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直面逆徒

入夜。

小镇微凉。

坐在房间中的年轻女子,徒然的睁开了眼睛。

她看到了一只承载着法力的纸鹤,展动翅膀的飞入了屋内。

“又是六师妹吗?”

“我现在要探索那圣灵谷。”

“若是可以在圣灵谷内得到一桩造化,我也就有了夺取玉清宫圣女之位的底蕴。”

“现在的我,可没时间去天魔宫内杀了那个老贼啊。”

自言自语的说着。

捏碎了纸鹤的南宫月,脸蛋外浮现出一片震惊与愕然。

这纸鹤内传达的讯息很是清楚,老贼就在小镇里!

他也要去“圣灵谷”!

而且六师妹特别强调了老贼容颜大变,成了一个俊美少年的秘密。

呼哧一声的,南宫月起身走向了屋外。

她想要即刻赶去老贼身前,把老贼挫骨扬灰!

可到了门前,南宫月止住了身形。

她曾是老贼的弟子,这一点没有人知道。

如果她这么冲过去杀了老贼,万一暴露了自己曾是老贼的弟子,对她是有着一定影响的。

院子有玉清宫诸位长老级人物,她不可能无声无息的离开。

“可恶!”

“希望能在圣灵谷内遇到这老贼!”

“到时我不由分说,一击将其诛杀!”

“这么一来,也就没有人知道我曾是老贼的弟子!”

如此暗忖的,南宫月心境缭乱的坐回了床榻上。

……

孟长青没有发现端木风有什么异常的举动。

可要他相信这逆徒白日间看到了逆徒南宫月后,没有什么想法,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兴许那逆徒已经知道我来到了这镇子里。”

“万不得已时,我可以用爆炸符!也可以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

两日后。

圣灵谷外的雾气,散开了一条裂缝。

延续在大雾深处的圣灵谷,也就由此袒露出了冰山一角的轮廓。

隔着百里远的,小镇里的修士们都能看到那雾气深处的“圣灵谷”,是一片如诗如画的景象。

霞光万道,霓虹漫天。

一座座巨峰,彼此起伏,若隐若现。

其上彷如住着仙人。

咚咚咚

统御着三百多名黑色骑士的几个牧族年轻人,各自坐在神异坐骑上的离开了小镇。

接着的,小镇里这些天来汇聚一堂的各方修士,争先恐后,密密麻麻的赶向了圣灵谷。

等成千上万,不计其数的人影,铺天盖地的呈现在圣灵谷前。

一股让万物生灵颤栗,天地苍生拜服的神圣之气,在圣灵谷的雾气后,迎面扑来。

这种至高而古老的神圣气息下,现场一些尊者境的强者。

乃至于那些超脱了尊者境的大人物,都是压制不住灵魂深处的颤栗。

“小小南域,竟然也有这般造化之所!”

牧族几个年轻修士内的高傲少年,嘴角上扬,目若金灯的冷笑道。

“古籍有载,圣灵谷极为古老,像是古时代无上生灵的隐世之所。”

“不管是什么隐世之所,我牧族位列中州五大帝族之一!我看看有谁敢与我牧族为敌!”

……

一言一行都不把在场万千修士搁在眼里的几个牧族年轻人,你言我语,高高在上。

对此,现场也没有人敢说什么话。

帝族是渡过了无尽岁月,拥有着不朽底蕴的庞然大物。

在场所有的修士,所有的势力,叠加起来,也不见得敌得过一尊帝族的征伐!

“事不宜迟,我等还是快些进入谷内去吧。”

胯下骑着黑鳞神驹的牧族年轻人,似是几个牧族年轻人的领头者。

他一声令下,牧族的阵容,闪电般的进入到了圣灵谷内。

孟长青似有所察,目光与前方的一个女子,交织在了一起。

典雅绝美的年轻女子,美目间几分不确定的传音道:“师尊?”

孟长青斜睨了眼端木风,答道:“这也能认出为师来,是端木给你偷偷报信了吧!”

顿时,南宫月面容肃然,眼帘后也是一片复杂,有滔天的恨意!也有无限的杀机!

“恭喜师尊呀,都一百岁了,还能返老还童,容颜永驻。”

“可我怎么看着师尊你的修为……只是筑基境六重中期呀?”

“莫不是师尊修炼了什么返璞归真的功法?”

南宫月似是调侃,似是讥讽的讲道。

孟长青死猪不怕开水烫,“废话少说!你这逆徒大逆不道,背叛为师!

而今还有何脸面站在这里大言不惭,喋喋不休!你若还有半点良心,就该跪下磕头,祈求为师原谅你!”

南宫月不以为然,她对老贼太了解了,“弟子我如今是玉清宫准圣女,道宫境九重圆满修为!我要想大逆不道,师尊你天涯海角也跑不掉!”

说这话的时候,南宫月体外有着法力虹光闪烁。

“劝你别冲动!”

孟长青瞟了眼南宫月身旁的玉清宫诸位长老,道:“大庭广众,人多眼杂。

你想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杀掉为师,那是很危险的。

我要是喊出你曾是魔道修士的弟子来,你还能在玉清宫立足吗?”

南宫月微怔,随即冷厉道:“谁会相信你?”

“会的,为师记得你臀部有一道胎记!这一般人能知道吗?”孟长青耸肩的道。

南宫月气急败坏。

老贼果然是死性不改,卑鄙无耻!

蓦然地。

玉清宫大长老动身的飞向了圣灵谷内。

几个玉清宫长老,两个玉清宫准圣女,紧跟其后。

南宫月别无他法的跟了上去。

孟长青松了口气。

“昨日为师还以为我认错人了。”

“如今看来,她真的是你们四师姐了。”

孟长青盯着端木风,意味深长的道。

端木风不寒而栗。

四师姐为啥不出手?

老贼现在这么说,是他晓得了自己给四师姐通风报信了吗?

“四师姐?”

小雀儿恍然大悟。

端木风要传讯给南宫月,密谋除掉老贼,她是一清二楚。

可此一时彼一时呀,她已经不怎么恨老贼了。

起码不想把老贼碎尸万段了。

“师尊,您大人有大量,六师姐她不会背叛你的!”

抿着红唇的,小雀儿喊道。

“好,看在乖雀儿的面子上,为师放过你这一次。”

孟长青其实也不会把端木风怎么样,这逆徒还没被自己感化过,做些小动作,很正常。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