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收取梧桐神木

洒落着大道符号,显化着法则神纹的山河图,加持在森罗殿老祖的头顶,使得森罗殿老祖极为伟岸光明。

他隔着几百米远,抓向下方梧桐神木的巨大手掌,都流淌着耀眼无匹的光芒,饶是一座洪荒大山,也要被这蔽日遮天的巨大手掌连根拔起。

感到了威胁的梧桐神木,光芒大盛。

躯干树枝内部,洒落出丝丝缕缕的火焰,继而勾勒出的那一头火凰异象,代表着梧桐神木的真灵本我,震动双翅,撼然无惧的迎上了森罗殿老祖的巨大手掌。

霎那的大碰撞,浑如开天辟地,混沌爆炸,倾泻出的气浪风暴,一度在这几千丈深的岩浆世界深处,形成了一个范围千米的真空地带。

原本流淌在这真空地带内的岩浆液体,都被推到了远处去。

幸好孟长青有着先见之明,他在森罗殿老祖出手的时候,就和几个逆徒退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也就没有受到波及。

火凰异象长鸣,其音高昂清冽,穿金裂石。

森罗殿老祖不为所动,拨动大手,翻转乾坤的磨灭着火凰异象,一边声如洪钟,大道共鸣的喝道:“汝乃天地灵根。

常言道,天地造化,能者居之!

我家主人,那是盖世的英杰,大气运加身,龙姿凤表,头角峥嵘,天纵神武,雄视古今,假以时日一定可以君临天下,举世独尊。

你要是跟了主人,有望晋升为上品序列灵根!”

孟长青:???

“这老家伙真能掰扯!”端木风啼笑皆非的骂道。

“口才是挺好的。”孟长青斜睨逆徒,“可他说的也没错呀,为师我迟早是要君临天下,登临绝巅的,你觉得为师我不配吗?”

端木风娇躯紧绷,“没!徒儿不敢……”

“师姐她是口不择言,师尊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周灵儿帮忙劝道。

“恩,也就你能宽慰为师一二了,她们几个,没有一个能让为师省心的。”孟长青叹气的道。

慕容月:???

她不明白。

这句话,老贼前些日子好像才对她讲过呀,怎么现在就看自己不顺眼了呢?

呼哧哧

滔天烈焰升腾。

听得森罗殿老祖一番咆哮的梧桐神树,没有臣服的迹象,反而是气焰更盛的反抗着森罗殿老祖的拘禁。

“冥顽不灵啊。”

森罗殿老祖大怒的投出了山河图。

古老的画轴,迎空化作一片雾气掩盖,无边无际的洪荒山河。

这绚烂没有尽头的岩浆世界,一下子都被那辽阔无边,波澜壮丽的洪荒山河所掩盖。

由梧桐神树凝聚出的火凰异象,上击九天,下击九幽,翅翼间喷薄出的火焰,有着大道符号掺加其中。

可面对那笼罩天上地下的洪荒山河,只不过刹那的光景,哀鸣挣扎的火凰异象,就如同陷入到沼泽内一样的沦入到了山河图里去。

屹立在王者境九重的森罗殿老祖,虽然没办法完全复苏圣阶法器的威能,但也能挥发出一部分的力量来了,这一部分的力量,足以让他睥睨梧桐神树。

少顷,森罗殿老祖成功的将梧桐神树,封印到了山河图里去。

“恭喜主人,贺喜主人,这一棵梧桐神树,从今往后就是主人的底蕴了。”

“一株中品序列的天地灵根,其诱惑力,能要那些与世长存的老怪物们疯狂起来呀。”

回到了孟长青跟前的森罗殿老祖,多少流露出几分邀功请赏的意思。

话说回来了,能得到这梧桐神木,森罗殿老祖确实是功不可没。

孟长青收回了山河图的道:“功必赏,过必罚,这点我还是知道的。待回到了天魔宫,我在给你论功行赏。”

“主人英明。”森罗殿老祖捏了把冷汗,他总算是没有白打工。

……

片刻后回到岩浆大河外。

孟长青第一时间的感到了危机。

一道弥漫着尸山血海之气,篆刻着修罗神鬼的赤金血轮,犹如一口屠刀般的悬浮在了孟长青前方,随时都能将天地切割开来的迹象。

“圣魔血金轮,这是圣魔宗的传承之物呀!”

“相传此轮浸染神魔之血铸炼而成,虽不是圣阶法器,可杀伐力,不逊色于圣阶法器。”

森罗殿老祖不寒而栗的道。

“有些见识。”

“所言不错,这圣魔血金轮,乃是南域之上顶尖的杀伐利器,亦是我圣魔宗的传承之物。”

迸发着浓浓血腥气的赤色金轮后,落下了一个雄伟霸道,满身戾气的中年男子。

圣魔宗宗主!

进入到这殿宇宝藏里前,孟长青亲眼目睹了天龙宗宗主,四象殿殿主,昊天宗宗主,以及这圣魔宗宗主,联袂攻破殿外禁制的画面。

修为上,这圣魔宗宗主与森罗殿老祖一样,皆是矗立在王者境九重大圆满,可森罗殿老祖自己也承认了,要是拼杀起来,他撑不了多长时间,就要被圣魔宗宗主斩杀。

眼神落在了孟长青体外的圣魔宗宗主,好奇的道:“本宗主刚来不久,可也知道了这里发生的一切。

能要一尊王者境巅峰的强者为奴为仆,还有一道天地神火,本宗主可没听说南域年轻一辈里有你这么一号人物。”

孟长青岿然不动,保持镇定,“拐弯抹角,大可不必,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好小子!”圣魔宗宗主畅怀大笑,裂嘴道:“梧桐神木,这可是中品序列的天地灵根,别说是南域之地,中州全域也寻不到几株,你应该已经得到了那梧桐神木吧。”

孟长青揶揄,“得到了如何,没有得到又如何?”

“要是得到了,本宗主想要看一看,顺便分一份。”圣魔宗宗主没有半点虚以为蛇,直白的回道。

“痴人说梦!我师尊得到了的造化,凭啥分你一份呀!”小逆徒丹眸圆睁的叱喝道。

“就凭本宗主这一身修为,还有在场有我圣魔宗上千名精锐!”圣魔宗宗主气焰狂暴,神色狰狞,“弱肉强食!

本宗主不管你小子是什么来历,什么背景,识时务者为俊杰,把那梧桐神木取出来,分给本宗主一半,咱们就井水不犯河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