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圣颜丹

“天啊。”

“老贼疯了!”

小雀儿腹诽着。

如果不是因为体内被老贼种下了“噬心蛊虫”,她一早就叛出师门了!

虽说老贼这些天中了邪般的对她好,可她也是有着防备的!

但如今,老贼竟然要解除她体内的“噬心蛊虫”,这就不怕她逃之夭夭吗?

老贼的修为是比她强大,可老虎还有打盹的时候呢!

“来啊。”

孟长青笑的如沐春风,要少女找不出一点人面兽心的痕迹来。

“师尊,您……真的……要解除我体内的“噬心蛊虫”吗?”

“那师姐她们三个呢?”

站在了孟长青身前的小雀儿,咬着樱唇的问道。

“她们和你不一样!”

孟长青笃定的道:“你是为师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

无论你在心中如何怨恨为师,你也是为师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

小雀儿拧起了娥眉。

唯一的亲人?

杀了自己的亲人,把还是三岁孩童的自己强掳到天魔宫,现在说出这样的话来,是何居心?

孟长青指尖涌出一滴血液,化为长虹的刺入到少女的胸膛里去。

过了有半盏茶的功夫,在少女痛苦的神情内,一只呈血红暗黑色的蛊虫,从少女的肌体血肉下钻出。

“……真的。”

“老贼真的帮我剔除了“噬心蛊虫”?”

不敢相信的喃语着。

少女娇躯虚弱的倒向了前方。

孟长青伸出手的拦住了少女,眼睛清澈道:“噬心蛊虫如骨附髓,脱离你身体的时候,带走了你体内大量精气。

你还是休息一段时间的好,为师守着你。”

少女没有挣扎的摁了一声。

【收获小雀儿好感度+10点,奖励三炷香顿悟修行】

【收获小雀儿点好感度+10,奖励三缕鸿蒙气】

【收获小雀儿点好感度+10,奖励造化洗髓丹一枚】

【收获小雀儿好感度+8,奖励一炷香顿悟修行】

……

赌赢了啊!

孟长青想要大声的喊上一声!

他一下子就收割了将近四十点好感度。

【感化目标:小雀儿】

【对宿主好感度:46点】

【对宿主忠诚度:0点】

压制着情绪上的波动,孟长青心头问道:“这好感度满了之后,忠诚度怎么算?”

【叮!好感度超过九十之后,开始计算忠诚度,当感化目标对宿主的忠诚度,好感度,双标达到九十以上,宿主就可以搜索下一个感化目标】

孟长青了然的合上了眼睛。

任重而道远!

感化完这小逆徒,还有三个逆徒!

感化完三个逆徒,还有五个叛出师门的大逆徒!

“师尊,我休息好了!”

少女起身的脱离了孟长青的怀抱。

“你好像有话要说?”

孟长青看出少女欲言又止的模样。

“我想去见一见三位师姐。”

小雀儿答道。

“不会是要和她们告别,之后离我而去了吧?”

孟长青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没!”

仿佛被揭露了心思的少女,心虚仓惶的解释道:“徒儿不敢!”

“有也无妨!”孟长青温笑着,“可你还小,这外面的世界,没你想得那么宁静祥和。

如果你要走,为师不拦着你!

可你要记住,为师永远都是你唯一的亲人,谁若敢伤你一分一毫,为师就让他不得安宁!!”

少女心情沉重的跑出了大殿。

到了殿外后,少女乱的很。

老贼要是虚以为蛇还好,万一真是把她看做唯一的亲人了,她还要不要坚持心中大义呢?

千刀万剐了老贼!

这就是她心心念念,梦寐以求的大义!

可老贼为了她,不惜与森罗殿为敌的杀了森罗殿少主。

现在还解除了她体内的“噬心蛊虫”。

尤其可怕的是,老贼笑起来真的是温柔的很,如同一缕缕阳光,驱散着她内心的怨恨。

【收获小雀儿好感度+10点,奖励三炷香顿悟修行】

【收获小雀儿好感度+10点,奖励圣颜丹一枚】

……

孟长青瞄了眼殿外。

少女又在自我攻略了啊。

不过这“圣颜丹”是什么丹药?

闻所未闻呀。

【圣颜丹,系统出品,必属精品!】

孟长青期待。

难不成是要修为暴增的灵丹妙药?

【具体功效:令人枯木逢春,返老还童,就算是容颜平庸之辈,服下此丹,也能拥有绝代之姿】

也就说,没有提升修为的功效了?

这就是一枚美颜用的丹药呀!

“总比没有的强。”

孟长青站在了铜镜前,当即的服下了圣颜丹。

通过前方的铜镜,孟长青目睹了自己脱胎换骨,容颜大变的过程。

须臾间的,铜镜内映照出的,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

如刀砍斧劈的五官,棱角分明,俊美绝伦。

修长的身姿,寻不出一点暇滋。

浑身上下的肌体,流转着玉石般晶莹神圣的光彩,还有着淡淡的清香之气。

一袭黑纹长袍的衬托下,犹如是一尊盖世风华的少年大帝般超脱凡俗。

……

“不!这不可能!”

“是啊,怎么可能呢?噬心蛊虫,是老贼用来控制咱们的杀手锏!他怎么会帮你解掉呢?”

院子里,听完小雀儿解释的三个逆徒,不约而同的睁大了眼睛。

“我一开始也不相信。”

小雀儿脸蛋纠葛的摆弄着葱葱玉指,道:“可老贼他真的帮我化解了体内蛊虫!”

“最吓人的是什么,你们知道吗?”

三个逆徒摇了摇头。

“昨天晚上我装睡的时候,老贼他摸了过来。”

“这很正常啊!”三个逆徒不惊讶。

“听我把话说完!”小雀儿生了气,“老贼他根本就没……把我怎么样。

他给我盖上被子,又坐在我身旁絮絮叨叨了大半天。”

然后呢?

三个逆徒屏住了呼吸。

小雀儿眨着眼睛。

没然后了啊。

再然后就是你们三个逆徒不听话,而我小雀儿,是师尊唯一的亲人!

只有我小雀儿,最得老贼欢心!

“盖被子?呵呵,这老贼疯了,还是咱们疯了?”

“小师妹,你要稳住呀!不能被老贼他腐化了你的仇恨!”

三个逆徒意志统一的提醒道。

“又是这种话!”

小雀儿不耐其烦的离开了院子。

“昨日小师妹她还不是这般态度的!”

“老贼的手段太卑鄙了,他是要从内部瓦解我们吗?”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