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乱世
  • 十方武圣
  • 滚开
  • 3281字
  • 2020-10-25 19:52:56

天光微白,万里无云。

大元·云州·飞业城。

唧!

一只白羽黑嘴的飞鸟,振翅越过大地,俯冲往下。

穿过厚重古旧的城墙,塔楼。飞鸟减速,轻轻落在城内最高的一座暗红高塔上,一边梳理羽毛,一边向下俯瞰。

城内灰色建筑成群,楼台各异。

淡黄房屋楼阁此起彼伏,飞檐翘角的大院随处可见。

正中间,一片硕大的四方广场上。

广场地面是由一米多宽的石砖铺成,还有硕大的奇异怪兽图纹,清晰异常。

这里是平日里举办集市卖场的大空地。

此时正人山人海,挤满了大量前来观望听讲的民众。

广场正中,一简陋木台高处,有白衣鹤发道人手持拂尘,朗声讲道。

“至学之士,诵之十过,则五帝侍卫,三界稽首....”

“尔者学士,秽气未消,体未洞真....”

“哦!来了来了!!”有人在人群里低声叫着。

很快有道人手捧木盆,从中取出一把把铜钱,行走一段停下,随即抓出一把把铜钱往木台下抛去。

他抛得不多,但依旧引得下方人群纷纷弯腰捡拾。

魏合挤在人群里,远远望了望高台上讲道经义的老道。

他一米七的个头,唇上微黑,面容稚嫩普通,穿着一套灰色麻布短衫,脚上是还算完好的黑布鞋。

望着木台上的老道。

他只稍稍停顿了下,便提着手里买好的油饼朝家方向走去。

一边挤开人群,他一边还要忍受各种从周边传来的难闻气味。

汗臭,脚丫子臭,口水臭,甚至还有的细微的屎尿臭。

魏合低头瞄到右侧地上被踩烂的一坨狗屎,加快了脚步。

穿过广场,拐进街巷,再穿过几条,满是黄灰和垃圾的胡同。

魏合很快回到了自己在这个城池里,唯一的家。

家在一个小胡同里,是破烂不堪的一排小平房中的一间。

家门外还有挂着晾晒的破旧衣服,其中有男女细微的色泽区别。

魏合挪开有点挡住门的烂木凳,走近阴暗屋子里。

“二姐,我回来了。”他大声道。

屋子的角落里,一个瘦弱的女子站起了身。

女子挽着袖子正在洗衣服,手上湿漉漉的,用小臂捋了捋头发,看着魏合笑道。

“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了?小河。”

“提早没工了,就先回来了。”魏合解释了句。

“之前木家修缮主屋的活儿也完了?”她走到窗口,微光洒在她身上,露出一张略微清秀的面孔,虽然皮肤粗糙,肤质略差,但身段凹凸有致,相当美好。

她叫魏莹,是魏合二姐。

魏合还有个大姐,叫魏春,同时也是如今家中的顶梁柱,在城内的黑水帮混迹。

这也是魏家能在周围相对保持安定的关键。

“早就干完了,后面还帮着修了边上的几间客房。”魏合回了句。

他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几个月了,从一开始的迷茫,到后来的平静接受。

再到如今的为生活而奔波,他只用了三个月。

三个月,真的已经很快了。

魏家父母健在,有两个姐姐。

大姐魏春对他极好,二姐魏莹,对他也很好,父母更是什么好东西都给他留着。

重男轻女的思想,加上家里贫困,没法节育,导致魏家父母连生了两个女儿,才最后生出魏合一个男丁。

这也让全家人都对魏合极其重视。

“大姐还没回来,小弟,最近出门小心些,之前我出去找缝补活时,听到又有人家里半夜被拿了。”魏莹压低声音,眼神有些紧张。

“还没回么?那家被拿了多少?”魏合面色一动。

“才发的工钱,听说有一半。剩下的,根本不够那家子后面过活....还有对面的老鼠巷,昨天也有人被抢。稍微反抗了下就是一条手指没了。”

“又是半夜偷,之前那些盗帮的人不是才走么?”魏合问。

“不知道……或许是又来一波抢地盘的新人。”魏莹叹了口气,拿起一件衣服,取过针线开始缝补。

“反正你人在外面,事事忍让,一定要小心。要是遇到抢人的,就给他好了,家里还有我们在,总不会让你饿着。”二姐魏莹认真叮嘱。

“我知道。”魏合点头。

他神色有些木然。

来到这个世界,穿越重生成魏合这个平凡无奇的普通少年郎。

他并不是什么依仗也没有。

只是这个依仗,现在压根没法启动。

那是一颗珠子,或者说,是一颗珠子的图案,就印在他的胸膛正中心窝处。

从他脑海里残留的信息来看,珠子名叫破境珠。

而能力,也很简单。

那就是破境。

当它积累足够多的能量后,自己本身人也达到临界点,就能帮助他破开一次功法境界。

他之所以知道这些,是因为珠子在他穿越时,留在脑海里的一点信息,就像是植入记忆。

至于是否真的,那就有待鉴别。

破境珠积累完能量后,会从接近肤色的半透明色,变成漆黑。

而现在,尽管过了三个多月,可魏合依旧没看到珠子花纹变黑。

顶多就是稍稍颜色加深了点。

也是,他如今每顿饭只是勉强吃个温饱,根本没法有什么多余的能量,积攒下来给珠子。

这珠子需要的能量,主要依靠他的日常进食,从多余的食物转化出精气,吸收其中,慢慢积累。

一开始,魏合还对其抱有希望,可到后来,三个月过去,希望带来的激动,现在已经慢慢变成了淡然。

合衣倒在床上暂作休息,家中只有三张床,父母一张,大姐二姐勉强挤一起,他一张。

六十平不到的房子里,三张床只能挤在一个地方,其余区域还要摆放灶头桌椅之类,拥挤无比。

但这已经是周围平民里中等收入的家境了。

睡了一会儿,魏合起身,打算出去转转。

他有着破境珠,想着有机会找点像样的功夫散手练练,然后用破境珠破境提升。

可现在,功夫散手什么的根本找不到,大姐在黑水帮里,也只是靠着心狠不要命,下手狠辣,才勉强站住脚。

而破境珠也丝毫没有动静。

魏合心中无奈,便每日下工后,都要在城内转悠几圈。

他个头小,身上穿得破旧,一看就没什么钱,倒也没人向他找事。

起床时,二姐魏莹已经趴在唯一的一张桌子上睡着了。

魏合小心出了门,掩上房门,沿着家门往右走出巷子。

咳咳……

才出巷子,外面右侧便传来阵阵咳嗽声。

他抬头望去,看到经常和二姐魏莹一起找活的街坊张姐,正拿着手捂嘴,低头不断咳嗽。

“小合,站远点。”一旁有人拉了他一把。

拉他的,是个拿烟杆的矮小老头。

他一身汗得发臭的白马褂,拉着魏合出了巷子口,又多走出几步。

然后才压低声音,面色难看道。

“最近城里有了瘟祸……那张家妹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前些天回来就一直咳嗽。你可得小心些,别被传了去。也让你家二姐小心点。”

“多谢王爷爷。”魏合心头一凛,瘟疫的事,他早先就听说了,据说一直在城北流传,可现在居然一下到了自己身边……

这三个月,他也努力尝试过,用自己穿越者的先进思维,帮助家里解决经济问题。

可惜,都以失败告终。

无论什么样的办法,到了这个城池里,都绕不开一个点。

那就是帮派。

低层区,各自是有划分地盘的,不同帮派管理不同区域。

开店也好,小买卖也好,都必须给帮派交钱。没有背景后台,生意稍微好点,第一时间就会被盯上。

然后结果就是,要么生意送人,自己成打工的。

要么每个月交一大笔钱,只能赚点辛苦费。

这是个平民只要有点钱,就会被盯上的恶劣时代。

魏合没有停留,迅速离开巷子,穿过城里一条条小道,他很快来到一处有些古旧的灰色院落外。

院落里不断传出朗朗读书声。不时还有老者训斥的低沉声。

院落大门处,挂着的牌匾上,写着:讲经堂。三个红色大字。

魏合沿着围墙,找了个合适的地面,一屁股坐下,被靠着墙静静听着。

讲经堂,城里大户人家们将子女集中送过来启蒙的地方。

据说里面的夫子也都是曾经考取过功名的秀才。

“这里的字,基本掌握差不多了。任何地方,文字和知识才是掌握一切的最前提。”

魏合低头用手指在灰尘遍地的地面涂涂写写,练习之前学过的字样。

“魏合!”忽然一个梳羊角辫的半大孩子,鬼鬼祟祟的跑到他边上叫道。

“这是今天的。”羊角辫把怀里藏着的一卷纸卷丢出来,扔到魏合怀里。

“老规矩,半两银子一百字。”魏合平静道。如今银两不值钱,他不开高些,真攒不了几个钱。

“行行行!你搞快点,夫子明早上就要。”羊角辫压低声音,从怀里有摸出一锭碎银,丢给魏合。然后扬长而去。

这是代写作业。

魏合来偷学时顺带接的一单业务。

羊角辫名叫离辩,是飞业城里一户富商家里独子,出手阔绰。

魏合收起碎银,算了算。

“这样一来,距离去郑老头那里学回山拳,学费也差不多了。”

既然有着金手指,他自然不会轻易放弃打开它的办法。

破境珠的信息提到,是功法破境,魏合尝试过自己在大姐的训练下,练习一些普通的散手格斗技术,但都没用。

后来从大姐那里,他得知世界上有着一部分人,掌握着一种名为内练法的法门。

这群人才是真正的世间高手,就像大姐所在的黑水帮,里面就有这样的好手。

只是内练法轻易不传人,魏合也是托大姐的关系,找了一个多月,才在附近找到一个能传授内练法的地方,也就是郑老头那里。

但那地方需要的学费可不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