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 妙笔计划:制胜
  • 鹅是老五
  • 5488字
  • 2021-08-30 11:18:56

无定新开辟出来的练兵广场上,一千名士兵正站在那里等候着蒙恬的到来。

广场并不是很平整,士兵们的队形也不是很整齐,但每一个人的眼里都充彻着一种期待。

他们都在期待着他们的主将,也是无定郡的郡守。

这里很多人都是狱掾邢甾从荒野之中寻找回来的,当初邢甾就信誓旦旦的向他们保证过,新郡守为人公正,一来就杀了劳绯和黑齐,释放了所有的囚犯。不但如此,新郡守还是玄雍第一将门蒙家的人。只要他们愿意回到无定,必定不会再和之前一样受尽欺辱,小命还时刻不保。

今天他们将迎来新郡守的巡视,并且在新郡守这里得知自己将来的命运。

蒙恬看着这千人队伍,心里也有些激动。

队伍不整齐没有关系,士兵们瘦弱不堪也没有关系,毕竟大家之前连饭都吃不饱。

现在他来了,相信只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不饿着他们,这就是将来无定最强的战力。

站在这千人队伍之前,蒙恬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些人,就如这些人都一样静静的看着蒙恬一般。

广场上沉寂下来,跟在一边的宰跃有些惶恐不安,他担心蒙恬对他训练的兵士不满意。他宰跃可是要成为蒙将军麾下第一将的,绝不能让蒙将军对他有半点不好的印象。只是这个时候,如何才可以发话,表明自己对蒙将军是忠心耿耿呢?

宰跃还在想着主意的时候,蒙恬已是开口说道,“谢谢你们!”

广场上依然安静,没有人知道蒙恬谢谢他们什么。

蒙恬继续说道,“我知道很多人回来,是因为外面一样的难以生存,我依然要谢谢你们。我要让无定成为这里所有人的家园,但我一个人力量太过单薄,我需要人帮忙,现在你们回来了,和我一起守护无定,守护我们的家园。将来,我们就在这里生存,任何人也无法剥夺我们生存的权利。所以,我要谢谢你们。”

“守护无定!守护我们的家园!为蒙将军抛头颅,为玄雍洒热血!”宰跃第一时间明白了蒙恬的意思,立即大声叫了出来。他终于抓到了机会,这个机会错过,他就不是宰跃,就不配做蒙将军麾下第一大将。

有了宰跃的附和,其余的兵士也都是立即大声叫道,“守护无定,守护我们的家园,为蒙将军……”

声音从参差不齐,到变得激昂整齐。

蒙恬一愣,前面口号还行,后面是什么?不过蒙恬没有去多想,他握紧拳头,也许这里都是一群饭都吃不饱,在死亡线挣扎的人,但一旦让他们明白自己也有生存的权利之时,他们会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力量,甚至为了这个权利不懈以命抗争。

良久,声音才小了下来。蒙恬却继续说道,“从今天起,无定再无玄奴。从今天开始,我不允许无定有一个人饿死。从今天起不允许任何外敌入侵我们无定,任何人来入侵我们无定,我们都将拿起我们的武器拼死抗争。无论是饿着肚子,还是衣衫褴褛,但我们的血都是热的。为了我们的家园,我们有死而已……”

“有死而已……”声音齐整而昂扬,宰跃的声音更是响亮。

蒙恬再次说道,“但只有热血却不够,我们的敌人太过强大,血族成千上万,他们欺压我们多年,喝我们的血,吃我们的肉。军士们,从今天开始,我希望你们跟随着我苦练本领,这样将来才可以真正的守护我们的无定……”

“跟随蒙将军苦练本领,守卫无定!”又是宰跃第一个领头叫出来。

众人跟着齐声大喊,千人整齐的咆哮起来,立即就吸引了无定所有的人。

商青儿默许之下,众多返回无定,或者是原来在无定艰难生存的人们都过来围观。

哪怕军队还未成型,哪怕千人士兵站在那里看起来还有些凌乱,那精气神已是感染了所有的人。让这些人感觉到,无定和过去再也不同,他们将来也许真的可以在无定安静的生活。

蒙恬很是满意这种精气神,无定贫瘠,如果连斗志都没有了,他军阵再强,也是水中之月。他看了一眼宰跃,这家伙有些用处。

宰跃早就注意到蒙恬看向了自己,心里更是得意。蒙将军对他越来越器重了,他距离第一大将又近了一步。

商不炫却在这个时候急切的跑了过来,他看见蒙恬立即行了一个军礼,“蒙将军,邢狱掾回来了。”

蒙恬已经看见,站在小广场之外的狱掾邢甾。

更远的地方,或站着或蹬着的是一群衣衫褴褛头发凌乱之人,数年足足有三千多。

蒙恬大喜,他之前不杀邢甾,仅仅是因为邢甾是这里的地头蛇,对无定了解极深。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邢甾这么能干,仅仅是数天时间,就弄回来了五六千人,这家伙是个不错的人才啊。

“让他过来。”蒙恬对商不炫说道。

邢甾是军队出身,深切知道,在校场上没有得到命令擅自闯入队形,那是要砍头的。

邢甾得到了蒙恬的话,急忙小跑过来,来到蒙恬身前一躬身说道,“邢甾见过郡守大人,我已经招了五六千人回来,只要再给我一点时间,我肯定可以找到更多的人回到无定。”

蒙恬一摆手,“你很不错,找人的事情,你就不用去了,你找一个人过去宣传我们无定的新令。你跟在我的身边,等我的新命令。还有,从今以后,不要叫我郡守了,称呼我为将军吧。让我带着你们一起,守住无定。”

“是,蒙将军。”邢甾激动的立即行了一个军礼,他知道自己得到了蒙恬的信任。

一边的宰跃撇了撇嘴,暗道这家伙是一个劲敌啊,绝不能让这家伙成为蒙将军麾下第一大将,他宰跃要更加努力了。

之前虽说是管着整个无定大狱,对邢甾来说,这种日子他并不喜欢,只是他没有办法也没有能力改变罢了。他是一个军人,他可以狠辣,却不愿意和劳绯一样对血族奴颜婢膝。

如今蒙恬来到这里,果断的斩杀了劳绯。不仅如此,蒙恬还是玄雍第一将门蒙家之人,他自然是心甘情愿的为蒙恬做事。

“将军,我这次带回来的人中,很多人听到将军的话后,都希望能加入军中。”邢甾指了指远处衣衫褴褛的一群人。

蒙恬点点头,忽然朗声说道,“一千人还远远不够,只要愿意加入军队,守护无定的,现在都可以站在我的面前。”

不需要蒙恬说第二次,将近两千人已经冲进了练兵的广场。这些人之中,有些已是须发皆白了,蒙恬只能再次筛选,最后又挑选出七百人,和原来的一千多人勉强组成了一千八百人的军队。

“商青儿,你立即带着其余的人去组建我们的家园,栽种下珍珠稻。”蒙恬大声说道。

“是。”商青儿知道,经过今天的事情,大家对无定都有了认同感。现在最重要的是让所有回到无定的人明白,回来并不是等死也不是挨饿的。她的任务很重,就是要让无定所有的人都有衣穿、有饭吃、有屋住。

……

等所有的人都离开,蒙恬这才对着余下的一千八百人说道,“我很想让大家休息一番,然而血族不允许我们休息,他们只是给了我们三天时间,三天后,血族再来之时,就是我们和血族拼死一战的时候,蒙尘、宰跃……”

“在。”蒙尘站出来。

“忠心耿耿的宰跃在。”宰跃几乎和蒙尘同时跳了出来。

宰跃心里更是得意,蒙尘是什么人?那可是将军的第一心腹,而他宰跃每次都能和蒙尘一起被将军叫到,可见他宰跃地位直接飙升,已经是和蒙尘平起平坐了。

蒙恬放缓语气,沉声说道,“今天开始,你们分别带领五百人,跟随我练习军阵。”

“是。”蒙尘激动不已的应道,跟随蒙恬一起学习军阵,那是他求之不得的事情。

“将军传我如此高深绝密的军阵,我宰跃绝对会将蒙将军的军阵学习到极致,不给将军丢脸。我宰跃发誓,永不将这些绝密军阵泄露出去。”宰跃心情愈发激动,将军对他看重啊,连军阵也传授了。

见没有叫到自己,邢甾略有些失落,不过他很快就调整过来,他相信蒙恬不会忘记他的。

鲍养却是没有半点在意,在他心里,只要听蒙恬的话就可以了。

虽说成军两千人都不到,只要一看队形和士兵的样貌,就知道这是一群乌合之众。唯一让蒙恬欣慰的是,这一两千人的斗志还是不错的。毕竟无定是他们的家,从今天开始,只要他们能守住无定,那他们就是无定的主人。

尽管商青儿努力让这两千人填饱了肚子,这些人的斗志也都还不错,可一天的训练下来,蒙恬心里依然清楚,两天后血族的人来了,他们能挡住的可能性极其微小。有些事情并不是依靠不怕死就能解决的。

回到住处后,蒙恬努力将这些心思放在一边,总算是有时间打开了那个蒙尘留给他的破旧盒子。

盒子外面用麻线缝合的极为严密,想要打开,就必须要将这些麻线全部剪断。

蒙恬用刀划了一下那些麻线,这才发现事情并没有如此简单,这些看起来就好像麻线的东西,竟然不是麻线,而是一种类似于精铁打造的细丝。不但刀切不断,用力也无法崩开。

蒙恬尝试了数种手段,也没有能将这精铁线剪断。经过一个多时辰的反复尝试,让蒙恬感觉到这些线的布局有些熟悉,就好像……

他很小的时候,爷爷曾经教过他一种结扣,叫着生死扣。他之所以到现在还能记起来,是因为当初爷爷说过,这扣是一个绝世高人教的。要自己一定要牢记,当蒙家无路可走的时候,就会用到这个生死扣。

他一直不明白,无路可走和生死扣有什么关系。不过这个盒子上的丝线很像是生死扣。

他蒙家被人暗算,现在发配到了无定,并且马上要面临无定血族的全面反击。他虽组建了将近两千人的队伍,可他组建的这个临时军队对付血族,连半点胜算都没有,他应该算是无路可走了吧?

蒙恬努力将一些杂念全部抛开,注意力再次落在了盒子上,这若真的是生死扣,应该怎么解开?对了,应该先找到生死结……

仔仔细细的在这破旧的盒子上面寻找着,果然,半个时辰后,蒙恬终于找到了生死结。压下内心的激动,蒙恬按照自己记忆中的解扣方式,又经历了一个时辰后,终于解开了生死结。

生死结一解开,盒子外面的丝线自然松动,下一刻,蒙恬轻松的就将这个破旧的木盒打开。

在蒙恬想来,如此严密的一个盒子,里面的东西肯定是非同小可。让蒙恬傻眼的是,他打开盒子后,只看见了一个帛卷。

帛卷不知道存放多长时间了,外面已是发黄。蒙恬小心的将发黄的帛卷摊开,里面还有一个更小一些的帛卷。看样子外面的帛卷仅仅是保护层。

将这最里层的帛卷展开,蒙恬首先看见的是一行略大的字,“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都是虚幻。”

还是极为通俗的文字,一看就懂,怎么看都不像是前辈高人留下来的东西。

再往下看,“要强大的军队,就必须要做到三点……”

看到这里,蒙恬才知道,这是一卷强军的兵书之类东西。他蒙家世代将门,留下这种东西也是正常。只是他从小就跟随祖父和父亲学习兵法,还有什么兵书卷需要借助这种生死扣的盒子来传承的?

这估计不是蒙家祖先留下来的,也不知道是谁留在蒙家的。

继续看下去,“强大的军队非一日可成,第一必须要有强大的军纪,第二必须要有足够的生存保证,第三必须要有强大的兵器……”

蒙恬看到的成军十多条上,很多都是蒙家从未接触过的东西。他竟然看见了允许兵士嬉戏甚至可以有前提条件下离开军营的条款,这是疯了吗?

而这些竟然全部是生存保证,这算什么生存保证?按照蒙恬的想法,所谓的生存保证,那是吃饱饭就可以了啊。

关于吃的生存保证远不止他看到的这些,还有每天必须要有鱼、肉、蛋类来给兵士食用。呵呵,这些东西,就算当初的前将军商芃自己也不敢每天都有。

蒙恬想都没有想,直接略过了这些内容。这后面如何让兵士吃饱,如何吃好等等内容,蒙恬都懒得看。至于那如何养殖家禽和提高稻米产量等内容,倒是可以丢给商青儿去看。

让蒙恬感兴趣的是,如何炼制精钢,精钢这东西打造兵器。这些还不是最让蒙恬激动的,最让他激动的是如何寻找精铁矿。

激动之后,蒙恬很快就冷静了下来,这些东西是好,可惜的是他只有两天时间。只要他没有送人给血族,两天后血族就会来算账。

蒙恬叹了口气,就算精铁矿放在眼前,他也无法在两天时间将精铁矿化为锋利的兵器。

摇了摇头,蒙恬正想让鲍养叫蒙尘过来,忽然发现这卷帛并没有结束,后面还有一些图形记录。

军阵两个字让蒙恬的眼神都有些发花,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确信没有看错。的确是军阵。

蒙恬一颗心立即就激动起来,注意力也集中在了军阵之上。

“……然大多数时候,这些需要花费一定时间的措施还没有建立起来,敌人就已经冲进了我们的家园。不过没有关系,既然是战场,那就无所不用其极。一百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若是能将百人组成军阵,那就可以挡住数百甚至上千人。若是能将千人组成军阵,只要军阵指挥如意,斩杀万人亦不过尔尔……”

此刻的蒙恬完全沉浸到了军阵之中,他虽然是一个统帅,可他在学习兵法的时候就痴迷军阵。苦于能指点他的人极少,他一般都是自己琢磨。而现在他竟然找到了一篇专门阐述军阵的东西,哪怕是天塌下来了,此刻也无法叫动蒙恬。

尽管绢帛上关于军阵的记载密密麻麻,但蒙恬却浑不在意,他完全沉浸到其中。

战阵、困阵、绞阵、诱阵、杀阵……

一切平时根本研究军阵时候的疑惑,在这里尽都释然。

当蒙恬看到杀阵中的一元截杀阵时,心里暗自惊叹好强。这个阵并不是固定的某一阵式,而是以点为阵心,全阵在阵心带动下以鬼神莫测的变化来绞杀对手。如果有合适的阵心,这种阵一旦被布置出来……

蒙恬想到这里,一道电光在他的脑海中闪过,他眼前浮现出了一个高大的身影,鲍养。

当初他第一眼看见鲍养的时候,就觉得鲍养有大用处,只是不知道将鲍养用在什么地方。

后来他让鲍养回到自己身边,也是想要用鲍养,但依然是没有找到鲍养的位置罢了。

现在他明白了,鲍养就是一元截杀阵的阵心,而且不是真阵心,是一个可以变幻的阵心。

若是可以让鲍养在他的绞杀大阵中随着他的心意改变阵位,那他心里一直想着的杀阵是不是可以成功?

蒙恬反而收起了帛卷,找出一些石子开始自己推演全新的一元截杀阵。他研究阵道多年,对阵道有自己的理解。帛卷上的一元截杀阵很强,却不适合他现在的情况。他要凭借自己这些年对阵道的研究,布置出一个全新的一元截杀阵。

一堆堆石子在蒙恬的手中就好像一队队兵士,这些兵士被蒙恬反复不断的布置在各个位置,然后来回推演。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当一个被修改了无数次的全新截杀阵出现在蒙恬面前的时候,蒙恬激动的握紧了拳头。这才是最符合无定的一元截杀阵。

长吁了一口气,蒙恬抬头看了一下外面,天已经大亮了。一夜没有睡,可此刻的蒙恬却是精神奕奕,他迫不及待的需要将自己心里的那个绞杀大阵化为真正的绞肉盘。

“鲍养……”蒙恬第一时间就下意识的叫道。

“在。”一直守候在门外的鲍养大声应道。

蒙恬推开门,哈哈一笑,“走,随我一起去练军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