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管家

众人再次回到了车上。

但此时的氛围已和之前截然不同。

三爷,或者说木晓,的尸体被安稳地暂时埋在【棺】里。如果有机会的话,结束后她会被送回她的故乡。

段华失去了他的右手臂,这意味着失去了大约九成自己的能力。他没有一点后悔。

……

谁也没有说话。大家或闭着眼,或看着昏暗的窗外。吴听则是负责让车速一点不能慢下来。

只见他一个甩尾,把车停在了隐蔽的树下。

“到了。”

“开什么玩笑,我连别墅影子都看不到……”王明道。

“到这一段距离就必须下车了,再靠近会被侦察到的。”吴听解释。

“那下不下车不都会被侦察到吗?我们下车后又该如何隐蔽自己?”王明反问道。

“A-9隐形药。可惜的是,这个药剂并没有那么实用,最多也就能隐藏一名小孩的身形。”吴听又拿出了自己带着的那一大堆试剂,说道。

“他到底有多少小玩意?”萨拉低声吐槽。

“可是,我们之中没有人……”段华道。

“段华,因为你的伤势,A-9其实可以勉强把你全部隐形。但是,你的能力已经失去了大半,自己一人可无法保护自己。”吴听道。

“是的……”

“所以,只能让一位女士去了。”吴听说,“萨拉小姐的体型稍微偏大,不行;小光同学可以,但是……我也很担心她的安全;这样看来,只有天羽老师可以胜任了,体型不大,也有能力自保,是完美的人选。”

“…我明白了。”天羽点头。

“不动声色地进入后门后,用这瓶K-24溶解液溶解最右侧角落的地面,跳下去,沿着走廊走就可以看到一个房间。越快越好,解决掉唯一一个守卫,拿走他的钥匙,进房间后把东西偷走就可以了。”吴听非常简洁的把步骤说了一遍,这是他通过上次托马斯一战后的观望和地图研究所得出的结论。

“我……明白了。”天羽点点头。

“我不敢保证这次潜入的安全,因为这个计划只是我推测得出的。所以最重要的还是老师你的随机应变能力,你需要有心理准备。”

“……嗯。”天羽紧皱眉头。

“不过,不要觉得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为了这次任务的成功,我当然也准备了其他东西。”

吴听亮出了他的其他试剂。

“Q-15兴奋剂,这是我自己调的加强版兴奋剂。如果你觉得这个能帮到你,尽管用。不用在乎副作用。

“X-3清除剂。这个可以清除你身上大部分的病原体,以及大部分的我的药水的副作用。我的杰作。

“F-10止痛药。让你暂时不会感到疼痛。

“C-6是求救信号。危急时刻摔碎使用。

“J-0我实在是没有了,就用J-1来代替一下吧。效果是差不多的,只不过副作用会更大,不要轻易使用。

“还有这个不到迫不得已绝对不能使用的B-2。当你遇到实在解决不了的难题时,就用它吧。把它打破就行了。”

吴听介绍的速度实在太快,反倒是天羽眼花缭乱地什么也没记住。

“喂,话太多了。我们已经没时间了啊。”王明提醒道。

“……对不起。快去吧,老师。”吴听愣了愣,道。

“啊……嗯。”

“到底谁才是老师啊……”萨拉又吐槽道。

“等等!他刚才说啥???‘对不起’???!!”王明才反应过来,大叫道。

“闭嘴!死矮子!”“这才对嘛……”

……

别墅内。拖A-9的福,天羽成功潜入。

她找到正确的位置,轻轻朝地上倒下了K-24。

一小片地面瞬间被溶化,穿出了一个小洞。天羽跳了下去,因为有翅膀的缓冲,落地没有发出声音。

天羽快速飞过了走廊,书柜,和豪华的红毯,来到了守卫附近。他靠着墙壁坐着,一只大手拿着一本小书,认真地在读。

“最简单快捷的方式,就是一击致命。”天羽心道,准备一个俯冲一剑解决他。

只不过,守卫却在此发话了:“只是那种下等低劣的钝剑,就给了你这样的勇气吗?”

天羽愣住了,看来自己已经被发现了。不过她没有停下,继续加速向他冲去。

“叮”

这就是剑刺中目标的声音。除此之外,还有“嗡嗡嗡”的,剑在颤动的声音。

天羽被迫落地,因为自己的双手被震麻了。

“如此渺小却如此狂妄,这就是人。小丫头,我好好的天花板就这么被你溶穿了,还真是粗鲁啊。明明那一侧就有一个正门。”

“这就是看守N142857的守卫吗……?真让人不觉得意外……N142857如此重要的东西,被此等人物来看守,确实不让人意外。”天羽心道。

“你的能力是运用天使的力量,本应是潜力十足。但是当我看到你的用法的时候,真是令我失望透顶。该说是人性吗?人总是如此愚蠢。”守卫说话时,眼睛却没有从书上挪开过。

天羽此时说道:“我就是愚蠢的天羽。是来拿N142857的。所以如果你要阻拦我的话,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拿’?做着这种偷鸡摸狗之事,竟称自己是在‘拿’吗?如果你要‘拿’,怎的不光明正大地走进正门呢?若是这东西是你的,你固然可以‘拿’走,但这东西若不是你的,你又何尝有颜面道出此等狂言呢?”

天羽反驳道:“那这N142857是谁的?是你的?”

“这N142857是什么,你不知道吧?”

天羽沉默。

“连这都不晓得,就大摇大摆地要来拿走吗?……算了。看在你什么都不知道的份上,我就放过你了。请回吧。”

天羽闻后,心中疑问越来越多了。她觉得眼前这位“守卫”可以解答她的一切。

“……敢问……阁下的名字是?”她先前的霸道和敌意一点也不见了,留下的只有对眼前男人的敬畏。

“你可以称呼我为——‘管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