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长安密探

五年后。

长安城。

永宁坊。

清晨,身材娇小,有着一对毛茸茸大耳朵的少年,迎着阳光,走在长安城熙熙攘攘的街道上。

街边,裁缝铺的妇人站在店铺门口,笑呵呵的看着他,说道:“元芳,这么早就来巡逻啊?”

少年笑着回道:“是啊,李大娘,今天生意怎么样?”

“还不错,这一会儿的功夫,已经有好几个客人上门了。”妇人转身走回铺子,又走出来时,将两个包子递给少年,说道:“这两个包子带上,一会儿巡逻饿了吃。”

少年大方的接过包子,笑嘻嘻道:“谢谢李大娘。”

妇人拍了下他的脑袋,说道:“谢什么谢,虽然你现在当差了,也是我们的小元芳,有时间来家里吃饭……”

“好嘞……”

少年咬了一口肉包子,一边巡逻,一边和街坊们打着招呼。

他对肉铺的掌柜招了招手,说道:“张大叔,记得今天留一块肉啊,晚上我给弟弟妹妹们包饺子。”

肉铺掌柜挥了挥手,看着少年,啧啧说道:“知道了知道了,晚点给你剁好……,还别说,这身衣服穿在你身上,挺像那么回事的。”

少年走了几步,笑嘻嘻看着街头卖花的女子,说道:“小白姐姐,今天又漂亮了……”

女子好看的眉毛弯了下来,眉眼间满是笑意,摸了摸他毛茸茸的耳朵,说道:“就你嘴甜,来,吃个苹果……”

……

元芳一路走来,热情的和相处了五年,早已熟悉的街坊邻居们打着招呼,刚刚来到长安的那段日子,如果不是靠他们接济,他和弟弟妹妹们早就饿死了。

在长安的这几年,他混过街头,扫过饭堂,送过快递,掏过水沟,他用自己的劳动换来食物,养活了一家子兄弟姐妹,在以前,这是他想也不敢想的事情。

而现在,他是大理寺的一名密探。

至于他为什么会有今天的身份,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月前,他遇到的那个男人。

大理寺卿狄仁杰,他是女皇最得力的助手,也是长安无数违法者的噩梦。

魔种往往天赋异禀,长安城没有什么秘密能逃得过元芳那双毛茸茸的大耳朵,可有些秘密,却不是他能够轻易探听的。

因为偷听到那个男人的机密,而被他胁迫成为手下,表面上是大理寺密探,其实是他的“包打听”,和他一起守护长安城,已经是一个月前发生的事情了。

每当想起这件事情,元芳就忍不住翘起嘴角,哼起不知名的小调。

虽然是被迫的,但他喜欢这个差事。

长安城是他的家,他很乐意为长安做些事情。

有着一对与众不同的大耳朵,也不全是坏事,他只要走在街上,两只毛茸茸的大耳朵微微晃动,各路消息便会传到他的耳中。

比如,平康坊又新来了一名魔种舞姬,据说她的舞姿曼妙的如天宫仙子,被无数人喜爱……

据说,那里还有一位绝色舞姬,是制造精巧的机关人,不过这个消息还没有得到证实。

鸿胪寺的那些家伙们,今天又约着吃涮锅了,好想和他们一起啊,可惜大理寺和鸿胪寺一直都不怎么对付,和他们在一起,会被大理寺认为是叛徒。

元芳蹦蹦跳跳的走在街上,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各种消息源源不断的传到他的耳中。

忽然间,他停下了脚步。

不好,鸿胪寺那个不讲情面的家伙也快要巡逻到这里了,这里的街头不允许摆摊,他一定会没收那个卖烧饼老爷爷的小车,老爷爷靠着这个烧饼摊,养活着一家人,没了这门生意,他们一家人会饿死,他绝对不能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

元芳三步并作两步,跑到老人的烧饼摊前,帮着他把推车藏到巷子的拐角,对老人说道:“老爷爷,以后不要在这里摆摊了,要不然小车会被鸿胪寺的探员没收,下次记得去前面那条街,那条街没人管的……”

老人对他鞠躬作揖,感激道:“谢谢,谢谢!”

元芳嘿嘿一笑,说道:“不用谢,你的小摊要是有什么事情,我以后可就吃不到这么好吃的烧饼了……”

虽然在这里摆摊是不对的,但是老人靠着这个烧饼摊,养活着家里的一对孙儿,如果没有了它,他们一家人就会失去收入来源,他不能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

在元芳带着弟弟妹妹,来到长安的第一天,是这位老人用两个烧饼,拯救了濒临饿死的他们。

元芳若无其事的走出小巷,鸿胪寺的那名探员已经走了过来,四下里看了看,问元芳道:“听说有人在这里占道摆摊,你有看到过吗?”

元芳看着他,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摇头说道:“没看到啊,你去前面看看吧……”

看着鸿胪寺的探员离开,元芳捂嘴笑了笑,继续向前巡逻,忽然间,他毛茸茸的大耳朵动了动,飞快的向一条街道跑去。

“抓小偷,抓小偷!”

一道敏捷的身影在永宁坊的街道上穿行,他手中拿着一个包子,一路不知道撞了多少行人,最终才甩开了身后追赶的包子铺的小二,又穿过几条街巷之后,他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人追来,来到了一个桥洞下。

就在他松了一口气时,另一道身影,从桥上直接跳了下来。

那是一个个子不高的少年,有着一对毛茸茸的大耳朵,身上穿着大理寺密探的制服。

桥洞下的少年吓了一跳,慌乱的后退,飞快的跑到桥洞深处,将手里的包子塞进另一个年纪看着比他小一些的幼童嘴里,急忙催促道:“快吃!”

看着弟弟狼吞虎咽的吃完了包子,他才松了口气,走到元芳面前,说道:“东西是我偷的,和他没关系,要抓就抓我好了。”

那幼童费力的爬起来,张开稚嫩的双臂,挡在少年面前,大声说道:“包子是我吃的,要抓就抓我,不要抓哥哥……”

少年将幼童护在身后,抬头道:“我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不关他的事。”

兄弟二人都有着尖尖的耳朵,蓬松的尾巴,是和他一样的混血魔种。

元芳看着这一对兄弟,脸上露出回忆之色。

以前,在那座偏僻的小城,那个寒冷的冬天,他和李良整整三天没有找到东西吃,李良在街上的包子铺偷了一个包子,被人抓到时,也是这么护着他的。

五年前,李良和他告别,来到长安。

五年后,他也来到了长安,找遍所有的坊市,却没有找到李良。

想起五年前两个人的约定,元芳脸上露出失落的表情。

他从怀里取出几个铜板,递给那名魔种少年,说道:“拿着。”

少年试探问道:“你,你不抓我?”

元芳摇了摇头,说道:“跟我走吧。”

当初历尽艰险,初来长安时,他又何尝不是这样?

那个时候,他也是住在桥洞下面,渴了就喝河水,饿了,就去菜市场捡别人不要的烂菜叶吃,要不是那些街坊邻居的帮助,他可能早就饿死了。

街边的包子铺,在元芳的示意下,魔种少年将一枚铜板放在桌子上,小声道:“包,包子钱。”

包子铺的伙计看了他一眼,说道:“看在小元芳的面子上,就不报官抓你了。”

元芳笑嘻嘻的看着伙计,问道:“小二哥,你们这里还缺不缺打杂的?”

“缺啊,一直缺。”伙计点点头,说道:“掌柜的今天还让我招人呢,自从你走了以后,店里人手就不足了,你不会是想回来吧,我告诉你,大理寺密探,这是多么好的差事,前途无限光明,多少人求都求不来,你可不要犯傻……”

元芳指着那名魔种少年,解释道:“不是我,我想让他在这里打杂。”

伙计瞥了一眼那魔种少年,问道:“在我们这里打杂,可是很累的,你能吃得了苦吗?”

少年目露激动之色,用力的点头,连忙道:“能,我什么苦都能吃,只要能有饭吃,我什么都不怕!”

伙计再看他一眼,说道:“我们这里管吃管住,每天五文钱工钱,就是累了点,如果能吃得了苦的话,今天下午就可以来干活……”

魔种少年低头看向身旁,小声道:“我,我还有个弟弟……”

伙计又看了看那孩童,说道:“小是小了点,给客人端茶倒水应该够得着,腿脚勤快一些,管吃管住,每天两文工钱,愿不愿意干?”

魔种少年连连道:“愿意,愿意……”

他们根本不在乎工钱,只要不用再睡桥洞,每天能吃饱饭,他们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魔种少年想要感谢元芳,但转过身时,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不见了。

元芳哼着轻快的小调,走在长安街头,那个魔种少年,让他想起了以前的自己,只要他认真对待工作,就一定能在长安很好的生活下去。

忽然间,元芳的大耳朵又竖了起来,有微弱的声音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抢劫啦!”

“那个人抢了我的首饰!”

元芳辨认了一下声音传来的方向,纵身一跃,便跳上了屋顶。

另一条街,一名尖嘴猴腮的男子,凭借对坊间街巷的熟悉,很轻易的便甩掉了几名鸿胪寺的探员,从另一处街口钻出来,从怀里掏出一只玉镯,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然而,他的笑容很快就凝固在脸上。

前方,一道小小的身影从天而降,骑在了他的头上。

这男子大惊,正要反抗,眼中忽然寒光一闪,一把飞刀,已经架上了他的脖子。

有着一对毛茸茸大耳朵的少年骑在他头上,冷哼一声,说道:“不许动,你被捕了!”

……

“老实点,别想跑。”

“有手有脚的,做什么不好,非要做贼!”

“知不知道,你偷的这些东西,够你坐三个月牢了!”

……

长安城的街道上,大耳朵少年正在训斥着一名男子,男子双手被绑,垂头丧气的走在街上,被少年驱赶着,往大理寺的方向走去。

这名魔种少年,虽然年纪不大,身材娇小,但行动敏捷,手里的飞刀更是寒光凛凛,打也打不过,跑也跑不了,他只能彻底认栽。

元芳压着这名盗贼走了一刻钟,便来到了一座高大恢弘的衙门前。

衙门口挂着一张牌匾,上面写着“大理寺”三个大字。

大理寺位于长安城皇城根下,是直属于女帝的重案组与情报机构,在新任大理寺卿狄仁杰的管理之下,这里俨然已经成为了令贪官污吏闻风丧胆、地痞流氓心惊胆战、活动在地下的非法帮派闻之色变的胆寒之地。

这里,就是元芳工作的地方。

押着犯人走进大理寺,元芳大声喊道:“张狱丞,我又抓到了一个罪犯……”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从某座衙房内跑出来,说道:“喊什么,来了来了……”

老人姓张,是大理寺狱丞,专门管理关押在大理寺人犯的官员。

他背着手,打量了眼前的男人一眼,问元芳道:“他犯了什么罪?”

元芳笑着道:“他抢了一位小姐的玉镯,被我当街抓到。”

老人问道:“就这?”

元芳疑惑道:“还有什么吗?”

老人揉了揉眉心,无奈的说道:“小元芳啊,你来我们大理寺也有一个月了,我和你说过多少次,我们大理寺是办理大案的地方,不要什么小毛贼都往这里送,照你这么下去,大理寺的牢房迟早被你塞满,到那时候,新来的重案犯怎么办……”

元芳挠了挠头,说道:“不好意思,我忘了……”

老人摆了摆手,说道:“把他送到鸿胪寺去,抓贼是鸿胪寺的事情,你以后再什么人都往大理寺送,我让狄大人扣你工资……”

说起工资,元芳脸色一变,立刻道:“送,马上就送!”

那个男人对手下的要求十分严格,无论是巡逻晚了,还是没有按时响应召集,亦或是做错什么小事,都难逃责罚,元芳一个人的工资,紧巴巴的养活着一家子,他连一枚铜钱都不想被扣掉。

老人也就是吓唬吓唬他,催促道:“快去,狄大人刚被陛下召进宫,一会儿该回来了。”

元芳立刻带着那罪犯离开了大理寺,往鸿胪寺的方向走去。

鸿胪寺是处理长安城大小纠纷的衙门,无论是市井冲突,种族纠纷,还是一些神秘案子,都归鸿胪寺管,因为鸿胪寺和大理寺经常因为辖区案件的归属发生冲突,大理寺的探员都不怎喜欢来这里。

元芳倒是挺喜欢鸿胪寺的,大理寺的气氛太过压抑,他还是喜欢鸿胪寺的轻松氛围。

元芳压着罪犯来到鸿胪寺的时候,几名鸿胪寺的探员,正围在衙门院子里吃涮锅。

这在大理寺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大理寺的探员要是敢在工作时间吃涮锅,狄大人恐怕肺都会被气炸,他会把所有人一个月的工资统统扣光。

一名鸿胪寺探员回头看了看,看到元芳,热情的挥了挥手,说道:“是小元芳啊,又来给我们送犯人了,来,一起吃两口……”

这一个月来,元芳没少给鸿胪寺送犯人,导致他对鸿胪寺的探员,比对大理寺的同事还要熟。

元芳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了不用了,我送了犯人就走。”

那探员站起来,拉着元芳的胳膊,说道:“吃两口吃两口,我们不说,狄大人是不会知道的。”

元芳看着红浪翻滚的铜锅,吞了口口水,说道:“那我就吃一口,就一口……”

那名盗窃罪犯站在鸿胪寺院子里,看着众人吃着涮锅,根本没有人注意自己,正要偷偷开溜,却被人从后面用铁链拷上。

一名名鸿胪寺的探员冷哼一声,说道:“到了这里还想跑,想得美,大牢里待着去吧……”

一刻钟后。

嗝……

鸿胪寺院子里,元芳摸了摸肚子,满足的打了一个饱嗝。

说是只吃一口,最后他吃了整整一碗。

涮锅果然是这个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真羡慕鸿胪寺这些人,上班时间也可以这么随心所欲,对于大理寺探员来说,这种事情根本难以想象。

吃饱喝足,元芳和鸿胪寺的探员们告别,正要回大理寺,鸿胪寺忽然接到报案,长安城发生了一桩案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