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案件再起

“狄大人一路顺风!”

“狄大人早点回来。”

“我们会想你的……”

狄大人要出差几天,大理寺门口,探员们依依不舍的送别,直到他的车架消失在街道上,人群才立刻爆发出一阵欢呼。

“狄大人终于走了!”

“自由了!”

“希望狄大人晚些时候回来……”

……

作为大理寺的最高长官,狄大人经常以“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约束他们,对他们要求严格甚至严苛,不允许迟到、早退,不允许他们使用一切来自机关的便利,听到召集,要在半柱香的时间赶到,否则便要被扣工资,他们对他又敬又怕,在狄大人面前,大理寺很多人连大气都不敢出。

他们天天盼着狄大人出差,如今梦想终于成真了。

一名大理寺探员揽着元芳的肩膀,说道:“元芳,狄大人不在,晚上一起去吃涮锅?”

元芳笑着摇头道:“下次吧,我今天已经吃了两次涮锅了……”

那名探员摇了摇头,感慨道:“见过喜欢吃涮锅的,没见过你这么喜欢吃的……”

元芳只是笑笑,没有解释什么。

今天真的值得高兴的一天,挚友重逢,狄大人出差,双喜临门,元芳睡觉的时候脸上都是带着笑容的。

第二天正好是他的假日,大理寺的探员们,每工作六天,就能休息一天,所有人轮换休息,元芳打算趁着这个假日,好好带李良逛一逛长安城。

李良早已在昨天约定好的街口等他,元芳先带他去包子铺吃了早饭,向包子铺的小二郑重的介绍了他的朋友,吃完早饭,就带着李良在长安城的各个坊市逛了起来。

混迹长安多年,他对这里的每一个坊市,每一条街道都十分熟悉。

“这是平康坊,平康坊有很多机关歌姬和舞姬,我没有进去看过,但听说他们跳舞很好看,这里最有名的舞姬,是一个叫公孙离的魔种小姐姐,听说她跳一场舞,可以赚百金……”

“这是长乐坊,全长安城所有的美酒,都是这里酿造的,不过大理寺探员不能喝酒,我只能带你看看这里。”

“前面是怀远坊,是专供我们魔种居住的坊,我对那里很熟,闭着眼睛也认识路,不过那里比较乱,有很多罪犯躲在那里,你路过那里的时候要小心……”

“怀远坊旁边是崇化坊,是专门进行机关改造的地方。”

……

长安城很大,若是每一个坊都要逛一遍,三天三夜也逛不完。

元芳带李良逛了几个很有名的特色坊市后,又回到了长乐坊,这是元芳现在居住的地方,也是他来到长安城后,第一个居住的地方。

长乐坊,元芳走进一条幽深的巷子,敲响了巷尾一个小院子的门。

小院子里,很快就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谁呀?”

元芳轻声说道:“婆婆,是我。”

吱呀……

院门缓缓打开,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婆婆探出头,声音中带着喜悦:“是小元芳啊,快进来,快进来。”

老婆婆脸上满是笑容,眼睛却没有多少神采,空洞的望着前方,双目显然已经失明了。

她去屋子里拿水果的时候,元芳对李良解释道:“刚来长安的时候,是婆婆收留了我们,让我们住下,给我们食物,有一次我生病,也是婆婆帮我找的大夫,她对我们有救命之恩。”

婆婆没有孩子,眼睛也早就看不见了,一个人居住在这里,陪伴她的,只有一只叫做“小白”的机关狗。

小白陪伴在她身边已经很多年了,也充当着她的眼睛。

元芳吹了个口哨,就有一道白影从屋子里跑出来,跳到元芳的怀里,元芳抚摸着它的皮毛,问道:“小白,想我了吗?”

小白在他怀里发出轻微的哼哼声,它虽然是一只机关狗,但外表看起来和真正的狗并没有什么区别,是出自长安最高明的机关师之手。

虽然他早就已经从这里搬了出去,但每个月还是会来看老婆婆几次,陪她在院子里晒一晒太阳,陪她说说话,也会看看她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

小白跑到李良脚边,在他腿上蹭了蹭,李良有些抗拒,元芳道:“小白是一只机关狗,不会咬人的。”

李良低头看着它,最终伸出手,在它脑袋上轻轻摸了摸。

元芳和李良在这里待了很久。

和以前一样,他帮老婆婆打扫了院子,整理了房屋,又陪她说了好一会儿话,才和李良离开。

站在巷子口,他对后面的老婆婆挥了挥手,说道:“婆婆,回去吧,过几天我会再来看你的。”

李良也对她说道:“谢谢婆婆对元芳的照顾。”

老人只是笑了笑,说道:“谢什么,街坊们谁不喜欢小元芳呢?”

和李良一起走回去的时候,元芳沉默了许久,才问道:“你真的不留在长安吗?”

他带李良游览长安,就是为了唤醒他儿时对长安的向往,其实他内心仍然希望最好的朋友能和他一起留在长安。

对于弟弟妹妹来说,元芳是他们的哥哥,他自己无论受多少委屈,都要照顾好弟弟妹妹。

对元芳来说,李良像哥哥一样保护着他,在他心中,李良不仅仅是他最好的朋友,还是他的亲人。

李良摇头道:“不了,我也很喜欢我现在的生活。”

元芳没有再说什么了,这是李良的选择,他也为李良能找到喜欢的事情而高兴,与其想着以后的分别,不如珍惜现在的相聚。

元芳看着他问道:“你什么时候走?”

李良想了想,说道:“大概还有半个月吧……”

两人在街口分别,元芳乘上了从身边路过的一辆奚车,对李良挥了挥手,说道:“我先去巡逻了,过两天再请你吃涮锅……”

李良也对他挥了挥手,奚车逐渐远去,直到彻底消失,他还站在原地,目光望着那个方向,宛如一座雕塑。

许久,他才收回视线,转身走进了长安街巷中的阴暗处。

……

奚车是长安城独有的交通工具,用于在长安变换的坊块间快速攀爬和穿行,是长安居民最常用的交通工具。

奚车上,元芳的两只大耳朵轻轻的晃动,在奚车穿过各个坊市时,收集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声音。

这是他最快捷的打听情报的方式。

今日虽然是假期,但只要空闲,元芳即便是在假期也会履行自己密探的职责。

狄大人走之前说过,长安城近日有一股神秘势力活动,让他多加留意,元芳跟着奚车,将整个长安城都转了一遍,除了一些小道消息,八卦杂谈,依旧没有什么收获。

裁缝铺小二机关核被盗一案,也没有什么线索。

天色逐渐晚下来,元芳只能先回去休息。

第二天,他按时来到大理寺。

狄大人不在,大理寺的气氛立刻就不一样了,马上就要到点名的时间,还有一小半的探员没有来,平时狄大人在的时候,点名前一刻钟,所有人就都整整齐齐的站在院子里了。

由少卿大人点完名之后,所有的探员离开大理寺,来到各自的辖区巡逻。

元芳刚刚和街坊们打了招呼,就看到两名鸿胪寺的探员,急匆匆的从街头小跑而过。

元芳愣了一下之后,很快便追上去,问其中一人道:“发生什么案子了吗?”

这名鸿胪寺探员和元芳早就熟悉了,说道:“又发生了一起机关核被盗的案子,元芳要是没有要紧事,和我们一起过去看看吧。”

和元芳相处久了,鸿胪寺的演员很清楚,他虽然年纪不大,但却有着敏锐的洞察力,经常能发现一些他们忽视的线索和痕迹。

元芳没有拒绝,跟在他们后面,赶往案发现场。

这次案件的事发地点,在太平坊一个富商的家里,这个富商家中的机关侍女,昨夜被人盗取了机关核,富商早上派人去鸿胪寺报了案。

和裁缝店的小二一样,失去了机关核之后,富商家中的机关侍女没有能源驱动,只剩下机关身体,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

一个身体臃肿的胖男人站在床前,一脸的焦急,说道:“你们可一定要帮我把妙妙的机关核找回来,我不能失去妙妙……”

元芳和那名鸿胪寺探员对视一眼,都觉得有些头疼。

这机关侍女惟妙惟肖,看上去和真人没有任何区别,所用的材料,显然也十分珍贵,这种机关人一看就是出自名门传承的士族机关师之手,价格必定不会便宜。

像是这种重大财物的损失,鸿胪寺必须认真对待。

而对机关人的主人来说,寄托着他们情感的机关人,也不仅仅是财物这么简单。

元芳仔细调查了现场,在窗口处发现了一些痕迹。

盗贼是从窗户进来,盗走机关核之后,又从窗户逃走的,除此之外,他并没有留下多余的线索,想要追查,十分艰难。

鸿胪寺的探员只好先记录在案,告知此富商,等他们有了消息,会另行通知他的。

离开这富商的府邸,一名鸿胪寺探员忍不住抱怨道:“没头没尾的,这种案子应该怎么查?”

另一名探员道:“只能碰碰运气了。”

对于大理寺和鸿胪寺来说,其实并不愿意查这种案子。

盗窃案是最难侦破的,还会影响两寺的破案率,而破案率又直接和他们的年终福利挂钩,这种案子积累的太多,年终福利就想也不用想了。

元芳回到大理寺,正好看到两名大理寺探员垂头丧气的回来。

元芳好奇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一名探员挥了挥手,说道:“别提了,平康坊一个机关舞姬的机关核被人偷了,那机关舞姬可是舞坊头牌,如果机关核找不回来,舞坊的损失可就大了,但现场一点儿线索都没有,完全不知道怎么找啊……”

元芳身体一震,吃惊道:“又是一起……”

长安城实行着森严的机关律,其中有一条,更是重中之重。

那就是机关核不允许被带出长安,为了防止此事,不管是百姓还是权贵,他们所使用的机关核,都要在虞衡司登记,每一个机关核,都必须被记录在案。

盗窃机关核,是重罪中的重罪,一旦被发现,是要受到重刑,被驱逐出长安,终身不能再踏入的。

因此,长安城历来很少发生机关核被盗之事。

三天的时间里,已经接连发生了三起机关核被盗事件,这极有可能不是巧合,而是有组织,有预谋的行动,必须引起足够的重视。

狄大人不在,元芳只能将此事通报给大理寺少卿。

听完元芳的汇报,少卿大人脸色严肃,说道:“不管是什么人做的,都必须抓到他们,找回机关核,哪怕只是一枚机关核,也绝对不允许被带出长安!”

少卿大人用食指轻敲桌面,认真说道:“传我命令,从现在开始,大理寺所有密探,密切注意辖区内的可疑人等,一有发现,立刻上报……”

接连发生多起机关核被盗事件,这已经不是普通的盗窃案了。

除了鸿胪寺之外,此案也引起了大理寺的足够重视。

大理寺的多名密探,换上了便衣,在长安城的各个坊市暗访打探,不放过任何与此案有关的线索,元芳留在大理寺,进行着简单的推理。

他视狄大人为偶像,在大理寺这一个月,也跟随狄大人学到了很多东西。

比如,查案不能依靠蛮力,多动脑子推理,才能事半功倍。

这几起机关核被盗案件,都是发生在晚上,说明罪犯会选择在夜晚宵禁之后行动,白天是很难抓到他们的。

元芳这几天的经历,也证明了这一点。

这些狡猾的罪犯,将自己隐藏的很好,没有露出半点蛛丝马迹。

另外,这几起机关核被盗案,彼此之间没有任何的联系,基本可以排除是熟人间的报复事件,盗贼的目的只是机关核,行动具有很大的随机性,如此一来,查案的难度也会提升许多。

案件彼此互不相关,他们就无法预测下一次案件发生的时间和地点,无法提前做出准备,始终被盗贼牵着鼻子走……

元芳趴在桌上,脸上露出苦恼之色,喃喃道:“如果狄大人在就好了……”

狄大人聪明绝顶,又极具推理能力,长安城没有任何一起案件能瞒过狄大人的慧眼,他是大理寺所有探员的主心骨,如果有他在,这件案子肯定不会这么麻烦。

不过很快,元芳就又再次振奋起来。

正是因为狄大人不在,他才要做出一点儿成绩出来,给狄大人看看,一来是为了向狄大人证明自己,二来,为了照顾生病的妹妹,他这个月迟到了一次,如果他能立下功劳,下个月工资评定的时候,狄大人或许会对他温柔一点。

元芳用冷水洗了把脸,瞬间清醒了许多,继续分析案情。

这三起案情,分别发生在兴化坊,太平坊和平康坊,这三个坊一个东,一个在南,一个在北,彼此相隔很远,无法确定盗贼的活动范围。

这或许是盗贼故意为之,为的就是不让大理寺和鸿胪寺的探员轻易查到他们的窝点。

元芳按照狄大人教他的方法,在长安城的地图上,用线将这三个坊连起来,形成一个三角的形状,然后将三角形的中心处,重点标记出来。

三角形区域的中心,是永宁坊,这说明罪犯有一定的可能,就住在永宁坊附近。

元芳在房间里,努力进行推测的同时,少卿大人离开大理寺,来到一处茶楼,他敲了敲二楼一处雅阁的门,走进去后,对一道身影躬了躬身,恭敬说道:“已经按照您说的,全都安排好了……”

神秘人抿了口茶,轻声道:“很好……”

……

夜。

长安城。

长安城实行宵禁政策,每年除了几个特殊的节日以外,深夜之后,长安的各个街道上,就不允许人们走动了。

此时宵禁时间已过,还在街头徘徊走动的,除了巡夜的卫兵,就是心怀不轨的贼人。

永宁坊。

宵禁之后,坊内的店铺已经关门,百姓们也大都睡下,整个永宁坊,一片安静。

某处房屋的阴影中,一道身影潜伏在那里,一动不动,已经两个时辰。

作为密探,元芳有足够的耐心,等待罪犯现身。

白天的长安城太过吵闹,各种各样的声音,影响他探听消息。

暗夜,才是密探的主场。

周围万籁俱寂,他的大耳朵,可以探听到三条街之外,最微弱的声响。

元芳并不确定,盗取机关核的盗贼今天晚上还会不会动手,但敌人在暗,他们在明,他所能做的,只有等待。

耐心,是一个密探必须具备的素质。

已经过了三更,依然没有任何异常,就在元芳以为,盗贼不会再出现,又或是他选错了地方时,一阵轻微的异响,忽然从远处传来。

咯咯咯……

元芳精神一振,这是脚步踩在瓦片上的声音,有人在屋顶疾行,三更半夜,在屋顶行走的人,非奸即盗。

脚步踩在屋顶瓦片上的声音越来越近,元芳甚至可以从声音判断对方的体型。

身高五尺以上,体型偏瘦,应该是男性……

永宁坊,一道身高五尺出头,身材瘦小的黑影,正在一排民房的屋顶上疾行,他穿着一身黑衣,脸上也用黑布遮住,怀里不知道藏了什么东西,正在闪着微弱的光芒。

黑衣人身形轻巧,在屋顶上奔走跳跃,如履平地。

某一刻,他黑布之下的脸色一变,忽然停住了身形,目光死死的望着前方。

前方的屋顶上,站着一道娇小的身影,月光下,那名少年手持一把飞刀,看着那黑衣人,目光在他怀里闪光处有所停留,惊喜说道:“抓到你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