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 妙笔计划:制胜
  • 鹅是老五
  • 4978字
  • 2021-08-30 11:17:31

踢踏,踢踏……

一匹暗褐色的马走到咸阳城外停了下来,马看起来很是疲惫。马背上骑着一名满身灰尘的青年,青年抬头看着高大中透着一些沧桑的咸阳城,良久都没有动一下。

明明是一个青年,他的神态和那落寞的眼神,似乎比这咸阳城还要沧桑几分。

“什么人?敢在都城外纵马?”两名守卫一左一右拦住了去路。

青年翻身从马上跃下,一抱拳说道,“前将军商芃麾下都尉蒙恬奉旨回京复命。”

蒙恬?

两名守卫立即就明白了眼前的人是谁,玄雍第一将门蒙家的蒙恬,也是蒙家的少将军。

在得知蒙恬的身份后,两名守卫立即是面露尊敬的神色,行了一个军礼道,“见过蒙将军,我等这就为蒙将军禀报。”

“劳烦两位了。”蒙恬点点头。

边塞将军哪怕是奉旨回来,也要得到允许才可以入城。

身边的马发出一声轻嘶,不安的动了几下。蒙恬拍了拍马背,他心里很清楚,自己这次回来不是什么好事。

商芃将军被这些人算计,现在应该轮到他蒙家了。想要干掉蒙家,就必须要先干掉他蒙恬。可惜他的力量太过弱小,弱小到明知道是针对自己,却无法抵抗,除非他叛出玄雍。

他代替前将军商芃回京叙职,送回前将军印,不过是这些人将他调离军中的借口罢了。这些人绝对不会允许他继续留在军中,让他丰满羽翼。

蒙恬吁了一口气,他必须要强大起来,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蒙家。

他目光转向遥远的边塞,那里才是他应该留的地方。在那里他才可以强大起来,才可以找到生命的意义。可惜的是,有些事情以他现在的地位根本就无法左右。

站在城门口的蒙恬足足等了两个时辰,却依然没有人来宣他入城,他心里有些急了。

就在蒙恬想要再次询问的时候,城内才有一名守卫走了出来。

蒙恬连忙上前询问,“请问我可以进城了吗?”

这守卫眼里全是歉意,他对蒙恬行了一礼说道,“将军要不,要不……再等等?”

蒙恬心里一沉,连城门都进不去,局面恐怕比他想的还要糟糕。

“蒙将军,其实进不进城并不重要,只要蒙家人还在,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守卫犹豫了一下,压低自己的声音说道。

“多谢了。”蒙恬感谢了一句。他很清楚,能在城门口做守卫的,一般都是边军出身。在玄雍,蒙家在军队的地位,那是至高无上的。这个守卫之所以说这些,应该是听到了一些风声,还有就是很尊敬蒙家。

看样子只能将将军印交于城门卫了,符不符合规矩蒙恬已经不去考虑,他连城都进不去,还说什么规矩。蒙恬手深入怀中,正想拿出前将军印的时候,一匹快马从城内疾驰而来,转眼就来到了蒙恬身前。

“来者可是蒙恬将军?”马蹄扬起的灰尘中,一名官员还未下马,已经开口询问。

蒙恬沉声说道,“正是蒙恬。”

这官员近前后,压低声音说道,“下官受太傅嘱托,特来告知将军,将军只需将商梵将军的军印交付与我,我带回去就可以,太傅有言……”

听到太傅,蒙恬心里松了口气,这人应该是当朝太傅王节派来的。王节可是四朝老臣,玄雍定海神针,他在一切都不会有问题。

“可有凭证?”蒙恬问道,他虽然心里已信了大半,但事关重大,一切谨慎为上。

“这是太傅手信符。”官员拿出一枚白色的玉符。

果然是太傅派来的,蒙恬急切问道,“太傅可是让我返回边疆?”

他本来是想要回蒙府看看的,若是太傅让他回边疆,他也只能回去。玄雍王朝谁都可以针对他蒙家,太傅王节绝对不会。

这官员摇了摇头,“不是的,是有人说你联合商芃通敌血族,使得边军屡战屡败……”

“商芃通敌?”蒙恬简直不敢相信,商芃将军镇守边荒十数载,从未有过一次退缩,临死前还在和血族拼命,直到为国捐躯,这也可以说成通敌?

更不敢相信的是不但说商芃通敌,还说他蒙恬也通敌。玄雍军队屡战屡败和他有关系?哪一次战斗他带领的那一部不是最后撤下来的?哪一次对敌他的那一部不是最勇的?更何况,他蒙恬不过区区一个都尉罢了。哪怕是整个玄雍最年轻的都尉,那也只是都尉,一个都尉哪里去影响大局?

边荒玄雍军队之所以屡战屡败,那是因为玄雍从朝堂到边军,都已经烂到骨子里面去了。

蒙恬双拳握紧,如果不是还有理智的话,他现在就会冲入城去,将那些奸妄斩尽杀绝。

“蒙将军,你千万不能冲动。”感受到蒙恬犹如实质一般的杀气,这名官员下意识的退了半步,这才赶紧劝道。

蒙恬吸了口气,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不让我回边疆,是要让我去哪里?”

见蒙恬克制住了自己的怒火,这官员松了口气,“商芃将军因为通敌,家眷全部被打入大牢……”

“什么?”蒙恬脑子嗡的一声,他厉吼一声这次杀机再也遮挡不住。商芃对他恩重如山,不止一次的救了他的命。而且商芃完全是为了玄雍献身,他无论如何也要救下商芃的家人。否则,他对不住商芃将军。

这官员赶紧说道,“蒙将军,太傅知道你担忧商家后人,已经想尽一切办法将他们救下来了,最后一番争论之下,商芃将军的后人被发配到无定……”

“发配到了无定?”蒙恬胸中有万丈火焰在燃烧,这和杀了有什么区别?

无定,原本称之为无定山脉,有史以来就是玄雍最荒凉的所在。一般玄雍臣子犯事发配,或者是罪犯发配,都是丢向无定。

被发配到无定的人,基本上活不了几年,就会死在无定。至于被发配到无定后,还能逃出来的,那几乎是没有。因为发配过去的囚犯多了,无定山脉边缘也就形成了一个小镇,随之无定山脉也就改成了无定县。

这还是之前,现在无定更是恶劣,传闻无定不但出现血族,还经常发生囚徒暴乱,以及各种怪兽食人。不要说在无定长期生存,就是接近无定也都是危险重重。

那官员叹了口气说道,“太傅知道你想什么,他拼了命保下你,并且恳求太后将无定改为郡,并且任命你为无定郡守,行都尉事,目的我相信你也应该知道了。太傅希望你尽早去无定上任,千万不要闹出什么事情来。太傅有言,蒙家是玄雍唯存不多的将门种子,绝对不能消耗在这种无意义的争斗之中。将来,玄雍崛起还要依靠你蒙家。”

一个郡守还可以行都尉事,那在玄雍是绝对的权力了。按照这个任命和给权来看,蒙恬不但没有被责罚,似乎还奖赏了。

但无论是蒙恬还是其他人,心里都很清楚,无定郡守,那就是一个笑话罢了。无定如果可以设郡守,哪里会等到今天?进入无定这个地方,就是一个死字,无论你是罪犯还是郡守,都没有任何区别。

芈月给蒙恬一个郡守位,那只是不想让玄雍民众说闲话罢了。她掌控玄雍,若是杀了玄雍第一将门后人,甚至灭掉了玄雍第一将门蒙家,就算她再有能力,玄雍民间的压力她怕也是顶不住。

正因为如此,她索性给王节一个面子,甚至还大度的承诺了蒙恬一郡之守的位置。意思是她很看重蒙家,更看重蒙恬这个蒙家嫡系传人。

蒙恬心里叹了口气,对这官员躬身一礼,然后将商芃的前将军印双手递给这名官员,“这是商芃将军的印鉴,我蒙恬只要不死,永记太傅救命之恩。”

这官员接过商芃的前将军印,又将两个印符递给蒙恬,“蒙将军,这是无定的郡守符印还有都尉符印。如果没有别的事情,你尽快去无定吧,多多保重自己。”

蒙恬再次一礼,“我想要回蒙府看看,不知道可否?”

这官员只是略犹豫了一下就说道,“如今你已经受命无定郡守,在没有到任之前,倒是可以回去看看。只是太傅希望你不要在这里逗留太长时间,最好尽快离开都城。还有,押送商家的军士,也是明天出发。”

“是,多谢太傅。”蒙恬心里感叹,如果不是太傅王节,他这次回来几乎是寸步难行,说不定还要将小命搭上,更不要说去做无定郡守了。

太傅告诉他,商家的人也是明天发配到无定,那是告诉他路上照顾一些,甚至给机会让他蒙恬相救。否则的话,商家的人绝对到不了无定,就会莫名其妙的死在半路。

……

玄雍咸阳城,蒙府。

若论起玄雍最有名的将门,那毋庸置疑,必定是蒙府无疑。

但随着先帝驾崩,玄雍战功赫赫的蒙骜和蒙武相继离去之后,蒙家虽然不至于一落千丈,却也早已是不比当年。

直到蒙武之子蒙恬渐渐崭露头角,蒙家才又有了崛起的迹象。

只是蒙恬十四岁就进入边军,常年在外拼杀,数年都难得回到蒙府一次。不过今天,蒙府本来就不多的人都列队站在外面。

他们在等候蒙府的主人蒙恬归来,太傅王节派人传话了,蒙恬即将回来。

……

“少主回来了。”蒙恬一回到蒙府,就看见了早已等候在蒙府外面的老家人蒙固和稀稀拉拉的几个家仆。

看着白发苍苍的蒙固,再看看已经有些破旧的蒙府,蒙恬心里有一种愧疚和酸楚。蒙家一直都是玄雍第一将门,可到了他这一代,蒙府就和这个看着他长大的老家人蒙固一般,日渐苍老。

“少主赶紧回去歇歇吧,从边荒一路归来,太过辛苦。”蒙固揉了揉有些发红的眼圈,看着这个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高大青年,他知道这是蒙家唯一的希望。

蒙恬摇了摇头,“固叔,我不回去了,我奉命镇守无定,现在就要过去。回来只是和你们打个招呼,马上就要走了。”

“啊……”蒙固呆滞的看着蒙恬,四年都没有回来,回来后连家门也不进去一趟?

“固叔我走了,蒙家就交给你了。”蒙恬说完,牵起自己的战马,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蒙固赶紧叫住了蒙恬,然后不等蒙恬说话,就疾步进入府中。

不大一会,蒙固已经抱着一个略显破旧的盒子出来双手递给蒙恬说道,“这是老将军留下来的,你已经大了,现在交给你吧。”

说完,蒙固再一招手,一名十五六岁的结实少年走了过来。蒙固叹息一声说道,“少主,这是我的养子蒙尘,少主一个人去无定,实在是让我放心不下,就让蒙尘跟在你身边吧。蒙尘,赶紧见过少主,一路上要照顾好少主,就算是你死了,也不能让少主有半点伤害。”

“是。”蒙尘应了一声后,赶紧对蒙恬一躬身,“蒙尘见过少主。”

蒙固心里犹如明镜一般,蒙恬这个时候去无定,说是镇守,其实和发配又有什么分别?

蒙恬身边连一个亲兵都没有,自然是有人希望蒙恬去无定送死罢了。可他一个老朽家仆,又能为少将军做什么?他能做到的,也不过是这些罢了。

蒙恬恭敬的接过破旧的盒子,躬身一礼,“固叔,我……”

他心里一样感觉到有什么堵住了一般,自从蒙家两代人都为玄雍献身,蒙家的境况就如这残破的府邸,被岁月慢慢的斑驳。

……

傍晚时分,两匹马离开了玄雍都城,正是蒙恬和蒙尘。正如蒙恬回来时一般,走的时候除多了一个蒙尘之外,同样是没有一个人相送。

蒙恬和蒙尘出城后,一路急奔,根本就不停下来。直到两个时辰过去,天早已黑了下来,蒙恬这才停下马,同时示意蒙尘也停下来。

蒙尘看见他们停下的地方是一个路口,立即说道,“少主,这里是路口,如果我们要歇息,不如再往前去,有一个驿站。”

他心里也是不明白,为什么少主要傍晚出城,然后歇在路上。这样和明早出城,似乎没有什么区别啊。

蒙恬摆摆手,“我在这里等人,我担心他们连夜出城,所以先来这里等着。这个地方是前往无定的必经之路,只要他们经过,我们就可以看见。”

蒙恬要等的是商家的人,商家满门都要被杀的,还是太傅出手救了商家的人。让商家的人发配到无定,应该是太傅能做到的极限了。

太傅既然说了明天商家的人才会被发配,那就绝对是明天,而不可能推到后天。蒙恬唯一担心的就是那些人为了算计商家,在凌晨时分就将商家的人送出去,目的自然是不希望他蒙恬能追上。别的人做不到这样,但那些算计商芃和他蒙恬的人,绝对有能力做到。

因为猜到商芃的家人有可能会被连夜押往无定,蒙恬守在路口是一夜未睡。只是一夜过去,蒙恬并没有等到商家的人被押过来。这让蒙恬略微松了口气,既然如此,那就说明商家人对他们来说还不是最重要的事情。

随着第二天过去,蒙恬依然没有等到商家的家人被押送出来,蒙恬心里就感觉有些不大对劲了。

“少主,他们会不会从别的路去无定?”蒙尘感觉到蒙恬心里的焦急不安,忍不住问了一句。

蒙恬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前往无定只有这一条路可走,除非他们从……”

蒙恬想到这里一呆,随即立即说道,“蒙尘,你马上回玄雍都城打听一下,商家的人是不是已经被押出去了?”

玄雍有一条律法,任何囚犯被押送出去,必须要民众知道,以公告警示民众。若不是他不能再次回到玄雍都城,蒙恬早已飞马回去查看了。

从玄雍都城到无定的确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但还有一条更快的路,那就是玄雍粮道。如果从这条路去无定,至少要节约一大半的时间。

玄雍粮道是一条人工开出来的大河,水流算是比较急的。主要目的只有一个,运送粮草。这是玄雍的命脉,除了急行军或者是粮草之外,不允许任何人走的通道。

也正因为如此,蒙恬才没有想到这条路。如果囚犯都可以从玄雍粮河走的话,那玄雍恐怕距离灭亡也不久了。

蒙恬想到玄雍朝堂上那些嘴脸,万一芈月太后真的允许这些人动用这条路,那他在这里等一万年也等不到商家的人。

而且就算是芈月没有同意,凭借那些陷害商将军和他蒙家的蛀虫,想要走这条粮道,显然不是什么多困难的事情。这些人甚至无需经过太后的准许,就可以通过别的手段借用粮道。

蒙恬越想越可能,心下急切不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