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青色灵液!

体外升起了大罗神光的大罗圣子,宛如是矗立在神砥光环里的少年神砥。

他一抬手的,又从前方水洼内收取了一滴青色灵液。

这时的燕长空,眉头紧皱了起来。

要是大罗圣子收取的青色灵液比他还要多,这在某种意义上,也就凌驾于他。

但他的担心,纯粹是多余的。

在大罗圣子从水洼内收取到第二滴青色灵液的瞬间,他体外照耀着的大罗神光,就被无形中落下的诅咒之力,一下子就斩去了九成!

虽说还有一圈神光萦绕在大罗圣子体外,可这也意味着,大罗圣子不可能收取到第三滴青色灵液了,除非他敢豁出去赌一把。

显然的,大罗圣子没有去赌!

他转身回到了金色战车上,风采依旧,傲视全场。

“看样子今日,除了你我以外,现场没有第三人可以取走那水洼内的青色灵液了。”

燕长空环视在场人影的笑道。

鸦雀无声。

纵是十几个超出了尊者境的超级强者,也都无言反驳。

要抵抗那“青铜石壁”内的诅咒之力,修为境界再高也是无用!

一尊寿元万载,举世独尊的皇者巨头,到了这青铜石壁前,若是没有大气运加持,没有无瑕之躯,没有超脱的意志,也要在哪诅咒之力的侵蚀下,

化为一培黄土。

“这药山之上多有大药神珍,在圣灵谷东南方向,还有一座造化灵池,其内孕育着先天造化灵液,可以洗涤凡躯,令人脱胎换骨,铸炼无瑕肉身。

此次圣灵谷开启,最多也就开启一年时间,既然已经得到了两滴青色灵液,道子也就不必逗留于此了。”

立足在燕长空身后的护道者,缓缓讲道。

“好!”

燕长空身外披着耀眼的雷霆符号,转身飞走了。

接着那大罗宫圣子也离开了。

片刻间的功夫,逗留在青铜石壁外的,只余下几个如绿袍老者一样干瘪枯瘦的老者。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佝偻苍老,暮气沉沉,明显都是到了寿元无几的阶段。

而那“青铜石壁”内流出的青色灵液,可以增加寿元,恢复生命灵机。

这对几个步入了晚年,寿元无几的老者来说,绝对是比任何天材地宝都要具有吸引力。

“小子,你怎么还不走啊。”

绿袍老者目光狐疑的落在了孟长青身上。

孟长青虚以为蛇,“前辈不也没有走吗?”

“你和老夫能比吗?”绿袍老者阴森的道:“老头子我已经是寿元枯竭了,和在场几位道友一样,寻常补充寿元的灵丹妙药,天材地宝,对我们也是起不到什么作用了。

唯有这“青铜石壁”内孕育出的青色灵液,可谓是夺天地造化!”

“那这一滴青色灵液,可以恢复多少年的寿元?”孟长青装作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绿袍老者踌躇了几个呼吸,“百年左右。

虽比不得一些珍奇灵药,一下子就能让人凭空延长几百年,上千年的寿命,可这青色灵液的玄妙之处就在于,能斩去人身上的岁月痕迹!”

瞧着绿袍老者对青色灵液的推崇,孟长青也愈发想要知道,自己能不能抵挡住青铜石壁内的诅咒之力了。

“我说小子,你杵在这里不走,怕不是以为自己和大罗宫圣子,燕族道子一样,可以抵挡住诅咒之力的采集到那青色灵液吧?”

“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大罗宫圣子,燕族道子,均是这个时代的绝世天骄,是年青一代内的王者,区区竖子也想要与天上的骄阳相提并论?”

……

现场的几个老怪物,你一言我一语的聒噪道。

孟长青充耳不闻。

他思来想去,绿袍老者在内的几个老家伙,在圣灵谷关闭以前,想必是不会离开这青铜石壁外了。

在这圣灵谷内的造化万千,可对几个寿元枯竭的老东西来说,也只有这青铜石壁内的青色灵液才能吸引到她们。

“我要是能抵挡这青铜石壁内的诅咒之力,取到那青色灵液,回过头来,这些老东西们一定会出手抢夺,或许还会杀了我也不一定。”

“但他们惧怕这青铜石壁内的诅咒之力……”

一念至此,孟长青有了决策。

他看着在场几个老东西,道:“我倒是愿意试一试,大不了就是身死道消。”

“哦?小子你有这般胆量?”

容貌看起来也算慈眉善目的老者,抚须的道:“好!

只要你小子能从那水洼内,为老夫取回一滴青色灵液,要老夫延寿百载的话,老夫可以用从这药山上采来的顶尖大药和你换!”

绿袍老者不甘落后,皮笑肉不笑的道:“老夫亦是如此,非但给你灵药,我还可以收你为徒,把这一身道行,都传承给你。”

孟长青揶揄,还真把自己当初十六七岁的懵懂少年了?

两世为人,孟长青就算是比不得这些老东西们诡计多端,也不可能相信他们的口头许诺呀。

“一切还是等我挡住了那诅咒之力的侵蚀后再说吧。”

坚定着意志,孟长青走向了青铜石壁。

在迈入青铜石壁十丈范畴内的时候,孟长青浑身上下的汗毛,瞬间倒竖起来!

这是极端的死亡阴影前,才会有的条件反射!

不觉得,孟长青复苏着混沌血脉!

奔腾在他体内的淡金色血气,也是透体而出。

“这小子的血气,怎么是淡金色的?”

“莫非是某种特殊体质?”

“不对,要是特殊体质,逃不过我等法眼!他可能是某种特殊体质的后代,也就遗传了一点的体质本源。”

……

孟长青的血气为淡金色,自然是他修炼了《八九玄功》的缘故。

再有混沌血脉的加持。

荏苒的,孟长青不再感到毛发悚然,心惊肉跳了。

但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孟长青到底能不能挡住青铜石壁内的诅咒之力,要等他收取过水洼内的青色灵液后,才能知晓。

心如止水的站在堆满了青色灵液的水洼前,孟长青伸出手的摄取到了一滴青色灵液。

天地登时寂静!

孟长青等着诅咒之力的到来!后方的几个老家伙们也睁大了眼睛,要看看孟长青会不会化为一培黄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