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逆徒就是虚伪

孟长青目光澄澈,单纯的以一种欣赏的姿态,打量着雾气朦胧中,袒露着风华绝代之气的百花宫圣女,回道:“没什么理由,我想在什么地方就在什么地方。”

“狂妄!”燕长空瞳孔生辉,体外有炽盛无匹的雷霆电芒跳动。

“滚一边去!”孟长青丝毫不给对方面子,哪怕对方是上古世家道子,还身兼雷灵体这道特殊体质。

“公子曾在造化灵池前,以斩人寿元的妙术,葬送了一名尊者境,一名半步王者境的超级强者。”百花仙子侃侃而道;

“而今公子坐在这青铜石壁前,隔空叫板帝族!巧的是,这青铜石壁内的诅咒之力,恰好也是斩人寿元。

不管是王者巨头,还是皇者巨头,在这青铜石壁内的诅咒之力前,皆是一培黄土罢了。

籍此推测,公子那斩人寿元的手段,与这青铜石壁内的诅咒之力,应该是有所关联。”

孟长青肃然。

好聪慧的臭女人!

一斑而窥豹!

三言两语就揭穿了自己的斩人寿元的力量,与青铜石壁内的诅咒之力有所联系。

燕长空一副恍然大悟的姿态,喝道;“不错!你在造化灵池外时,还丢出了三道青铜石块,落入到那半步王者境的老家伙手里后,瞬间就让对方寿元枯竭,行将就木。

本道子想起来了,那三块青铜石块的质地色泽,和这青铜石壁,几乎是一模一样!”

百花宫圣女笑道:“是啊,本圣女现在可以肯定的说,公子你是有着免疫这青铜石壁内诅咒之力的能力,而且你那斩人寿元的法子,也是从这青铜石壁内汲取来的。”

“说完了?”孟长青平静的道:“凭空推测,毫无凭证,我是不会承认的。”

“换做是本圣女也不会承认。”百花宫圣女螓首微点,理解的道:“青铜石壁内的诅咒之力,万古以来,不知埋葬了多少巅峰强者。

皇者巨头也不能躲过这诅咒之力的扼杀。

公子有着无惧这诅咒之力,驾驭这诅咒之力的能量,称得上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所以说,公子你敢在这圣灵谷内叫板牧族,也是仰赖着这青铜石壁内的诅咒之力。”

孟长青唇角扬起冷笑,“谬赞了,要不然你来给我当徒弟好了?

拜我为师,我就告诉你怎么驾驭这青铜石壁内的诅咒之力!

到时这青铜石壁内流淌出的青色灵液,你想要采集多少,就能采集多少,如何?”

听出少年是在调戏自己的百花宫圣女,眉宇间霎那的薄怒之色,笑道:“亘古以来,投机取巧者不计其数。

但只要自身强大,才是真真正正的永恒!

你想要借用这青铜石壁内的诅咒之力,叫板帝族!想法不错,可帝族就是帝族,就算是你侥幸成功了,也要面临帝族的怒火!”

孟长青受够了这个臭女人,说的每句话都是一针见血,像这样集美貌与智慧于一身的臭女人,就是欠收拾!

山野间人影绰绰,一些老辈修士听到百花宫圣女的分析,惊叹臭女人冰雪聪明的同时,看向孟长青的目光,有了震撼的转变。

“这小辈胆敢叫板牧族,原来是他可以驾驭那青铜石壁内的诅咒之力呀。”

“难以想象!圣灵谷在南域上存在了漫长岁月,这青铜石壁的恐怖也是横跨了一个个时代,从没听人说起过,有人可以无惧这青铜石壁内的诅咒之力啊。”

“那小子才神通境二重初期吧?究竟是用了什么法子,才能驾驭这青铜石壁内的诅咒之力?”

……

鼎沸的议论声内。

一个苍老如厉鬼般的老者,笑着的落在了青铜石壁前,道:“小友菩萨心肠,可否帮老夫采集几滴青色灵液啊。”

陆陆续续的又是冒出十几个寿元不多的老辈修士,朝着孟长青发出了一样的祈求声。

孟长青无动于衷,什么菩萨心肠!菩萨心肠能在这个等级分明,弱肉强食的世界存活下去吗?

斜睨的,孟长青漠然的道;“想要看戏,我不反对!很快尔等就能看到我是怎么与牧族叫板的了,不想卷入进来的,就退的远一点!”

“小辈!你可别不知好歹!老夫仙台境巅峰的修为,找你要几滴青色灵液,这是看得起你!”一个秃顶老者面部狠厉的吼道。

孟长青成全了这个老狗,混沌血脉复苏,衍生出的诅咒黑气,与后方青铜石壁内的诅咒之力,一脉同源,离奇的形成了一种共鸣合奏!

随着这丝丝缕缕的诅咒黑气,席卷到那仙台境老者的身外去,令人恐怖的一幕发生。

这寿元无多的秃顶老者,几个呼吸间的沦为了一具白骨。

仙台境巅峰?

不过尔尔!

立于青铜石壁前,孟长青祭出的诅咒之力,可以与青铜石壁内的诅咒之力相互交融,由此发出的诅咒之力,威力比之孟长青正常情况下释放出的,要强悍百倍千倍!

“果然!”

“天啊,他还真能驾驭那青铜石壁内的诅咒之力!”

“怪物!这还是人吗?皇者巨头都要对这青铜石壁内的诅咒之力退避三舍,他才神通境二重初期,就可以驾驭这青铜石壁内的诅咒之力了?”

“由此一来,这小子岂不是无敌了吗?”

“我就不相信他驾驭那青铜石壁内的诅咒之力,可以不付出代价!这都是旁门左道之法!没有这青铜石壁内的诅咒之力,他啥都不是!”

……

秃顶老者的灰飞烟灭,在山野间引起了潮水般的聒噪声。

十几个寿元无多,企图从孟长青手中得到青色灵液的老家伙们,而今也是老老实实,脸如死灰的退到了远处去。

【获得慕容月好感度+5点,奖励鸿蒙丹三枚】

【获得慕容月好感度+5点,奖励十炷香顿悟修行】

呦!来了!

孟长青觉得,一定是自己轻描淡写间就抹杀了一名仙台境巅峰的强者,惊艳到了逆徒。

扭头看去。

果不其然。

慕容月一脸的异彩惊艳。

目光与孟长青的眼睛触碰到一起的时候,逆徒下巴上扬的哼了一声。

孟长青只能说,女人就是虚伪!逆徒也不例外!

明明被自己惊艳到了,还非要装出一副高高在上,恨你入骨的姿态来。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