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追来只狸力
  • 女帝成神指南
  • 玉箫令
  • 2362字
  • 2021-12-27 13:43:08

每个人心中都有盏灯,强者迎风不息,弱者随风即灭。

炎颜的心里,就始终揣着份迎风不灭的倔强。

她利落地跃过丛丛杂草,撒腿狂奔的同时,还不忘警惕聆听周围的动静。

前面不远就是林地边缘,银带般的河水在太阳底下闪烁着美丽粼光,炎颜的心情瞬间变得跟奔流的河水一样欢快。

过了漨水河就下了单狐山,也就出了修仙门孟华宗的地界。

终于可以天高任鸟飞喽!

可是

就在炎颜即将跨出树林边缘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女子的惨呼,硬生生拽住了她飞奔的脚步。

炎颜此刻心里只余一句:槽!又来

回转身看向刚才奔来的方向,一个瘦弱的少女正被只刚猛强悍的狸力按在地上。

狸力:《山海经·南山经》。柜山,有兽焉,其状如豚,有距,其音如狗,其名狸力。

少女手拼命踢打,可怜小拳头打在壮如小山的狸力身上如同隔靴搔痒,反而她自己身上转眼就被撕了好几个深可见骨的口子。

炎颜很想假装没看见,可少女的惨叫声声入耳……

狠狠把脚一跺,炎颜转身又折了回去。

这会儿,狸力正专注对付被按在地上的少女,炎颜悄悄摸到其背后,搬起大石,照着猛兽最薄弱的后颈狠狠用力砸下。

狸力仰头一声痛嚎,转过凶狠的兽眼盯住炎颜,咆哮着丢开少女,冲着炎颜猛扑过来。

操起备好的木棍,炎颜使出全身力气扫向迎面扑来的血盆兽口。可惜木棍对上猛兽变态的咬合力,根本不堪一击,转瞬成渣。

炎颜心里骂了声娘,脚下利落滑出数步,施展柔术脚法就要逃。刚转身,肩膀一阵撕裂的剧痛,如钢钩般的兽爪已经抠住了她的肩膀,猛地把她推按在地。

炎颜疼地两眼金星直冒,顺手捞起石块就往狸力身上一通乱砸。

狸力被砸地有些受不住,终于松了爪,巨大的兽爪带出一片血肉模糊,转头咬向她抓着石头的那只手。

兽爪移开,炎颜肩上的伤口瞬间喷出大量鲜血,一股股热乎乎的血浆淌落在了潮湿的泥土上。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那一股血液并没染红泥土,却是悄无声息渗进了松软的泥土里,血液渗入的瞬间,泥土中有一缕淡金色的华光疏忽闪烁,很快又复归沉寂。

草地依旧是黑褐色,并没丝毫泼洒过血液的痕迹,就好像炎颜的血被大地给吸收了。

炎颜全部注意力都在狸力身上,完全没留意这个细微异像。

狸力此刻已被彻底激怒,巨大的兽爪照着炎颜劈头盖脸一阵狂拍。

炎颜只能勉强避免被兽口撕咬,却无力避过刚猛利爪,已被抓地遍体鳞伤。

随着战斗持续,她的体力开始有些不支,抵抗也显得越来越无力……如果没有外援,再这么耗下去,她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看来今日此劫难逃。

炎颜怎么也想不到,她的死法竟是葬身兽口。

穿越前,她在公司门口遇见个算命的老骗子非要送她一卦,还说她有造福苍生之能。

算的还挺准。

当了狸力的口中餐,可不就造福苍生了。

眼看森白兽牙向自己的脖子啃下,炎颜伤痕遍布的手臂再也无力支撑这刚猛的最后一记,只能认命地闭上眼……

“击其左耳,一击必可毙命!”陌生的声音突然自脑海深处传来。

声音不辨男女,空灵幽远,犹如灵光乍现……

炎颜猛地睁开眼,腥臭的兽口已逼至眼前。

此刻已没空思索,捞石头也已来不及,炎颜按脑中声音提点,挥手握拳重重砸向狸力左耳。

这一拳炎颜也是拼上了全力。

生死关头,死马也得当活马抽几鞭试试。

一拳捶下的瞬间,炎颜就听厚厚的皮毛下,传出清脆的“咔嚓”声,是类似脆骨碎裂的动静。

身上的恶兽突然高高仰起巨大的头颅,朝天发出闷沉暴躁的狂吼。猛地松开炎颜,两只前爪抱住兽头开始满地乱滚,沉重的兽躯把林间幼树撞断了大片。

炎颜剧烈喘息着,有点不敢置信瞪着突然癫狂的猛兽,同时拼命挪到稍远些的树底下。

靠着树干剧烈喘息的同时,仍忍不住目瞪口呆看着眼前戏剧性的一幕。

居然……成了!

她刚才那是……福至心灵?

“你还好吧?”

被炎颜救下的少女,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她的身边,小心翼翼查看她的伤口。

炎颜朝天翻记白眼,开口就怼:“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还好了?”

少女小心翼翼地抬头瞄了她一眼,在草丛里拔了些草,嚼碎了仔细敷在炎颜的伤口上。

“你恶不恶心,口水都粘我身上了!”炎颜不耐烦地拍掉少女的手。

领情?

凭啥!

她这一身的伤还不是拜这女人所赐。

“这些草药可以止血止疼,我嚼过的草药已经消去了它们原生的毒性,可以放心用。”

少女丝毫不在意炎颜冷淡的态度,仍自顾自地为她疗伤。

见少女坚持,炎颜没再拒绝,只是明亮的眼睛里始终带着戒备和疏离。

“就算你之前从那个妖道手里救过我,可昨天你掉进陷阱我也救了你,咱俩扯平了。你总阴魂不散地跟着我干啥?本姑娘对女人没兴趣!”

处理完伤口,少女抬起头,表情很郑重:“我要上翠云峰,拜少翡仙子为师!”

“您想拜谁自便,我既不去翠云峰,也不认得你说的那位仙子,你跟着我没用啊姐姐。”炎颜觉的这姑娘脑子有坑,还是专坑她的那种。

少女却理直气壮:“可你会功夫啊!”

炎颜白眼朝天:“所以活该给你当打手呗?”

蛮不讲理还脸皮贼厚,真想捶这姑娘一顿凸(`0´)凸

少女摇头:“不是为这个。所有被带上山的姑娘里,只有你信了我的话,这足以说明你比她们聪明。而且你还逃了出来,这又说明你最能干。”

完了她又补充了一句:“当然,你会功夫是主要原因。

眼见炎颜脸更黑了,少女赶紧继续补充:“我是需要你帮忙,但我不会白用你。等我拜入仙门,定会重重地谢你,也会助你安全离开孟华宗。”

炎颜冷笑:“艾香,你知道你刚才说的这些叫什么吗?”

少女艾香一脸茫然。

“你这叫望梅止渴。动动嘴皮儿,编个美好未来,就想让我舍身忘死,这种稳亏不赚的买卖我炎颜从来不干!”

艾香却一脸认真地纠正:“我阿爷说,这叫画饼充饥。”

炎颜:“……”

骗子不可怕,就怕骗子有文化。

懒得再给对方废话,站起身,炎颜明亮的黑眼睛里收敛方才的戏谑,只余冷静疏离:“话,我早说清了,今日救你是最后一次。往后你问你的求仙道,我闯我的下山桥,咱俩互不相干。还有,不许再跟着我!”

说完,她头也不回向林地边缘走去。

眼看炎颜就要一脚跨出树林,艾香突然跑过来,横在了她的身前。

与此同时,艾香的后背仿佛触到了一堵无形无色的电墙,瞬间被灼地血肉模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