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诅咒之力!斩人寿元!

不少人投来了目光。

没有人觉得会有什么奇迹发生。

灰袍青年乃是尊者境的巅峰修为,而孟长青呢?尔不过金丹境一重初期!

昂着头颅,不可一世中的灰袍青年也是这么认为的。

他高高在上的,丝毫没有将孟长青当成一个能够威胁到自己的存在!

一双跳动着淫/邪光芒的火热瞳孔,肆无忌惮的游动在端木风,周灵儿,姬如雪三个逆徒的婀娜娇躯外。

秉持着先下手为强的想法,孟长青手握三块青铜石料的祭出了诅咒之力!

他全面复苏混沌血脉之后,发出的诅咒之力,呈现为肉眼可见的黑色雾气。

丝丝缕缕的侵袭到灰袍青年的躯体外,孟长青还担心这家伙会躲开。

可结果是孟长青想多了,这灰袍青年狂妄自大到不躲不闪,任由丝丝缕缕的诅咒之力,侵袭到他的血肉之躯外后,冷笑讥讽的喝道;

“我已经警告过你了啊,蚍蜉撼树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无葬身之地!你还敢主动对我发出攻击,真的是愚不可及到了极点。”

孟长青充耳不闻的等待着结果,只要被诅咒之力沾染到,尊者境又如何!这灰袍青年不躲不闪的沾染上了诅咒之力,绝不可能安然无恙的不受到影响。

“……看。”

“他的头发是怎么回事?”

“嘶,我是眼花了吗?”

周遭惊诧之声彼此起伏。

“我头发怎么了?”

瞧着四周的修士指指点点的注视着自己,灰袍青年楞了一下。

跟着的,灰袍青年眦睚欲裂,恐惧不已的瞪大了眼睛。

他一头长发,变成了白色,充斥着红润生命气机的肌体,也生长出不计其数的皱纹来,就是一身血气都开始衰败。

好像是片刻间的渡过了几百年一样。

前后数十个呼吸的功夫,还有三百多年寿元的灰袍青年,成了一个身形枯瘦,暮气沉沉的老者。

一眼望过去,这站在那里的,根本就是一个行将就木的活死人呀。

孟长青至此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容。

自己混沌血脉内衍生出的诅咒之力,配合三块青铜石料带来的增幅效果,只要是沾染到对方身上去,就可以横行霸道,势不可挡的斩去对方一身的寿元!

结合灰袍青年的情况,这刹那斩去的寿元有三百年左右!随着孟长青的修为升高,混沌血脉蜕变,这诅咒之力的威力也会不断的成长壮大!

总而言之,在青铜石壁的洗礼下得来的这一招诅咒之力,真的是禁忌绝伦的手段了。

“咳……”

“怎么会这个样子!”

“……我的寿元……”

衰老使得灰袍青年的境界都跌落到了尊者境以下,声音听来也是沙哑尖锐。

他恐惧颤抖的盯上了孟长青,疯狂的咆哮道;“是你……是你用了妖术邪法!”

孟长青手不加理睬,倏然起刀落的斩下了灰袍青年的头颅。

全场骇然。

此时就连造化灵池内坐着的一道道身影,都被吸引到的睁开了眼睛。

“斩人寿元的法门?这可是举世罕见,万古难寻的奇术!”

“不光如此,此子只是金丹境一重初期,却能无视境界上的差距,一息间的将那尊者境的修士,斩杀成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这简直是点石化金,逆转生死了。”

“如此奇术,落在一个金丹境的小子手里,诸位不觉得太过可惜了吗?”

……

议论间。

坐在造化灵池内的青袍老者,目光带着炙热温度的走出了造化灵池。

他仙风道骨,气度伟岸,身外有大道轨迹流转,一举一动也契合着天地间的浩瀚灵机。

“道友小心,此人是某一方仙门的教主,半步王者境的超级强者啊。”

胖修士在远处传音提醒道。

孟长青警惕起来,无声无息的在四周虚空间埋下了八百二十九张爆炸符!

要对付一个半步王者境的超级强者,只靠诅咒之力是不够的。

有了灰袍青年作为前车之鉴,孟长青祭出的诅咒之力,不一定可以触及到对付的躯体。

因此,在虚空间埋下八百二十九张爆炸符,是孟长青有恃无恐的底气!

一张爆炸符引爆,可以重创真灵境强者!二十张爆炸符,大约可以杀死一名尊者境修士!

八百二十九张爆炸符一起引爆,半步尊者境也会重创!

当然了。

不到万不得已,孟长青也不会引爆这八百二十九张爆炸符。

脚踏虚空,飘到了前方的老者,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孟长青,笑道;“英雄出少年呀,小家伙你这一招斩人寿元的妙法,可真是让老夫我大开眼界啊。”

尊者境往上,视为仙台境!王者境,皇者境。

王者境的修士,开辟王者领域,其威动天!

这老家伙还没驻足王者境,可半步王者境的气机,冰山一角的泄露出来,都要孟长青有些喘不过气来。

虚以为蛇的施了一礼,孟长青答道:“前辈谬赞,我也是逼不得已才用了这一招,算不得什么妙术。”

老者摇头,“非也!寿元天定,凡涉及到寿元的秘术神通,那都是世所罕见的,尤其是这无形之间横跨几个大境界,斩去人一身寿元的法门,就更是旷古烁今,鬼神莫测了。

老夫也不拐弯抹角了,我想要和你交换这一门妙术,作为回报,老夫可以给你一个进入到造化灵池里洗礼的机会。”

孟长青鄙夷,这老家伙与青铜石壁外的几个老狗一般无耻,“给我一个进入到造化灵池里洗礼的机会?明白了,这造化灵池是你弄出来的。”

老者:???

造化灵池自然不是他弄出来的,这是圣灵谷内的造化。

“小子,你要是不愿意,也不必讥讽老夫呀!”

老者面色不悦。

“我讥讽你了吗?”孟长青摇头。

“一句话,你那妙术,愿不愿意交给老夫!”老者加重了语气。

“不交!”孟长青当机立断,斩钉截铁的回道。

气氛在这一刻凝固住了。

老者的目光内,明显有着杀机涌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