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 妙笔计划:制胜
  • 鹅是老五
  • 5486字
  • 2021-08-30 11:19:45

远处血族大军已经是清晰可见,每一个无定兵士都紧张的手心全是汗,一些人甚至腿都有些发抖。

对这些大多数没有经历过军伍大战,甚至连饭也是刚刚吃饱了几顿的人来说,面对传闻中凶残的血族大军,再热的血也遮掩不住内心的恐惧。

蒙恬无视了远处可见的凶残血族涌来,语气依然平缓,“我知道很多人害怕,但我要告诉你们,我们根本就无须害怕。因为血族还不如我们,他们一直依靠无定人活着,平时养尊处优,同样没有经历过任何大战。

我们虽然一直没有吃饱穿暖,却一直在生存的边缘挣扎。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努力的活着,今天我们为了活着而战,血族只是为了享受而战。更让我们底气十足的是,我们有天下独一无二的战阵,不要说眼前的血族,就是身经百战的血族,也无法冲破我们的战阵,所以我们必胜。”

说是这样说,蒙恬心里也清楚,这里的血族虽然不如边疆血族凶残,若是说不如无定临时组建起来的这群人也太过了。更重要的蒙恬需要一场面对面的血战,只有面对面的血战,才可以让无定自信起来,才可以为将来组建无敌之师打下血的基础。

这一场战斗若是让血族战胜了,那将来无定的血族恐怕再也无法遏制,无定被血族占据是必然的。眼前的血族已经具备强大的根基,唯一缺乏的只是实战经验。

果然在蒙恬淡定的语气和必胜的信念下,近两千人已经安定了下来,在他们看来至少有一点蒙将军说的无比正确,他们是为了生存而战。就算是溃败逃进荒野,最终依然是死亡一途。所以眼下,除了拼命之外,他们别无可选。

见众兵士的情绪缓和下来,蒙恬厉声喝道,“列阵。”

一千八百人以并不迅速的速度形成了有些扭曲的九列,此刻血族大军已经嘶吼着冲到了校场边缘,足足有八百人。

让蒙恬惊讶的是,血族大军竟然停下来了。

如果是边疆,看见自己这不整齐的队列,加上四周空旷,不可能有埋伏的情况下,那早就直接冲阵了。可见之前他判断没有错,这里的血族同样缺少了大战的洗礼。

这让蒙恬很是无奈,如果对方直接冲阵,那对他来说是正好。一元截杀阵发动,截杀计划就实行了一半。偏偏对方停下来了,这种不符合军队大战的动作,恰好让他无法动弹。

一元截杀阵不是不可以主动截杀,然而对无定这群才练习了两三天,甚至成军才两三天的兵士来说,能站在这里不瘫下来,已经算是非常不错了,要是主动变阵截杀,那是取死之道。

“咦,无定什么时候有这么多兵士了?”徐佘惊异不定的盯着眼前并不齐整的无定军,心里疑惑不已。

在他眼里,无定就是一盘散沙,血族大军一来,自然是摧枯拉朽一般,见人就抓,反抗的就杀才是啊。难道玄雍朝堂派兵来了?徐佘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他来这里仅仅是为了壮大血族,事实上他并不是带兵的料。只是主人一直没有到来,他也只是临时兼任着这里的血族军队统帅。

一名站在徐佘身边的瘦弱男子嘿嘿一声,“主将,这些人连队形也是东倒西歪,显然是临时拼凑起来的,我们血族勇士只要一个冲击,必将如砍菜切瓜一般轻松简单。”

徐佘手下第一将领霸异行早就等不及了,抖着脸上的腐肉桀笑道,“无羊军师说的不错,什么也别管,我血族大军如此强壮,直接冲进去,肆意砍杀就是。”

徐佘观察了一番后,认同了手下军师焕无羊和第一大将霸异行的话,手中的长剑一指,“我血族勇士,随我一起杀光这群不知好歹的玄奴,血食要多少有多少,给我杀……”

杀!

近千血族大军早已眼珠通红了,徐佘作为主将小心谨慎,他们却是早已难耐。眼前的玄雍兵士在他们眼里就是玄奴,这些瘦弱不堪的玄奴,队形都站不稳,也不知道是哪里找来的,拿把兵器就是军人了?而那些兵器又是些什么东西?各种各样的形状都有。

现在主将下令,众血族自然是疯狂冲了上去,至于战阵的阵形,呵呵,那是什么东西?

蒙恬脸色沉静,眼看血族凌乱的队形就要冲入无定军中,蒙恬手中阵旗一挥,同时喝道,“截!”

原本队形并不整齐的无定军立即分散开来,然后又迅速的聚合成十数段插入冲进来的凌乱血族大军之中。

“给我杀!”血族第一狠人霸异行可不会管什么军阵,他一冲进无定军中,吼了一声后,举起了手中的嗜血刀。也许是他觉得对付眼前的乌合之众根本不用在意任何战术,血族勇士只要一通杀就可以了。所以他在一刀斩杀两名无定兵士后,肆无忌惮的冲进了军阵之中,至于身后的血族军,在霸异行看来,自然是和他一样,一通杀就好了,哪里需要什么战术和军令啊。

面对这种玄奴,还要用战术,那是血族的耻辱。

“煞!”随着蒙恬的喝叫,随着阵旗位置变动,鲍养所在的阵心直接迅速变化,一千无定兵士就好像一把石子丢进平静的湖中一般,迅速化为了无数的波纹,将血族冲进来的兵士切的七零八落。

蒙恬心里却是暗叹,表面上看一元截杀阵似乎并没有出多少差错,按照阵心的变动迅速进行了变换,可事实上和真正的一元截杀阵相差甚远。最凌乱的是保护阵心的七百人,事实上这七百人是阵箭,除了保护阵心之外,给对手致命一击的就是这七百人。而现在这七百人根本就没有起到半点阵箭的用处,充其量是没有拖后腿罢了。

若不是这一群血族兵士同样是乌合之众,此刻他应该想着的是如何赶紧撤走,保存多少是多少。

“弓!”又是一声号令落下,众多无定兵士手忙脚乱的抓出兵器,按照所在小队寻找好位置。

没等无定兵士的位置站好,蒙恬已经再次喝出“禁!”。

哪怕蒙恬尽量延缓阵形变化时间,可训练时还有些模样的一元截杀阵,此刻连形也只有模糊概念了。

蒙恬哪里还敢继续稳固阵形?在短短时间内,哪怕是被变阵转的有些头晕的血族已经绞杀了至少上百无定兵。其中一个半边腐脸的金发矮子尤其厉害。

之前哪怕举起手中的兵器就可以斩杀血族的无定兵士,因为要遵守化阵过程中不允许动手的军令,所以哪怕是身边的同伴被杀了,也只能握紧兵器随着阵心变化移动脚步。

此刻此刻军阵‘禁’字成型,所有的无定兵士握住兵器的手都是青筋毕现,每一个人都在等着最后一个阵令出来。

“绞!”随着这一声阵令发出,每一个无定兵士都疯狂的举起了手中的兵器。

噗噗噗……

一阵阵刀入血肉的声音和凄厉的嘶吼声充彻着每一个人的耳膜,当一蓬蓬鲜血炸裂开来的时候,所有无定的兵士都如疯狂了一般。

虽然他们成军并不长,但生死他们见的太多了,他们自己也每天都徘徊在生死之间。当第一滴血被他们的兵器带出,当他们看见血族的这些兵士同样会被他们斩杀的时候,他们心里的那些惊惧和害怕早已丢在了九霄云外,此刻只有杀戮和被杀戮。

除了霸异行还在疯狂挥动手中的嗜血刀之外,众多的血族兵士都感觉到了不对劲。明明对手就在眼前,可是当他们手中的兵器劈出去的时候,对手的位置已然变化。就算是没有变化,他们的兵器也会被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兵器挡住。

应该寻找同伴一起出手,这是血族大多数兵士的共同想法,可他们回头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身边竟然看不到同伴,就是看见了,也被他们眼里的玄奴军一小圈又一小圈裹住,犹如层层蚕茧一般。

不对啊,明明他们的人更多才是。

“聚集……回守……两侧收缩……”

杀戮声越来越可怖,徐佘就感觉到浑身冰寒,他发出了一道又一道的命令,可他的这些命令就好像泥入大海一般,没有半点响应。所有的血族兵士,似乎都被裹进了蚕茧之中,他能看见的只是一名又一名血族兵士倒下。

众多血族兵士都被一元截杀阵截断,无定兵开始在绞杀血族兵士。和血族的单打独斗不同,无定兵几乎都是多人迅速绞杀一人,如果不能短时间绞杀的,都是通过互相补防不允许血族兵士突破出来。

至少在表面上看,经过最初短暂的损失后,无定军已经渐渐占据上风,可是蒙恬的一颗心却是越看越沉。他久经战阵,自然清楚这仅仅是血族被他这个根本就没有成型的军阵截杀了个措手不及,一旦等对方缓过神来,绝对是一场反杀。

很明显对方缓过神来并不需要多长时间。

按照一元截杀阵的特性,一千八百人,哪怕有几百是护住阵心的,但想要困杀八百血族兵士,那根本就是呼吸一般轻松简单的事情。现在看来,他的一元截杀阵太过粗糙了。以这种粗糙截杀阵,能坚持下来,还能在初期短暂的占据上风,绝对是无定这里的生存特性决定的。

这里每一个人都清楚,在无定活着艰难,所以他们奋力拼杀,甚至拿自己的小命拼杀血族。

蒙恬的目光落在了霸异行的身上,此人凶狠异常,这种粗糙的一元截杀阵在他的嗜血刀下,根本就如纸糊的一般,一元截杀阵迟早要被此人撕开。

事实上就算是没有霸异行,一元截杀阵也无法坚持到无定军士彻底绞杀被困血族的那一刻,中途一样会崩掉。

“鲍养!”蒙恬毫不犹豫的叫道。

鲍养正在护住阵旗,并且根据蒙恬交代的情况,不断移动阵旗。此刻他已经有些移动艰难了,因为一元截杀阵并没有正常的情况进行下去。除了最初的那一段时间,一元截杀阵愈发呈现崩溃状态。

“在。”鲍养立即应道。

蒙恬指了指远处大肆杀戮的霸异行,“你立即带人去将这个矮子干掉,阵旗交给副手!。”

“是”哪怕鲍养心里根本就不清楚副手是谁,也是毫不犹豫的应了一声是,然后将手中的阵旗塞给身边的一名同伴手中,直接抓起一根铁棍冲向了霸异行。

至于蒙恬说让他带一些人过去,鲍养根本就没有想起来。他觉得自己对付一个矮子,哪里还需要多少人?

倒是鲍养交给阵旗的那名副手看见鲍养离开,他立即喝道,“王戚,你带一半人跟随鲍主旗去杀那个矮子。”

他一样听到了蒙恬的命令。

蒙恬倒是讶异的看了一眼这个临时找出来的副手,暗自点头。不过此刻他也没有心思去说别的,一拍马直接冲向了徐佘。虽然说是让鲍养将阵心旗交给副手,事实上蒙恬根本就没有打算继续依赖一元截杀阵了。

对蒙恬来说,他必须要在一元截杀阵彻底崩溃之前,干掉徐佘。

徐佘没有蒙恬的眼光,并不清楚无定军的这种截杀不能坚持多久,也看不出粗糙的一元截杀阵已出现裂痕,他只看见血族兵士不断倒下,然后就是杂乱无章的乱奔,他心里是如坠冰窟。

玄雍肯定派出了精锐来无定,之前他得到的一切讯息必定是假的,否则的话,如此强壮的血族勇士,为何在这里只有被屠宰的份?

倒是一直站在徐佘一边的焕无羊感觉到了不对,之前只能看见零星的血族兵士,可随着时间推移,出现在视线中的血族兵士是越来越多。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无定军即将困不住血族的勇士们。

“要撤,赶紧撤退……”徐佘喃喃说着,他壮大血族有几手,让他带兵打仗,那实在是为难他了。

“等等,将主……”焕无羊刚刚说了几个字,就看见一匹马在繁复变化的一元截杀阵中如走阳光大道一般,直接冲向了这边。

“是蒙家的大将……”远处跟随蒙恬冲过来的亲兵举起的大旗惊醒了徐佘。

此刻的徐佘哪里还有半点犹豫,撕裂叫道,“撤兵,撤退,传令撤,快……”

开什么玩笑,蒙家的大将都来了,很显然玄雍朝的大军来到了无定,无定已经落入了玄雍王朝的眼里。这个时候不撤退,那是想要找死吗?

为何血族被围着绞杀的原因徐佘也明白了,他虽然不懂军事,也知道他这里的血族勇士虽然强,可也只能欺负一下无定的这群散兵游勇,一旦真正的对上玄雍王朝的强师,那只有送死的份。

蒙家大将的到来,对徐佘来说,就意味着玄雍的正规强军来了。

焕无羊此刻就算是想要拉住徐佘也不可能了,将是军中魂,徐佘已经发出了撤军的命令,传令旗兵第一时间已经将血族撤退的命令传了下去。

被围杀的血族兵士尽管已经有部分冲出了绞杀圈,开始反杀无定军,但主将将旗后退,并且发出了撤退的命令,哪里还有人继续拼命的?

无定军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大战,无定的血族军同样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大战。来的时候热血澎湃,准备将无定撕成碎片,可在一元截杀阵的围杀之下,死亡让每一个血族兵士都明白了这里并不是他们可以随意蹂躏的。

“不准撤……”霸异行正杀的欢,哪里还会考虑撤退?此刻他听到撤退命令,下意识的第一时间就吼了出来。至于是不是违了主将的意思,那才不是他考虑的范围。

一些霸异行的心腹在听到霸异行的话后,都是停住了撤退的脚步,只是没等他们聚向霸异行,鲍养那粗大的铁棍就砸向了霸异行。

霸异行狞笑一声,“竟然有人敢对他动手?”

自从他冲进无定校场后,就没有谁敢或者是能对他出手一次的,现在有人敢对他动手,他眼里那种嗜血的红芒更甚。同一时间嗜血刀卷起一道暗红色的凄厉刀芒裹向鲍养。

嗜血刀是好刀,因为杀的人多了,所以在刀身形成了一圈又一圈的暗红色。

霸异行背后的血族兵士不但没有随着军令退走,反而是因为霸异行的话两边围了上来。

在没有形成军令大于一切的念头之前,对血族兵士来说,眼前的痛快才是最重要的。更何况在他们眼里,这个敢对霸异行动手的大个子是必死无疑。霸异行身材矮小,却力大无穷,整个血族之中没有任何人能接下霸异行的一刀。

“当!”铁棍和嗜血刀撞击在一起。

“咔嚓!”火花四溅,嗜血刀叮当一下断裂成为两截。同样的鲍养手中一轻,他的铁棍一样是断裂成为了两截。不是鲍养的力量和霸异行差不多,而是鲍养手中的铁棍是寻常之物,而霸异行手中的嗜血刀可是名刀。

鲍养手中的铁棍是嗜血刀砍断的,可霸异行手中的嗜血刀,却是鲍养的巨大冲击力量震断的。

鲍养索性将手中的铁棍丢在了一边,提起硕大的拳头,一拳轰向了霸异行。

霸异行就感受到一股强悍的力量从刀身席卷而来,五脏六腑都是一阵阵的抖动,一口逆血忍不住直接冲了上来,整个人的骨骼都好像要被轰断了一般。

这是什么力量?霸异行心里狂骇,从出道以来,他什么时候遇见过这种狂暴力量的强人?

只是鲍养可不等霸异行去想什么,蒙恬的话对他来说就是天一般的存在,蒙恬让他杀了霸异行,就算是有刀山火海,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杀了霸异行。所以在铁棍断裂的同时,他的拳头就砸向了霸异行。

面对鲍养的拳头,霸异行根本就无法退走,只能同样一拳疯狂的砸了出去。

轰!咔咔咔…….

噗!血色炸裂。

准备冲上来的那些血族兵士都呆滞住了,鲍养一拳不但将霸异行的拳头轰成碎渣,还直接轰碎了霸异行的胳膊,然后从上而下轰在了霸异行的头颅之上,将霸异行的头颅连同身躯全部轰成模糊一片。

死一般的沉寂持续了两息时间,随即所有的血族兵士疯狂转身逃遁,这哪里还是人?这是魔神一般的存在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