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收个奴才

从孟长青眉心飞出的数十滴青色灵液,每一滴都洋溢着一种枯木逢春,化腐朽为神奇的生命气息,散发出的色彩也是绚烂无匹,无瑕无垢。

看到这数十滴青色灵液的森罗殿老祖,脸庞外蒙上了一层史无前例的震撼光彩。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圣灵谷的青铜石壁内,有着可以增幅寿元的青色灵液,这一点举世皆知。可那青铜石壁内也有着无法化解,葬灭众生的诅咒之力。

即使是超脱了皇者领域的盖世强者,也不能抗衡那青铜石壁内的诅咒之力。

想要收取青铜石壁内的青色灵液,必须是有大气运加持的盖世天骄,才能侥幸采集到的一滴两滴的青色灵液。

你小子尔尔道宫境三重圆满,纵然是有大气运加持,有着这超凡绝世的肉身躯壳,也不可能一下子采集数十滴青色灵液呀。”

森罗殿老祖一再的惊呼喊叫,可见其心中的震撼,是强烈汹涌到了什么地步。

孟长青是以微笑的解释道:“我怎么得来的,你就不用知道了。青铜石壁内的青色灵液,可以无视境界修为的增幅一个人的寿元,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服下这数十滴青色灵液,你就可以拥有千载寿元,上千年的时间,还担心你没办法突破到下一个大境界里去吗?

这可比冒险夺舍我的身体,担负着境界跌落,重头修炼的风险,要稳健的多。”

孟长青的言语,平淡无奇,但对森罗殿老祖而言,充满了难以抗拒的大诱惑。

“桀桀桀。”

“是老夫看走了眼呀。”

“没承想你这小子手中,居然还有着这青色灵液。”

“你说得对,夺舍伤天害理,要担负天大因果。夺舍之后,老夫这一身修为也会化为乌有,要重头修炼。相比之下,服下这数十滴青色灵液,的确是最为稳妥的选择。”

森罗殿老祖笑容狰狞的拘禁走了数十滴青色灵液。

孟长青更开心,这老家伙的修为深不可测,初步估计在王者境!

一名王者境的强者,孟长青身上可以威胁到对方的,只有诅咒之力了!

数十滴青色灵液内,被孟长青无声无息的融入了诅咒之力。

恰好这森罗殿老祖呢,又是寿元枯竭,苟延残喘。

只要对方服下数十滴青色灵液,诅咒之力就会在他的体内爆发,彼时也就可以化解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危局了。

“恩?”

森罗殿老祖不解。

前方小子怎么笑的这么没心没肺,欢天喜地。

是觉得自己拿了数十滴青色灵液,就会高抬贵手,心慈手软了吗?

“不知所谓的小子呀。”

“他身上一定什么秘密,待到老夫服下这数十滴青色灵液,重获新生,再来慢慢拷问此子!”

这般想着的森罗殿老祖,没发现什么蹊跷的服下了数十滴青色灵液。

肉眼可见的,森罗殿老祖枯瘦干瘪的肉身,升起了道道的霞光瑞彩,血肉开始变得莹润有光泽,还听得到血气奔腾的声音,从森罗殿老祖的体内传出。

“哈哈哈!青色灵液,名不虚传!”

生命力蓬勃涌动的感觉,要森罗殿老祖忘乎所以的大笑着。

但下一刻的,森罗殿老祖笑不出来了,他体内诅咒之力爆发,摧枯拉朽的腐蚀着他的寿元,无法遏制,无法阻挡!

“感觉到了吗?”孟长青调侃的讲出了真相,“其实你应该问一问我的,这青色灵液是从青铜石壁内流淌出来的,恢复寿元不在话下,可其内也蕴含着诅咒之力。”

闻言,森罗殿老祖万念俱灰,声嘶底里,“小畜生,你敢……算计老夫!”

他做梦也没想到,修行了上千年的自己,会要一个道宫境三重的小辈戏耍了。

可事已至此,他已经是无能为力了,就算他全力以赴的镇压体内的诅咒之力,也只能减缓寿元的流逝。

孟长青裂嘴笑着。

得意的如同嘴歪战神。

道:“语气客气一点,态度端正一点,兴许我能善心大发,帮你化解掉那诅咒之力的腐蚀呀。”

森罗殿老祖慌不择路的跪在了地面上,没有了先前半点狰狞冷酷。

死亡阴影前,老家伙卑微如同奴才般的道:“小友……大恩大德,是老夫昏聩,冒犯了小友,还请小友宽恕呀,救救老夫……”

孟长青嗤笑,“平白无故的,我有必要出手相救吗?

不过我这正好缺个奴才,你要是愿意,就把你的一缕魂魄交出来给我,让我保管,如此一来,我非但帮你化解诅咒之力,还给你真真正正的青色灵液。”

慕容月在后方看的心潮澎湃。

至少也是一尊王者境强者的森罗殿老祖,在孟长青的计谋下,转眼间就穷途末路,命悬一线了。这样的谋略与手段,天底下也真的是寻不出第二个来了。

“老夫……”

时间上容不得森罗殿老祖多思多想。

才几个呼吸的功夫,他体内爆发出的诅咒之力,就要他寿元枯竭殆尽,身体也干瘪无光的形如一具干尸骷髅般,没有一点的生机异彩。

“好!老夫愿意臣服小友。”

心下一狠的,森罗殿老祖交出了一缕命魂。

拿到了森罗殿老祖命魂的孟长青,可以随时夺走森罗殿老祖的性命。

他展开混沌血脉,吸收掉了爆发在森罗殿老祖体内的诅咒之力。

没有了诅咒之力的侵蚀,数十滴青色灵液的生命能量,很快就要森罗殿老祖恢复成了一个满头黑发,气机绵长的中年男子。

这个时候的森罗殿老祖,处于一生之中的巅峰时期。

一股能把千山万壑都给碾压成虚无碎片的强大气机,浩荡如汪洋的滚动在其身外。

“你具体是什么级别?”孟长青问道。

森罗殿老祖眼神灰暗,他一缕命魂掌控在少年手中,由不得他不俯首称臣,答道:“回主人的话,我是王者境九重圆满的修为。”

“这样啊,那岂不是说,你再往前一步,就是皇者境的巨头了?”孟长青笑道。

“主人说笑了,皇者领域,难如登天,没有大机缘大造化,老夫终其一生也不见得可以晋升。”

“没有的废物。”孟长青不客气的踹了森罗殿老祖一脚。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