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欺负我徒儿,就是不行!

“可笑!”

“帝族万古长存,古代至尊也没资格让我帝族低头认错!你一句话,就想让我们给你徒儿赔礼道歉?”

黑鳞神驹上的牧族青年,瞳孔间有万丈杀机喷薄。

孟长青不管,笑容锐利如刀,“帝族高高在上,可你们算什么东西,有一个可以真真正正的代表牧族吗?

就算你们可以代表牧族,欺负了我孟长青的徒儿,那也是罪该万死,我让你们给我徒儿赔礼道歉,已经是给你们留了颜面了,不然今日在场没有一个人可以活着离开!”

“小辈好胆!”牧族阵容内的高瘦老者,体外神光迸发,脚下还有大道规则的交织,一副随时就要出手的姿态。

这时那骑在金毛狮子头顶的牧族少女开口了,她娥眉紧蹙的道:“你一口一个徒儿,我倒想知道你徒儿长什么样子,在不在场。”

“当面对质是吧?”孟长青望向了站在远处的慕容月。

一下子的,全场人影都看向了逆徒。

慕容月很慌。

老贼和帝族叫板,这是自寻死路的事。

她如今暴露出了身份来,万一孟长青出了差错,她也是在劫难逃。

可看孟长青那天塌不惊,胜券在握的姿态,慕容月玉足一点的,硬着头皮的站在了青铜石壁下方,道:“我就是师尊的弟子!”

牧族少女大怒,“满口胡言,这小子的修为还只是神通境二重初期,你是道宫境九重圆满,要说他是你徒弟还差不多。”

“我记得你!”牧族青年认出了慕容月,道:“你是那玉清宫的人。”

慕容月颌首微点,“没错,我除了是师尊的弟子,还是玉清宫的准圣女,几个月前,你们横行霸道的夺去了那地下宝库内的所有机缘。

还杀了大长老和几位长老,逼得我不得不独自一人的流落在这圣灵谷里,期间好几次都险些一命呜呼。”

“好了,徒儿你可以退下了,下面就交给为师来处理。”孟长青衣袂飘飘的立在青铜石壁上,如一尊魔君真仙,丝毫不受青铜石壁的诅咒之力侵蚀。

“或许我们该找个地方,坐下来平心静气的谈一谈。”牧族少女婉转的道。

“不用那么烦,只要你们给我徒儿赔礼道歉,再把从那地下宝库内搜集到的造化,悉数的奉还给我徒儿,你们就可以安然无恙的走下山去。”孟长青斩钉截铁的回道。

“今日我们要是低了头,吾族威严荡然无存,回到族内也会受到重罚!”牧族青年与背后的两名老者交流道;“可这小子……竟然能驾驭那青铜石壁内的诅咒之力。”

“川少爷无虑,他境界卑微,一时侥幸,可以不受这青铜石壁内的诅咒之力侵蚀,可这也改变不了他修为弱小的事实。”

黑发浓密的牧族老者,出了个主意的说道:“可以先试探一下虚伪,若这小子真的可以驱使那诅咒之力,咱们在从长计议也不迟。”

“好!就这么办!”牧川点了点头。

当即的。

三百多名牧族黑甲骑士内,掠出十尊!

每一个都有着尊者境的道行,搁在南域之上,绝对是能称霸一方,高高在上了。

十尊黑甲骑士,从头到脚的包裹着刻满了阵纹的战甲,手中握着的战戈长矛也都充满了血腥之气。

他们在得到命令的一霎那,就是合围之势的逼近了青铜石壁上站着的孟长青。

“不知所谓。”

“我孟某人要的不过是一个公道!”

“帝族也要敢作敢当才是!”

孟长青失望的自语着。

“杀!”

抓住了破绽空隙的十尊牧族骑士,在孟长青自言自语的瞬间,一起刺出了手中长矛。

“尘归尘,土归土,能和这青山绿水为伴,也算是尔等的福气了。”

孟长青一念间的,以混沌血脉内衍生出的诅咒之力,牵引着青铜石壁内的诅咒之力,化作一片黑色雾气。

无视空间,无视法则,无视一切的浇灌在了十名黑甲骑士的躯体外。

“……啊”

惨叫声跟着响起。

十名尊者境修为的黑甲骑士,寿元还都有好几百年呢,可在诅咒之力的侵蚀下,几个呼吸都没有撑过的,便沦为了一具具白骨。

最为可怕的是,穿在这十名黑甲骑士体外的盔甲,那都是篆刻着阵纹的,水火不侵,刀枪不入。

但在诅咒之力的侵蚀之下,也都好像是渡过了漫长岁月的变成了破铜烂铁,阵纹也都被磨灭的黯然无光,烟消云散掉。

“他真能操纵这青铜石壁内的诅咒之力?”

“竖子妖孽!”

“根据吾族记载,这青铜石壁内的诅咒之力,无解!此子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两个牧族老者,是这一次进入到圣灵谷内,庇护几个牧族年轻人的护道者。

此刻这两个牧族老者的沧桑眼眸内,跳动着如出一辙的大震撼。

“现在如何是好?他能操纵这青铜石壁内的诅咒之力,要是硬碰硬的话,我们恐怕……”

牧族少女一脸的凝重,她不是傻子,知道问题的严重性。

十个顷刻间化为了白骨的黑甲骑士,就是前车之鉴!

孟长青要是把这诅咒之力发泄到她的身上来,她注定是招架不住的。

“那也不能低头认错!”

牧川面色扭曲道:“此行我负责带队,给这小子低头认错,日后族内还要我立足之地吗?”

他嘶吼的看向了两个牧族老者,“你们两个都是半步王者境的超级强者,我可以将秘宝借给你们祭炼,相信就是王者境的强者也要喋血陨落!”

“川少爷的意思,是让我们出手杀了这个小子?”两个牧族老者神情肃穆。

老实说,他们心里没有底。

青铜石壁内的诅咒之力是大恐怖,这是中州北部人尽皆知的。

牧族内有关于青铜石壁的记载也是不少,越是了解这青铜石壁,就越是清楚那诅咒之力多么恐怖与禁忌。

“想好了吗?”

孟长青催促道。

翻脸就翻脸,他把地点选在这青铜石壁前,就是因为站在这里,他可以立足于不败之地。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