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岩浆世界,火麒麟兽!

没有了禁制阻拦,山野间的万千修士,眼神一下子就火热了起来。

一座古代强者留下来的宝藏宫殿,其内埋葬的机缘造化,那可是难以想象的。

修炼者想要登临巅峰,君临天下,资质天赋是一回事,机缘造化更是不可缺少的。

漫长的岁月中,有着不少修士资质平庸,可就因为一场大造化,便一飞冲天,不可阻挡!

但这禁制,是天龙宗掌教,四象殿殿主,圣魔宗宗主等大人物,联袂在场几十名王者境的超级强者,一起破除掉的。

在场的修士们虽然蠢蠢欲动,却也没有哪一个愚蠢到先一步的冲入到宝藏大殿里去。

……

须臾的宁静。

体外魔光流转的圣魔宗宗主,携带着圣魔宗的阵容,浩浩荡荡的进入到了宫殿里去。

接着是那天龙宗的阵容,再是昊天宗,四象殿的阵容。

几个时辰后,崇山峻岭间再度的恢复了死寂无声,举目望去,见不到一个人影。

所有人都涌入到了宝藏大殿里去。

……

进入到宝藏大殿里的时候,前方雾蒙蒙一片。

走了好一会时间后,呈现在眼前的不是大殿内部,而是一片壮丽无边的岩浆天地。

一眼看不到尽头的岩浆大地上,满布岩浆与火焰,还有一条汹涌不息,撼人心魄的熔浆大河,一直流向天地的尽头。

“不可思议,这就是古代强者的手段了吗?”

“掌化乾坤宇宙,开辟洞天福地,超凡入圣的生灵,能在一粒砂砾中开辟出浩瀚无边的洞天福地来,从外界看,这宝藏大殿绝对是容不下这一座无边无际的岩浆天地的。”

蚂蚁般散落在岩浆大地上的修士们,议论不休,东张西望。

孟长青回头看了眼几个逆徒,这岩浆天地间的温度极高,几个逆徒的脸蛋外已经是冒出晶莹的汗珠。

“师尊你放心,我撑得住!”

察觉到孟长青的目光,小逆徒挺起了胸脯的喝道。

孟长青:???

你有没事,和我孟某人有关系吗?

远处的几名修士,忽然被什么东西缠上了。

那是一只只形如萤火虫般,身外映照着火焰,与这岩浆世界融为一体的红色飞虫。

几个修士内,修为最高的在尊者境,可就是尊者境的道行,被那神秘的火焰飞虫沾染到后,也是惨叫凄厉的燃烧起来。

一眨眼的光景,整个人就变成了一堆灰烬。

哗啦啦

连锁反应发生。

无法计算的红色飞虫,密密麻麻,汨汨而涌的从地面裂缝,岩浆河流里飞出,铺盖在天空上,好像是一片掩盖了万里山河的红色长龙。

“若是本宗主没有看错,这是古代噬火虫。”

眸光历经沧桑的昊天宗宗主,语气沉重道:“这种灵虫,必须在火元素能量充沛的天地间才可以孕育出来,喜好群居。

如此多的噬火虫,就是皇者境的超级强者陷入到里面去,也要被烧掉一层皮呀。”

闻言,二十多万名修士沉重了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的,铺盖在顶空的噬火虫,蔽日遮天的扑了下来。

几个刹那而已,就有几千名修士被烧成了灰烬。

“主人快走!此地不宜久留!”

森罗殿老祖彰显着王者境巅峰的力量,布置出的法力屏障,严丝合缝的笼罩在孟长青,还有几个逆徒的躯体外。

有惊无险。

孟长青一口气的飞出了几百里远,总算是摆脱了那噬火虫的袭击。

他和几个逆徒倒是毫发无伤,只是森罗殿老祖就有点悲戚了,躯体外有着不少灼烧痕迹,头皮也被烧掉一块。

“你倒是挺忠心呀。”

小雀儿装模作样的丢出了一枚丹药,“赏你的,快服下吧。”

森罗殿老祖:???

我谢谢你啊!

他好歹是王者境巅峰的强者,噬火虫在他肉身外留下的伤痕,非要顶尖丹药才可以起到疗伤效果,少女给他的丹药,还不如糖豆呢。

“师尊你看,那是何物?”

端木风,周灵儿,姬如雪,慕容月几个逆徒的眼睛,惊诧如出一辙的锁定在远处。

孟长青看去,亦是吓了一跳。

那汹涌翻滚的岩浆大河表面,浮沉着一头恐怖的生灵。

龙头,虎爪,鹿角,与巨龙有七八分相似。

这是一头火麒麟兽呀。

还不是幼年的,是一头成年的火麒麟兽。

能把仙台境强者都给烧成灰烬的岩浆大河,对这火麒麟兽来说,就像是温泉一样。

“……麒麟神兽。”

小逆徒咽着口水的道:“大造化呀!师尊你要是降伏了它,咱们天魔宫就有了一头护宗神兽了。”

孟长青:???

他有理由怀疑小逆徒是要借刀杀人,只是没有证据。

飘在那岩浆大河内的火麒麟兽,放在南域,几千年也见不到一头。

可问题是这一头火麒麟兽的气焰,恐怖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皇者境!”

森罗殿老祖给出了答案,面如死灰的道:“主人三思,古代神兽的战力,能与人族盖世天骄相提并论。

这头畜牲的境界,更是到了皇者境的地步,别说是我们了,就是来到这宝藏大殿内的所有修士加在一起,也不见得可以威胁到这头畜牲。”

“我听说火麒麟可以吞噬火焰,来增强自己的血脉,咱们可以用火属性的天材地宝亦或者丹药,来降伏它。”小逆徒出谋划策的道。

“你当谁都和你一样?”孟长青转身就走。

去诱惑一头皇者境的火麒麟?

扯淡!

除非孟长青这里有一头母麒麟兽。

……

岩浆世界绚烂如画。

孟长青没有目的搜索着。

十几天过去,火属性的灵药采摘了不少,但没有年份超过八百年以上的。

直到这一日,孟长青看到了大量的修士,站在岩浆大河的岸边,观望着什么。

夹杂着炙热火焰的岩浆大河,横亘如巨龙的通向这座世界的尽头。

此时站在岸边的修士有上万人。

这可是很危险的举动。

一个浪花卷起,就有可能淹没掉大量的修士。

孟长青好奇,莫不是岩浆河面下有什么机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