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收取青铜石壁

“他竟然把水洼中积累下来的青色灵液,全部的收入了囊中?这要遭到多少的诅咒之力侵蚀啊!”

“大罗宫圣子,燕族道子,这都是年青一代内的绝世天骄,来日有机会跻身皇者巨头领域,可他们也才拘禁走两滴青色灵液,和此子比起来,简直是仙凡之隔了。”

“一滴青色灵液,可以延续寿元百载,落在此子手中的青色灵液,老夫粗略算了一下,有三千五百多滴,如此多的青色灵液,我等用不着你死我活了啊。”

“是啊,一滴青色灵液延寿百载,我等平分了那三千五百多滴青色灵液,一人也就增加了几万年的寿命啊。”

……

孟长青抬头盯上了青铜石壁的时候。

后方的几个老家伙们,目光近乎于疯狂了。

“小友?”

绿袍老者唤道:“水洼中已经没有青色灵液了,你还是先退回来吧。

这圣灵谷内多得是机缘造化,以小友惊天之姿,盖世风华,只要四处走走,这圣灵谷内的大机缘,大造化,可都是你的了。”

孟长青:???

现在退回去?还不是时候呀!

置若罔闻的注视着青铜石壁,孟长青手中有着锐利之气流淌。

“小友?”

绿袍老者急不可耐的想要品尝到青色灵液的味道了。

现场几个老家伙也是一个比一个着急,其中那个慈眉善目的老者,故作和蔼的道:“老夫明白了,小友是怕我们出手抢夺你的青色灵液?

这一点,小友大可以放心!你能取走这么多的青色灵液,足以证明你是有着万古绝世的大气运加持,又有着超脱古今的无瑕之躯!

我等要是伤了你,岂不是要被上苍唾弃吗?”

孟长青揶揄,这些老狗为了延长寿命,有什么事情是干不出来的?

几句话就想要糊弄自己?

伸出手的,孟长青触摸着青铜石壁。

质地冰凉!

且在孟长青伸出手,触碰到青铜石壁的瞬间,一股巨大恐怖的诅咒之力,汹涌如汪洋的注入到了孟长青的体内来。

比之孟长青拘禁三千多滴青色灵液,所招惹来的诅咒之力,还要纯粹与庞大!

这么巨大汹涌的诅咒之力,其恐怖不可言!

所幸孟长青的混沌血脉,吸收了青色灵液招惹来的诅咒之力后,也衍生出了诅咒黑气。

青铜石壁内涌出的诅咒之力,灌入到孟长青的躯体内来,很快就被混沌血脉抵消吸收掉。

对孟长青本身,也就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轰隆隆

淡金色的血气,照耀山河的显化在孟长青的周身左右。

他两手并用,抓住青铜石壁的一角,接着力拔山河的发出一声怒吼,青铜石壁四周的地面,登时八花九裂的塌陷下去。

“……他……是要把这青铜石壁收走?”

至此看出孟长青企图的绿袍老者等老家伙们,眼珠子快要掉到地面上去了。

先前发生在眼前的一幕,已经是让他们瞪目结舌,叹为观止了。

如今。

孟长青竟是把流淌出青色灵液的青铜石壁拔出来。

这样的事情,超脱了皇者巨头的生灵也不敢做吧。

圣灵谷存在了无尽岁月,昔日肯定是有超脱了皇者领域的盖世生灵来到这青铜石壁前观摩。

可时至今日,这青铜石壁都扎根在药山顶部。

孟长青适才金丹境一重初期的道行,居然就要把这青铜石壁占为己有了,无论能不能成功,这都是震惊天下,举世骇然的大事件了!

咔嚓嚓

地面上裂痕交织,不断的延伸出去。

孟长青的额前,布满了青筋,他这全力下,一座山丘也能连根拔起了。

袒露在外的青铜石壁,还不过几米高,在孟长青的拉拽下,纹丝不动,千秋不移。

少顷,孟长青累瘫在了地面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失败了?”

绿袍老者等人笑了。

如果少年真的成功了,这中州北部,是真的要风起云涌了。

“我就不相信了!”

孟长青爬了起来。

既然不能把这青铜石壁完全的占为己有,拿走一角也是好的呀。

在这青铜石壁内,蕴含着无穷无尽的诅咒之力。

也可以说,这青铜石壁,就是诅咒之力的载体。

要是有了这青铜石壁,孟长青就有了一件无往不利的大杀器。

他唤出太虚养剑葫芦。

无量的太虚剑气,密密麻麻,无坚不摧的劈砍在青铜石壁上,欲要割下一角石料。

“疯了!”

“这小子绝对是疯了!”

“拿不走青铜石壁,也不能硬来啊,他万一引发了什么大恐怖,我们岂不是也要被连累进去?”

绿袍老者等人,如临深渊的躲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去。

孟长青发现,这青铜石壁有着不朽不坏的坚硬度,从太虚养剑葫芦内飞出的太虚剑气,都不能在青铜石壁上留下一丝的痕迹。

“小友,适可而止呀……”

“快退回来吧,小友你何必要冒着触发大恐怖的危险,去破坏这青铜石壁呢,皇者巨头来了,也不敢对这青铜石壁生出贪婪之心啊。”

躲到了远处的几个老家伙,争先开口的呼喊道。

……

孟长青兀的发现,在青铜石壁上,有着一条横贯的裂痕,裂痕中间就是流淌出青色灵液的地方。

选好入口,顽石可破!

一座大坝,可以拦下滔天洪水,可只要被蝼蚁找出一条缝隙来,就能让这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老天保佑!”

孟长青把九百九十九道太虚剑气糅合成一道,其锋利,成百上千倍的叠加!

之后,孟长青操纵着那一道太虚剑气,顺着青铜石壁的裂缝处劈砍。

一下!两下!

千百次的重复!

这样过了有十多天吧,躲在远处的绿袍老者等老家伙们,三魂丢了两魂半的凌乱在风中。

孟长青的举动太吓人了,他们已经不敢吭声了。

不是为了孟长青手中的青色灵液,他们早就有多远,就跑多远了。

这一日,在孟长青重复的劈砍切割下。

布满了岁月斑驳痕迹的青铜石壁上,掉下一块形状不规则,拇指盖大小的青铜石料。

接着又掉下来两块。

三块青铜石料,最大的有婴儿拳头大小,最小的有拇指盖大小。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