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兄弟重逢

鸿胪寺刚刚接到消息,兴化坊中,一家裁缝店的机关人被人盗取了机关核。

机关核被盗,在长安城内可是后果很严重的恶性事件,鸿胪寺立刻派了两名探员前往调查。

元芳没什么事情,跟在他们身后,一同前往查案。

大理寺和鸿胪寺的职权本来就有一大部分是重合的,兴化坊的裁缝店店主,元芳也很熟悉,他经常用给富人们做衣服剩下的边角料,拼凑成完整的布料做成衣服,免费送给穷人们,家里弟弟妹妹的很多衣服,都是善良的店主送的。

在长安城,不仅仅有各个种族的人类,魔种,机关人和机关物也普遍存在。

机关术本来是为长安城的权贵们服务的,但自女皇登基以来,在她开明的统治下,机关物也被广泛的用于民间。

长安城内的居民,都可以定时按需从虞衡司领取机关核,机关核是机关的核心之物,所有的机关人和机关物,都需要由机关核提供能源。

机关核只能在长安城使用,不可带出。这是为了保证机关核不被滥用,或者被居心叵测的人用于邪恶的事情。

因此,朝廷严格管控机关核的流通,一旦有机关核失窃,一定会严肃的追查。鸿胪寺接到这样的案子,自然也不敢怠慢。

元芳跟着两名鸿胪寺的探员,很快就来到了兴化坊的裁缝铺。

裁缝铺外面,站满了围观的百姓,在严苛的机关律下,盗取机关核者,要受到十分严厉的惩罚,因此长安城内机关核被盗的事件很少发生,百姓不常见到这样的场面。

“大家让一让,让一让……”

鸿胪寺的两名探员分开人群,走进裁缝铺。

裁缝铺内,一个机关人被拆的七零八落,胸口原本镶嵌机关核的位置空空如也,提供能源的机关核不翼而飞。

长安城的底层居民,很多都需要与机关人共事,机关人和机关物解放了人力,提高了劳动效率,裁缝铺的机关人,能代替店主做一些不太复杂的缝补工作,元芳每次来这里,都看到它在辛勤的工作,现在却躺在冰冷的地上一动不动。

鸿胪寺的一名探员勘察了一番地面,没有发现什么线索,问裁缝店店主道:“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它的机关核被盗的?”

裁缝店主看着地上机关人的残躯,一脸悲伤的说道:“昨天晚上我走的时候,小二还好好的,早上来店铺的时候就这样了……”

元芳能够理解郑裁缝的心情,长安城的百姓并不单纯的认为机关是没有感情的死物,会将机关人当成是重要的亲人或朋友,失去亲人和朋友,对他们来说,无异于失去了一部分生命。

机关核不仅仅为机关人提供能源,也承载着它们的情感,记忆,习惯,就算是从虞衡司重新申领一个机关核,得到的也不过是一个新的机关人。

要想让裁缝店的机关小二复活,并且和以前一样,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找回他丢失的机关核。

元芳在裁缝店走了一圈,目光没有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却也没有发现任何线索,根据郑裁缝所说,他昨天晚上离开店铺的时候,已经锁上了门,早上开门时,门窗也完好无损,盗取机关核的人,到底是从哪里进来,又是怎么出去的?

忽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元芳抬头看向头顶。

他轻轻一跃,便跃上了房梁。

一名鸿胪寺探员抬头问道:“元芳,有什么发现吗?”

裁缝铺的天窗因为许久没开,积累了厚厚的一层灰尘,灰尘上,有几个清晰的指印,天窗的窗扣,也有被破坏的痕迹。

元芳低头看着两名鸿胪寺探员,说道:“盗贼是从这里进来的……”

“兴化坊,郑裁缝被盗取机关核一个。”

“盗贼是昨天晚上从天窗进来的,破坏机关人,盗走机关核后,又从天窗离开。”

“从地面到天窗,普通人无法上去,推测他具有一定的武道修为,追拿时需要增派人手……”

……

裁缝店内,一名鸿胪寺探员在本子上记录着。

写完案情相关的线索后,他看着郑裁缝,说道:“鸿胪寺已经立案,你在店里等着,如果有消息,我们会通知你的。”

说完,两人就离开了这里。

郑裁缝哭丧着脸,抓着元芳的手腕,哀求说道:“元芳,你一定要帮我找到小二的机关核啊……”

元芳看着郑裁缝,郑重的点了点头,说道:“我会尽力的。”

从裁缝店出来,元芳站在街头,轻轻叹了口气。

虽然在裁缝铺里找到了盗贼留下的痕迹,但要通过这些痕迹找到他,几乎是不可能的。

长安城很大,有几十上百个坊市,还有混乱复杂的地下世界,无数种族聚集于此,鱼龙混杂,除非在他们偷盗的时候当场抓到,事后想抓他们,根本不可能。

郑裁缝的裁缝铺,让很多穷苦的人们也能买得起衣服,即便是希望渺茫,元芳也要尽力帮他。

他毛茸茸的耳朵动了动,分析着从明处暗处传来的各种信息。

“长乐坊今天晚上有一场品酒会,所有美酒全场免费。”

“平康坊最有名的魔种舞姬公孙离又创造了一种新的舞蹈,美妙绝伦,她所在的舞坊,每天宾客满座。”

“怀远坊,地下比武,最后胜出者获得黄金百两……”

……

长安城中,大大小小的消息,尽数传到元芳的耳朵里,这其中有长安内近期发生的大事小事,也有些私人的,不愿意被别人得知的秘密。

但元芳却没有听到任何与机关核被盗案相关的线索。

像这种案子,大多数都调查不出结果,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元芳?”

元芳站在街上,想着应该怎么将这个消息告诉郑裁缝,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这声音熟悉而又陌生,语气激动中带着一丝颤抖,也让元芳的身体微微一震。

他飞快的回过头,看到身后站着一道身影。

那是一个有着尖耳朵的魔种少年,身材要比元芳高大的多,皮肤有些黝黑,脸上还有一道深深的伤疤,此刻正站在元芳身后,用意外而惊喜的目光看着他。

元芳愣愣的看着对面的魔种少年,童年的记忆,开始在脑海中浮现,由模糊变的逐渐清晰。

少年看着元芳,微笑开口:“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一点儿都没有变。”

元芳看着眼前的少年,声音又惊又喜:“李良!”

少年微微一笑,说道:“好久不见。”

……

兴化坊,街边的涮锅小摊上。

元芳的心情已经平复,好奇的看着李良,问道:“这五年你都去了哪里,你明明比我先来长安,可我来到长安以后,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你。”

李良将薄薄的肉片放进涮锅里,说道:“我来长安的路上,发生了一些事情,这几年我一直在外面,没有到长安。”

元芳注意到李良脸上那道深深的疤痕,问道:“你的脸是怎么回事?”

“三年前不小心摔了一跤,磕在一块尖石头上。”李良笑了笑,捞起一块涮好的肉放进嘴里,说道:“那个时候我还说,等我们到了长安,我天天请你吃涮肉,现在居然要你请我,真是丢脸啊。”

元芳开心道:“不管是谁请谁,都一样的,不过,我可没钱天天请你吃涮肉,只能一个月一次……,最多两次!”

挚友重逢,两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笑容,李良问道:“别说我了,你现在怎么样,看你现在穿的这身衣服,难道你在哪个衙门工作?”

元芳嘿嘿一笑,不好意思的说道:“我现在是一名大理寺的密探。”

李良愣了一下,夹起来的一块肉又掉回了锅里,很快他就反应过来,看着元芳,高兴道:“可以啊你,给朝廷办事,工资一定很高吧?”

元芳道:“也不是很高,但是足够养活我和弟弟妹妹了。”

他看着李良,自己却没有动筷子,有些期待的问道:“你这次来长安还走不走?”

李良点了点头,说道:“应该只会在长安半个月。”

元芳难以理解道:“你不是一直想要在长安生活吗,为什么还要走,我可以在这里帮你找一份工作,或者请求狄大人招你进大理寺……”

李良摆了摆手,说道:“小时候是想,现在不想了,其实在外面也挺好的,可以见更多的人,看更多的风光。我挺喜欢现在的生活。”

元芳问道:“你现在在做什么?”

李良道:“帮别人到处送一送货物,说不定以后我还会来长安,到时候,我们还能见面的。”

元芳心里有些失望,但又由衷的为李良高兴。

来长安生活,是两人曾经共同的梦想,虽然他也希望最好的朋友能留在长安,但他更为李良能找到他喜欢做的事情而高兴。

李良不再提自己,问元芳道:“你在大理寺怎么样,他们没有因为你的身份欺负你吧?”

元芳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他们都对我很好。”

混血魔种在外面可能会被人歧视,受到欺负,但这里是长安,无数种族在这里和平相处,无论是大理寺的同僚,还是鸿胪寺的朋友,都没有因为元芳混血魔种的身份而歧视他,反而对他格外照顾。

很多魔种和元芳一样,早就将长安当成了家园。

李良笑了笑,说道:“你要好好干,说不定以后能当大官,到时候我就能来投靠你了。”

元芳开心道:“好啊……”

这一天,是他这几年来最开心的一天。

来到长安的那天,他没有这么开心。

第一次拿到工资,请弟弟妹妹们吃涮锅的时候,他没有这么开心。

被狄大人看中,成为大理寺密探的时候,他也没有这么开心。

曾经的挚友重逢,两人仿佛有着说不完的话,脸上的笑容也一刻都没有停止。

吃完饭后,李良问道:“你要去巡逻吗?”

元芳点了点头,说道:“有件案子,我看看能不能查到一些线索。”

李良道:“我现在没有什么事情,陪你一起巡逻吧。”

元芳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走吧。”

长安城的街道上,李良走在元芳身边,忍不住摸了摸他那毛茸茸的大耳朵,说道:“想不到,以前那么胆小的你,竟然也能成为抓捕罪犯的密探。”

元芳不好意思的笑笑,长安给了他第二个家,一个安稳舒适的家,他只不过是想以自己的方式,守护得来不易的家园而已。

李良沉默了一会儿,问道:“这几年你一定很不容易吧?”

元芳笑了笑,说道:“还好吧,一开始是难了点,但在大家的帮助下,慢慢就好了起来。”

他看向李良,问道:“你呢,你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李良下意识的摸了摸脸上的伤疤,笑道:“我也还好。”

和李良在长安重逢,元芳有着说不完的话,但他还有职责在身,李良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两人约好明天再聚,便在街头分开。

元芳心情愉快无比,哼着轻快的小调,蹦蹦跳跳的回到了大理寺。

大理寺院子里,一个比元芳高出两个头还多的身影,背对元芳,静静的站在那里。

看到这道背影,元芳便从心底生出一种崇敬之意。

这道身影的主人,就是大理寺的掌权者,长安治安官,女皇最得力的助手,长安城最可靠的守护者,也是无数违法乱纪者的噩梦。

当然,对于元芳来说,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身份。

他是元芳的直属上司,决定元芳每个月工资评定的人。

元芳放慢脚步,走到狄仁杰面前,抱拳道:“参见狄大人。”

狄仁杰转过身,问道:“这两天有没有打听到什么重要的消息?”

元芳摇头道:“没有。”

狄仁杰淡淡说道:“长安城最近好像好像涌入了一股神秘的势力,你巡逻的时候多多留意,如果有什么发现,第一时间向少卿大人汇报。”

元芳注意到,狄大人说的是向少卿大人汇报,而不是向他汇报。

他抬头问道:“狄大人要离开长安吗?”

狄仁杰赞赏了看了元芳一眼,能从他一句话里得到这些信息,他已经具备了一个侦探的基本素养。

他点了点头,说道:“我要离开长安,调查一件重要的案子,短则半月,长则一个月就会回来,我不在的这些天,你们也要尽职尽责,不许偷懒。”

听说狄大人要出差,元芳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

狄大人对手下要求十分严格,大家虽然崇拜他,但也畏惧他,他一走,所有人心里的石头都会放下,大理寺的气氛也会缓和下来。

当然,元芳也不用担心被人扣工资了。

狄仁杰瞥了元芳一眼,看到他脸上的笑容,问道:“怎么,我离开长安,你很开心?”

“没有,怎么会……”元芳强忍着笑意,最终还是没有憋住,再次笑了出来,他用双手捂着脸,笑声从指缝中跑出来:“哈哈哈,狄大人一路走好……”

大理寺内,传来少年爽朗的笑声。

狄大人要出差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大理寺,整个大理寺一片欢腾,众探员们用欢快的笑声,表达了对狄大人的不舍和挽留。

与此同城,长安某坊,一处破落的院子里。

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恭恭敬敬的将手中的机关核交给一名黑袍人,说道:“主人好计谋,狄仁杰果然中了我们的调虎离山之计,他已经离开了长安。”

黑袍之下,那人影的嘴角勾起一丝弧度,“狄仁杰一走,你们就可以放心的行动了,在他回来之前,尽快拿到足够的机关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