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委以重任

大理寺。

短暂的激动和兴奋之后,大理寺众人纷纷冷静下来。

虽然这群盗贼已经有四人落网,但女帝陛下给大理寺下的命令,可是七日之内,彻底侦破此案,追回丢失的机关核。

只要还有一个罪犯在逍遥法外,还有一颗机关核没有追回,便不算彻底侦破。

目前敌在暗,大理寺在明,如果还像以前一样的蹲守,不仅费时费力,想要将其一网打尽,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还有很多机关核没有追回。”

“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如果他们六天之内没有行动,难道我们要这样一直等下去吗?”

“哎,江平,你说这群贼人的下一个目标将会是哪里?”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贼人,怎么会知道他们心里想什么?”

……

元芳靠在墙上,听到同僚们的议论,脑海中忽然有一道亮光闪过。

狄大人经常说,只有将自己彻底代入罪犯的身份,才能弄清楚他们的心思,这是一个密探的基本素养。

他们一直在以大理寺探员的角度推测那群盗贼的意图,为什么不试着站在那群盗贼的角度考虑问题?

想到这里,元芳深吸口气,闭上眼睛。

从现在起,他不再是大理寺密探,而是暗夜组织的“一号”。

在组织的部分成员被抓,大理寺和鸿胪寺全城搜捕暗夜组织余党的情况下,他需要怎么做,才能在短时间内,获取大量的机关核,完成主人交给他的任务?

像以前那样,继续在各坊行窃吗?

如果他是一号,他不会再这么做。

因为这种方法,不仅效率低下,而且在全城戒严之后,很容易被抓到,这会再次折损他们的实力,想要在短时间内获取到大量的机关核,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找一个存有大量机关核的地方,或偷或抢,一次就能完成任务。

存有大量机关核的地方,元芳第一个就想到了虞衡司。

虞衡司是长安城专管机关,维护机关率的部门,也掌管着机关核的配额,长安城内所有的机关核,都是从虞衡司发出的。

虞衡司内,存有大量的机关核,但有重兵把守,没有人能从虞衡司偷走或抢走机关核,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挑虞衡司下手。

除此之外,长安城还有一个地方,会短暂的存有数量不少的机关核。

长安百姓想要拥有机关物或机关人,仅仅从虞衡司领取机关核是不够的,还需要机关身体,他们将机关核交给机关师,由机关师根据他们的要求,制造出满足他们需要的机关。

除此之外,士族中已经拥有机关人或机关物的人,为了凸显自己的地位,也会聘请机关师,用贵重的材料代替机关的部件,或者为其雕刻出精美的纹饰,对机关进行二次改造。

虞衡司不允许任何人对机关进行破坏或是私自改造,对机关人或者机关物的二次改造,都要由官方认证的机关师进行,这也催生了机关师这一职业在长安的发展,为了方便管理,虞衡司将所有的机关改造之事,集中在一个坊内,这个坊便是崇化坊。

也因此,崇化坊内,存在着很多的机关作坊,被称为机关阁,机关阁内也存有数量庞大的机关核。

如果元芳是暗夜组织的成员,在被大理寺逼迫到这种境地之后,他一定会选择崇化坊放手一搏。

想到这里,他的眼睛猛然睁开。

大理寺深处,一间密室之中,少卿大人疑惑道:“大人为何要在这里议事?”

密室的书桌前,高大俊秀的年轻人说道:“不在这里,你以为能逃得过元芳的耳朵吗,在暗夜组织的幕后之人出现之前,本官也不能出现,另外,本官还想看看,元芳他们到底能查到哪一步……”

“还是大人考虑周全。”

少卿大人点了点头,又道:“可陛下给我们的时间,只剩下六天,这六天里,大理寺总不能还像以前那样夜夜蹲守,抓不到真正的幕后指使,就算再抓到几个人,也没有什么大用了。”

年轻人并没有再开口,只是微微一笑,提笔在纸上写了几个字。

少卿大人目光望去,迷茫道:“崇化坊?”

狄大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提到崇化坊,但他并不明白其中深意,正要细问,忽然有探员来报,元芳找他有重要的事情汇报。

少卿大人走出密室,来到大理寺前院,问元芳道:“元芳又有什么发现?”

元芳认真的说道:“少卿大人,我想我知道暗夜组织的下一个目标了,他们应该会选择崇化坊,我们只要加派人手,盯着崇化坊,应该很快就能有发现。”

再次听到“崇化坊”三个字,少卿大人心中一惊,立刻问道:“为什么?”

元芳解释道:“暗夜组织短时间内需要大量的机关核,只有虞衡司和崇化坊能满足他们,崇化坊的防卫力量虽然不如虞衡司,却远超普通的坊市,以前他们不敢下手,但现在他们被我们抓了四名成员,还追回了一些机关核,有很大的可能铤而走险,所以我们必须盯紧崇化坊……”

看着元芳表情认真,有理有据的分析,少卿大人仿佛从他的身上看到了狄大人的影子。

他面露欣慰之色,说道:“你继续说。”

元芳想了想,说道:“大理寺现在的目的不是抓人,而是追回所有的机关核,我们不怕他们动手,怕的是他们蛰伏不动,陛下给的时日已近,他们等得起,大理寺等不起……”

少卿大人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元芳继续说道:“我认为应该大胆一些,增派人手潜伏在崇化坊,不要第一时间阻碍他们的行动,而是等他们得手之后,暗中派遣善于跟踪的探员跟踪他们,找出他们最新的窝点,从而将他们一网打尽……”

少卿大人沉思片刻之后,将手放在元芳的肩膀上,说道:“从现在开始,这件案子,就交给你负责了。”

元芳愣了一下:“我?”

少卿大人面露微笑,说道:“希望你不要辜负我的信任,也不要辜负狄大人的信任。”

……

长安地下。

某处废坊前,一号站在那里,身后只剩下四道身影。

暗夜组织十人中,一人背叛,四人被大理寺抓住,他手下能用的只有四人了。

三号走到他身旁,有些发愁道:“一号,现在我们怎么办,短时间内,那里找那么多机关核去?”

一号沉思片刻,缓缓说道:“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了,这一次要赌一把大的,一次拿到足够的机关核。”

三号看了看他,难以置信道:“你该不会是想要去虞衡司偷吧,那里不知有多少重兵把守,没有人能从虞衡司偷走机关核,我们会全部送命的……”

一号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你以为我会那么蠢吗?”

三号喃喃道:“那你的意思是?”

一号目光望向远处,淡淡道:“崇化坊……”

……

狄大人不在,元芳没料到少卿大人竟然直接将这件重大的案子交给了自己。

这让他倍感压力的同时,胸中也燃起了斗志。

他要从暗夜组织的手里将他最好的朋友救出来,也要向少卿大人、向大理寺的所有人证明自己,当然,作为一名大理寺密探,像狄大人一样守护长安,也是他的职责所在。

他先调动起了大理寺的部分力量,又动用他在鸿胪寺的关系,在崇化坊安插了十几名便衣密探,让他们隐藏身份,随时关注崇化坊的任何风吹草动。

大理寺其他探员,则是照常巡逻,以免被暗夜组织察觉他们的意图,提前防备。

现在摆在元芳面前的,还有一个难题。

按照他的计划,大理寺并不会阻止他们的行动,而是顺藤摸瓜,将暗夜组织一网打尽,但大理寺的探员之中,并没有擅长跟踪的同僚。

暗夜组织的成员并非普通罪犯,他们行事非常小心,也拥有很强的反侦查意识,跟踪很容易被他们发现,就像元芳上一次那样。

清晨,元芳靠在大理寺前院的树上,思考着合适的人选。

这时,元芳忽然抽了抽鼻子,闻到一股熟悉的香味。

他转过身,看到站在他身后的那道身影,疑惑道:“阿九,你怎么来了?”

阿九是元芳不久前抓到的那名偷东西的魔种少年,那次元芳放过了他,还给他介绍了包子铺的工作,这些天,元芳巡逻路过包子铺时,阿九都会和他打招呼,两个人也早就熟悉了。

阿九怀里抱着一个笼屉,说道:“小二哥说你们每天巡逻太辛苦了,让我来给你们送一屉包子。”

元芳从他手里接过笼屉,说道:“替我谢谢小二哥。”

长安城的百姓对于大理寺的探员们十分爱戴,经常免费送一些东西过来,为了不辜负百姓的心意,狄大人订下的规矩是先收下,然后再折算成银子给他们。

元芳招呼着留在大理寺的探员分了包子,阿九蹦蹦跳跳的过来,他环顾大理寺四周,然后看着元芳,认真的说道:“元芳哥哥,等我长大了,也要成为和你一样的密探!”

元芳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说道:“好啊,等你长大了,我向狄大人引荐你。”

阿九高兴的伸出手,说道:“拉钩!”

元芳伸出小指,和他勾了勾,低头看到阿九赤裸的双脚,问道:“你怎么不穿鞋子?”

阿九道:“等我这个月发了工钱就买,小二哥已经帮我提前申请这个月的工钱了。”

元芳看了看两个人的脚,说道:“你的脚和我的脚差不多大,我家里有我以前穿过的旧鞋,你可以先穿着,不穿鞋很容易伤到脚的……”

阿九毫不在乎的说道:“没事,我脚上的肉厚,以前从来都不穿鞋的,也没有伤到过。”

说完,他还在元芳面前跳了跳。

元芳只是笑了笑,便没有再说话了,继续思考眼下面临的难题。

忽然间,他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猛然看向阿九,然后学着他,原地跳了跳。

啪,啪。

他脚步落地,发出两道响声。

元芳看向阿九,说道:“你再跳一跳。”

阿九听话的跳了跳,奇怪的是,他落在地上,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元芳立刻道:“抬起你的脚我看看。”

阿九抬起脚,元芳看到他的脚心长着厚厚的肉垫,问道:“阿九你是猫族吗?”

阿九点了点头,说道:“是啊……”

元芳终于明白阿九为什么落地无声,为什么他刚才走到他的身后,他也没有发现。

魔种和混血魔种比起人类,在一些方面,有着天然的优势。

比如元芳的耳朵很大,可以听到非常细微的声音,裴擒虎来自虎族,身体强壮,能成为厉害的拳师,阿九是猫族,脚下长着肉垫,走路可以一点儿声音都没有,是天生的跟踪高手。

元芳低头看着阿九,问道:“你真的想成为一名密探吗?”

阿九郑重的点了点头,说道:“我想成为和元芳哥哥一样的密探!”

元芳看着他认真的表情,轻轻点了点头。

夜。

崇化坊。

作为机关制造之坊,机关阁聚集之所,崇化坊蕴藏着不知多少长安机密,平日里的防卫也十分森严,哪怕是在深夜,也有重兵在坊内巡逻。

近些日子,由于长安城内机关核频频失窃的案件,虞衡司调走了崇化坊的一部分兵力,用来加强皇城附近的巡逻,崇化坊的防卫力量略有薄弱。

一列巡街的兵士从街道上走过不久,数道身影,忽然出现在某处机关阁的屋顶。

这些人的手里都拎着一个黑色的布袋,黑布之下,透出点点的荧光。

一人掂了掂手里沉甸甸的机关核,不禁喜形于色,小声道:“大理寺和虞衡司那些愚蠢的家伙,我们不过是在皇城附近虚晃了一下,他们居然真的中了我们的调虎离山之计,早知道崇化坊这么容易得手,之前就不用浪费那么多时间了……”

足以完成任务的机关核到手,一号长舒了口气,压低声音道:“回去,一路注意警戒,注意不要被人跟踪了……”

几人踩着屋顶,快速的远离崇化坊。

地面之上,屋檐的阴影里,一道小小的身影,正在跟着他们无声的前行。

后面更远一些的地方,元芳带着大理寺众人紧紧跟随,他们在这里等待了数日,甚至暗中请虞衡司调离了崇化坊的部分防卫,才等来了暗夜组织出手的机会。

今夜,大理寺必将彻底拔除这一长安毒瘤。

阿九在前方用很小的声音为他们指路,除了元芳,没有人能听到他的声音。

他们小心翼翼,一路跟随,发现这群人离开崇化坊之后,一路往下方的坊群而去,最终更是直接进入了长安地下。

元芳眼中露出恍然之色,难怪大理寺搜查了这么久都一无所获,所有人都没想到,暗夜组织的老巢,居然在地下。

长安地下错综复杂,废弃坊市,朝歌遗迹,移动鬼市,地下斗场,这里是帝国的法律也难以触及的地方。

元芳和大理寺众人跟进一处废弃的坊市,长安城的坊市是不断更迭的,新的坊市会诞生,旧的坊市会消亡,消亡废去的坊市,逐渐坠落地下,形成了地下世界独有的景观。

这里街道开裂,房屋坍塌成为废墟,一片荒废,阿九藏在一个隐蔽处,等到元芳众人到来,指着前方一片废墟,小声说道:“元芳大哥,他们就在前面。”

元芳将手轻轻按在他的脑袋上,低声说道:“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接下来的,交给我们吧。”

前方一片废墟之中,一号从四名手下手中收取装着机关核的袋子,走到废墟中保存较为完整的一栋小屋前,轻轻敲了敲门,说道:“主人,我们已经拿到了足够的机关核。”

小屋中传来一道飘忽的声音:“进来。”

一号推门走进去,将手中的一堆机关核递给一名黑袍人,黑袍人身后,一道木然的身影站在那里,一号目光在那身影上扫过,目中闪过一丝惧色,立刻低下了头。

黑袍人刚刚伸手接过机关核,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喊杀的声音。

他面色瞬间冷下来,看着一号,沉声道:“你们把什么人带进来了?”

一号面露茫然,喃喃道:“没有啊,我们确认过了,没有人跟踪……”

黑袍人走到窗口,向外面望了一眼,咬牙道:“是大理寺的人,蠢货,你们中计了,他们想要将我们一网打尽……”

废墟中,几名大理寺探员拖住了四名暗夜成员,元芳和另外几人向前方的小屋逼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