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为逆徒伸张正义

【感化对象:慕容月】

【对宿主好感度:负77点】

【对宿主忠诚度:负100】

……

任重而道远!

要彻底把这逆徒感化成功,尚需一段时间的消磨。

孟长青收起了小成圣躯,目光忧郁不失温柔的注视着在端木风劝说下,勉强愿意留下来的慕容月,说道:“为师看得出来!

你心里对为师很不满,否则你也不会叛出师门,一走就是数十年之久。

以前也是为师的不对,修炼魔功,性情上也就有些不近人情。从今往后不会了,为师会慢慢补偿你的。

你可以问问她们几个,这些日子来,跟着为师,她们得了多少好处!别的不说,就那造化灵池内洗礼的资格,这可是仙台境级别的超级强者都不一定夺取的到的。

可就是为师的一句话,她们就有了在哪造化灵池内洗礼的资格。”

感化要从多方面下手!

孟长青现在就是要明明白白的告诉逆徒,跟着为师走,要枪有枪!要炮有炮!

但慕容月没有服软的意思,嗤之以鼻道:“师尊所言极是,既然你这么厉害,我有个不情之请,还希望师尊为徒儿做主!”

“好!你且道来!”

“之前师尊不是问我是怎么受的伤的吗?”慕容月说起来就有些怒不可遏的样子,“我本来是和玉清宫的阵容一起来到这圣灵谷里的。

可在几个月前,大长老发现了一座掩藏在废墟下的通道,进入其中,便是一座地下宫殿,其内有着许许多多的天地灵石,珍奇灵药。

还有好几株万年圣药。

这本是天大的造化,可就在这时候,来了一行人。

他们不但夺走了地下宫殿里的所有造化,还杀死了大长老,我也是那个时候,开始独自一人的游荡在这圣灵谷里。”

慕容月口中的大长老,指的是玉清宫大长老。

“知道那一行人是哪一方势力的吗?”

孟长青沉吟的问道。

替逆徒出头,之后顺理成章的收割一波好感度。

“知道!”慕容月颌首微点,嘴角的笑容古怪,“帝族牧家!如何啊,师尊您敢去招惹吗?”

帝族!

牧家!

孟长青不仅凛然。

这一次圣灵谷开启,进入到圣灵谷里的无数势力内,最为恐怖而可怕的,无疑是那帝族牧家了!

中州一共有五大帝族,每一尊都是有着百万年以上的悠远传承,渡过了无尽岁月与数之不尽的磨难。

但不管是什么样的岁月,帝族都是这浩瀚中州上不可忤逆,不可撼动的庞然大物,就是一尊高高在上的皇者巨头,在与世长存的帝族前,也要瑟瑟发抖,卑微臣服。

孟长青现在所在的区域,不过是中州北部区域,但帝族牧家,是能君临天下,称霸整个中州之地的存在。

无穷无尽的岁月间,那些曾挑衅过帝族的生灵,任你惊艳绝伦,实力无双,终究也要埋葬在帝族底蕴下。

瞧着孟长青眉宇间凝重,一言不发,慕容月得意的笑了,“我就知道师尊你不敢啊,这不丢人!帝族与世长存,是这中州之上不能冒犯的禁忌!”

孟长青皱眉,“谁说为师不敢?帝族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孟长青的徒儿,谁也不能欺负!”

“你确定?”慕容月表示怀疑!

“前方带路!”

“带什么路?”

“为师要去找那牧族讨个说法!”

慕容月倒吸冷气!

老贼疯了吧?

帝族也是可以招惹的吗?

她都没想过要找牧族报仇雪恨的事情,只是心有不甘而已。

“……不妨试一试,这老贼如果真的是疯了的话,让他死在帝族手中也是不错的选择。”

这般想着的,慕容月摁了一声,“好啊,师尊你要是真能为徒儿讨回一个说法的话,我就真心诚意的认你这个师尊!”

“不要相信她!”小雀儿着急了,喊道:“师尊你别上当,她是想要你去送死呢,帝族那么厉害,我们打不过。”

孟长青是以微笑,“打不过为师也要打,我孟长青的徒儿,不容任何人欺辱!”

慕容月不动声色的瞪了眼小雀儿。

好个认贼作父的小丫头片子!还敢来坏自己好事!你给我等着!

……

十几天后。

在慕容月的带领下,孟长青见到了那一座地下宝库。

化为废墟的地下宝库内,有着干涸的血迹,还有几具尸体,分别是玉清宫的大长老,和玉清宫的几个长老级人物。

“牧族呢?”

小雀儿紧张兮兮的警惕着。

“傻啊你,这都多少天了,牧族阵容还能留在这里干等着我们来找他吗?”

慕容月针对性的哼了一声。

她看小逆徒不顺眼,因为小逆徒和孟长青一条心!

雀儿看慕容月一样不顺眼,鼓着香腮的反驳道:“你才傻!”

“好了,不要吵了。”孟长青故作威严的叱了一声,道:“进入圣灵谷前,我见到过牧族阵容。

这牧族阵容浩大,有数百人之多,要在这圣灵谷内找到他们,实际上也不是什么难事。”

慕容月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老贼的神情,“师尊明鉴,徒儿有个主意,你可以发出征讨声。

帝族自视甚高,不允许任何人来挑衅,只要师尊你发出征讨声,这牧族得到消息,必然会在来与师尊碰面,到时候你就可以为徒儿我讨回公道了。”

孟长青:“……”

最毒妇人心呀!

变着法的要自己引火烧身。

“此计甚好,但也有不足之处,还是从长计议。”

婉转的,孟长青回道。

“师尊还想得出更好的法子来吗?”

“圣灵谷可是开启不了多长时间了。”

慕容月讥笑道:“我还以为师尊是真的要给我讨回公道呢,现在看来,不过是一句戏言。”

“那也不能把地点选在这里!”孟长青心思电转,眸光突然亮道:“有了,我们去药山。”

药山之巅矗立着青铜石壁。

在哪青铜石壁内有着诅咒之力。

对于旁人而言,这是致命的大恐怖,对于孟长青来说,这是可以利用的,籍此或许就能与牧族的阵容相博弈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