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迷影重重

李良已经做了决定,元芳只能抱起小芳,跟在他身后,大声说道:“好,我加入你们,但你们要保证,不暴露我的身份……”

一号站在院中,嘴角翘起一丝弧度,看着元芳和李良从房间里走出来。

李良从他身边擦肩而过的那一刻,忽然猛地抱住他,大声道:“元芳,快走!”

就在李良抱住一号的瞬间,元芳抱着小芳,毫不犹豫的向着东南角跑去,他脚踩墙角堆放着的杂物,跃上墙头,很快消失在院墙之后。

一号脸色阴沉下来,疾声道:“追!”

一胖一瘦两人愣了一下之后,飞快的追了出去,可怀远坊的巷道纵横交错,十分复杂,他们很快就迷失方向,不仅失去了元芳的踪迹,甚至连回去的路都找不到了。

院子里面,传来兵器交击的声音,一号单手持刀,将李良死死的压制,冷冷道:“你知道背叛组织的下场吗?”

李良费力阻止一号的进攻,咬牙道:“他是我的朋友,我最好的朋友!”

锵!

兵器相交,李良手中的刀被击飞,鲜血沿着他的手臂流下来,一号抓着他的衣领,将他整个人拎起来,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说道:“这是你自己找死……”

……

怀远坊,巷道之中。

元芳背着小芳,在复杂的巷道中穿行,他对这里的每一条小巷都了如指掌,很快就从巷子里跑到了大街上。

巷口处,大理寺和鸿胪寺十几名探员等在那里,鸿胪寺的那名探员在巷子里迷失了方向,大理寺众人虽然来到了怀远坊,却也不敢轻易进入。

直到看到元芳跑出来,众探员才露出大喜之色,一人立刻跑上前,问道:“元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元芳简要的说道:“这里有暗夜组织的一处窝点,他们抓了小芳,想逼迫我帮助他们,李良拖住了他们,我才趁机跑了出来。”

那名大理寺探员立刻道:“带路!”

元芳将小芳交给鸿胪寺的两名探员,拜托他们照顾,然后和大理寺众人再次进入怀远坊小巷,很快便来到刚才的院子。

院子里面,已经空无一人。

一号不见了,李良也不见了,元芳只在院子的地上看到了一团血迹,应该是李良和一号打斗留下的,这让他的心立刻提了起来。

他握紧拳头,心中默默道:“千万不要有事……”

就在大理寺众人因为来晚一步而遗憾时,院门口,忽然走进来两道人影。

“老大对不起。”

“我们把人跟丢了。”

一胖一瘦两道人影从外面走进来,那胖子看到元芳时,愣了一下,脸上露出狂喜,大声道:“你还敢回来!”

话音落下,两人才看到站在元芳身后的十几名大理寺密探。

元芳对大理寺众探员说道:“他们都是暗夜组织的成员。”

一名大理寺探员看着两人,冷笑一声:“你们还敢回来?”

两人发现了事情的不妙,立刻向着院外跑去,大理寺众探员怎么可能放过这次机会,一拥而上,很快就将他们拿下,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押着他们往大理寺而去。

大理寺内,少卿大人向元芳走来,关切道:“元芳,你没事吧?”

元芳摇了摇头,说道:“我没事,但我担心那些人还会对我的家人出手。”

少卿大人道:“你放心,我会派人去保护你的家人的,如果他们再敢出手,就让他们有来无回。”

元芳抱拳道:“谢谢少卿大人。”

少卿大人笑道:“不客气,能抓住这两个犯人,你功不可没,狄大人真是慧眼识珠,破例提拔你到大理寺。”

元芳没有忘记李良,说道:“我和小芳能逃出来,是因为李良帮忙……”

少卿大人摸着下巴,说道:“你放心,如果你说的是真的,就算他戴罪立功,等到抓到他之后,大理寺会酌情轻判,你不用担心。”

得到少卿大人的承诺,元芳稍稍放下了心。

又有两名犯人落网,少卿大人没有耽搁,大步向大牢走去,元芳也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

大理寺大牢,一胖一瘦两人被绑在柱子上,少卿大人威严的看着他们,问道:“说,你们组织的其他窝点在哪里?”

那胖子冷哼一声,扭过头,并不理会。

那瘦子则干脆的说道:“你不必多费口舌,我们是不会背叛主人的。”

这两人比起大理寺之前抓到的七号,口风更紧,大理寺用了各种方法,却依然没有从他们口中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

元芳靠在墙上,脸上露出思忖之色。

他在想,如果是狄大人遇到这种情况,他会怎么做?

在大理寺的这一个月,他跟在狄大人身边,学到了不少查案的技巧,这其中便包括如何审问犯人,从他们口中获取有用的情报。

很快的,他便走到少卿大人身边,小声说了两句。

少卿大人眉梢一挑,问道:“有用吗?”

元芳道:“这是我从狄大人那里学到的,可以试试看。”

少卿大人思考片刻之后,微微点了点头,说道:“那就交给你了。”

元芳走到两人前面,抬头看着他们,说道:“你们都很清楚,在长安,盗窃机关核是掉脑袋的重罪,现在这里有一个赎罪的机会,如果你们愿意供出你们的同党在哪里,大理寺便可以依律对你们从轻处置。”

那瘦子看了胖子一眼,大声道:“不要听他的,他是在骗我们!”

元芳继续说道:“你们谁先招供,便能从轻处置,另外一个,就等着脑袋搬家吧。”

说完,他对两名狱卒道:“把他们带下去,分开关押。”

两名犯人被带往不同的牢房,刚才被绑在一起的时候,他们还是一副同生共死,不会屈服的样子,此刻脸上却都露出了警惕和紧张之色。

万一另一个招了,他可以从轻处置,自己岂不是死路一条?

两个人一起死,谁也没有怨言,但如果一个人死,一个人活,他们谁都不愿意死的那个人是自己。

大理寺院子里,少卿大人问道:“元芳,接下来怎么做,让人分开审问他们吗?”

元芳脸上露出神秘的笑容,说道:“不用审问他们,只要让人去酒楼订一桌好酒好菜,送到里面那间牢房就行了。”

少卿大人愣了一下,然后便笑看着元芳,说道:“你小子,倒是和狄大人学了不少东西。”

他轻轻拍了拍元芳的肩膀,吩咐两名探员道:“你们两个,去附近的酒楼订一桌好菜,送到大牢里来。”

两名探员不明所以,但还是听命的离开大理寺,订好了酒菜。

那瘦子被关在靠近外侧的牢房,他在牢房内不停的躲着步子,焦躁不已,万一六号贪生怕死招供了,岂不是只有他白白送死?

如果他招供了,就能捡回一条命,但却也背叛了六号,背叛了组织。

就在他心中犹豫不决时,忽然闻到了一阵扑鼻的香味。

几名大理寺的人端着餐盘从他面前走过,餐盘中有鸡有鱼,盛着各种美味佳肴,他心中正在好奇,难道大理寺犯人的待遇这么好,趴在牢房的栅栏向里面看时,看到了让他惊愕的一幕。

大理寺的人,居然将那些美味的饭菜送到了六号的牢房里!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六号招供了?

这让他的心里极度不安起来,在牢房中焦躁的走来走去,每一刻心中都在煎熬,不一会儿,大理寺的两名探员从那间牢房走出来,小声的闲聊着。

“这么些美味佳肴还不够,居然还想要一坛美酒。”

“算了,他要就给他吧,一坛酒算什么,反正是寺里报销,只要他能招供,这几天天天让他大鱼大肉也行……”

五号脸上露出气愤之色,六号果然想要招供,如果不能抢在六号前面,他的小命就要不保了。

他再也顾不了什么,抓着牢房的栅栏,大声道:“我招,我们在怀远坊,安乐坊,教化坊还有三处据点,我比他先招了,我要求从轻处置……”

牢房之外,大理寺众探员听到牢房内传来的呼喊,目光看向元芳,赞叹道:“好小子,有一手啊……”

少卿大人一挥手,说道:“把他带上来提审,所有探员,准备行动!”

关于这个神秘组织,五号知道的情报更多,他很快就供出来了他们在长安城的另外三个,也是最后三个据点。

这一次,大理寺和鸿胪寺联合行动,兵分三路,同时去往怀远坊,安乐坊和教化坊。

大理寺,少卿大人道:“元芳你昨天忙了一晚上,白天也没有休息,这次行动,你就留在寺里吧。”

元芳握紧飞刀,说道:“少卿大人放心,我还撑得住。”

因为放心不下李良,元芳选择了怀远坊的一路。

众探员都离开之后,少卿大人走到大理寺深处的一个房间,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

房间里面,一个年轻的声音响起。

少卿大人推门而入,走到一个书桌前,拱手对一名年轻人道:“大人,此案已经有了很大的进展,元芳他们已经去抓人了,这次元芳立功不小,大人真是慧眼如炬。”

年轻人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轻声道:“我看中的人,怎么会错?”

少卿大人脸上露出沉思之色,看着他,说道:“下官还有一事不明。”

年轻人道:“说。”

少卿大人疑惑道:“大人为何不亲自侦查此案,若是您亲自出手,此案恐怕早就破了,不会等到今日,也不会在长安引起这么大的风波,甚至连陛下都惊动了。”

年轻人缓缓站起身,说道:“对于此案来说,找回失窃的机关核,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揪出幕后指使,本官若出手,恐怕他永远不会出现,就算是破了这次的案子,也还会有下一次,下下一次,本官可不想这么麻烦,他们要调虎离山,本官就将计就计……”

少卿大人曾经也是大理寺精英探员出身,听闻此言,心中已经豁然开朗,喃喃道:“难怪,难怪大人要假意离开长安,原来大人是想要让那幕后之人放松警惕,从而引蛇出洞,一劳永逸……”

年轻人抿了一口茶,微笑说道:“这只是一个目的,除此之外,我还想磨练磨练大理寺探员独自办案的能力,本以为他们会让我失望,没想到他们倒是给了我一些惊喜,尤其是元芳,看来以后要更加好好栽培他了……”

……

怀远坊。

一处破旧的院落中,刚刚发生了一场毫无悬念的战斗。

大理寺探员根据五号的供词,很快就找到了他们位于怀远坊的又一处据点,在这里和留守的一人发生了战斗,大理寺来了数位探员,以多对一的战斗,刚刚开始,就已经结束。

元芳将飞刀架在一名消瘦男子的脖子上,沉声道:“别动,飞刀可不长眼!”

这名男子挣扎了几下,被飞刀划破了脖颈,便不敢再动了。

几名大理寺探员已经搜查完了这处院子,一名探员从房间里走出来,摇头道:“没有其他人了。”

元芳问那男人道:“李良呢?”

消瘦男子咬牙道:“二号,二号那个叛徒,他背叛了我们,也背叛了主人,被一号带走,交给主人处置了!”

元芳沉声问道:“他们去了哪里?”

那男人冷哼一声,说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元芳没有多言,握着飞刀的手微微用力,那男子感受到了刀刃的锋利,立刻说道:“我也不知道,除了一号,没有人见过主人,也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

元芳将飞刀从他的脖子上拿开,有人立刻用绳子将此人绑了起来。

大理寺众人在怀远坊这一处窝点只抓到了这一人,通过盘问得知,他的代号为“十号”,除了此人之外,他们还在房间里找到了几颗机关核。

连同这宅院附近也搜查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几人才押着“十号”回到大理寺。

另外两路探员已经先一步回来,但他们并没有元芳这一路这么幸运,此行一无所获,垂头丧气的站在院子里。

元芳踏进院子的时候,一名探员正在给少卿大人汇报:“他们有人在外面警戒,应该是发现了我们,等我们赶到的时候,他们已经逃了,连东西都没有收拾……”

少卿大人看着他,告诫说道:“记住这一次的教训,以后这种秘密抓捕行动,不要这么大张旗鼓,像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的行动一样。”

那探员受教说道:“属下知道了。”

少卿大人又看向走进来的元芳,问道:“元芳,你们那边怎么样?”

元芳将一小袋机关核交给他,说道:“回大人,抓住了一人,追回了五颗机关核。”

“不错。”少卿大人目露欣慰之色,轻拍他的肩膀,说道:“先把人带到大牢里,看看能不能审出来什么有用的东西。”

这两日案情进展飞速,接连抓住了四名罪犯,还追回了几颗机关核,探员们一扫之前的颓废,各个精神振奋,摩拳擦掌,唯有元芳一个人坐在角落,眼中流露出一丝担忧。

他救回了小芳,却失去了李良的消息。

暗夜组织不是什么善类,不知道会怎么惩罚他?

长安城地下,一座废弃的无人之坊。

与热闹的地上相比,长安地下有着永恒的孤寂与黑暗,只有被剥夺机关使用权的家族和罪犯,以及不能见光的不轨之徒才会居住在这里。

废坊某处,一号恭敬的站在一名神秘人身后,说道:“主人,二号背叛了我们,五号,六号以及十号,都落入了大理寺手里,我们能用的人已经不多了……”

神秘人叹了口气,说道:“我本以为,大理寺没有了狄仁杰,就是一群乌合之众,没想到,居然在他们手中损失了这么多的人,是我小看了他们……”

一号道:“如果不是因为二号的背叛,我们根本不可能损失这么多,主人,您打算怎么处置二号?”

神秘人看着地上已经晕过去的一道身影,淡淡道:“就这样杀了他太可惜了,这具身体很不错,将他制作成机关傀儡,一定拥有不俗的战力。”

听到这句话,一号身体微不可查的颤了颤,忐忑道:“可是主人,制作机关傀儡,不是被明令禁止的事情吗?”

神秘人冷笑一声,反问道:“破坏机关物,盗取机关核,难道没有被明令禁止吗?”

一号嘴唇张了张,最终没有说出什么。

作为人类,在他心中,机关物的生命和人的生命当然是不同的,盗取机关物的机关核,和将一个活生生的人制作成机关傀儡,这怎么能一样?

自有机关术之日起,压制人的意识,以人体来炼制机关傀儡,就是被人们所唾弃排斥的事情,一直以来都被明令禁止,作为人类,一号从心底难以接受这种事情。

与其被制作成没有自己意识的机关傀儡,他宁愿去死。

这时,神秘人淡淡道:“二号我会处置的,机关核丢了那么多,尽快再补回来,趁着狄仁杰不在,等到他回来,你们就没有一点儿机会了。”

一号躬下身,恭恭敬敬道:“是。”

他最后看了躺在地上的二号一眼,缓缓离开这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