已经找到了所谓的铁矿,眼下对他最重要的是,将这些铁矿化为最好的精钢。

事实上何为铁矿何为精钢,邢甾根本就不清楚。他只知道能有青铜和铁锻的兵器,就很是了不起了。

只是蒙将军说,这钢制的兵器远远胜于青铜兵器和铁制兵器,而且很多用天外陨石炼制的名剑,其实都是精钢。按照蒙将军传授给他的帛书,精钢兵器已经不能说是远远胜于青铜兵器和铁锻兵器了,那几乎是一个碾压啊。

尽管蒙恬交给他的炼钢知识都极为高明,也同样因为太过高明,他之前根本就没有接触过,导致到现在为止,他依然没有炼制出来精钢。什么高炉,什么坩埚的,他只能照葫芦画瓢。为什么铁不直接锻造兵器,还要炼为钢?

“邢工曹,今天收珍珠稻了,我们也去看看吧,那稻米晶莹剔透,林曲分部大丰收啊……”一名手下兴冲冲的跑了过来,珍珠稻大丰收就意味着他们以后有香喷喷的珍珠稻米可以吃了。

邢甾叹了口气,他心里自然是希望珍珠稻丰收的,可别人都拿出来了成绩,唯独他的精钢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什么进展。蒙将军对他可是期盼最大的啊。

“邢工曹,钢出炉了,看样子似乎是好钢。”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冲过来,激动的语气都有些颤抖。

邢甾手一颤,甚至连话都没有说,直接冲了出去。

人还未踏入,远远的邢甾就看见了流出来的钢水。那如火山岩浆一般的钢水让邢甾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此刻他脑海中只有一个声音,真的炼出来了,真的炼出来了。

“邢工曹,钢锭还在冷却之中,不过费师傅说,这肯定是好东西,锻造兵器必定很锋利……”一名守炉的工人看见邢甾过来,也是赶紧上前说道。

“快,快将费源找来。”邢甾急切的叫道。

不用人去叫,远处一名甚至比邢甾还要激动的男子已是急切的走了过来,“邢工曹,成功了,我们真的成功了,炼出来了精钢。”

“立即打造一柄钢刀,我要马上看见。”邢甾语气颤抖的说道。

不过说完邢甾立即就想了起来,他赶紧从怀里抓出一本布帛,翻了一下,然后说道,“这应该还不是钢,这仅仅是铁,我们还要进行下一步,才可以将铁化为钢。”

“不是钢?”围过来众人的神情都是一怔,兴奋迅速的减弱下来。

邢甾却是心情大好,他收起布帛,一挥手说道,“大家不用气馁,我们已经成功一大半了。接下来只要去除一些东西,然后我们按照一定的步骤处理,必定会成功。”

“邢工曹,怎么去处?”有人问的。

邢甾一指不远处的另外一座炉子说道,“当初我让你们建了两个炉子,另外一个就是……”

邢甾犹豫了一下,又从怀里拿出布帛看了一眼后收起说道,“那个叫坩埚,大家按照我说的,将这些铁锭送入另外一边的炉子,以后这边炼铁,另外那边就炼钢。钢一出来,马上就锻造兵器。对了,还要加石墨……”

至于为什么要这样做,炼钢要去除什么杂质,为什么要加入石墨,邢甾是一点都不知道。不过这完全没有关系,他只要按照布帛上给出的工艺去做就行了。

……

蒙恬今天没有去校场,他来到了种植珍珠稻的收割现场,看着阳光下犹如黄金一般的稻穗,微风中化为了细微的金色稻浪,这些金色稻浪花一直延伸到远处,却留下淡淡的稻米香味。

蒙恬也是激动万分,来到无定半年了,直到今天他才有了些许立足的资本。只要珍珠稻收上来,无定郡的日子将越来越好。

“蒙大哥,珍珠稻真的丰收了。而且据这里的人说,他们从未见过六个月不到就可以成熟的珍珠稻,也从未见过长势如此喜人的珍珠稻。”商青儿走到蒙恬身边,语气中透着激动。

自从家庭破碎,逃到无定后,商青儿从未感到过如现在这般满足。

“青儿,谢谢你。”蒙恬心情起伏之下,下意识的抓住了商青儿的手。

如果没有商青儿,他根本就没有如此多的精力来训练军阵,让无定军有今天的规模和军势。

“蒙大哥。”商青儿脸微微一红,低下头,却并没有将手抽出来。

蒙恬这才感觉到,赶紧放开了手。他看了看身边低着头的商青儿,心中是一片柔和。

此刻商青儿却是主动将手伸过来握住了蒙恬的手,她很清楚蒙大哥要做的事情很多,没有时间陪着她慢慢的看无定美丽的风景。但她却无法阻拦自己心中对蒙大哥的那份越来越浓的情愫。

感受到商青儿温润的手,蒙恬心里莫名多了一种羁绊。他知道,从今以后,他生命中再也不是一个人。

“青儿,等这边安稳了,嫁给我吧。”蒙恬注视着商青儿,眼里满是怜惜。

“嗯。”商青儿甚至自己都听不到自己的应答声,脸红如晚霞。

这一刻似乎连空气都在两人的沉默之中变得有些窒息,蒙恬握紧商青儿的手,他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良久之后,商青儿才抬头看着蒙恬说道,“大哥,你下令大家收割吧。我们的事情,全凭大哥做主。”

蒙恬点点头,朗声说道,“感谢你们这半年来的辛苦努力,今天我们的珍珠稻终于喜获丰收,从今天开始我们将拥有吃不完的稻米。现在开始收割珍珠稻。”

蒙恬一声令下,早已等候不及的人纷纷欢呼着,然后一起冲进稻田,开始收割珍珠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