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心照不宣

“完了!”

“老贼要对小师妹下手了吗?”

孟长青带走小雀儿的那一刻,院子里的三个逆徒,兔死狐悲,义愤填膺。

“我这就传讯给四师姐!”

“她如今是玉清宫准圣女,地位尊贵,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当初她叛离师门的时候,就声称有朝一日,要回来碎尸万段了老贼!”

“只恨我那个时候还有些天真,竟然没有和四师姐一起逃走。”

嚷嚷了一大堆话的端木风,手指结印的唤出了一道纸鹤。

活灵活现的纸鹤,承载着端木风所要表达的讯息,一闪而逝的飞向了天边处。

……

回到了殿内。

孟长青转过身的看向了少女,“脸色怎么这么白?”

“师尊,你放了我吧,我年纪还小,你去找端木师姐吧,她年纪最大了!”

为了自保!

少女顾不得什么姐妹情谊了!

“你这小脑瓜子里,装了不少奇怪的思想呀!”

孟长青无语的弹了下少女的额头,道:“为师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是怕她们三个教坏了你,所以才要亲自照料你!

你住在为师这里,也用不着拘谨。

该吃吃,该喝喝,啥事别往心搁。

总之住在为师这里,比跟着你那三个师姐,要强得多!”

少女的眼睛里,九分怀疑,一分鄙夷!

老贼越是这样平易近人,她就越发觉得前方站着的,是一个人面兽心的衣冠禽兽!

“乖徒儿。”

孟长青犯起了嘀咕,自己把这小丫头片子接到自己身旁来,还废了一番口舌解释。

好感度却不见有一点增加。

看来这小丫头片子还是不相信自己呀!

“恩,师尊您说。”

少女身形僵硬,她暗暗发誓,老贼要是真的要行那禽兽之举,她是宁死也不从!

“没什么了,去休息吧。”

孟长青叹了口气。

来日方长,不能急啊。

太急的话,适得其反!

非要刚柔并济,才能百战百胜。

“师尊您也注意休息。”

少女如临大赦的钻入了大殿深处去。

……

森罗殿。

近日为了与太玄宗开战的事情,森罗殿殿主忙得不可开交。

作为南域顶尖魔道传承的森罗殿,与太玄宗,势均力敌,底蕴上也相差无几。

“不……”

“大事不好了!”

一道身影,匆忙仓惶的闯入了殿内。

正和几个森罗殿长老商议着怎么对付太玄宗的森罗殿殿主,含怒的喝斥道:“放肆!

不知道本殿主在和长老们讨论大事吗?谁让你闯进来的?”

“启禀殿主大人!”闯入殿内的人影,跪在地面上,颤抖的解释道:“是少主……少主他的命牌,已经碎了。”

森罗殿殿主以为自己听错了,“胡说八道!

我儿代表森罗殿,去号召那些依附在我森罗殿下的魔道势力。

这方圆十万里的天地,又是我森罗殿的管辖之地,有谁敢伤他性命?”

负责看守森罗殿命牌大厅的森罗殿修士,苦笑的回道:“弟子不敢妄言。

少主的命牌,半个时辰前突然碎裂,这是千真万确呀。”

霎时间。

殿内的桌椅板凳化为了齑粉。

森罗殿殿主的脸色,蒙上了一层吞天的杀机。

“此事有些奇怪呀,难道是太玄宗的强者,暗中截杀?”

“不会,太玄宗的强者,还不敢潜入到我森罗殿的疆域中来。”

几个森罗殿长老,窃窃私语着。

“杀我儿的凶手,罪该万死!本殿主会让他付出百倍的代价!”

森罗殿殿主的咆哮声响起。

他要跪在地面上的森罗殿弟子,把残留着森罗殿少主精血的命牌取来。

通过这碎裂的命牌,施以秘术加持,森罗殿殿主就能找到森罗殿少主的陨落之地,以此来推测是谁杀害了森罗殿少主。

……

入夜。

山上温度很低,万千的星辰,闪闪烁烁的点缀在星空内。

孟长青起身走入了内殿。

他看到小雀儿躺在自己铺好的床榻上,睡的正香。

孟长青微笑的上前,拉起被小丫头踢到了一旁的被单,准备给对方盖上。

可就在这个时候,孟长青嘴角抽搐。

少女身形哆嗦,明显是在装睡!

背对着孟长青的小雀儿,两只眼睛圆睁着。

她当然没有睡!

在老贼的魔爪里,她敢睡着吗?

这不,老贼已经趁着夜色摸过来了!真的是连小孩子都不放过吗?

想着自己打也打不过,跑也跑不掉的少女,娇躯控制不住的哆嗦着。

孟长青一屁股坐在了少女身旁,看破不点破。

温柔的给少女披上了毛毯被单,之后自言自语的道:“为师这一生命运坎坷,共收了九个徒儿,五人叛出师门。

三个逆徒也是恨我入骨,只要你心地善良,要为师看了心疼,更加觉得对不起你。”

谁还没点演技呢?

就这么地,孟长青坐在少女床边,装着少女已经睡着,自己只是吐露心声的讲了一个时辰!

待到孟长青离开的时候。

少女满头大汗的坐了起来,小嘴一呼一吸,贪婪的吸着新鲜空气。

她憋了一个时辰!老贼还真能说啊,吓得她魂都快丢了。

冷静下来,少女茫然了。

老贼真没看出自己在装睡吗?

……

【收获小雀儿的好感度+5点,奖励一炷香顿悟修行】

【收获小雀儿好感度3点,奖励鸿蒙气一缕】

孟长青欣然。

不要脸没什么,给钱就行!

系统奖励,那是比给钱还香!

……

是日天亮。

孟长青故作姿态的坐在殿内,听到背后脚步声的瞬间,道:“醒啦?”

“师尊!”实际上一夜未睡的少女,乖巧的摁道:“醒啦,雀儿上山这么久,就没睡的这么安稳过。”

孟长青:???

小雀儿:“……”

二人心照不宣。

“睡得安稳就行。”

孟长青抬起手的,笑容如同一个老父亲般的道;“来,为师我帮你解了体内蛊虫。”

在四个逆徒的体内,有着“前身”种下的噬心蛊虫!

这是四个逆徒不敢背叛,也不敢逃跑的一道枷锁!

孟长青而今有着搬血境的修为,继承了前身的“记忆”,已经可以解开四个逆徒的蛊虫了。

考虑了一夜,孟长青打算赌一把!

一味的甜言蜜语,蒙骗忽悠,提升好感度太慢!

如果给这小丫头解除体内蛊虫,要对方看到自己是真心的,这就可以提升一大波的好感度!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