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争夺遗产?
  • 师尊挺稳健的
  • 小号多的很
  • 2192字
  • 2020-10-19 15:01:07

“今日起,她便是我叶长青的弟子!”

洪钟大吕般的呐喊声内,充斥着不容置疑的霸道与冷厉!

叶长青则陷入到暗忖狂喜中。

有了一个拥有着逆天改命毅力的弟子不说。

这收徒任务完成之后,奖励也是丰厚惊人呀。

《八九玄功》?

这可是道家阐教的无上玄功,有让人肉身成圣,万劫不灭的大威能。

且其内包含了纵地金光,法相天地,呼风唤雨等大神通。

“师弟,恭喜你啊。”

头戴玉冠的大河剑宗掌教,突然的出现在叶长青身旁,气度儒雅,笑声清朗的道。

叶长青斜睨,“师兄你这躲在暗中窥视的毛病,改改不行吗?”

大河剑宗掌教:???

“言归正传!”

大河剑宗掌教不予争辩的道:“你一早就能独掌一脉了,以前你孜然一身,赖在为兄身边也就罢了。

现如今你有了嫡传弟子,是不是应该搬出去住了?

我看宗内的小琼峰就不错,风景秀丽,山势宏伟,你就在那里落脚吧。”

“呵呵。”叶长青翻了个白眼。

小琼峰是挺秀丽的,可离大河剑宗掌教的住处,是最远的。

“既然你不仁,也不要怪师弟我不义了!”

叶长青道:“分家是吧?好!那我们就来算算!”

大河剑宗掌教:???

“分什么家?为兄我是想要你尽快成熟起来,这一片苦心,你看不出吗?”

大河剑宗掌教不悦的喝斥道。

“师尊过世的时候,好东西留下来不少吧?”

叶长青可不管大河剑宗掌教怎么掰扯,道:“我是师尊的第二个弟子,本不该与师兄争夺遗产,可师兄你一定要分家!

师弟我也没有办法。

这样吧,给我五十万灵石,再给我十株千年灵药。

还有师尊那一尊百炼剑炉,也一并给我,只要这些给了我,师弟我现在就搬出去住!”

大河剑宗掌教脸色难看。

他没说分家啊!对方这是要他的命啊。

无名之火顿生,大河剑宗掌教不顾威严的喊道:“好意思吗你?这些年,你吃了为兄多少珍奇异兽,偷了为兄多少灵丹妙药?

现在你要和我分师尊遗产!你有良心吗?”

“咱们可以去师尊坟前烧几柱香,请师尊英魂做主!”叶长青脸不红心不跳,一点不怕事情闹大。

大河剑宗掌教:???

你丢的起这人!本掌教丢不起这人啊!

广场上已经开始了窃窃私语。

“长青真人似乎是在和大河剑宗掌教讲话。”

“什么讲话,就是争夺家产!”

“哦,我明白了!大河剑宗掌教是想要独吞师尊遗产,长青真人一怒之下就……”

“我支持长青真人!咱不能受这委屈!”

……

听着广场上的议论声,大河剑宗掌教的脸色,越发不能容忍了。

他居然成了独吞师尊遗产的黑心贼了!

“师兄,您看这家,还分吗?”

叶长青不合时宜的问道。

“长痛不如短痛!”

大河剑宗掌教咬着牙,道:“五十万灵石,为兄拿不出来!可那百炼剑炉,现在就给你!”

“我看师兄的青玉殿挺不错的,师弟我到了小琼峰,荒山野岭的……”

“给你!都给你!”

“师兄药圃里的那几株千年灵药,闻着也挺香的,五十万灵石可以赖掉,这几株千年灵药就……”

“给你!”

“我看师兄……”

“别太过分了啊!师弟!为兄我要是大义灭亲的话,师尊他在天之灵,也会宽恕于我的!”

叶长青抬手揽住了大河剑宗掌教的肩膀,笑声明亮道;“何必打扰师尊他老人家在天之灵呢,师弟我马上就搬。”

……

广场上上,众人面面相觑。

长青真人争夺家产,成功了!

……

咚咚咚

大河剑宗外,烟尘冲天,地动山摇。

一辆古铜战车,布满了刀砍斧劈痕迹,战火洗礼气息的驶来。

与此同时,一股碾压着天地苍穹的恐怖气机,源源不断的渗入到大河剑宗里来。

当那古铜战车停在大河剑宗外,众人看到了一个雄伟霸道,如同魔神般的男子。

二十七八岁的青年男子,身高九尺,背负长戟的站在古铜战车上。

他眸光开阖,大笑道:“听闻今日是大河剑宗招徒大典,本不该来凑这一份热闹。”

“可惜呀,我与长青真人有过一场约定,三年之后,再战一场!”

“所以今日,就是我武长空一雪前耻,镇压你叶长青的大好日子!”

……

武长空?

有人道:“叶长青真人在天榜排名第八十九,这武长空排名第九十!”

“天榜包揽中州北部百域,每一个可以登临其上的,都是这一时代的盖世天骄。”

“不虚此行呀,武长空气势汹汹的杀到了这大河剑宗门外,长青真人势必要与其大战一场。”

……

古铜战车隆隆作响。

武长空势如龙虎,神色桀骜,“叶长青,你一声不答,不会是怕了我吧?”

“也是啊,天榜之争,我棋差一招的败给了你!”

“可这三年内,我机缘不断,已经是真灵境七重,你呢?才真灵境五重。”

“如果你不想被我踩在脚下,就即刻开口认输,还能保留几分颜面!”

叶长青不加理睬,一个蠢货罢了。

“狂妄!”大河剑宗掌教挑起了眉头,“是可忍孰不可忍!

此寮来到大河剑宗外叫板,还专挑今日,无非是想要在万众瞩目下打败师弟你。

师弟你也是!

这天榜落幕之后,你就整日饮酒偷懒,现在人家修为超过了你,你有把握战胜他吗?”

恨铁不成钢的骂着,大河剑宗掌教传音道:“老老实实的呆着,为兄去打发走这混账。”

打归打,闹归闹,一家到底是一家人。

叶长青畅怀大笑,“师兄看不起谁呢?一个跳梁小丑而已。

至于他所言的三年之约,纯粹扯淡!

我可没和他有过什么约定,今日他来,不是耀武扬威,而是来自取其辱罢了。”

大河剑宗掌教愣了下,“你打得过人家?”

“真灵境五重,真灵境七重,差距很大吗?”

叶长青笑道:“可有一点,我要是胜了这家伙,维护了咱大河剑宗的颜面,师兄你赖掉的那五十万灵石,要一枚不少的交给我。”

“砸锅卖铁也给你!”大河剑宗掌教不含糊的答道。

“一言为定!”叶长青掠出了大河剑宗。

白衣如雪,风姿如画。

武长空皱眉,“叶长青,你什么意思?与我交锋,怀里还抱着一个小丫头?”

叶长青看了眼怀里还没有苏醒的小囡囡,回道:“这是我弟子啊,对付你,一剑足矣。”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