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撕破脸皮

“小子!你会为你的狂妄,付出代价!”

眼中一片噬人光芒的牧川,体内有着一道照耀山河九天的光芒飞出。

仔细看,那是一道山河图,其内绘画着蛮荒山河,日月星辰,洪荒万族,看起来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像是要将古老时代的天地气象,映照到这一片时空来。

现场有老辈修士叹然,“帝族就是帝族,一个年轻小辈就能拿出这样的宝贝来,要是老头子我没看走眼的话,这是一件交织着大道规则的圣阶法器。”

中州之上,法器神兵统一划分为灵阶,玄阶,地阶,天阶,王阶,圣阶。

圣阶法器交织着大道规则,全面复苏,其威可以摧毁一切。

在圣阶法器之上,还有传世圣器,至尊神器,极道帝器等。

可就是一件圣阶法器,也是价值连城,举世无双的了,皇者巨头都不见得可以拥有。

从牧川体内飞出的山河图,烙印在高空上,弥漫出的大道律动,压得天地失色,星空暗淡。

也就在这个时候,牧族阵容里的两个老者,一起飞到了山河图外。

爆发出的修为气机来看,这两个牧族老者都在半步王者境的道行。

随着他们把一身法力,注入到那山河图里去,这宏伟瑰丽的药山,左摇右晃了起来,似乎要土崩瓦解,四分五裂了。

山河图光芒大盛,有秩序神链洒落而出,更有一方掩盖了无边天空的锦绣山河,从那画中映照而出。

孟长青仰头看去。

只觉得快要喘不过气来!

有着绵延起伏的洪荒大山,浩瀚奔腾的洪荒江河,波澜壮阔,挤满乾坤的笼罩在上空,还未曾碾压下来,就让孟长青产生出粉身碎骨,亡魂皆冒的悸动。

“小辈!受死!”

极力复苏着山河图的两个牧族老者,异口同声的咆哮道。

“放心,今日为师一定为你逃回一个公道!”

心里有点慌,可孟长青脸上没有一点恐惧沉重。

他沐浴在神圣光芒内,丰神如玉,天塌不惊,朝着逆徒慕容月,露出了一个温暖人心的笑容。

“师尊……”

慕容月美目复杂,心中的怨恨,急剧减少。

【获得慕容月好感度+5点,奖励鸿蒙丹三枚】

【获得慕容月好感度+10点,奖励五百年仙桃五枚】

【获得慕容月好感度+5点,奖励顿悟修行十炷香】

……

孟长青暗道:这就是在用命去感化呀!

一个不慎,肯定他娘的完蛋!

但,风险越大,回报越大!

不找这帝族叫板,怎能在最短时间内感化逆徒呢?

瞧着那压垮诸天日月的洪荒山河,封天绝地,碾压一切的笼罩下来,孟长青不指望自己可以摧毁这一股力量,他的目光,锁定在两个牧族老者体外。

复苏那山河图的,是这两个老家伙!

擒贼先擒王,捉奸要成双!

只要宰了这两个老家伙!

那山河图没有人复苏,麻烦也就迎刃而解了。

体内混沌血脉极致复苏,孟长青的毛孔下,代表着诅咒之力的黑色气息,大量的衍生而出。

然后他又以自身血脉内的诅咒之力,与青铜石壁内的诅咒之力相共鸣。

“要是在加入一些形态变化,会不会显得更加厉害一点?”

一念至此,孟长青把所有的诅咒之力,糅合在一起,化作了两道扭曲不定,忽暗忽明的诅咒长矛。

比起两个牧族老者掀起的动荡,两根幻灭不定的诅咒长矛,不值一提,无光无关。

破空声内,两道诅咒长矛划破了虚空。

撞击在那蔽日遮天,能够摧毁万物,压得空间都支离破碎,布满裂痕的山河异象上,诡异的一幕发生。

由诅咒之力演化出的两道诅咒长矛,没有对那山河异象造成一点破坏,同时也没有受到一点打击,而是无孔不入,无视屏障的穿了过去。

就如同是沙子可以穿过渔网,水可以流过岩石缝隙一样。

说时迟那时快,穿过了山河异象的两道诅咒之力,分别击中了牧族两个老者。

结果不言而喻。

两个牧族老者就算是半步王者境的修为,还有着圣阶法器的大道法则庇佑,也扛不住诅咒之力的侵蚀呀。

包含在两道诅咒长矛内的诅咒之力,不仅仅是来自于孟长青体内的混沌血脉,还有青铜石壁!

肉眼可见的速度内。

两个牧族老者变得骨瘦嶙峋,暮气沉沉。

再然后就是血肉湮灭,化作白骨。

没有了他们的运转复苏,那山河图失去了光芒的落在了地面上,掩天蔽日的山河异象也随之湮灭一空。

“这小子……是仙人转世吗?”

“神通境二重初期,驾驭青铜石壁内的诅咒之力,击杀了两个掌控着圣阶法器的半步王者境,我想不久之后,中州北部是要卷起狂风大雨了。”

“还是往下看吧,他连帝族都敢叫板,下面保不齐会大开杀戒呢。”

……

山野间观望的修士,面色莫不是惊恐震撼,敬畏骇然。

黑鳞神驹上的牧川,这时则是脸如死灰,眦睚欲裂,“小子……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

“不就是杀了两条你养的老狗吗。”孟长青意气风发的冷笑了一声,望向了逆徒的道:“再等等。

为师我马上就让他们来给你赔礼道歉!不对,这一次是跪地叩头!帝族又如何,我孟长青的徒儿,比你们尊贵一万倍!”

慕容月:‘……’

【获得慕容月好感度+5点,奖励五百年仙桃一枚】

【获得慕容月好感度+5点,奖励十炷香顿悟修行】

……

孟长青浅笑着,不出意外的话,等这一场风波结束,差不多也能将逆徒感化完毕了。

到时候自己也能轻松几天了。

“欺人太甚!”

“吾族乃是帝族,你今日仗着青铜石壁内的诅咒之力恃强凌弱,可等你离开了圣灵谷,还能这样高高在上吗?”

牧族少女愤恨不平的喝问道。

“明日洪水滔天与我无关,我就是要为我徒儿讨个公道!”

“要不拼命吧,我看你们谁能跑的掉!”

孟长青不受威胁,戏虐调侃的答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