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 妙笔计划:制胜
  • 鹅是老五
  • 5534字
  • 2021-08-30 11:18:07

几个时辰后,满身尘土的蒙尘就疾驰而至,不等马停下,蒙尘就急切的说道,“少主,我已经看到了告示,商家的囚犯已经被押送至无定,应该就是凌晨时分走的……”

果然如此,蒙恬手都在颤抖了,如果商芃将军的后人尽皆被害,他如何对得起商芃?他蒙恬只要有一口气在,就绝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走。”蒙恬再也顾不得别的,迅速上马冲向无定方向。

连玄雍粮道都被用来做这种害人的勾当,可以想象玄雍内部有多腐朽了。他蒙恬要救商家人,要再次让玄雍强大起来,唯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

哪怕蒙恬心急如焚,却也只能每天休息一段时间。不是他自己承受不住,而是担心马承受不住。如果马先跨了,那到达无定的时间更是缓慢。

前往无定的路上,极少可以遇见行人,一路也是越走越荒凉,越往后不但是路越难走,还有各种凶兽怪物出没。好在蒙恬久经杀阵,武道强大,蒙尘也不弱。慢一些的凶兽还没有冲上来他们已经远去,一些冲上来的凶兽,都被蒙恬击杀或者是击伤。

近月疾奔,越接近无定,整个天地都好像被一片褐红连成了一片般,给人一种极致的压抑。远远蒙恬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的气味,前方似乎并不是无定,而是一个屠宰场。

嘭,嘭……

沉重的声音由远而近传来,蒙恬刚刚勒住跨下战马,一名足足有两米高的壮汉跌跌撞撞的冲了过来。

“停下!”蒙尘虽然从小学武,此刻也累的不成人样了。现在看见一个高大壮汉冲击自己的少主,还是马上就冲了上去阻拦。

“蒙尘,等等。”蒙恬叫住了蒙尘,他看的清楚,眼前这个冲来的高大壮汉双手是被绑住的,不但如此,浑身上下全是伤痕。只是很多伤痕都结痂了,就好像从地底扒拉出来的一般。一只脚踝上还有半截铁链挂着,看起来就是一个刚刚逃出来的囚犯。

“你们……”壮汉被蒙恬和蒙尘挡住,也停了下来,他惊异的看着骑在马上的蒙恬和蒙尘,声音有些模糊不清。

他心里在想着蒙恬和蒙尘到底是什么人?如果说是官兵话,也只有两个人,而且两个人看起来比他似乎也好不了多少。唯一看起来更厉害一些的,就是两人都骑着马。

但这马……

一个月奔波下来,蒙恬和蒙尘尽量让马多休息,马此刻看起来也同样是没有了马形。瘦骨嶙峋不说,似乎也没有几天好活了。

还没等蒙恬说话,又有五六人冲了过来。

这数人虽也算不上衣服光鲜,却是玄雍守军的正式军服,这些人每个人手中都抓着武器,明显是追那高大壮汉来的。

高大壮汉看了看挡在前面的蒙恬和蒙尘,又看了看背后追杀来的官兵,眼里的绝望一闪而逝,却不再说话,只是将头耷拉下来。

“你们是何人?”问话的是一名瘦弱的兵士。

冲过来的人显然没有将这越狱的高大壮汉看在眼里,所有人的目光只是落在蒙恬和蒙尘身上。

蒙恬没有理会这瘦弱兵士,只是平静的反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哈哈……”为首的看起来似乎是一名屯长,他哈哈一笑,手一挥说道,“随我一起上,这两人必定是逃兵……”

蒙恬冷笑,随手从怀里抓出一枚印符说道,“我乃蒙恬,是无定新郡守。”

几人听到蒙恬的话都是一愣,随即那名屯长就是哈哈狂笑,伸手指着蒙恬,“他说他是无定郡守,无定有郡了,我怎么不知道?哈哈哈……”

那手依然是被绑住的壮汉却没有怀疑蒙恬的话,他立即跪地叫道,“郡守大人救救我们吧,无定血族要吃了整个无定……”

壮汉一句话还没说完,那屯长一脚就踹在壮汉背后,同时一跃而起一刀劈向蒙恬,口中还叫道,“大家一起上,抓住逃犯……”

不过这次其余的人没有跟随这屯长一起上,蒙恬是不是郡守还没有弄清楚,万一是郡守的话,攻击一个郡守,那可不是小罪。

周围的人甚至都没有看清楚蒙恬是如何拔出佩剑的,就听到一声叮响,然后那屯长的身体从半空落下。直到那屯长跌落在地的时候,众人才听到屯长凄厉的惨叫声传来,跟着一篷血迹炸开。

再看那屯长,此刻双腿被斩断,整个人瘫在地上不断哀嚎。

蒙恬的目光落在其余几名兵士身上,语气冰寒的说道,“还有谁想要杀我这个新任郡守的?”

余下的五人都是噤如寒蝉,没有人敢发出一点声音,也没有人敢转身逃走。

他们的这个屯长叫黑齐,黑齐最厉害的本事就是空中滞留,并且在空中可以做出匪夷所思的变招,从而斩杀对手。今天在这个自称郡守的蒙恬手里,似乎连招都没来得及变,就被斩了双腿。可以肯定这是对方没有想过一次杀了黑齐,否则的话,黑齐怕不是断了双腿这么简单了。

等等,蒙恬……

其中两人想起了蒙姓,都是震惊的看着蒙恬。莫非眼前这个蒙恬就是玄雍第一将门蒙家的人吗?

其中一名脸上有个刀疤的兵士忽然上前行了一个军礼问道,“将军英明神武,看起来极为不凡,敢问将军可是我玄雍第一将门蒙家之人?”

蒙恬还没有说话,一边的蒙尘就傲然说道,“我家少主正是玄雍蒙家现在的家主,正要去无定担任郡守。你等不知死活,竟然敢怀疑我家少主的话,甚至敢动手,此乃死罪。”

听到蒙恬真的是玄雍将门蒙家,包括这脸有刀疤的兵士一起,五人尽皆跪下说道,“见过蒙将军,求将军救命。”

蒙恬也从马上下来,疑惑的看着眼前五人问道,“你们刚刚还在追杀别人,现在让我救你们?有什么事情站起来再慢慢说吧。对了,我先问一件事,玄雍都城压了一些新囚犯过来,有没有到这里?”

玄雍军中极少有跪礼,这些人跪地求救命,肯定有什么特殊的事情。不过这些都不是蒙恬最关心的,蒙恬最关心的自然是商家的人。

刀疤脸连忙说道,“到了,正因为他们刚到,这次才发生了鲍养越狱之事。黑齐在无定帮助劳绯做尽坏事,他们不但将无定囚犯送给血族,还将无定糟蹋的不成样子,我宰跃对玄雍忠心耿耿,所以每日都是在煎熬之中渡过。现在见蒙将军亲自过来,更是心情激动,如久旱逢……”

根本就没等宰跃将话说完,蒙恬早已翻身上马,厉声说道,“马上放了鲍养,杀了黑齐和我一起走,快……”

最后一个字说出来后,蒙恬的马早已冲进了无定县。

见蒙恬已经离开,宰跃一跃而起,举着手中的长剑声嘶力竭的说道,“因为无定的悲惨,我宰跃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为玄雍出力,只是身单力薄报效无门。如今蒙将军前来,我们报效玄雍的时候来了,头可断,血可流,但我宰跃一定要为玄雍……”

跟随宰跃的几个人早就习惯了宰跃的这些话,倒是蒙尘一年茫然的看着宰跃,这家伙有些……

见蒙恬看这自己,宰跃立即又说道,“我宰跃今生今世就是为了蒙将军而生的,现在蒙将军来了,我宰跃的命就是蒙将军的。”

蒙尘有些明白宰跃的性格了,懒得和他废话,只是急切的说道,“将军一个人去了无定,我们赶紧过去帮忙。”

“对,我们赶紧过去,哪怕刀斧加身,我宰跃也不能让蒙将军伤害半根毫毛……”

……

蒙恬越靠近无定县,血腥气息就越浓重。

远处一个狠厉的声音叫道,“将此女带到我的住处,男子送去镇压血族暴乱……”

“大人,他们是曾经前将军商芃的后人,若是……”一名兵士语气有些小心和谨慎的说道。

只是这军士的话还未说完,那狠厉的声音就更是狂暴起来,“怎么,我劳绯在无定抵御了血族十多年,需要你一个小小的伍长来教我做事?来人,将这没有尊卑的小伍长剥了皮,也丢去镇压血族……”

“你有种就动一下试试。”一个冰寒的声音打断了劳绯的话,跟着一人一马已经停在了他的面前。

劳绯一滞,他这才看见骑在马上冲来的蒙恬。

在无定经常有手下骑马过来报信,所以他之前听见马蹄声也没有在意,此刻才发现骑在马上的人竟然是他从未见过的。

“来人,将此人给我拿下。”劳绯连询问蒙恬是谁的心情都没有,直接招呼手下动手,他自己却是往后退了一步。

他感觉到蒙恬不好惹,蒙恬虽然看起来头发凌乱胡子拉碴,可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一种强悍的杀伐气息,这种气息绝对是在尸山血海之中冲出了的。劳绯在无定这么多年,虽说从来都不敢和血族战斗,见识却是不短。

远处十数名兵士就要冲过来,蒙恬身下马却是一跃而起,马还未落下的时候,手中长剑已然挥出。

“噗!”一道血光裂开,劳绯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脑袋就被血光冲出多高。

无论劳绯的后台是谁,蒙恬都不会在乎了。商芃的后人刚刚到这里,劳绯就要动手,他会手下留情才是怪事。

那十数名本来要冲上来的兵士看见劳绯一个照面就被来人一剑枭首,都是下意识的止住了脚步。

不等这些兵士反应过来,蒙恬就举起自己的郡守令冷声说道,“我是玄雍刚刚任命的无定郡守蒙恬,从今天开始,无定将不再是血族和蛮夷肆虐之地,而是我玄雍一郡。在我立足此地的这一刻起,过去的一切都不复存在,过去的事情我蒙恬也不会再追究。但从现在开始,有谁敢违背无定新的律令,杀无赦。马上传我命令,无定所有的兵士都在此集合,时间是一炷香。”

蒙恬很清楚,如果追究起来,无定的这些家伙,十有八九怕是都该杀。他来这里不是为了杀戮玄雍兵士的,而是为了抵挡血族入侵,构建无定防线的。

在多年前商芃将军和他谈起边疆守护的时候就说过,终究有一天,无定会成为血族入侵的突破口。这里的确是易守难攻,然玄雍腐败,从未有人将无定放在心里。迟早有一天,血族会从这里撕开玄雍的边防,直入玄雍都城。

现场寂静无声,无论蒙恬是不是新的郡守,他刚刚一剑斩杀劳军侯的霸气所有的人都看在了眼里。

三名劳绯的亲信小心的后撤,不过他们刚刚退出数步,就看见三支利箭穿空而来,这三支箭直接穿过三人的眉心,将三人钉杀当场。

看着蒙恬手中的弓箭,周围的人甚至连呼吸都屏住了。

此刻蒙尘这才赶了过来,跟在蒙尘身后的正是刀疤脸宰跃和他带领的几名兵士。让蒙恬奇怪的是,那个之前逃跑的健壮青年也跟了过来。

看见蒙恬的目光看过来,宰跃连忙说道,“宰跃见过蒙郡守,蒙将军一来,我就知道无定有救了,我宰跃也找到了生存的意义。为了将军,为了玄雍,我宰跃愿流尽每一滴血,愿为无定抛头颅,愿以蒙郡守马首是瞻,生死不计。”

蒙恬讶异的看了看宰跃,这家伙似乎很能说啊,他点了点头,他刚刚来这里,虽然出其不意的杀了劳绯,也需要支持。现在宰跃主动投过来,他自然是不会拒绝,“你本来是什么职位?”

宰跃更是躬身语气极为谦卑的答道,“我本是一名伍长,我那一伍抵御血族尽没,我忍辱跟在黑齐手下,不过是为了多杀几个血族,为我无定出一点点力气也是好的。现在将军前来,我宰跃哪怕是做一个小兵,为将军马前马后奔波,也是心甘情愿,这比我做一个伍长还要愉悦,因为将军才是代表的正义,是我无定的希望。”

蒙恬暗道,这家伙是一个嘴巴会来事的,他随口说道,“我不用你做一个小兵,你现在代替黑齐的职位,做一屯屯长,立即带几人去传我军令,无定所有的兵士全部在这里集合,时间为一炷香。”

“是。”宰跃大喜,“我宰跃对将军忠心不二,必定将这条不值钱的命交给将军,必定不会让将军失望,绝不侮了将军英明的决断……”

看见蒙恬有些皱眉,宰跃这才想起这个时候不是废话的时间,赶紧带着身边几人急匆匆而去。

蒙恬这才下马走到了之前要被劳绯带走的那名女子身前,这女子虽然憔悴无比,脸上也尽是灰尘,却依然无法挡住俏丽的容颜。而这女子身边的一名少年,更是和商芃有五六分相似,蒙恬不用问也能猜到,这女子恐怕就是商芃的女儿商青儿,而那少年应该是商芃的独子商不炫。

少女看见蒙恬过来,赶紧施礼,“商青儿见过蒙将军。”

一边的少年也是赶紧施礼道,“商不炫见过蒙将军。”

蒙恬眼圈微微一红,他想起了商芃临死之前说的话,“我性格直接,看不惯某些人的嘴脸,以至于这些年得罪了不少人。我最担心的是我两个孩子,将来若是……”

商芃没有将话说完,也许是知道这对蒙恬来说也是一件为难的事情,蒙恬心里很清楚商芃是什么意思,那是希望他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照顾他的后人一二。

蒙恬叹息一声,“能安然无恙来到无定就是好事了,你商家其余的人呢?”

一边那名兵士连忙说道,“商家老小二十七口,包括我们七人,能安然到无定的只剩下小姐和公子了。其余人都……”

商不炫握紧拳头,整个身体都在颤抖。商青儿却是红着眼睛哭道,“他们都被杀了,若不是安哥他们,我姐弟二人也早就被杀了。安哥他们七个到这里,只剩下了安哥一人……”

蒙恬的目光落在那名兵士身上,他已经明白了,是商芃的七名亲兵偷偷的化为商家家人一起来无定,否则的话,商家姐弟绝对到不了无定。

“蒙将军,战场才是我的宿命,商将军的后人已经安然到无定,我相信只要将军在这里一天,他们就不会有危险。我壶安希望能跟随在将军手下,做一名兵士,冲杀疆场。”一直站在商青儿身边的那名兵士也是上前一步,躬身说道。

“将军,我也要加入军队……”身材瘦弱的商不炫也是跟着上来坚定的说道。

商青儿一拉商不炫,低声说道,“不炫,我们是囚犯……”

蒙恬哈哈一笑,看着远处稀稀拉拉赶过来的兵士,大声说道:“从今天开始,无定之前的所有囚犯都不再是囚犯。只有今后犯了无定律法的,才会被重新定罪。”

无定囚犯基本上都是一些被发配过来的朝臣后人,蒙恬很清楚,这些人中真正有罪的没有几个。蒙恬很清楚,他想要在无定立足,就必须有一支铁军,而这些被发配来的囚犯,应该是他铁军的一部分才是。

依靠无定土著和玄雍本来留守在无定的兵士做铁军吗?那就是一个笑话。他还没有到这里就知道这里的土著被杀的七零八落,一些土著为了求生早已躲进了深山老林不敢出来。而这里的兵士,在劳绯的带领下,只会欺压土著和发配过来的囚犯了。

他来这里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将这里所有发配的犯人全部释放,能入军的马上入军,不能入军的加入开发无定之中。不服管教的,杀无赦。至于那些在将来战斗中俘获的蛮夷或者血族,蒙恬也没有打算囚禁,杀了或者是奴役做事。

无定本来就是一个人吃人的地方,他如果还按照之前的那一套去做,不用等玄雍朝堂上的那些人来找他算账,他自己就会先将小命丢在无定。

“一炷香时间已经到了,所有的兵士都列队站好。”蒙恬看着东倒西歪站着的百来人,他语气依然平静没有半点愤怒。

数名落在后面的兵士还在往队伍中跑,却看见几只箭飞过来,直接钉在了他们的脚下,跟着蒙恬的声音传了过来,“来的晚的先站在外面。”

这些晚来的兵士是因为听说劳绯被新来的郡守杀了,这才急匆匆的赶来,否则的话,他们或者根本就懒得理睬这个新来的郡守。

蒙恬缓步走到了歪曲的队伍前面,盯着这队伍中的百多名兵士,半晌都不说一句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