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现形

“那么……你打算动手了吗?”管家问道。他还是没有往天羽那边看,哪怕一眼。

“不。不用了。因为N142857我已经拿到了。”天羽静静地说着。

管家不动声色地问道:“是什么让你有了把握?”他知道天羽的这句话只是虚张声势,但是她一定是从哪里获得了某种信心才会这么说的。

“您知道在我的大衣内口袋里的这瓶药水。”天羽拉开大衣,展示出来了那些吴听临走前给她的药水。

“是的。你要用它来发出信号,通知你的学生们,对吧?”管家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手上的书,没有变过。

“正是如此。就是它给了我十足的把握。”天羽展示的那一瓶药水,是吴听给她的C-6。药水的功效便是向吴听发出求救的信号,将瓶子摔碎即可使用。“在我发射出信号后,我的学生就会迅速赶来。他是这些药水的调制者,也是您绝对会认可的人。”

“小姑娘,我可不能保证这一点。”

“我可以想您保证,您打不过他。”天羽自信地说道,“所以,我需要您的帮助。隐形药水A-9已经被用光了,但是他必须要靠它才能来到这里。请您想办法让他赶来这里时不被P组织发现吧!”

管家沉默了一会,然后说道:“小姑娘,我不是万能的神,只是个管家而已。我没有能力让他来到我这里时不被发现。”

天羽问道:“您不会骗人吧?”

“我是不骗人的。”管家回答,“你刚才有在骗我吗?”

“我没有骗您,我发誓。”天羽看着管家,真诚地说道,“我刚刚说的话句句属实,只需您能信任我。”

“好罢。”管家说道,“我信你了,小姑娘。”他站了起来,天羽这才看出,这位管家少说也有3米高。

管家现在终于直视了天羽的眼睛,边走过来边说道:“刚才我说自己没有能力让你的学生过来时不被发现,却是不假。但是,我虽然没有能力,在场却是有人拥有这份能力。”

天羽并不明白管家的意思,管家则是笔直地向她走来。没有几步,他便到了天羽身前。

“失礼了。”管家说着,伸出手摸了摸天羽的头发。

只见管家手中多出了一只蚊子,稳稳地被按在他巨大的的食指与拇指之间。力道并不足够杀死蚊子,但是却足以让它飞不出去。

天羽还是难以理解眼前的事,她只是被眼前的人震惊到了。那不是简单的惊讶,也不是骇人的恐怖,那是对强大个体的本能的敬畏。

“这两个人是躲在你头发里面悄悄跟进来的。他们有能力让你的学生偷偷进来这里。”管家说着,“我与他们无冤无仇,不会利用他们的能力来帮助你,但是我会尝试与他们交涉。”说罢,管家便松开了手指,让蚊子飞了出来。

顿时,蚊子变回了原形。那是一个正大口喘着气、咳嗽的女孩,显然刚才被手指捏住的感觉并不好受。

此时女孩的背上又掉下来了一个不知是什么的小玩意儿。那玩意儿好像在地上做出着一些动作,但是天羽看不清是在什么。知道它变得越来越大,天羽才看清,这是一张正在自己把自己展开的纸片。

纸片完整展开后,变成了一名男人。那男人现原形后便自顾自说着“可恶”、“倒霉”一类的话。

“两位,虽然你们此行的目的和我接下来要说的很可能并不相同,但还是希望你们能听我一言……”管家说道,试图提出一个请求,不过那两位能不能听进去就不知道了。“这位姑娘的朋友现在需要帮助,而两位的能力又正好能帮到忙,不知两位是否愿意——”

管家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直接打断:“我可没有时间听你的废话,快把N142857交出来!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管家叹了口气,道:“好罢,看来沟通并没有用。”

“没错!你最好赶快做好被本大爷削成烂泥的准备,渣滓!”

很显然,这兄妹俩由于在组织地位太低,没有权利让管家直接把N142857交给他们,所以只能像入侵者一样通过硬抢的方式拿到东西。

……

现在的时间是凌晨,距离吴听一行人被戴上项圈还有大约两天时间。

【棺】内,王明用随便捡来的树枝和树叶生了个火。五人围坐在火堆旁,烤着吴听刚刚打来的鸟吃。

顺带一提,王明不会生火,他是被吴听逼的。

再顺带一提,在萨拉的帮助下,光是摩擦生火就耗了王明十分钟的功夫。他甚至还受伤了。不过很快就恢复了。

再顺带一提,吴听打猎的方法是用自己可随意伸缩的金棍子来瞬间击落飞鸟。

“没想到味道还不错。”段华嘴里嚼着萨拉烤熟的鸟肉说道,“不愧是萨姐,连野外生存的经验都有。”

“对啊,没想到生火对萨姐来说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啊,”小光也笑着说道,“在看到王明同学生火的时候,我还为这次能不能吃到晚饭而感到担忧呢。”

“哈哈哈,不知道为什么,当这句话不是从吴听嘴里说出来的时候,竟然杀伤力更大了啊。”王明皮笑肉不笑地自顾自吐槽了一句。

“啊哈哈,谢谢,这没什么的……”不曾想萨拉这种女孩子被夸奖了以后竟然会语无伦次起来。

“要我来生火,那我绝对是做不到的。”小光继续说道。

“不用担心,小光,你至少会比王明做得好。”段华又趁机挖苦了王明一句。

“不要低估了生火的难度好不好!”王明跳起来叫道,不过在他要大吵大闹之前,吴听又带了一只刚打的兔子回来,及时把王明摁倒在了地上,使其动弹不得。

“虽说是今天打的最后一只了,但是这只兔子大家也随便分了吧。不用留给我了。”吴听说道,“不用谢。”

“按照他的套路,这八成不是他打的第一只兔子……”王明就算是被吴听摁在地上,嘴边却还是不长记性的说道,“这货估计早已经在外面独吞过一只了。”

“怎么说话呢小矮人?”吴听又把王明的脸摁得更扁了,“是三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