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 妙笔计划:制胜
  • 鹅是老五
  • 4924字
  • 2021-08-30 11:21:25

蒙恬也没有想到两军刚刚接阵,无定军的才将对面裹住,还没有开始真正的绞杀对面的血族军就溃败了,这带军的主将简直是比草包还要草包啊。

不过蒙恬可不会有半点客气,立即喝道,“绞!”

鲍养手中的阵旗变化,七八千无定兵士就好像一个巨大的口袋一般,迅速将溃逃的血族兵士塞进口袋。

此刻蒙恬的军阵早已可以随意变化,只要人数不超过他无定军的数倍,一元截杀阵就不需要先从截阵转变到禁阵再慢慢转变成绞杀阵。刚才他就直接从转字阵转到了绞字阵。

溃逃的血族兵毫无秩序,到处都是踩踏和混乱冲撞。只是短短时间,蒙恬的绞字阵就彻底裹住了溃逃的血族大军。

当初一千多只练习了两三天的老弱病残就可以用一元截杀阵击败近千血族军,而现在蒙恬带领的是八千训练有素、兵甲先进的强军。八千无定军将上千血族兵士裹住,就好像一个大磨盘一般,肉眼都可以看见千余血族兵迅速消融,短短时间就消失不见。

每一个无定兵都是兴奋不已,他们发现自己手中的战刀劈向对手的时候,就好像切菜一般简单。还有军阵是真的强,他们演练的时候还不觉得,现在只管杀敌就好了,有攻击他们的,早就有队友帮忙挡住。

站在远处的蒙恬也看见了,他心里暗自震撼自己得到的那一卷布帛的可怕。这种超越了对手几个层次的兵器,就算是没有军阵,在战场上也可以横扫一切。何况还是如此强大的一元截杀阵?

浑身是血的宰跃已经兴奋的冲到了蒙恬面前,“回将军,刚才的血族大军已经被我无定勇士绞杀,具体还在统计之中,可惜的是逃了那个领兵的主将。那个主将应该就是上次被我们击败的家伙,没想到这家伙还敢来这里围攻漠祁城。”

蒙恬手中长戟一指,“不用统计了,立即列阵冲过去。”

他带的只有八千人,这个时候接近漠祁城,自然是越早和对方大军接触越好。双方如果对峙,对他来说才是不利的。

“是,我也是这样想的,将军英明!”宰跃激动的叫了一声后,立即带军继续前冲。

……

后方传来厮杀声,徐福并不在意,他知道上千血族军在徐佘的带领下会很快击溃对手。果然,厮杀声没有坚持多久,就归于了平静。

站在徐福身边的祁百军统帅计巫听了一会,却有些皱眉,“仙师,我觉得这有些不对劲。咱们这边只有千人过去,而这声音似乎并不止千人,而且……”

而且了两个字后,计巫就立即说道,“不对,应该是玄雍军冲过来了。”

徐福也听出来了不对劲,他脸色一变,还没有说话,就看见狼狈不堪的徐佘冲了过来。

“徐佘,怎么回事?”徐福脸色有些阴沉,他感觉到徐佘坑了自己。

徐佘哭泣道,“主人,是蒙恬的边军啊,蒙恬亲自带军过来,然后埋伏着等我们过去,他们正好……”

徐佘的话还没说完,外面的厮杀声音已经传来。

“滚!”徐福一脚踹飞徐佘,立即大声叫道,“血族听我号令,立即列战阵围杀来敌。”

蒙恬他的确忌惮,但蒙恬再强也只有八千人,而这里有将近六万大军,他蒙恬是神也得趴下。

计巫已经顾不得别的了,此刻他已经冲了出去,当他看见远处犹如一个移动磨盘的无定军,心里是一片冰凉。那磨盘说过之处,几乎是毫无生机啊。

而那移动的磨盘不断变幻,甚至随着他这边投入的兵力多少而伸缩。无论多少兵进去,最终都会被那磨盘吞下去,然后磨掉。祁百军强大的战车,此刻在玄雍大军形成的磨盘之内不断阻止着祁百军的聚集,反而成了绞杀磨盘的转轴。

计巫看的手足冰凉,这是什么可怕的战阵?还有玄雍军的那些兵器,似乎轻松一刀就可以切下一名祁百军的头颅,蒙家的将军真的这么强大吗?

同时因为对手冲阵太快,他这边的大军虽然多,又都是将注意力放在了漠祁城的围攻上,还真没有太在意背后被人插了一刀。

“停止攻击漠祁城,立即集阵,稳住,给我稳住,战车聚集起来…….”计巫几乎在疯狂的叫喊,不能再往磨盘中投兵力了。

对手虽然只有一万人不到,可那气势简直和十数万人一般的可怕。因为没有聚阵,甚至后背留给对手的祁百军,这个时候根本就毫无反抗之力,只有被屠的份。

围攻漠祁城的祁百军以最快的速度退了下去,但这个时候人心惶惶,若不是主帅还在,恐怕都溃逃了。至于集阵稳住,短短时间哪里做得到?

“仙师,仙师……”计巫赶紧看向徐福,如果没有徐福带领的近万血族大军在,他说不定都下令逃了。

血族的战绩实在是太可怕了,就算是眼下不利的情况,他相信徐仙师也可以再次将主动权拿回来。

……

这是怎么回事?漠祁城上所有的人都呆滞的看着如潮水一般退走的祁百军,完全不明白为什么。

要知道以祁百军的这种攻势,漠祁城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啊。偏偏在玄雍即将被攻破的时候,祁百军退走了,这不合常理啊。

“是我军来支援了。”一名大臣已经看出来了远处祁百军营和血族大营的混乱。

“哈哈,我王节没有看错蒙家,好,好……”王节哈哈大笑,他已经看出来了支援的军旗,上面是一个大大的蒙字。

隗高颤声喃喃道,“好强,蒙家的蒙恬……”

蒙字大旗除了蒙恬还有何人?蒙家也只剩下蒙恬一个嫡系传人了。他根本就没有想到,在漠祁城即将被破的时候,会有人来支援,而支援的竟然是被他暗算发配到无定去的蒙恬。

此刻漠祁城上每一个人的心里都充彻着劫后余生的庆幸,所有的人都将目光落在了远处的无定军上,他们心里在祈祷,蒙将军一定要赢啊。

隗高却说道,“好厉害,蒙将军去了无定才短短一年时间,就拉起了如此厉害的强军,厉害啊。这种手段,才是我玄雍之福。”

这话让漠祁城上很多人心里都是一寒,心说隗高狠啊。蒙恬没来的时候,面对血族和祁百军的攻城,隗高脸都吓白了。现在蒙恬来救漠祁城了,感恩不感恩放在一边,先在蒙恬身上插一刀再说。这话一旦传出去,蒙恬有好结果吗?

王节却厉声说道,“夫值,你立即带军去控制城内暴动,敢趁乱作祟的,杀无赦。”

漠祁城在血族大军全力攻击的时候,就已经混乱不堪了,这谁都知道。不过漠祁城即将被灭,还去管城内暴动又有什么意义?现在就不同了,蒙恬带军来援,漠祁城就有保住的希望,城内更是不能乱。

“是。”立即有一名军官应了一声,立即带人急匆匆离开。

没有人关注离开的夫值,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漠祁城外的战场上。

……

因为数千血族军压了过来,几乎崩溃的祁百军硬是撑住了没有崩掉。

面对这种大战,蒙恬现在是亲自掌控一元截杀阵,八千人的军阵不断变化,随着蒙恬的号令,鲍养不断的变换阵心。

此时的阵心可不仅仅是变化就算了,阵心每次变动的位置,都会让刚刚组织起战阵的敌军崩溃掉。

一元截杀阵从截阵化为煞阵,然后再衍化为弓阵和禁阵,最后转化为一个又一个小的绞杀阵盘。那些四散而逃的敌军将迅速被一元截杀阵化为的磨盘磨去,几无半点遗漏。

徐福的两千血族大军已经压了上去,可是徐福此刻却是浑身冰凉。

这是什么军阵,简直可怕的让人颤抖。他徐福不知道和玄雍军战斗了多少次,也从未见过如此强大的军阵。或者说这哪里是军阵,这简直就是绞杀磨盘。

这磨盘看起来似乎并不大,可无论是多少血族军士填充进去,都会被这磨盘绞杀的一干二净。

而比这磨盘更加可怕的是那无坚不摧的战刀,他看见血族兵士在这战刀下根本就毫无反抗能力,血族军的兵器遇见这种战刀,只是磕碰一下就直接断开。

这种战刀就算是一柄也是世之利器,让徐福头皮发麻的是,玄雍数千大军,人手一把。而对方的那板甲,好像也是精钢制作,哪里来这么多精钢?

不行,这样下去血族军将会全军覆没,此刻根本就指望不到早已胆怯后退的祁百军了。

徐福抓起自己的长剑,厉吼一声,“儿郎们,随我杀!”

如果今天不将对方这可怕军阵撕开,那他血族大军有可能功亏一篑。

徐福?看见徐福竟然亲自冲阵,蒙恬身上杀机涌现。今天他一定要干掉徐福,否则血族就不会被绞灭。

“鲍养,这里即将交给你了。控制一元截杀阵绞杀阵旗,将所有的血族兵全部绞杀。”蒙恬吩咐了一声,一抓手中的长戟,跨下战马飞跃而起,直接冲向徐福,他岂能让徐福破开自己的一元截杀阵?

看见蒙恬的长戟卷起一道杀芒袭下,徐福浑身一冷,他停止了之前疯狂要撕开一元截杀阵的想法,手中长剑举起。

“叮!”徐福的长剑竟然挡住了蒙恬的长戟,一股强大的反噬力量传来,徐福座下战马一声嘶鸣,退后数步。

蒙恬心里却是一惊,他没有想到自己精钢炼制的长戟竟然没有毁掉徐福的长剑。

不过他很快就将这念头抛开,长戟再次化为数道戟芒疯狂锁住徐福。今天有这种机会,他蒙恬岂能让徐福逃走?

让人窒息的杀意席卷过来,徐福身边数名血族兵同时冲了上来,想要帮助徐福挡住蒙恬这一戟。

“噗!噗!”一道道血雾炸开,在蒙恬这一戟之下,任何阻拦也都是苍白无力的。几名血族兵士身首异处,被长戟划开,而长戟没有半点顿滞,依然是劈向了徐福。

徐福座下的战马后退,前足抬起,随即就是一声嘶鸣,两只前腿全部被蒙恬这一戟卷走,战马跌倒在地。

徐福魂飞魄散,此刻他才想起眼前这个人是蒙家出身。他徐福可以在别的地方干掉蒙恬,但在战场上面对面,他面对蒙恬那就是死路一条。

这个时候徐福哪里还顾得上他还有一两千血族军?第一时间从怀里抓出一枚白玉模样的东西,跟着一口血喷了上去。

白玉炸开,化为一团白雾。

此刻蒙恬的长戟已经划了过来,蒙恬清晰的听到长戟入肉的声音,但他很清楚徐福逃了,这个妖人应该是被他重创后逃走了。

“血族主将已被将军所杀,我无定军威武!”蒙恬的亲军立即大声喝道。

血族军战斗力虽然强悍,被无定军的一元截杀阵裹住,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而此刻又听主将被杀,哪里还有斗志。

崩盘是必然的,那些依然在支撑的血族兵士再也坚持不住,所有的血族兵此刻都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紧逃。

等着徐福这个仙师稳住局面的祁百军统帅计巫,在看见蒙恬斩杀徐福战马,徐福只身逃走的时候就知道不妙。

他赶紧下令撤兵,可惜的是兵溃就好像雪崩一般,瞬间充彻了整个战场。这一刻到处都是逃亡的溃兵。

血族联合祁百军围困漠祁城,想要通过攻破漠祁城进而重创玄雍的计划就这样草草收尾。不,甚至连收尾都收不住了。

漠祁城上守城将领是王钺,他虽然没有什么统帅能力,此刻也能看出来血族和祁百军大败溃逃了。

王钺哪里还不知道要抓住机会弄军功,赶紧抱拳说道,“太傅,现在正是我军冲杀的时候,配合蒙将军,必定能将败军一击致命。”

傻瓜也能看出,现在血族大败,而蒙恬因为兵少,加上还是军阵,一时间无法锁住所有的溃兵。此刻王钺请命,太傅王节自然是毫不犹豫的说道,“王将军去吧,配合蒙将军将这些人全部杀了。”

“是。”王钺欣喜若狂,带着一万玄雍军冲出玄雍城。

……

“将军,很多血族都要投降,我们是不是……”蒙尘激动不已的来到蒙恬身边。

蒙恬冷声说道,“将那边堆积的玄雍军人头收敛起来入土为安,至于血族,我们不要投降的,全部杀了。”

想想不久前他们看见的万人坑,那里有多少玄雍子民被杀了?还有堆积在漠祁城外的京观,他岂能允许一名血族活着?

“哈哈,我宰跃抓住祁百军统帅计巫了,我果然厉害,哈哈哈哈……”战场上传来宰跃嚣张的哈哈大笑声音,他的手中还拎着一名身穿统帅战袍的无须男子。

“恭喜宰将军,将军是真的得到了蒙将军真传,连祁百军统帅也抓到了。”宰跃身边的亲兵都知道自己主将的秉性。

宰跃再次哈哈大笑,“没错,我已得到将军真传,哈哈……”

本来就崩溃的祁百军,此刻在见到统帅被抓了后,更是溃逃。王钺带了一万玄雍军出来,几乎不费任何气力,就收拢了数万俘虏。

“将军,血族已经被杀光,我们现在要去漠祁城吗?”蒙尘走了过来,低声说道。

“我去拜见太傅,你们就在这里等我。”蒙恬说完驱马冲向漠祁城。

太傅王节已经激动不已的走出城来,隗高此刻就算是再不愿意,也只能出城迎接蒙恬。

“哈哈……”太傅王节远远就哈哈大笑,“蒙将军,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也没有落玄雍蒙氏的威名。走吧,随我入城,然后一起回到玄雍都城去。”

“多谢太傅之恩。”蒙恬下马躬身施礼,“无定是我玄雍边境,我身为无定郡守,不可擅离无定,拜见太傅后我立即就回无定。太傅多保重,任何时候需要蒙恬,太傅只要一纸号令即可。”

王节明白蒙恬的想法,叹了口气说道,“那你就回去吧,好好保重自己。一定要记得,玄雍需要你,终究有一天你还会再次回到玄雍王都来。”

“是。”蒙恬又是躬身一礼,然后上马迅速远去。

“蒙将军……”看见蒙恬回来,数千无定兵齐声呼唤,气势如潮。

这种呼喊瞬间影响到了漠祁城,漠祁城的守军跟着齐声呼唤起来,“蒙将军威武!”

蒙恬一举手中长戟,“传我号令,聚军,回无定。”

“回无定!”连绵的声音响起,无定军迅速列队完成,此刻每一名无定军身上都是血迹斑斑,可是每一名无定军士眼里都充满了坚定。

无定才是他们的家,只有回到无定才能让心归于安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