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危机逼近

安置好弟弟妹妹,离开婆婆家的时候,元芳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小白的机关核失而复得,婆婆重新有了情感寄托,身体会逐渐好转,这些都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但让元芳更高兴的是,他看到了劝李良迷途知返的希望。

五年过去了,李良还是他熟悉的那个善良的李良。

不管他曾经经历了什么,他都是元芳最好的朋友。

回到大理寺时,元芳看到包括少卿在内,众多大理寺探员们都笔直的站在院子里,而在他们的前面,站着一名女子。

女子容貌极美,身材高挑,英姿飒爽,气度非凡,手里分别握着一扇一笔,元芳虽然是第一次见到她,但还是立刻猜出了她的身份。

上官婉儿,女帝身边的密探,也是女帝的代言人。

凡有上官婉儿的地方,女帝的意志也会降临。

和狄大人一样,上官大人也是他崇拜的人之一。

远远的看到狱丞在向他招手,元芳快步走到院子里,站在队伍的末尾。

平日里在大理寺威严无比的少卿大人,此时却低着头,神色恭敬,静静的等待眼前的女子吩咐,他可以不尊敬上官婉儿,但必须尊敬她背后的女帝。

女子气质清冷,静静的站在大理寺众探员的前面,手中握着一张绢帛,淡淡开口:“陛下有旨,近日长安城内机关核被盗案频频发生,已引起百姓大范围恐慌,限大理寺七日之内破案,并追回丢失的机关核,七日不能破案,所有官员俸禄降级,探员罚俸三月……”

上官婉儿的声音婉转动听,但大理寺众人的心情却十分沉重。

他们本想着在事态扩大,惊动女帝之前,尽快的破掉此案,没想到案情越来越严重,最终还是传到了女帝的耳中。

七天之内破案的可能太小,这件案子他们已经查了不止七天,却一直被人耍的团团转,就算是再给他们七天,破案的可能也十分渺茫。

上官婉儿宣读完女帝的旨意之后,就直接离开,大理寺内一片哀叹。

“七天破案,这怎么可能啊。”

“这下完了,三个月俸禄没有了。”

“不仅三个月俸禄,年底的奖金也不要想了……”

“该死的机关核大盗,我和你不共戴天!”

……

狄大人不在,少卿大人就是大理寺的负责人,也要对此案直接负责,上官婉儿刚刚走出大理寺,他便走到探员们面前,沉声说道:“从今日起,你们每人负责一个坊,如果负责的坊市出了问题,唯你们是问!”

“江平,你负责长乐坊!”

“崔舟,你负责大兴坊!”

“李元芳,你负责永宁坊!”

……

众探员唉声叹气的走出大理寺,前往各自负责的坊市,元芳来到永宁坊,从卖烧饼的老爷爷那里买了几个烧饼,留着晚上巡夜的时候吃,女帝限期七天破案,晚上是盗贼出没的时间,这几天晚上,包括元芳在内,大理寺的一众探员们,都别想睡觉。

因为晚上要保证足够的精力,所以白天的休息尤为重要,元芳回到家中,美美的睡了一觉,直到太阳落山,才走出家门,打起全部精神。

深夜,永宁坊内一片安静,百姓们都已经睡下,坊内一片黑暗,就在一处黑暗的阴影内,元芳闭上眼睛,屏息凝神,时刻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夜已深,整个永宁坊一片静谧。

不知过了多久,元芳的耳中,忽然听到了极轻的脚步声,以及细碎的低语。

“该死的,这里的人都有了警惕,找不到可以下手的人家了……”

“如果不能完成任务,会受到主人的责罚。”

“去哪里找新的机关核……”

……

那人距离元芳的位置很远,即便如此,他在暗夜中一个人低声的自言自语,还是没能脱逃元芳的耳朵,黑夜中,元芳的眼中闪烁着光芒:“终于来了……”

那些人还是忍不住再次出手了!

看来他们对机关核的渴求,还在大理寺的预料之上。

那身影由远及近,从元芳藏身的地方经过。

元芳屏住呼吸,没有动手,也没有给同僚传讯。

他已经知道,近日长安城内机关核被盗案,背后有一个庞大的组织,仅仅抓住这一个犯人,还远远不够,大理寺必须顺藤摸瓜的铲除他们整个组织,才能向女帝交差。

那道瘦小的身影在永宁坊穿行,似乎是在不停的搜寻目标,某一刻,他似乎是有所发现,跳上了一栋阁楼,熟练的打开天窗,从天窗跳了进去。

在他身后不远处的黑暗里,元芳的身影还在蛰伏。

为了大局,即便是他看到此人正在行窃,也不能动手。

又过了大约一刻钟的功夫,那道瘦小的身影从天窗钻出,手中握着一个散发着淡淡光芒的机关核,被黑布遮盖的脸上露出笑容。

今天晚上没有空手而归,他也不打算再继续行动,说不定前面就埋伏着大理寺的密探,一旦被他们发现,就前功尽弃了。

四下里看了看,确认无人跟踪,他才跃向前方的屋顶,在各坊之间跳跃攀登。

在他下方,被黑暗遮盖的地方,也有一道身影在黑暗中潜行。

元芳远远的跟在此人身后,为了避免被发现,他没有太过接近,只是远远的吊着,看着他最后消失在一座坊中。

此坊的坊门上方,写着“怀远坊”三个大字。

“怀远”的意思是怀柔远夷,长安包容万象,接纳百族,怀远坊就是专供魔种居住的一个坊,也是大理寺和鸿胪寺重点关注的对象,元芳对这里很熟悉,在成为大理寺密探之前,他就经常出入怀远坊。

坊中有许多石柱和雕像,散落在各处,甚至连街道上也有不少,这是魔种们供奉的信仰,长安各坊差异极大,永宁坊是以人族为主,坊民现在早已休息,怀远坊却依旧有坊民活动。

元芳走进怀远坊,追着那人来到一处巷子,却失去了那人的身影。

在他左右寻觅时,一道人影从巷口的石像后面走出,冷笑问道:“你在找谁?”

看着那道挡在巷口的身影,元芳心中一惊:“被发现了!”

他擅长的是探听,而不是跟踪,应该是在跟踪的过程中被他察觉到了,事已至此,只能先擒下他,带回大理寺审理了。

只是为了方便追踪,他的飞刀没有带在身上,这名机关核盗贼手中却有武器,这场战斗,对元芳并不利。

这名盗贼已经手握兵器向他袭来,元芳甚至没有时间放出烟花通知大理寺同僚。

咻!

刀锋划破空气,发出犹如裂帛一般的响声,元芳没有兵器,不能硬拼,他身形灵活的闪避开来,长刀去势不减,砍在一个石雕上,迸溅出一串火花。

砰!

元芳没有放过这个机会,一掌击在此人的胸口,这盗贼口中发出一声痛呼,身体倒退几步,险些摔倒。

他看向元芳的目光终于认真起来,再也不敢轻视眼前的少年。

他拍了拍胸口,手握长刀,再次欺身而上。

此时正是夜晚,怀远坊的街道上,活动的坊民也不多,他们见到这里有打斗发生,生怕伤到自己,都远远的躲开。

锵!锵!锵!

元芳躲开数次攻击,长刀劈在石雕和墙上,发出金铁交鸣的声响,若是飞刀在手,元芳自然不会怕这盗贼,可赤手空拳对上手持兵器的贼人,他只能以防守为主,寻找机会进攻。

一会儿的功夫,他就数次险象环生,险些受伤。

逐渐将元芳逼至下风,那盗贼更是借着兵器之利,对他发起了更加强烈的攻势,长刀不断挥出,刀刀都攻向元芳要害。

这时,巷外忽然有一道声音响起:“手拿兵器,欺负手无寸铁的人,算什么本事?”

那盗贼回头一看,看到一个少年站在巷口,少年有着一头红色的头发,虎头虎脑,看着有些呆傻,正用鄙夷的鄙夷的目光看着他。

他看了少年一眼,冷冷说道:“滚开,少管闲事,否则连你一起杀!”

少年用拇指碰了碰鼻子,说道:“我最看不起欺负弱小的家伙,今天这个闲事,我管定了!”

说完,他便大步走进了巷子,那盗贼见有人多管闲事,心中大怒,直接舍弃了元芳,想要将眼前的人先处理掉。

长刀调转方向,转而劈向那少年,元芳不想伤及无辜,大声提醒道:“小心!”

面对向他直直劈来的长刀,少年不躲不闪,竟是直接用拳头迎了上去。

那盗贼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这一刀,就能够将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的手削下来。

然而接下来,就发生了让他震惊的一幕。

锵!

拳刀相接,少年的拳头安然无恙,他手中的刀却直接飞了出去,隐约可以看到少年的拳头上套着什么东西,似乎是拳套。

这盗贼心中大惊,怀远坊习武之风尚行,尝尝举行地下比武,活跃在武斗场的拳师,才会使用这种拳套。

而那种拳师,大都身经百战,一个个都是不好招惹的狠角色。

就在他愣神的功夫,一个硕大的拳头,已经直奔他而来。

砰!

少年打飞了他的兵器之后,顺势一拳砸在了他的脸上,他自幼便练习武道,身手极好,又经常参与武斗,战斗经验丰富,一拳就将这身材瘦小的盗贼打飞了出去。

元芳没有浪费机会,飞快的从地上捡起了这盗贼被打飞的兵器,在他被少年打倒,从地上爬起来之前,将长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冷冷道:“别动!”

那盗贼感受到锋利刀锋的冰冷,恶狠狠的看了那少年一眼,最终缓缓举起了双手。

少年看着元芳,又看了看地上的盗贼,疑惑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元芳从怀里取出一个腰牌,递给他看了看,说道:“我是大理寺探员,正在追捕这一名盗贼,刚才多谢你出手帮助……”

少年得知元芳的身份之后,将腰牌重新递给他,摸了摸脑袋,憨厚的一笑,说道:“不客气,我就是看不惯他拿着兵器欺负你没有兵器。”

随后,他又看了那盗贼一眼,问元芳道:“你要去哪里,我送送你吧,万一他还有同伙,你一个人对付不来。”

怀远坊鱼龙混杂,不是久留之地,元芳一个人押着此人回大理寺,本来就不容易,如果遇到他的同伙,更不可能以一敌二,所以他并未拒绝这位热心肠的少年,说道:“那就谢谢你了,我去大理寺,等到了那里,我会向少卿大人给你申请奖励的。”

“嘿嘿,那就再好不过了。”少年蹲下身,很干脆的将这盗贼打晕过去,然后将他抗在肩上,说道:“我们走吧,你带路,我不知道大理寺在哪里……”

两人带着那盗贼,缓缓离开这里。

不远处,一座石碑的后面,一道身影缓缓的走出来,看着被打晕带走的那名盗贼,蹙起眉头,低声道:“废物……”

很快的,他的目光就移到了元芳身上,咬牙道:“这个混血魔种,已经坏了我们几次好事,必须向主人汇报了……”

话音落下的时候,他的身影也消失在了雕像之后。

出了怀远坊,元芳跟在他的身后,看着这名魔种少年,主动说道:“我叫李元芳,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裴擒虎,是虎族的。”少年自我介绍了一句,然后羡慕的说道:“元芳你这么小的年纪,就是大理寺密探了,真了不起。”

元芳笑着说道:“我只是运气好而以。”

如果不是碰巧撞到了那件大事,他也不会被狄大人半邀请半胁迫的加入大理寺,看着扛着晕过去的盗贼,走在前面的虎族少年,继续问道:“擒虎你的身手这么好,你是拳师吗?”

虎族少年点头道:“是的,我经常在怀远坊打拳,偶尔也给人当保镖,元芳你的身手也不错啊,你应该是习惯使兵器,要不然这个家伙早就被你打败了。”

两个人都是混血魔种,共同话题也有不少,和裴擒虎的交谈中,元芳了解到,他和自己一样,都是孤儿,以前在外面漂泊,后来才来到长安,不同的是他遇到了狄大人,成为了密探,裴擒虎则依靠在地下斗场打拳和给人做保镖生活。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聊,很快就来到了大理寺门前。

女帝陛下定下了七日之期,大理寺上到官员,下到探员,都因为机关核被盗的案子寝食难安,即便是深夜,大理寺也有不少人值守。

元芳和裴擒虎带着这名盗贼来到大理寺,立刻就在大理寺引起了轰动。

这是自第一起机关核被盗案发生之后,案情第一次取得了重大进展,大理寺所有探员都振奋起来,就连已经睡下的少卿大人也以最快的速度,从床上爬了起来。

他重重拍了下元芳的肩膀,说道:“这次你立下了大功,等到狄大人回来,我亲自为你请功。”

元芳没有忘记裴擒虎,对少卿大人说道:“这次能抓到这名盗贼,裴擒虎帮了我不少忙,如果不是他,我不可能将这盗贼带回来。”

少卿大人道:“放心,我也会为他申请奖励的。”

大理寺的奖赏需要时间走流程,元芳让裴擒虎留下了地址,送他离开大理寺,裴擒虎站在大理寺门口,对他挥了挥手,说道:“好了,我认得路,自己回去就好了,你快去忙吧。”

元芳对他挥了挥手,说道:“你路上小心。”

送走了裴擒虎,元芳也没有耽搁,很快回到大理寺。

终于有一名盗贼落网,大理寺对他进行了连夜审讯,在审讯过程中,那名盗贼很容易就供出了团伙所在的窝点。

他们的聚集之地,就在怀远坊。

现在已是深夜,但为了破获这件大案,大理寺众探员还是集体出动,浩浩荡荡的奔向怀远坊。

大理寺众人的到来,让怀远坊产生了一些骚乱,他们直奔那盗贼招供的地点,在一处民房的院子里发现了多人聚集的痕迹,但这里已经人去宅空。

少卿大人沉着脸,说道:“看来他们已经知道我们抓了他们的同伙,提前离开了。”

满怀期待的而来,却扑了个空,大理寺众人失望而归。

他们离开之后,怀远坊,某处雕像密集的地方,几道身影从雕像之后走出来。

其中一人沉声道:“他果然供出了我们。”

一人长舒了口气,说道:“还好他被抓时我看到了,否则今天晚上,我们就要被一网打尽。”

他望着大理寺众人消失的方向,咬牙说道:“如果不是那个大耳朵的,我们怎么会这么狼狈,他已经坏了我们很多次好事,绝对不能这么轻易的放过他。”

就在这时,几人中的另一道身影沉声说道:“我们的目标是机关核,最好不要节外生枝,耽误了任务,主人怪罪,谁也担不起责任。”

最先开口的那人看着这道身影,冷笑说道:“李良,此人虽然是你的朋友,但也是大理寺密探,你要为了他背叛组织,背叛主人吗?”

李良淡淡道:“我和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我只是提醒你,不要耽误了任务。”

那人道:“到底要怎么做,不如让一号去问主人,让主人决定。”

一名身材高大的身影站出来,沉声道:“都别吵了,具体怎么处置他,等我问过主人再决定。”

不多时,长安地下世界,一座废坊中,黑袍人负手而立,淡淡道:“李元芳……”

高大人影恭敬的站在他的身后,说道:“回主人,就是这个人多次坏我们的好事,七号也是被他抓走的。”

神秘人缓缓道:“身为魔种,居然为人类做事,想办法把他带到我面前,他曾经是李良的朋友吧,这件事就不要让李良插手了,让人看着他。”

那人抱拳道:“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