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青铜石壁!

“这一株准万年圣药,是我的!”

孟长青懒得废话连篇,即便对方是道宫境九重圆满,也别想分一杯羹。

“呵,天材地宝,能者居之,道友的修为不过筑基境九重圆满,身旁也只有这几十个不堪大用的护卫。

我林飞一介散修,可以修炼到今日,靠的就是审时度势!

依我看,你还是乖乖把这一株准圣药交给我的好。

作为补偿,我可以给你一株千年灵药,如此一来,也不算亏了你。”

丰神俊朗的立于枝头。

林飞侃侃而道。

孟长青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下前者,自语道:“混沌血脉要吞噬特殊血脉,特殊体质,亦或者盖世天骄的血脉本源,才可以不断的蜕变与升华。

普通修士的血脉体质,吞噬再多,也是管不了多少用。

先前我吸收那尊者境修士的血液时,就证实了这一点。”

林飞:???

他好奇孟长青嘟嘟嚷嚷的说什么呢。

什么混沌血脉?什么吞噬进阶?

下一刻,林飞毛发悚然。

凭借多年行走历练,积累下来的敏锐灵识。

他瞬间调动全身法力,在身外演化成坚不可摧,牢不可破的防御。

可即便如此,凭空浮现在林飞背后的神秘符箓,炸裂之后,掀起的风暴冲击,也是一夕间的吞噬掉了林飞。

轰隆隆

地面塌陷,古木崩裂。

等到风暴烟尘散去,地面上只剩下一片血迹碎肉。

孟长青赶紧走上前,运转混沌血脉,吸收掉林飞留下来的血脉精华。

不出所料的!

三十岁前就修炼到道宫境九重圆满的林飞,资质绝伦,血脉强横。

吸收了他留下来的血脉精华,孟长青的混沌血脉,本质上的有了升华。

在孟长青丹田内,一颗缠绕着混沌气,映照着诸天神辉的大道金丹,冉冉升起!

金丹境!

吞噬了林飞的血脉精华,要孟长青直接凝炼出了大道金丹,跨入到了金丹境一重!

“这就是混沌血脉的可怕了!”

“不讲道理的吞噬,以此来壮大与蜕变。

虽然比不得那些一诞生出来,就惊天动地的体质血脉,可贵在可以无限的进化,没有尽头的升华。”

……

准万年圣药到手。

孟长青走向了森林尽头。

这药山顶部不可能只有这一株准万年圣药,要多找找。

……

古老的青铜石壁上,斑驳杂乱,青苔满布,好像是渡过了漫长无尽的岁月。

一滴又一滴的青色液体,从青铜石壁的裂缝内流淌而出。

汇聚到下方的地面上,形成一片小小的水洼。

竖立在四周的人影,比比皆是。

孟长青到了这里后,引得一片哗然。

“好个竖子!金丹境一重的道行,也敢来这山顶?”

某一老者,渊渟岳峙,体外大道神光环绕的喝斥道。

“蝼蚁之躯,也不见得就来不得这山顶了,保不齐他还有一番机缘呢!”

又是一个深不可测,伟岸神圣的强者开了口。

一道道的神识,在孟长青身上窥视。

与此同时,孟长青也是暗暗惊叹。

矗立在这一片区域的,有十几尊超脱了尊者境的超级强者。

至于是仙台境,还是王者境准巨头,孟长青看不出来。

反正十几尊伟岸人影,每一个体外都有着玄而又玄,普照天地的道则之力流转。

抛开十几尊超脱了尊者境的强者,现场还有不少尊者境的强者!

要说谁的修为最弱,非孟长青莫属了!

“小子,你可知道那青铜石壁内流出的灵液,有什么用处?”

一个穿着墨绿色宽袍的伟岸老者,笑声尖锐,身形佝偻的问道。

“不知道。”

服下了“圣颜丹”的孟长青,外貌如同十七八岁的少年,且根骨生命气机也与朝气蓬勃的少年没有什么区别。

“圣灵谷与世长存,这药山是圣灵谷内的造化之一,在这青铜石壁内流淌出的生命灵液,可以为寿元枯竭的修士增加寿元。

老夫年迈,时日无多,今日就想搜集几滴灵液,多活几天,小子你可愿为老夫去采集几滴灵液回来呀?”

孟长青:???

这老家伙分明有着滔天的道行,为何要让自己去为他采集灵液?

下意识的,孟长青望向了距离不远的青铜石壁。

十几米高的青铜石壁,好像只是冰山一角,大部分掩埋在山体之中。

表面斑驳不清,隐约可见洪荒万族,朝拜祭祀的画面。

一些古老的符号,亦是充满了苍莽之气。

再就是从这青铜石壁中心处的裂缝内流淌出的青色灵液了。

碧绿如玛瑙宝石。

莹莹灿灿,饱含神秘与生命气机。

落入到下方的水洼里去,就形成了一片的青色灵液。

“小子,你可愿意!”

绿袍老者道:“你要是成功为老夫采会青色灵液,老夫就收你为徒,决不食言!”

“让别人去不行吗?”孟长青转过身的,“那谁!”

几十名跟着孟长青到此的修士,不寒而栗,纷纷后退。

“算了,你们一起去吧!”

孟长青径直的做出了决定。

“桀桀桀,小家伙还挺谨慎。”

绿袍老者冷笑道:“也好,他们去也行。”

几十名修士欲哭无泪。

这就是实力不如人的下场!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没有实力,那就只能被人踩踏与操纵!

……

分散开来的。

几十名修士,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接近着青铜石壁。

三十丈!

二十丈!

十丈!

迟迟没有危机恐怖诞生。

一个修士大着胆子,倏然跃到了青铜石壁前,弯下腰的就是捧起一把青色灵液。

“哈哈哈,我拿到了!”

修士畅怀大笑。

“好!快拿回来给老夫!”

绿袍老者着急的喝道。

修士原路返回,但才一步走出,要人惊恐的一幕诞生。

才不过几十岁,还有大把岁月可以挥霍的修士,满头长发变成了白色,强壮魁梧的躯体也极速的佝偻干瘪下去。

形如被一双大手,无形间的剥夺了青春!

准确的说,是寿元!

“……啊”

修士惨叫,可他喉咙里传出的声音,虚弱苍老,细若蚊蝇。

随着那满头白发脱落殆尽,修士佝偻干瘦的躯体,肉眼可见的速度内变成了一堆白骨。

须臾间的,地面上的白骨也是消失不见,好像是经过了千百年的腐蚀,融入到了土壤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