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再临药山

风驰电掣。

一刻不停。

孟长青带着几个逆徒,来到了延续在圣灵谷东南区域的药山下。

慕容月还有点不明白为什么孟长青要带自己来到这药山。

孟长青也是没有解释,他径直的冲向了药山顶部。

没有多长时间,他见到了那一块蕴含着诅咒之力的青铜石壁!

慕容月似乎晓得这青铜石壁的恐怖,眉黛紧蹙暗忖道;“圣灵谷内的青铜石壁,有着剥夺人寿命的大恐怖,老贼特意把我带到这里来,究竟是有什么阴谋?”

有趣的是,此时的青铜石壁外,零零散散的竖立着一些修士。

其内不乏仙台境的超级强者,还有一尊半步王者境的超级强者,体态苍老,目光如炬,肌体红润,可那身上所缠绕的迟暮之气,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掩盖的!

从此就看出这个半步王者境的老者,也是走到了寿命的尽头,到了寿元枯竭,时日无多的境地。

“好大的胆子!你这小辈,神通境二重初期的修为,身旁这几个小女娃也都是卑微道行,竟然就敢来到这青铜石壁外!

如此不知天高地厚,没有长辈告诉你们,这药山顶部有着不可沾染的大恐怖吗?”

某个仙台境级别的超级强者,高高在上的叱喝道。

孟长青:???

这是再找存在感吗?

“大恐怖?你指的是这青铜石壁吗?”

孟长青目光深邃淡然,一袭黑衣如墨,面对一名仙台境的超级强者,无半分敬畏之意。

“混账!老夫好心点拨你这小辈,你就用这种态度来质问老夫吗?”

仙台境老者怒目圆睁,体内有着隶属于仙台境强者的庞大气机喷薄而出。

孟长青依旧是无喜无悲,风轻云淡的姿态。

而且他接下来做出的举动,震惊全场!

只看服下了圣颜丹后,外貌就如十七/八岁少年的孟长青,唇红齿白,风流倜傥,丰神俊朗下,又有着几分霸道冷酷之气。

他龙行虎步,步步生辉的走向了流淌着青色灵液的青铜石壁,给人的感觉,就恍如一尊风华绝代,无惧恐怖的少年真仙。

“小辈找死!”仙台境强者讥笑的收起了体外气焰。

在他看来,一个神通境二重初期的蝼蚁,也敢不知天高地厚的走向青铜石壁。

不用他出手,孟长青就要万古成空的埋葬在青铜石壁前。

须臾站在了青铜石壁前的孟长青,眸光怅然。

不久之前,他还在这青铜石壁前灭杀了几个妄图夺取自己青色灵液的老狗。

低头看去,从青铜石壁内流淌出的青色灵液,滴答滴答的积累到下方的水洼里。隔了几个月的时间,水洼内积累下来的青色灵液,少说也有上千滴了。

孟长青几个月前从这水洼内收走的青色灵液,有三千五百多滴,以此推算,这青铜石壁内一天流淌出的青色灵液,也就是几滴而已。

伸出手的,孟长青把水洼内的上千滴青色灵液,全部的收入到了袖口里去。

“找死!”

“收取青色灵液,就要受到青铜石壁的诅咒!饶是身怀大气运的盖世天骄,也就只能一次收走一滴两滴,这小子一出手就收走了上千滴的青色灵液,这是自寻死路呀。”

……

围绕在青铜石壁外的修士们,面面相觑,只觉得孟长青就要化为一培黄土了。

然而。

一个呼吸过去,两个呼吸而去。

直到一盏茶的功夫都流逝掉了,收走了一千滴青色灵液的孟长青,一点事也没有。

黑衣无暇,长发披肩,背对着众人,如谪仙般脱尘绝世。

“这怎么会?”

“不会是青铜石壁出现问题了吧?”

“此子神通境二重,就敢来到这里,还直接走到青铜石壁前收走那青色灵液,难道他身上有着克制诅咒之力的法宝?”

“不可能吧?漫长岁月来,还没听说过有什么人可以无视那青铜石壁内的诅咒之力,也没听说有什么法器,可以抵消那青铜石壁里的诅咒之力呀。”

……

一尊尊人影震惊着。

也有人升起了火热贪婪的目光。

孟长青可是当着他们的面,收走了一千滴青色灵液呀!

一滴青色灵液,可以恢复百年寿元,这一千滴寿元,那就是数十万年的寿命啊。

“小友如何称呼?”

现场唯一的那个半步王者境的老者,气色红润,笑容慈祥,道:“老夫李天正,散修。

这一生可以修炼到半步王者境,着实不易。只可惜岁月无情,老夫已经是寿元枯竭了,如果小友能割舍给老夫几滴青色灵液的话,那就是小老儿的恩人。”

孟长青微微的诧异。

老家伙不容易呀,一介散修也能修炼到半步王者境,是有点不容易。

“几滴青色灵液?够吗?要不我全都送给你吧。”

吊儿郎当的,孟长青回道。

李天正怔了下,“小友说笑了,老夫一生堂堂正正,即便是几滴青色灵液,对老夫都是再造之恩了。”

孟长青半晌无言,要么是这老家伙伪装的天衣无缝,要么对方就真的是一个有德行的修道之人。

可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能保持本心,见到了机缘造化又不心生贪婪的修道之人,能有几个?

“好,我给你十滴。”

一挥手的,孟长青将十滴青色灵液,甩到了老者李天正身前。

“小友大恩,老夫感激不尽。”

李天正肃然的施了一礼,道;“老夫来圣灵谷不久,没有什么可以答谢小友的。这样吧,老夫将身上的千万灵石,还有几件天阶法器,一并送给小友,如何?”

“不必了。”孟长青实话实说道:“我正值黄金岁月,这青色灵液对你而言是延续寿命的天地瑰宝,对我来说,不值一提。”

李天正倒吸冷气,“小友气魄非凡,老夫佩服!

可我从不欠人恩情,小友不肯收我的东西,那就告诉老夫,有什么地方是需要老夫鼎力相助的?赴汤蹈火,老夫也在所不惜!”

孟长青笑了,“是吗,那我准备和牧族为敌,你要不要帮我杀几个牧族修士?”

李天正:???

“敢问小友一句,你说的是那个牧族?”

“还能有那个?帝族牧家呀!”

全场寂静。

李天正脸如死灰,“小友玩笑了,帝族万古长存,老夫就算是皇者巨头,也不敢去与帝族为敌呀。”

“可是我敢!”孟长青霸气外露,身姿挺拔,声如洪钟道;“牧族欺我徒儿!我孟长青一定要给我徒儿讨回一个公道来。”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