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小囡囡醒了
  • 师尊挺稳健的
  • 小号多的很
  • 2080字
  • 2020-10-21 11:05:06

“果真是道韵?”

“掌教师兄为半步尊者境,对于天地大道,要比我等熟悉的多。我相信掌教师兄的判断!”

“以往只觉得长青师弟天资绝世,而今看来,当称得上才情艳艳,举世无双了!”

“南域之中,可以在真灵境就掌握一缕天地道韵,还融入到剑道之中的,怕是没有第二人了。”

从大河剑宗掌教口中,得到了答案的几个大河剑宗长老,欣喜不已。

大河剑宗自从老掌教坐化之后,大河剑宗掌教一直没有走出那一步的晋升到尊者境去。

没有一尊“尊者境”的大神通者坐镇,大河剑宗这些年,逐渐的有些衰败的迹象了。

但如今,叶长青横空出世!

真灵境五重,就掌控了一缕天地道韵!

可想而知,叶长青一定是可以突破到尊者境的,而且还不是终点。

有叶长青在,大河剑宗迟早是能辉煌起来的。

眺望了这一点的几个大河剑宗长老,怎能不悦?

……

“道韵!”

“叶长青!”

“你……竟然领悟了道韵!”

落在了古铜战车上后,一蹶不振,气机颓靡的武长空,赤红的眸子里,跳动着不甘与妒忌。

他要晓得叶长青领悟了道韵,打死也不会来到大河剑宗外自取其辱。

这一下好了,没有一雪前耻,反而是在万众瞩目下,给叶长青一招就击败了。

“说完了吗?”

叶长青不耐的俯瞰着下方,“要是说完了,就从哪来的回哪去。

我没有一剑杀了你,你就该感恩戴德了,大河剑宗外也是你撒野放肆的地方吗?给我滚!”

一声叱喝,天地皆颤。

叶长青的温润面孔下,流露出霸道睥睨的神采。

“……好!我滚!”

胜者为王败者寇!

武长空驱使着古铜战车,一溜烟的消失在了大河剑宗外。

这个时候,躺在叶长青怀里的小囡囡,差不多也是睁开了眼睛。

迷迷糊糊复苏了意识,睁开了眼睛的小囡囡,还很虚弱。

但等小丫头察觉到,自己躺在叶长青的怀里,那脏兮兮的小脸,一下子就是紧张了起来。

叶长青低头,是以微笑道:“别慌,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师尊。”

“师尊……”小囡囡喜出望外。

她拜师成功了!

而且师尊看起来,极其的温柔,说话时的样子,让人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大河剑宗掌教这时飞了过来,“好小子!你领悟了道韵,竟然一点风也不透露给师兄我!”

叶长青答非所问,朝着小囡囡吩咐道:“他是我师兄,也是咱们大河剑宗的掌教,更是你师伯!喊师伯!”

小囡囡乖巧懂事,依偎在叶长青的怀里,偏头的喊道:“师伯好。”

大河剑宗掌教还没有意识到威胁的靠近,笑容和蔼的摸了摸小囡囡的额头,道:“好啊,你是师弟的第一个弟子。

往后大河剑宗就是你的家。

师伯我已经把小琼峰划给你师尊了,快要你师傅带你回去休息一下吧。

这大河剑宗的未来,就落在你身上了!”

当之无愧的大河剑宗掌教!

在其位谋其政!

一般才拜入到大河剑宗的弟子,听到大河剑宗掌教这一句“大河剑宗的未来,就落在你身上”的话。

轻则肝脑涂地,重则信以为真。

“师兄,这种话,你还是留到招徒大典结束的时候,再去对那些新入门的弟子讲吧。”

叶长青微笑的道:“作为长辈,师兄你就不打算表示表示吗?”

小囡囡:???

师尊的话有些高深莫测呀,什么表示表示?

“在这等着为兄呢!”大河剑宗掌教幡然醒悟的吸了口凉气。

犹豫良久,大河剑宗掌教哆嗦的取出了一瓶丹药。

“此乃淬骨金龙丹,不同于一般的淬骨丹,服下之后,洗髓伐骨,炼魄铸体。”

叶长青伸出手的夺过了丹瓶,“师弟我在这里,替囡囡她谢谢师兄你了。”

“师弟客气了……这都是一家人,一瓶丹药何足道哉?”

“是啊,师兄你还要给我五十万下品灵石。”叶长青含笑的道。

依着叶长青和大河剑宗掌教的口头约定,只要叶长青打败了武长空,维护了大河剑宗颜面。

大河剑宗掌教就要拿出五十万下品灵石来。

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不过叶长青相信,大河剑宗掌教是要挪用一下公款,五十万灵石算不得什么。

“先给你二十万,后续三十万,为兄会尽快给你。”

黑着脸的交出了二十万下品灵石的大河剑宗掌教,转身回到了大河剑宗广场上空,朗声道:“接下来的招徒大典,由本掌教亲自把关。”

没有一次性的拿到五十万下品灵石,叶长青有点小小的失落。

他抱着小囡囡,几个闪烁的落在了大河剑宗深处的雄伟山峰上。

“师尊,我可以自己走路。”

一直被叶长青搂在怀里,小囡囡有点羞涩的说道。

“别傻了,为师我还没蠢到要去坐牢的地步。”

叶长青没有松手的意思,“你来到大河剑宗,吃了不少苦吧?”

“师尊。”小囡囡鼻子发酸。

她为了来大河剑宗,一路上跋山涉水,好几次都险些命丧黄泉,还遇到了不少对他厌恶鄙夷,打骂嘲讽的坏人。

她能成功来到大河剑宗,真可谓奇迹了。

如今叶长青收她为徒,还不嫌弃她破衣烂衫的将她搂在自己怀里,这要小囡囡想起了村子里的爷爷奶奶们。

“怎么了?”

叶长青一早就看出这小丫头心事重重。

一个四五岁的小丫头片子,遍体鳞伤,目光灰暗的前来大河剑宗拜师。

还有着走过道心梯九阶,撑过万剑审判的毅力精神,这小丫头身上,必然有着不为人知的苦难。

收起了放荡不羁,叶长青目光澄澈的注视着小囡囡,“而今你我已经是师徒关系,这一份因果算是结下了。

你有什么话,大可以一五一十的告诉我,亦或者说,你为何来大河剑宗拜师?你修炼的目的是什么?”

小囡囡眼角红润,有水雾闪烁,回道:“囡囡是听村子里的爷爷说起过。

在村子很远的地方,有一尊仙门,可以修炼,可以变得很厉害。

所以囡囡就来到了这里拜师,我要给村子里的爷爷奶奶们报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