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被困险境

天色已经大亮,大理寺中,众探员顶着黑眼圈,打着哈欠,聚在一起吃早餐。

昨天晚上虽然在怀远坊扑了个空,但他们也不是一点儿收获都没有,至少对于敌人是谁,他们已经有了一个清楚的认知。

策划这一场机关核盗窃案的,的确是一个组织,这个组织名为“暗夜”,成员共有十人,每个人都有对应的编号,昨天他们抓到的,便是这个组织中的七号。

这个组织的首领,被他们称为“主人”,此人十分神秘,即便是这个组织的成员,也不知道他的身份,他的行踪也十分神秘,只有“一号”可以联系到他,其余人都只是听“一号”的命令行事。

这对大理寺众人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这个组织的内部尚且如此神秘,大理寺想要彻底剿灭他们,难度会更大。

大理寺现在唯一可以确定的有用的信息是,暗夜组织打算盗取很多的机关核,他们很快就会再次出手,在这六天里,大理寺还有机会。

吃过早饭,元芳离开大理寺,准备去看看弟弟妹妹和婆婆之后,然后一觉睡到晚上。

他刚刚走到巷口,便看到一道小小的身影慌乱的跑出来,元芳走上前,问道:“小五,发生什么事情了?”

小五看到元芳,慌忙说道:“大哥,小芳他不见了!”

小芳是元芳弟弟妹妹中最小的一个,也最贪玩,很有可能是跑到什么地方去玩了,元芳问道:“他早上去哪里了,怎么会不见了?”

小五说道:“早上他去给我们买包子,然后就没有回来,我去包子铺找了,小二哥说他一早上都没有看到小芳。”

元芳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说道:“你先回去,我去街上找找。”

小芳贪玩不回家是常有的事情,元芳也没有太担心,他平时也只会去有限的几个地方,但元芳去街上问了一圈,街坊邻居们都说没有见到他,正当他疑惑时,两道身影忽然拦在他面前。

两名男子一胖一瘦,一前一后开口。

“李元芳是吧,想见到你的弟弟吗?”

“想见他就跟我们走。”

……

元芳抬头看着两人,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那瘦子淡淡说道:“我们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弟弟在我们手上,想要见到他,现在就和我们走,否则你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元芳脸色一变,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被他抓捕过的犯人寻仇,冷着脸问道:“你们把小芳怎么了?”

那瘦子继续说道:“现在还没有怎么样,但一会儿会不会怎么样,就不一定了,你最好和我们走一趟,不要耍什么花招,否则,呵呵……”

他的话没有说完,但元芳已经从他口中听出了深深的威胁。

虽然知道这两个人没有安什么好心,但为了救小芳,他别无选择,最重要的是先见到小芳再说,不过,狄大人曾经教过他,作为一名优秀的密探,任何时候,都不能把自己暴露在不可预知的危险中,他也不可能一点儿准备都没有,就这么跟着他们离开。

他主动开口问两人道:“你们要带我去哪里?”

只是这两人也小心谨慎至极,一句话也没有多说,瘦子淡淡看了元芳一眼,说道:“这你就不用管了,到时候自然会知道,走吧,要是回去晚了,我们可不能保证你弟弟会不会出什么事情……”

元芳跟着他们走在街上,大脑飞速运转,必须想办法将消息传出去,这条街平日里有鸿胪寺的探员巡逻,现在正好是换班的时候,只要拖延一点儿时间,有很大可能会碰到他们,现在的问题在于,怎么在不被这两人发现的情况下,把消息传递给鸿胪寺的朋友?

元芳慢悠悠的走着,故意拖延时间,那瘦子回头看了他一眼,皱眉道:“你快点,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呢?”

元芳装作有气无力的说道:“你们连续三天不睡觉试试,那帮杀千刀的盗贼,让我们想休息都不能休息,我哪里还有力气走路?”

两人中那名胖子挠了挠脑袋,说道:“他说的有道理,我要是三天不睡觉,早就困死了,也没有力气走路……”

那瘦子在他脑袋上敲了一下,说道:“我问你了吗,谁让你替他说话的?”

“我没有替他说话,我在和你讲道理。”

“谁让你和我讲道理了?”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

……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争论,元芳故意放慢了脚步,平日里很快就能走完的路,他拖延了三倍以上的时间,直到他看到有两名穿着鸿胪寺制服的探员,从一个街角走出来,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

远远的看到那两名鸿胪寺探员,一瘦一胖两名男子也紧张起来。

那瘦子偏头看了元芳一眼,压低声音道:“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如果你敢和他们打招呼,你弟弟的命就没有了。”

元芳点了点头,又问道:“他们我认识,如果他们主动和我打招呼怎么办?”

瘦子想了想,说道:“正常回应就好,你别忘了我们在旁边。”

为了避免鸿胪寺的人怀疑,他们和元芳拉开了几步的距离,在这个距离之内,元芳无论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和耳朵。

两名鸿胪寺的探员走近,习惯性的和元芳打了一个招呼,说道:“元芳,下午来鸿胪寺一起吃涮锅吗?”

元芳摆了摆手,没好气道:“来什么来,找你们鸿胪寺的人吃去,我们大理寺的人和你们一起会被大人骂的……”

说完,他并没有理会两人,大步离开。

那两名男子也跟着元芳离开,走出百余步,元芳才问他们道:“怎么样,这样可以吧?”

那胖子满意的看了他一眼,说道:“算你识相。”

三人继续前行,那两名鸿胪寺的探员却站在原地,一脸愕然。

“元芳这是怎么了?”

“他也不是第一次在我们鸿胪寺蹭饭啊……”

“这不像是我们认识的元芳……”

……

两人都不知道元芳怎么了,摇了摇头,正要继续巡逻,其中一人忽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喃喃道:“不对,元芳不可能突然对我们这样,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理由……”

另一人沉思道:“我也觉得,他说话从来都不会这么没礼貌,这不是元芳会说的话,他是不是在暗示我们什么?”

身为鸿胪寺的精英探员,他们平日里要进行很多训练,直觉告诉他们,元芳的话有问题。

一人摸着下巴,琢磨着元芳刚才的话:“来什么来,找你们鸿胪寺的人吃去,我们大理寺的人和你们一起会被大人骂的……”

另一人眼前猛地一亮,说道:“来,找,我,这句话的第一个字连起来是“来找我”!”

他们同时领悟,异口同声道:“元芳身边那两个人有问题!”

话音落下,他们又同时回头,元芳和那两人的身影,已经快要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中。

一名鸿胪寺探员当机立断道:“我跟着他们,你去大理寺求援,我会一路给你们留下痕迹,你们沿着痕迹找过来……”

“你自己小心。”

另一名鸿胪寺探员嘱咐了他一声,并没有耽搁时间,立刻向着距离这里最近的大理寺狂奔而去。

那名探员深吸口气,向着元芳等人的方向追了过去。

长安的某条街道上,元芳依旧慢吞吞的走着,合作多次,他相信鸿胪寺的两名探员能够明白他的意思,这两名男子的身份,他已经有所猜测,他们就算不属于大理寺近日追查的那个盗窃机关核的组织,也和他们脱不开关系。

这或许是一个机会,一个将他们一网打尽的机会。

三人就这样一路来到了怀远坊,走进一条巷道,不久之后,一道人影出现在怀远坊门口,用手中的墨笔在附近的墙上画上了一个印记,小心翼翼的再次跟了上去……

怀远坊。

巨大的塔状石碑随处可见,巷道纵横交错,豪侠佣兵,时常制造麻烦的狼骑,屡禁不止的地下比武,这一切都让鸿胪寺和大理寺头疼不已。

怀远坊一处巷口,那个身材消瘦的男人递给元芳一块黑布,说道:“把你的眼睛蒙上,我们领着你走。”

这两人显然不是一般的罪犯,行事非常的小心谨慎,元芳也没有多说什么,默默的接过黑布,将自己的眼睛蒙上。

即便是这两人再小心,他们也不会知道,怀远坊是元芳常来的地方,他哪怕是闭着眼睛,也能记住他走过的每一条路。

元芳蒙着眼睛,被两人领着,行走在怀远坊复杂的巷道中。

他的脑海中,早已经出现了怀远坊的地图。

哪怕是两人故意带着他兜了几个没有必要的圈子,他的脑海中也清晰的记住了来时走过的路线。

而此时,那名鸿胪寺的密探在复杂的巷子里兜了几个圈子后,就彻底迷了路,他一拳砸在墙上,无奈道:“元芳,这次只能靠你自己了……”

元芳走了不知多久,身边的一名男子忽然说道:“抬脚。”

元芳抬起脚,迈过门槛,“吱呀”一声,身后的院门关上。

一人取下了元芳眼睛上蒙着的黑布,元芳环顾四周,问道:“小芳在哪里?”

一道小小的身影从房间里跑出来,一边哭,一边说道:“大哥!”

元芳抱起小芳,擦了擦他的眼泪,问道:“他们有没有欺负你?”

小芳摇了摇头,说道:“大哥,我们回家吧……”

这时,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从房间走出来,笑着说道:“不着急回去,我和你大哥还有事情要谈,你先自己去房间里玩,乖……”

小芳被那名胖子带着回了房间,身材高大的男子看着元芳,微笑说道:“小小年纪,竟然能成为大理寺密探,真的了不起。”

元芳抬头看着他,问道:“你是一号?”

男子表情并不意外,说道:“看来你们从七号嘴里问出了不少事情,大理寺果然有手段,一般的拷问,他们是不会开口的。”

元芳问道:“你们盗窃那么多的机关核,到底有什么目的?”

一号摇了摇头,说道:“密探大人的问题太多了,我们还是来谈一谈正经事吧,实不相瞒,你们大理寺的人每天晚上都守在各坊,让我们的人行动很不方便,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元芳沉默片刻,问道:“如果我不答应,我和小芳今天应该不能离开这里吧?”

一号看着他,说道:“我们在你手中吃了不少亏,连兄弟都折进去了一个,如果你不愿意成为我们的人,今天当然不可能让你就这样离开,但如果你愿意加入我们,以后就是自己人了,我们是不会伤害自己人的。”

元芳想了想,说道:“我需要考虑考虑。”

一号点了点头,又道:“考虑可以,但总得有个时间。”

元芳道:“一个时辰。”

一号道:“最多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应该足够那两个鸿胪寺的探员通知大理寺了,元芳只担心他们对于怀远坊复杂的地形不熟悉,不能找到这里。

一号给他安排了一个小房间,用来考虑,元芳抱着被吓到的小芳,冷静的思考着对策。

他当然是不可能和这些罪犯同流合污的,但如果不答应他们,他和小芳今天一定无法脱身,这些罪犯聪明且小心,元芳先假意答应,骗取他们的信任,卧底在他们之中,恐怕是不可能成功的。

他们很有可能会将小芳留下,胁迫他为他们做事,到那时候,他再想找到小芳,就几乎不可能了。

元芳在小屋之内踱着步子,不得不承认,他陷入了一个两难的境地。

没有小芳还好,他一个人凭借对这里的熟悉,突围逃走,不是没有可能,但带上小芳,逃跑是根本不可能的。

他现在唯一能够指望的,就是大理寺或者鸿胪寺的援兵。

院子里面,那瘦子和胖子守在门口,外面忽然传来了敲门声,两人神色紧张,那瘦子沉声问道:“什么人?”

门外有声音传来:“是我?”

瘦子皱眉道:“李良,你来干什么?”

李良道:“他性格执拗,你们很难说服他,他曾经我是朋友,我来劝劝他,我的话他或许会听。”

瘦子望向站在院子中间的一号,一号想了想后,微微点头,说道:“让他进来。”

两人打开门,李良从外面走进来。

他径直走向一号,问道:“他在哪?”

一号指了指一个小房间,说道:“好好劝劝他,事已至此,我想他应该知道,什么才是正确的选择。”

李良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吧。”

他推门走进小屋,然后将房门关上。

房间内,受了惊吓的小芳,已经在元芳的安抚下睡着了,李良看着元芳,就像是多年不见,刚刚重逢的老友,轻声问道:“伤势怎么样了?”

元芳微笑看着他,说道:“好的差不多了。”

李良看着他脸上的微笑,沉默片刻后,问道:“你不恨我?”

元芳摇了摇头,说道:“我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你心里想的是什么,瞒不过我,别忘了,我是密探,探听人心也是密探的本领之一。”

李良沉默片刻,看到他胸口的吊坠,说道:“这件东西你还留着。”

元芳指着他腰间的护身符,反问道:“你不是也留着?”

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片刻后,李良看着元芳,沉声说道:“你已经没有选择了,加入我们吧,大理寺没有人知道你是卧底,帮我我们完成任务之后,你还是大理寺密探,有着光明的前途。”

门外,一号听到李良的话,脸上露出笑容。

然而此刻,房间之内,李良的嘴唇,正在以一种非常微弱的频率颤动,他的声音压得极低,微不可闻,哪怕是面对面的距离,正常人也无法听到。

除了元芳。

他的耳朵,可以放大任何微弱的声音,李良的声音,听在他的耳中十分清晰。

“一会儿我拦住一号,你带着小芳从东南角逃走。”

“院子的东南墙角有一堆杂物,你背着小芳,可以借力跳上墙头,离开这里,我记得你说过,你对这里很熟,闭着眼睛也认识路。”

“五号和六号守在大门口,大门口距离东南角有一段距离,你动作快一点,他们来不及阻拦你。”

“他们对这里不熟,凭借你对这里的熟悉,可以轻松甩开他们。”

……

元芳用嘴唇动了动,无声问道:“那你呢?”

李良沉默一瞬,嘴唇微微颤动,说道:“我是他们的人,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

元芳看向李良,还想开口,李良摇了摇头,继续用微不可查的声音说道:“什么也不要问,什么也不要说,就这么决定了,记着,一会儿我拦住一号,你的动作一定要快……”

说完,他根本不给元芳机会,站起身向门口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