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埋葬半步王者境!

“不好!”

精神力注入到青铜石料里的一瞬间。

半步王者境的老者,就如同触碰到了毒蛇猛兽般的丢掉了青铜石料。

可还是晚了一步。

已经渗入到他体内的诅咒之力,全面的爆发开来。

还有着诅咒之力,通过老者注入到青铜石料内的精神力,延伸到了老者的精神界面去。

在无数修士的注视下,这仙风道骨,须发皆白的半步王者境老者,就与先前的灰袍青年一样,顷刻间的苍老到了极点!

躯体枯瘦干瘪,肌体布满皱纹,头发掉落干净,全身上下的还都缠绕着一种将要走到寿命尽头的迟暮之气。

“……啊!”

老者发狂,惊恐癫狂的看向了孟长青,“你……是你!”

孟长青抬起手的捡起了被老者丢到了地面上的青铜石料,唇角上扬的笑道:“是我啊。

可我说的都是实话,斩人寿元的秘术妙法,就源自于这一块石头,你现在变成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可怪不着我。要怪就怪你太贪心了。”

满堂皆惊。

孟长青金丹境一重初期的道行,葬送掉了那尊者境修为的灰袍青年。

这已然是惊世骇俗了。

如今孟长青只凭一道奇形怪状,指甲盖大小的青铜石头,居然把半步王者境的老者也算计了!

仙台境!王者境,皇者境!

半步王者境的强者,是站在中州北部绝巅行列的超级强者!

金丹境与半步王者境修士之间的距离,一如是地面上的蝼蚁,和九天上的苍龙一般。

看着前一刻还精神矍铄,仙风道骨的老者,此时苍老枯瘦如人干一样,吐露出的气息也掺加着驱之不散的死亡气息的样子。

现场的修士,又有谁能不呆若木鸡呢。

“好小子!面对一位半步王者境强者的压迫,还可以风轻云淡间的施展出这样的诡计来,如此奸诈多谋,还有那斩人寿元的手段,他要是成长起来,必然是为祸一方!”

“我好奇的倒是那一块青铜石头,到底是这青铜石头内的力量,能够剥夺生灵寿元。还是说,是那小子把斩人寿元的手段,烙印在了那青铜石头里去?”

“诸位不觉得这青铜石头,有点像是那药山上的青铜石壁吗?质地如出一辙,而且那药山上的青铜石壁内所包含的诅咒之力,恰好也是斩人寿元!”

“道友多虑了啊!药山上的青铜石壁,是这圣灵谷内的一大造化,同样也是一大恐怖,皇者巨头也要止步在那青铜石壁前,我不相信那石头与青铜石壁有什么联系。”

……

坐在造化灵池内的超级强者们,你言我语,目光灼灼的交流着。

来到这一片天空下还不到半日,孟长青就成了现场所有人关注的焦点。

“小畜生!老夫千刀万剐了你!”

厉鬼般的咆哮着。

半步王者境的老者,体内喷薄出惊天动地的力量神光。

孟长青凛然,到底是半步王者境的超级强者!

青铜石料内的诅咒之力,已经要这老狗寿元无几,行将就木了。

这样的状态下,这老家伙还能爆发出那蔽日遮天,无边浩大的力量声威来,比起尊者境的灰袍青年,要可怕太多!

“不可力敌!”

孟长青身形一动,除了手中青铜石料外,两块大了一些的青铜石料,相继出现在他的身外。

气焰狰狞中的老者,瞳孔缩成针眼的愣在了当场。

一块青铜石料,简简单单的触碰到,就差点把他埋到土里去,前方少年竟然还有两块?

“该死的小畜生!你把老夫害成这般模样,今日我要是不宰了你,枉为人身!”

迅速分析了一下状况的老者,保持的发出了一道封锁周遭天地,掩盖日月苍穹的巨大手掌!

他想的很对,只要保持距离,不在和青铜石料发生肉/体上的触碰,他就不会遭到诅咒之力的侵蚀。

可就在这个时候,老者背后的虚空泛起涟漪,凭空显现出的符纸,熠熠灿灿,耀耀生辉,接着砰地一声炸裂开来。

制造出的风暴冲击,虽然伤及不到半步王者境的老者,但那一股力道,足以要措不及防的老者,狼狈跄踉的朝着前方扑了一下。

差点就摔了个狗吃屎。

如此一来,老者凝聚出的大手也就幻灭不定的消散掉了。

趁着这间不容发的破绽,孟长青祭出了三道承载着诅咒之力,荡漾着神秘岁月波动的青铜石料。

“……小畜生!小畜生!”

老者满头青筋,眼珠子都猩红起来。

他匆忙的在身外布置出牢不可破,坚不可摧的法力屏障。

但孟长青怎么可能让他遂了心愿呢。

一念之间的,孟长青引爆了上百张的爆炸符!

从灰袍青年寻衅找事的那一刻起,孟长青就悄无声息的在这一片天地虚空间,埋下了八百二十九张爆炸符!

系统奖励的爆炸符,可以埋藏到虚空深处!其隐蔽性,是半步王者境的老者都没有丁点察觉的。

上百道的爆炸符,一起炸裂,一瞬间衍生出的风暴,如烟花一样绚烂,又仿佛一场灭世洪流,悉数的浇灌在了老者的躯体外。

待到老狗撕破吞噬着自己的风暴乱流,三块划破虚空的青铜石料,也是不偏不倚的轰击在了老狗的躯体外。

“怎会……”

身体和三块青铜石料产生了接触的老狗,感觉到了绝望还有死亡。

他不甘的望着孟长青,喉咙蠕动间的嘶吼道:“小畜生……老夫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他可以修炼到半步王者境,那是经历了千难万险的!

好不容易走到了这一步,本来还有着大把岁月可以逍遥,现在竟是折在了一个金丹境的少年手中来,他怎么能甘心呢?

孟长青冷笑,“活着我都不惧你,死了我还用得着怕你吗?老狗安心上路吧,多言无益!”

孟长青话才说完,身体与三块青铜石料发生了接触的老者,那枯瘦干瘪,暮气沉沉的躯体,即刻的变成了一具白骨。

全场寂静。

落针可闻。

在场不管是年青一代,还是老一辈的修士,这时看向孟长青的目光,除了惊艳动容,那就是畏惧恐怖。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