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摸你头!

在造化灵池内铸炼出的小成圣躯,犹如是黄金雕琢而成,无瑕无垢,万法不侵,明净如琉璃间,又有着神圣不可侵犯的色彩。

极致复苏了小成圣躯的孟长青,从头到脚的映照着照破万里山河,他龙行虎步,光耀凡尘,血肉间流淌喷薄出的霸道神光,璀璨仙辉,不是言语所能描述的。

转眼之间,慕容月施展出的漫天月华,如一场绚烂风暴般的浇灌到了孟长青的躯体外。

慕容月黛眉紧蹙,脸庞复杂。

她被孟长青的小成圣躯所震慑到了。

那无瑕超脱,金光缭绕的肉身躯壳,简直就像是神灵降世,真仙下凡般的完美璀璨。

且在孟长青体内喷薄出的血气光华,也是呈现为尊贵无匹,圣如大日的黄金色。

冲刷到孟长青躯体外的月华风暴,无坚不摧,破坏力惊人。

然而。

直到这浩荡绵延的月华之力,悉数全然的湮灭在孟长青的身前,他那如大日凌空般不朽不灭,超脱明亮的小成圣躯外,也是没有一道伤口出现。

就好像真的是万劫不灭的神灵之躯一样。

“怎么可能……”

“我……全力发出的月华秘术,同阶之中,鲜有人可以抵挡招架。”

“老贼他怎么可能只凭肉身躯壳,就毫发无伤的支撑住了?”

难以置信的惊艳之色,惊恐之色,交织在一起的浮现在慕容月的眼中。

对于小成圣躯的光耀天地,固若金汤,孟长青自己也有些意外。

这比他估计的还要硬,还要强!

凌驾于他一个大境界的慕容月,发出的月华风暴,竟然还不能在他小成圣躯外留下伤痕。

“很好!”

邪魅的笑着。

孟长青光芒万丈,长发飞扬,拖动着那一袭黑纹长袍,如一尊魔君般睥睨独尊,集光明于黑暗的走到了慕容月的身前,“乖徒儿,欺师灭祖,大逆不道,可是死罪!”

慕容羽脸蛋恍然。

她都怀疑眼前站着的还是不是自己印象里的那个老贼了。

变年轻后的老贼,相貌堂堂,丰神俊朗,现在更是风华绝代,霸气外露,怎么看都让人有种顶礼膜拜的冲动。

【获得慕容月好感度+5点,奖励十炷香顿悟修行】

【获得慕容月好感度+3点,奖励五百年仙桃一枚】

孟长青欣慰。

看来这逆徒还没有到顽固不化的地步。

跄踉的后退了几步远,慕容月容颜灰暗。

她自知就算在动用其他手段,也威胁不到孟长青了,咬了咬牙的喝道:“修道之人,无惧生死!

老贼你要是还有一点人性,就给我一个痛快点的死法,我慕容月宁死也不会屈服在你的淫威之下!”

“好,为师成全你!”孟长青抬起了手臂。

慕容月绝望的合上了眼睛,只觉得额头一沉,却没有疼痛感传来。

一只眼睛偷偷睁开的看了看情况,慕容月有点不解。

老贼没有杀死她,只是一只手摸着她的额头,一只手按在自己腰部,流转着道道金光瑞彩的挺拔身躯,在这一刻显得无比的伟岸高大!

目光也是那么温暖,不带一点奸诈。

最要慕容月无法理解的是,被老贼这么一整,她居然有点芳心大乱,对老贼的仇恨鄙夷也有点消退的意思。

【获得慕容月好感度+5点,奖励十炷香顿悟修行】

【获得慕容月好感度+5点,奖励十炷香顿悟修行】

【获得慕容月好感度+5点,奖励鸿蒙丹一枚(与鸿蒙气同理,是蕴含鸿蒙气的丹药,服下之后可以提升修为,洗练肉身)】

……

孟长青保持着伟岸的姿态。

尴不尴尬先不说,只要给奖励,孟长青非要把身前的逆徒,舔的心花怒放才行。

“计谋!”

“这一定是老贼的奸计!”

“可他图的什么?要想杀我,动动手就可以了,就算有所图谋,也可以把我抓起来,囚禁在他的身旁,可他不杀我,也不动用什么手段,这算什么?”

慕容月心乱如麻的想着,喊道:“你要是不杀我的话,就让我离开,我现在是玉清宫的准圣女,已经不是你这老贼的弟子了。”

“我同意你和我解除师徒关系了吗?你走正规程序了吗?”孟长青不屑道:“告诉你,一日是我孟长青的徒儿,这一生一世都是我孟长青的弟子!

你想要回玉清宫,那不可能!从今往后你就跟在为师左右,我会好好照顾你。”

“师尊!她根本就不想留下来,强扭的瓜不甜,你有我就可以了!”雀儿的声音响起。

这小丫头片子看到孟长青把前不久对待她的热情,都投入到了慕容月身上来,这一下子就泛起了嫉妒心理。

女人善妒!

哪怕是一个十岁不到的小丫头片子,一样是女人!

“放肆!”

孟长青脸黑,自己才在逆徒慕容月的身前竖立起高大伟岸的形象来,这小丫头片子就跳出来争宠了。

又不是特娘的宫斗戏,轮得着你一个小逆徒来争宠吗!

“师尊!”

挨了训的雀儿,眼圈泛起了水雾。

她委屈啊!

太委屈了!

……

“师姐。”

端木风走了上去,道:“师尊息怒,四师姐她脾气倔强,要不然让我来劝劝她?”

“你行吗?”孟长青狐疑。

“一定可以的!我和四师姐熟!”端木风一脸我能劝“她”从了你这老贼的虚伪笑容。

“好,我给你一炷香的时间!”孟长青退到了百米远的地方。

慕容月这时美目清冷如刀的盯上了端木风,传音交流道:“我叛出师门的时候,你还小,可你不该忘了咱们与老贼之间的深仇大恨!

那小丫头片子没骨气,把这老贼当成师尊来看待,可你不能忘吧。”

端木风深以为表的点着头,回道:“我没忘,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老贼已经今非昔比了,师姐你现在肯定也是体会到了。”

片刻交流,两个逆徒的意志达成了一致,那就是忍辱负重!虚以为蛇!

“师尊,我已经劝过四师姐了,她愿意留下来侍奉师尊。”

“好!好啊!”孟长青怎么能看不出真假来呢,可这没必要点破。

各取所需而已。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