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准万年圣药

炼气境,搬血境,筑基境,金丹境,神通境,道宫境,无量境,真灵境,尊者境!

其上是仙台境!王者准巨头!皇者巨头!

尊者境的修士,在南域,那就是呼风唤雨,称霸一方的超级强者。

孟长青哪怕是用了“逆转状态卡”,攀升到神通境三重初期,祭出九幽神火,太虚养剑葫芦,也不可能威胁到一名尊者境的强者。

但现在,他用了五十张爆炸符!

直接要两名交锋中的尊者境强者,一人尸骨无存,化为血雾!一人重创频死的遁向山下!

瞧着上空还没有平息的蘑菇云,孟长青不由想起了一句话!

艺术就是爆炸呀!

这爆炸符简直无解!

既有着瞬间爆炸,一张就可以重创真灵境修士的恐怖威力,又可以掩埋到虚空深处,让敌人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就陷入到爆炸符的吞噬之当中去!

只要数量够多,来个一万张,十万张,一百万张,孟长青敢说,一尊活生生的古代至尊,极道大帝,也会顶不住的啊!

“师尊??”

“那天空上突然出现的符箓,是你祭出的?”

三个逆徒大眼瞪小眼的盯着孟长青,询问道。

“是为师又怎么样!”

三个逆徒聪明的很,孟长青晓得瞒不住,还不如承认!

这么一来,三个逆徒就更加敬畏自己了。

“……什么样的符箓,能够不被两个尊者境的强者察觉到?”

“师尊你是从何处得来的这些符箓?还有吗?”

见到孟长青承认了就是老子干的,三个逆徒的脸色,格外的苍白。

“不该问的不要问!”

孟长青怎么可能告诉三个逆徒,爆炸符是系统奖励的呢。

“可恶!这老贼越发让人捉摸不透了,修为忽高忽低,战力也是扑朔迷离,而今还有这能炸死尊者境的神秘符箓,我们想要逃出他的魔爪,不可能得了!”

“他这些天,采摘到好几株千年灵药,刚刚还得到了那一株三千五百年品质的灵药,可他一株也不分给咱们!”

“小师妹不也一样吗?这老贼前些日子,对小师妹那么好,那么温柔,现在也是原形毕露,爱答不理了!”

……

三个逆徒眼神交流着。

被三个逆徒孤立在外,俨然又被孟长青弃之如敝履的小逆徒,左右看了看的,连找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了。

【混沌血脉:吞噬诸天万灵血脉,从而不断进阶升华,最终蜕变出无上圆满,超脱一切枷锁与束缚的无敌血脉】

孟长青走上前的,把地面上残留的尊者境修士的血液,吸收到了自己的体内去。

对于孟长青来说,其他生灵的血脉,就好像是他的养料!

吸收的越多,孟长青的混沌血脉也就越是茁壮。

第一次以“混沌血脉”吸收其他生灵的血脉,还是一名尊者境强者粉身碎骨后,残留下来的血液残渍。

孟长青感觉自己体内的混沌血脉,极度的亢奋起来,浑身的骨骼也是有些灼热发痒。

可惜的是,这虽然是一名尊者境修士的血脉,可这一名尊者境修士并无什么古老血脉,特别的血脉。

因此对于孟长青的混沌血脉也就没有起到什么实质性的作用。

由此可见,这混沌血脉想要升华与蜕变,必须去吞噬那些有着强大特殊血脉,亦或者拥有特殊体质的异类生灵。

可这样的存在,一般都是亿万中无一的天地宠儿。

“来日方长。”

孟长青收敛心神的望向了山顶。

那里有真龙横亘于空,仙凰腾跃展翅,五彩神辉绚烂,冲天紫气泛滥!

在这“药山”顶部,可想而知的孕育着价值连城的神珍灵药。

“我手里握有九百五十张爆炸符,可以冒险搏一把。”

孟长青看向了四个逆徒,“为师我要去山顶探索一番。”

雀儿闷闷不乐的低着头,她不发表意见!

逆徒端木风开口道:“师尊要去就去吧,可我们去的话,只会拖师尊后腿,因此我们还是留在这里等师尊回来的好。”

孟长青摁了一声。

也只能如此了。

他一个人去,没有什么负担,可要带着几个逆徒,变数太大!

“你们就在原地等为师回来。”

老实说,孟长青真不怕三个逆徒逃走!

这圣灵谷内,没有自己庇佑,三个逆徒很可能要被卖到青楼去!

小逆徒就不说了,她修为最弱,跑个试试?

吆喝了一声的,孟长青叫上了几十名修士。

“道友赎罪,我等境界低微,这山顶的灵药奇珍,肯定是那些大势力强者的争夺之物,我们去了就是送死呀。”

几十名修士不愿跟着孟长青去山顶。

“哦?尔等要与我分道扬镳?”

孟长青可不会放过这几十个炮灰,狠厉道:“谁敢!”

几十名修士寂静一片。

……

几日后。

药山顶部区域。

这里有着化不开的雾气延续在丛林之间。

孟长青一路走去,没有看到遍地神珍,眼花缭乱的景象。

几十名修士散开来的,遵照着孟长青的吩咐,搜索灵药的痕迹。

十几天过去了,孟长青走了不少区域,终于是有了收获!

那是一株如雕玉砌般无瑕无垢的宝药。

摇曳间,五彩神光生生不息的勾勒出一道道先天灵气。

嗅上一口这五彩宝药散发出的药香气,就让人有种精神振作,百病全消的舒畅感。

“万年圣药?”

“不对,是准万年圣药!”

“那也是价值连城,世所罕见的宝药了呀!”

几十名修士激动的议论着。

“不错,的确是准万年圣药!”

枝头颤动。

那里落下一个身穿白衣,如同谪仙般飘逸出尘,俊美耀眼的青年。

孟长青赫然警惕了起来。

出尘绝世的白衣青年背后,没有什么人追随。

可这家伙的修为,矗立在道宫境九重圆满的地步。

“道友怎么称呼?”

不待孟长青开口询问,白衣青年笑着的道:“在下林飞,散修!”

孟长青讶异,这家伙一介散修都敢来这药山顶部,胆魄不小呀。

且看他那生命气机,不超过三十岁,三十岁前就矗立在道宫境九重圆满,堪称绝世天骄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