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师徒情深!

“牧川大哥……好汉不吃眼前亏呀。”

“是啊,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这小子有那青铜石壁内的诅咒之力为仪仗,我们与其逞一时意气的死在他手里,还不如暂忍一时的低个头?”

“对对对,大丈夫能伸能屈,只要离开了这圣灵谷,这小子就是案板上的鱼肉,我们想怎么杀了他,就怎么杀了他。”

目睹到两个半步王者境的牧族老者,旦夕间的湮灭在诅咒之力的侵蚀之中。

几个牧族年轻人,再也没有半点傲骨铮铮了,争先恐后的朝着那黑鳞神驹上坐着的牧川,发出了传音的提醒道。

听着几个牧族年轻人传音的牧川,七窍生烟,暴跳如雷。

他想要宰了这几个贪生怕死,没有骨气的东西。

可他心里也明白,就算他宰了后方几个贪生怕死的狗东西,也改变不了眼前的局面。

随即更要牧川怒不可遏的是,就连骑在金毛狮子头顶的牧族少女,也有样学样的传音道:“此寮仪仗的无外乎那青铜石壁内的诅咒之力。

牧川大哥你不想低头,我可以理解,可咱们要是全都被他埋葬在这里,吾族的威严就真的是荡然无存了。”

“……好!今日之辱,改日我要他百倍偿还回来!”顺坡下驴的应了一声的牧川,眸子赤红爬满血丝的走向了前方。

道:“孟长青道友!冒犯了你徒儿,是我们的不对,我可以给她赔礼道歉,也可以把从那地下宫殿内搜刮到的东西,全都归还给你这徒儿。”

山野哗然。

此次圣灵谷开启,牧族的出现,就像是一头神圣不可侵犯的真龙一样。

可现如今呢?这牧族阵容,却在孟长青的压迫下低了头,认了错。

“赔礼道歉?”

孟长青冷笑,“一开始的话,赔礼道歉就够了。可我刚刚就说过了,赔礼道歉不够,还要跪下给我徒儿叩头才行。”

从牧川走出,言称自己愿意赔礼道歉的那一刻起,脸庞就迷迷糊糊的慕容月,咬了咬舌尖的道:“不必了……赔礼道歉就可以了,不用磕头。”

她可不傻!

老贼在万众瞩目下压得牧族阵容低头,牧族一定会找老贼算账的。

她要是真要那牧川给自己磕头认错的话,来日牧族清算因果的时候,她和老贼一个也别想跑掉!

说一千道一万,无论老贼是不是真的要给自己主持公道,她慕容月都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逆徒的心理活动,孟长青一眼就看穿了,“乖徒儿,你是怕他们打击报复吗?不怕,天大因果,为师一力承担。”

慕容月哑口无言了。

她给自己留后路的心思都给老贼看穿了,再多说什么的话,没准老贼就恼羞成怒,原形毕露了呢。

“孟长青道友!”

“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呀!”

“你徒儿都说了,只要我赔礼道歉就可以了,你干嘛要咄咄逼人,欺人太甚!”

牧川拳头紧握,指甲刺入了掌心里都浑然不觉,可见是愤怒到了什么地步。

“废话连篇。”

“你跪不跪吧,一句话,爷们点!”

孟长青身外黑气喷涌,交织在一起,呈现出一道幻灭不定的诅咒长矛。

击杀了两个牧族老者的,就是这由诅咒之力演化出的诅咒长矛。

因此一看到孟长青体外呈现出那漆黑幻灭的诅咒长矛,牧川登时就跪在了慕容月的身前,双手抱拳,满头青筋的道:“……是我不对,冒犯了仙子!”

山野间的聒噪议论声,这时变成了万籁俱静。

一双双目光着落在孟长青的身上,有钦佩,也有敬畏。

慕容月呼吸紧促,她做梦也不敢想,帝族的天骄,会跪在自己身前,朝自己赔礼道歉!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她身后有一尊师尊为她撑腰!

【获得慕容月好感度+20点,奖励五十炷香顿悟修行】

【获得慕容月好感度+20点,奖励鸿蒙丹十枚】

【获得慕容月好感度+20点,奖励一千年仙桃一枚】

……

“师尊。”

慕容月鼻尖发酸。

她委屈啊。

数十年前叛出师门后。

她无依无靠,四处漂流,好不容易拜入了玉清宫,一路走到了准圣女的位置,可自始至终,她都没有感受到一点温暖。

可今天,孟长青的所作所为,还有孟长青站在她身后,给她带来的那种天塌地陷,也可以依靠的安全感,就像是一缕缕阳光般的照进了她的心灵深处去。

看着逆徒对自己的好感度直线飙升,孟长青晓得,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掰扯,他一跃的来到了逆徒身旁,伸出那有力的手臂,将逆徒搂进了怀里。

山野间无数的女修露出了羡慕的目光。

望去,那就是一幅“师徒情深”的画面呀!

“臭女人!”

在场有一个人不高兴,咬牙切齿的。

小雀儿!

瞅着孟长青与慕容月师徒情深,搂在一起的画面,少女不停的磨着后槽牙。

她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自己失宠了!

委屈!

想哭!

“不能哭!师尊对我还是很好的,我只要努努力,一定可以独得师尊的宠爱!”

少女如此安慰着自己。

……

【获得慕容月好感度+10点,奖励二十炷香顿悟修行】

【获得慕容月好感度+10点,奖励五百年仙桃一枚】

逆徒的身段挺软乎的。

还有体香。

孟长青坐怀不乱的拍了拍逆徒的香肩,道:“过往种种,为师不解释,日后你就会明白为师的苦心。”

话锋一转,孟长青望向了还跪在地面上的牧川,“好了,你可以起来了。

今日我不大开杀戒,算是给了你牧族颜面,下面把你从那地下宫殿里得到的东西,一样不少的给我吐出来!”

“自然。”牧川挥手的交出了一枚空间戒指。

孟长青拿过来一看,其内有下品灵石上千万枚,千年灵药十几株,还有一件王器。

“就这些?”

孟长青皱起了眉头。

慕容月摇头,“那一日大长老带着我们才进入到那地下宫殿,这牧族阵容就冲了进来,在哪地下宫殿里具体有多少东西,又有什么宝贝,我也没记清楚。”

“这一桩因果算是结下了,我歹给自己捞点好东西才行!”孟长青暗忖的道。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