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小琼峰

  • 师尊挺稳健的
  • 小号多的很
  • 2120字
  • 2020-10-21 11:05:06

叶长青凛然。

即便是修道万载的巨头大能,也做不到绝情绝欲,超脱自在。

有些人,会因为一个目标而不择手段。

有些人,会因为一桩造化,而屠戮无辜,血祭万灵。

小囡囡的眼睛里,有愤怒,悲恸,坚定,多种的色彩交织在一起。

当听完了小丫头的叙述,叶长青也明白了一切。

小囡囡来大河剑宗拜师,只是为了复仇!

她不是为了长生不死,也不是为了受人仰视,而是要给村子里的爷爷奶奶们,报仇雪恨!

一时间,叶长青看到了一座村庄。

与世隔绝的小村庄里,人口寥寥,民风淳朴。

某一日,村长从山中捡到了一个弃婴,于是就当做自己的孩子来养。

村子里的人,对弃婴也是视如己出,宠爱有加。

几年后,弃婴长成了一个活泼可爱,天真善良的小女童。

可就在这一日,村子上空出现了一批人。

他们高高在上的漂浮在高空,其中一人,只是说了一句“太碍眼”了。

整个村子,居然是一下子化为了飞灰!

村子里的老人们,孩子们,无一幸免的倒在了血泊里。

只有小女童,侥幸活了下来。

醒过来的时候,小女童看到的是血流成河的景象。

那些疼爱她的村民,给他缝补衣裳,做饭讲故事的爷爷奶奶们,全都死了!

小女童很伤心,也很不甘心,为什么那些坏人高高在上?为什么无缘无故的就杀害了村子里的所有人?

于是乎,小女童一路前行的来到了大河剑宗!

“执念吗?”

叶长青一声长叹,下意识的轻抚着小囡囡的额头,道:“你想要报仇,我不反对。但人生在世,不能只为了执念而活。”

小囡囡似懂非懂。

叶长青不指望小丫头可以一下子放下仇恨,换作是自己也不可能放下这血海深仇。

叶长青要的是,少女可以活得轻松一点,小小年纪,不该整日的沉沦于复仇的深渊中。

“你可记得那些坏人的样子?”

“记得!囡囡一辈子都不会忘得!”

“那他们可曾言明自己身份?又或他们交谈时,说了那些话?”

小囡囡拧着眉头的回忆了片刻,“有!那些坏人里,有一个说自己是古溪皇朝的皇子。”

叶长青:???

古溪皇朝?

中州古代神朝之一?

事情比叶长青想象中的要严峻的多啊!

南域,仅是中州北部诸域之一!

在中州圣域,有着一尊尊古代神朝,统御四极,驾驭诸天的传承在这片天地间。

每一尊古代神朝,都有着无尽疆土,超然底蕴!

古溪皇朝,是中州上古神朝之一。

这么说吧,古溪皇朝一句话,就可以要这绚烂壮丽的南域,变成一片荒芜破碎之地。

大河剑宗与古溪皇朝比起,更是萤火之光,不值一提。

如果说,小囡囡要复仇的对象,真的是古溪皇朝。

这其间所要触发的因果,还有所要面临的恐怖,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解释的清的。

“师尊,你知道这古溪皇朝吗?”

小囡囡问道。

“知道。”

叶长青苦笑道:“为师我要是劝你,放下仇恨,好好修行,你会怎么说?”

小囡囡当即爆发出了倔强的一面,咬着牙齿的答道:“为什么?那些都是坏人!囡囡不会放弃的!”

叶长青无奈,“古溪皇朝,中州上古神朝之一,你如今还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日后你会明白的。

放不放弃,你自己决定。

可要复仇古溪皇朝的事情,今日过后,不准再对第二个人讲起。”

小囡囡点了点头,“囡囡明白了。”

氛围到此沉默了几个呼吸的,叶长青施展大法力,将矗立在前方的那一座巨大宫殿,连根拔起的拘禁到了半空。

小囡囡不明所以。

叶长青也没有解释,拘禁完前方的宫殿,他走到了师兄的药圃里。

大河剑宗掌教的药圃内,种植着不少珍奇灵药,其中有五株千年灵药,色彩炽盛,能量冲天。

叶长青一株不剩的摘走。

……

大河剑宗广场上。

顾灵韵抬头望了眼大河剑宗深处,失笑道;“掌教师兄真是阔气呀,为了要长青师弟搬出你的住处,居然把这青玉殿都给了长青师弟。

可我就好奇了,掌教师兄你今天晚上打算睡什么地方呢?可不要露宿街头呀,有失身份!”

在场的几个大河剑宗长老,也都是哭笑不得。

“你们懂什么!只要能要师弟他成熟起来,别说这一座青玉殿,就是我这掌教之位也可拱手相让!”

大河剑宗掌教大义凛然的回道。

终于搬走了啊!

自己以后再也不用提心吊胆了。

没事的时候,也可以喊上几个女弟子来跳跳舞,喝喝酒,多快活啊。

……

嘭隆隆

地动山摇,尘土飞扬。

大河剑宗小琼峰,这是大河剑宗北边的一座山峰,很多年都没有人住了。

看起来景色秀丽,却没多少人气。

山体徒然一抖,一座宫殿,从天而降的坐落在了小琼峰山顶。

这还不够。

叶长青折身回到了师兄的主峰。

他把师兄种的上百株灵柳,还有地面上铺盖的玉石长道,生长着翠绿荷花的沧池,全然的移到了自己的小琼峰去。

如此一来二去,空无一物的小琼峰山顶,顿时变得如诗如画。

有巍峨壮丽的宫殿,也有五彩斑斓的玉石长道,还有那一棵棵通天之高的灵柳,随风摇摆。

沧池下,鱼儿吞吐水泡,荷花碧绿晶莹。

……

“呵呵,掌教师兄,您都看见了吧?”

“这代价也太大了点吧,依我看,掌教师兄你还是与长青师弟住在一起的好。”

几个大河剑宗长老,目光同情的看着大河剑宗掌教。

“本掌教决定!”

“拨款一百万枚灵石,将主峰上上下下,前前后后,重新修缮一番!”

“主峰,是大河剑宗历代掌教的居住之所,代表了大河剑宗的颜面!”

“要是外人到了大河剑宗内,看到主峰之上荒芜一片,诸位长老也会觉得脸上无光吧?”

切齿咬牙的攥着拳头,大河剑宗掌教说道。

拨款一百万下品灵石?

顾灵韵肃然,“敢问掌教师兄,这一百万灵石,是您自掏腰包,还是……”

“当然是公款公用!”

大河剑宗掌教郑重其事的道:“修善主峰,这是为本掌教一个人修的吗?这是为了大河剑宗的脸面!”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