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兄弟决裂

永宁坊。

元芳来到一座民宅前,这是那天晚上他们搜查时,李良居住的地方。

他轻轻一跃,便跃过院墙,跳进了院子。

院子里面,站着一道身影。

李良缓缓转身,看着元芳,说道:“你还是来了。”

元芳看着李良,深吸口气,劝慰他道:“你跟我回去吧,虽然还是避免不了受罚,但你以后可以光明正大的生活在长安,你以前不是梦想着在长安生活吗?”

“那是以前。”李良嘲讽的一笑,说道:“人总是会变的。”

元芳有些焦急的问道:“为什么,你明明还可以回头的……”

李良轻轻抚摸着脸上的伤疤,说道:“元芳,你很幸运,你成功的来到了长安,这里所有人都喜欢你,照顾你,可你知不知道,我这五年都经历了什么……”

“我没有到长安,就被抓去做了奴隶,没日没夜的干活,一年也吃不了几顿饱饭,每隔几天,还会遭受他们的毒打。”

李良双拳紧握,两眼血红,说道:“其间我逃了出来,又被抓了回去,他们吊了我三天三夜,用各种刑具折磨我,我脸上的伤就是这么来的,你知不知道,我在那里受了多少欺负……”

李良说完这句之后,许久才舒了口气,说道:“后来我被救了出来,有人教我武道,给我饭吃,让我不用挨饿,也不用受人欺负,我得报答他们。”

他看着元芳,说道:“我无法回头,也不想回头。”

元芳闭上眼睛,很快又睁开,眼神重新变得坚定,用没有受伤的手拿着飞刀,说道:“对不起,我不能看着你这么下去。”

李良也用手中的兵器指着他,说道:“你和我已经不是朋友,你要妨碍我,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元芳咬咬牙,握紧飞刀冲了上去。

李良也对元芳举起了手中的长刀。

小小的院子里,不断传来兵器交鸣的声音。

元芳有伤在身,又不想真的对最好的朋友下重手,但李良对他,却丝毫不留情,只交战了几个回合,元芳身上就多了几道伤口,很快就落入了下风。

某一刻,他的胸口重重的挨了李良一拳,身体倒飞出去,撞在墙上,又重重的摔下来。

他挣扎了几下,最终没能爬起来。

李良走到他面前,淡淡道:“看在以前的情分上,我放过你一次,不要再妨碍我的事情,下次我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元芳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片刻之后,只能无奈的从怀里取出传讯的烟花点燃。

咻!

一道刺目的火光直冲而上,在夜空炸裂开来。

没多久,几名大理寺探员就赶到了这里。

“元芳,你怎么了?”

“快带他回去治疗!”

“该死的盗贼,下手居然这么重,一点儿都不念及旧情……”

……

大理寺,元芳身上的伤口已经做了处理,都是一些皮外伤,简单的休养一些时日就能痊愈。

一名探员走进来,小声说道:“元芳,少卿大人找你。”

元芳从床上起来,走进另一处房间,抱拳道:“参见少卿大人。”

大理寺少卿指了指对面的椅子,说道:“你有伤在身,坐着说话吧。”

元芳坐下之后,少卿大人问道:“你和那盗贼认识?”

元芳点了点头,说道:“他是我的朋友,我们已经有五年没有见过了。”

少卿大人问道:“你们是什么时候见面的?”

元芳道:“第一起机关核盗窃案发生的那天。”

少卿大人又问道:“他住在什么地方?”

元芳叹气说道:“永宁坊,刚才他们找到我的那个院子,我本来想劝他自首的,但却没有成功。”

少卿大人道:“你已经尽力了。”

少卿大人又问了他几个问题,站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也不用太难过,五年的时间,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趁早认清他的真面目,也不是坏事。”

元芳深吸口气,说道:“他本性不坏,我会尽力劝他投案自首的。”

少卿大人道:“这件事情你先不用管了,好好养伤才是最重要的,否则狄大人回来,我该怎么向他交代……”

看着元芳离开,少卿大人关上门,听到他的脚步声远去,才叹息说道:“遇到这样的朋友,元芳恐怕要伤心好久了……”

屏风之后,一道神秘的身影低声说道:“这种朋友,真的难得啊……”

少卿大人愣了一下,问道:“难,难得?”

神秘人笑了笑,说道:“看下去吧,好戏才刚刚开场……”

……

元芳走到大理寺院子里,大理寺的探员们也围了上来,纷纷安慰他。

“别伤心,就当没有过这个朋友。”

“好好养伤,伤好了请你吃涮锅。”

“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大理寺追捕的罪犯,是元芳的朋友,他们本该怀疑元芳,是不是和那罪犯里应外合,但却没有一个人这么怀疑。

如果他们真的是一伙的,元芳又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被最信任的朋友欺骗,他的心里一定比任何人都难受。

看着受伤的元芳,他们对于那盗贼,更加的愤恨起来。

而与此同时,长安城某处偏僻阴暗的角落,李良将盗取的机关核交给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独自一人坐在墙角,目光无神的望着前方。

这样一来,大理寺的那些人,应该就不会怀疑他了吧?

大理寺密探,这是多么光辉的身份,不应该有他这样的朋友。

他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以前那个只会跟在他身后的小家伙,终于有出息了……

这时,那名男子走到李良身边,问道:“听说,你和大理寺的一个密探很熟?”

李良目光微微一凝,随后恢复正常,摇头道:“已经决裂了,昨天晚上盗机关核的时候,被他认了出来,我打伤了他,下次再见,恐怕他不会放过我……”

男子目光露出失望,“可惜了,如果有大理寺的人帮忙,任务应该会简单很多……”

……

接下来两天时间,元芳都在家里养伤。

少卿大人没有再让他管机关核被盗案,元芳知道,少卿大人是为了照顾他的情绪,不让他亲手抓捕自己的朋友。

可李良的案子,元芳想亲自去查。

他直到现在都不相信,曾经的李良,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李良一定有什么苦衷,他要彻底的查清这件案子,他要将李良带回正道,以前是李良保护他,现在应该是他保护李良的时候了。

李良可以瞒过大理寺的探员,却瞒不过元芳。

他们两个人,是可以为了彼此,付出生命的关系。

李良打伤他,是为了当着大理寺探员的面,和他撇清关系,是为了洗清他的嫌疑,他攻击自己的时候的,明明可以攻击要害,可每次都是虚晃一招,元芳的身上看着伤口很多,但却都是皮肉小伤,他比任何人都更能明白李良的心思。

这两天,长安城没有新的盗窃案发生,但大理寺密探却没有放下警惕,依旧不分白天黑夜的警戒着。

今天是休息日,元芳去看望老婆婆的日子。

清早,元芳不顾弟弟妹妹的阻拦,走出家门,这两年,无论刮风下雨,他看望老婆婆都没有间断,倘若他无故不去,老婆婆会在门口等待一天。

他一路走到老婆婆居住的小巷,敲响了小院的门,这一次,里面却没有传来任何声音。

元芳又敲了敲门,还是无人回应。

院门是从里面关着的,说明婆婆没有出门,她眼睛看不见,平时也很少出门,不太可能听不到元芳敲门的声音。

以往这个时候,她早就打开门等着元芳来了。

元芳想了想,脸上闪过一丝担忧,跳上院墙,然后跳到院子里。

院子里的情形,让他脸色一变。

婆婆摔倒在院子里,似乎是失去了意识,小白也躺在她的身边,胸口的位置露出一个洞,那是它体内放置机关核的位置,此时,它体内机关核的位置空无一物。

元芳脸上终于露出了怒色,那些丧心病狂的罪犯,竟然将主意打到了一个双目失明的老婆婆身上!

小白是婆婆唯一的陪伴,也是她的眼睛,失去了小白,婆婆该会多么伤心,她以后的生活又该怎么办?

元芳扶起老婆婆,将她放在屋里的床上,然后去医馆请大夫过来。

同时,他也让李大娘帮忙去大理寺报案,很快,大理寺探员就赶来了这里。

一名探员一拳砸在墙上,愤怒道:“这些该死的盗贼,还有没有一点儿人性了,居然对老人家下这么重的手!”

“外面那只机关狗的机关核也被盗走了,这已经是半个月内,长安发生的第八起机关核被盗案!”

“再这样下去,恐怕连女帝都会被惊动……”

……

大夫为老婆婆诊治了一番,说道:“没有什么大碍,但她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要注意休息,最重要的是不能再受到任何刺激……”

元芳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大理寺的探员们已经回去了,元芳还坐在床边,陪着老婆婆。

不知过了多久,昏迷中的老婆婆终于醒来,她刚刚醒来,便立刻焦急说道:“小白,小白……”

元芳握着她的手,安慰说道:“婆婆不用担心,小白没事,只是受损了一些,我已经把它送去机关师那里维修了。”

老婆婆终于放下了心,说道:“那就好,那就好……”

元芳只能这么安慰她,大夫说她不能再受到刺激,若是听到小白机关核被盗的消息,情绪激动,恐怕会有生命危险。

他必须尽快找到小白的机关核,重新装进它的身体。

听元芳说小白没事,老婆婆也放下而来心,问道:“元芳,上次和你一起过来的那个朋友呢,他今天没有过来吗?”

元芳想起李良,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他还有别的事情要忙。”

老婆婆遗憾的说道:“我还给你们准备了好吃的,你一个人应该吃不完,一会儿带回去给弟弟妹妹吧……”

元芳想了想,说道:“修好小白还要一段时间,在它被修好之前,我让弟弟妹妹们过来陪着您吧。”

老人高兴说道:“好啊,我也很久没有看到过他们了……”

片刻之后,元芳走到院子里,心事重重。

李良究竟在哪里,他到底为什么会变成现在的样子,小白的机关核又应该怎么夺回来,这两件事情,他一件都没有头绪……

与此同时,长安地下。

长安地面上的移动坊市,是长安最具特色的奇迹,而在长安的地表之下,还有一个错综复杂的地下世界。

无人废坊,前朝遗迹,隐秘鬼市,都存在于这里。

生活在这里的,有被放逐的长安罪犯,不断尝试禁忌试验的地下机关师,也有不知由来的佣兵和黑市商人,如果长安城地表之上,代表绝对的秩序,那么地下世界,便只有混乱。

这里没有法律,没有规矩,以实力为尊,许多罪犯畏惧大理寺的追捕,也时常藏匿于此。

地下世界,一座无人的废坊中。

几道人影正在交流近日的收获。

“大理寺那些人,简直是疯了,从早到晚都在长安城各处巡逻,弄得我都不敢出去了!”

“再这么下去,不能完成任务,主人会怪罪的……”

“白天不能出去选好目标,晚上也无法行动,必须要想想办法……”

看着几人的抱怨,其中一人从怀里取出一个散发着淡淡光芒的机关核,得意道:“还是我聪明,事先打听好了,长乐坊那个老婆子一个人住,家里除了她自己,就只有一只机关狗……”

人群中,一直都坐在角落里,一言不发的李良,猛地抬起了头。

一张和蔼慈祥的面孔,在他脑海中浮现。

是那位对元芳有救命之恩的老婆婆吗?

他看着还在炫耀的那名男子,沉思片刻后,走到他的面前。

那男子抬头看着李良,问道:“干什么?”

李良伸出手,手心一颗机关核正在散发着淡淡的荧光,他对那男子说道:“用我手里的这颗机关核,换你的这颗。”

那名男子脸上露出愕然之色,李良的这颗机关核更大,价值更高,必定是来自机关人或者高等级的机关物身上,价值数倍于他的那颗,他为什么会想要交换?

他疑惑的看着李良,问道:“为什么?”

李良淡淡道:“这你不用管了,我只问你一句,你到底换不换?”

“换,为什么不换。”

男子从李良手里接过大的机关核,将小的放在他手里,虽然不知道李良提出交换的原因,但这颗大的机关核,能增加他的功劳,他没有拒绝的理由。

李良手握那颗机关核,缓步离开,消失在废坊中。

那男子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摇了摇头,低声道:“二号真是个奇怪的人……”

长乐坊,小巷深处的老宅之中。

受伤的老人躺在床上,一道人影从外面走进来。

她的眼睛早就瞎了,但嗅觉和听觉格外的敏锐,通过脚步和气味,分辨出来人是元芳上次带来的朋友,虚弱的问道:“是小元芳的朋友吗,小元芳刚走……”

李良走到窗前,说道:“我不是来找元芳的,我来送小白的机关核。”

老人高兴道:“原来你是机关师啊,真是个好差事,和元芳一样有出息,小白这么快就修好了吗?”

李良点了点头,从房间角落里抱着那只机关狗,从怀里取出机关核,放进它的胸口。

机关核放入胸口的一刹那,小白已经暗淡的眼珠,又重新亮了起来。

“汪,汪汪……”

他从李良的怀中扑到床上,在老人的身上蹭了蹭,嘴里发出欢快的叫声。

“好,好,好,我的小白又回来了。”老人抱着小白,连气色都好了几分,笑着说道:“谢谢你啊,小元芳的朋友,你叫什么名字来着,老婆子记性不好,忘记了……”

李良看着在老人怀中撒欢的小白,脸上也浮现出一丝笑容,他并未回应老人,缓缓的退出房间,最终消失在院中。

不一会儿,几道欢快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从外面走进院子。

元芳回过头,对跟在他身后的几名少年少女说道:“你们在婆婆这里要听话,不要胡闹,要好好照顾婆婆。”

少女少女们拖着长长的尾音,乖巧道:“知道了,大哥……”

元芳刚刚走到房间门口,一道白影就从里面跑了出来,扑到他的怀里。

元芳下意识的抱起它,然后才意识到了什么,低头看着在他胸口蹭来蹭去的小白,震惊道:“小白,你好了?”

“汪,汪!”

小白抬头对他叫了两声,元芳再次确认,这就是他认识的小白。

可小白的机关核刚刚被偷,还没有找到,如果是重新更换了一个机关核,它是不可能认识自己的。

他不过是离开了小半个时辰,帮弟弟妹妹收拾了东西,就发生了这种奇怪的事情。

元芳抱着小白,大步走进房间,充满疑惑的问道:“婆婆,小白是怎么回事?”

老人疑惑道:“是你的朋友把小白带回来的啊,你不知道吗?”

元芳更加疑惑:“我的朋友?”

老人道:“就是上次你带来的那个,叫李什么……”

元芳震惊道:“李良!”

老人立刻道:“对,对,就是李良!”

元芳连忙问道:“他什么时候走的?”

老人道:“刚走不久。”

元芳迫不及待的追出小巷,站在大街上,他举目四望,身边人潮涌动,却早已不见他熟悉的身影。

人群中,元芳看不到的地方,一道视线久久的停留在他的身上,直到元芳走回小巷,这道身影才消失在人群之中。

不多时,元芳回到小院,老人拄着拐杖走出来,问道:“元芳,你和李良是不是吵架了?”

元芳沉默片刻,点头道:“是有些误会。”

老人走到他身边,语重心长的说道:“你们都是好孩子,朋友之间有什么误会,说开了就好,千万不要斗气……”

元芳对她露出灿烂的笑容,说道:“放心吧婆婆,我很快就会找到他,和他和好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