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晋级决赛
  • 盗墓之从听雷开始
  • 红袍隐官
  • 2491字
  • 2020-11-13 20:19:41

“诸位,恭喜你们进入鉴宝比赛的第二轮。

下面我宣布一下第二轮的比赛规则,第二轮将以分组对抗的形式进行。

你们手中签子的号码将决定了你们的对手,单数对阵双数,一三五七九对阵二四六八十,拿一号签的选手对阵二号签的新手,以此类推。

这轮比赛将有三次鉴宝机会,每组选手的头两次鉴宝是鉴定自己手中的宝物的真假。

最后一次将鉴定对手的宝物的真假。如为平局将继续加赛,获胜者将直接进入最后的决赛。”

声声慢将第二轮的比赛规则向众人宣布。

“阿飞,还好没和你对上,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赢不赢的了你?”

许群知道徐飞是三号,他是六号,两人没在一组。

“老许,我其实还是想和你分在一组,然后你再多请问吃一顿饭,嘿嘿。”

徐飞说这话当然是玩笑话,他还是希望能够和许群一同进入决赛。

“哎呀,老弟,没想到你也晋级了啊,你是几号啊?”

沈宝眼走了过来搂着徐飞的肩膀笑嘻嘻的说道。

“老哥,你是没吹牛啊,真进第二轮了,看来你这沈宝眼不是假的啊。”

徐飞一开始对沈宝眼的大话没放心上,看来自己还是小瞧了别人。

“我是三号,你呢?”徐飞把签子一亮。

“九号,咱们没碰上。”沈宝眼也亮出自己的签子。

“诸位,请落座吧!”

新月饭店的人已经把第二轮的场地弄好,每组选手一张大桌。

“比赛了,老弟,老哥看好你,在决赛等你哦。”

沈宝眼拍了拍徐飞,随后前往参赛桌落座。

“阿飞,决赛见。”

许群对徐飞给予鼓励,随后他也落座。

徐飞做了个OK手势,他也走向自己的参赛桌。

徐飞的对手是五大家族黄家的人,是个妹子,名叫黄七七。

许群则对上了和他有恩怨的药家老幺,沈宝眼对上五大家族沈家的人,两沈对决。

最有趣的一直当属和尚与道士那组了,他们两个对话上了。

“哎哟,我飞飞子最近魅力爆棚啊,对手是个漂亮妹子。”

徐飞看着坐在他对面的黄七七心里嘀咕道。

“小姐姐你好,要不要加个微信,我单身哦。”徐飞有些浪荡不羁。

黄七七直接白了徐飞一眼,好像是说我对你不感兴趣。

“小姐姐,你是对我没感觉吗?没事,我把我的兄弟介绍给你,他们也单身哦。”

徐飞脸皮很厚,直接拿出手机打开相册,把他和吴邪等人的合照晒出来。

“小姐姐,你看上哪个,随便挑。”

徐飞可是在为吴邪等人介绍对象。

“好好比赛。”黄七七没有看相册,只对徐飞说了四个字。

“锵!”

一声锣响,第二轮的比赛正式开始,时间为半小时。

徐飞这组第一次要鉴定的东西竟然都是一样的,都是明成化斗彩鸡缸杯。

明成化斗彩鸡缸杯敞口微撇,口下渐敛,平底,卧足。杯体小巧,轮廓线柔韧,直中隐曲,曲中显直,呈现出端庄婉丽、清雅隽秀的风韵。

杯外壁饰子母鸡两群,间以湖石、月季与幽兰,一派初春景象。足底边一周无釉。底心青花双方栏内楷书“大明成化年制”双行六字款。

徐飞拿起他要鉴定的这一只明成化斗彩鸡缸杯,入手的感觉就有些不对,他开始仔细观详起来。

徐飞认真看过之后,明白这是一个清代的仿品。

清代仿品款较明代仿款为优,特别是在调配颜色和款识写法上,与真品甚似。

不过,成化真款都显有一层云朦,有气泡如珠,字的青花色晦。

而清代仿款在放大镜下可以看出云朦很淡,气泡不匀,字的青色亦显涣散,胎色微透黄或白色闪青,底足釉砂相连处少微黄色。

徐飞确定这是一件赝品之后,直接在旁边的纸上写下赝品二字。

徐飞举手示意他鉴定完毕,旁边的工作人员随即做好记录,然后把这件赝品撤下。

黄七七那边也鉴定完毕,她在纸上写下真品二字。

她也举手示意,工作人员同样做好记录,撤下这件宝物。

第二次鉴定的藏品被拿了上来,徐飞这次要鉴定的是一块砚台。

这块砚台,砚堂无釉,微微下凹,以利研墨。其余部位施釉,胎质致密洁白,釉质凝肥。

青花发色蓝醇带紫,应该是用的回青与石子青的混合料,绘笔飘逸自然。底部青花楷书外加双圈的双排“大明嘉靖年制”六字款,苍劲有力。

整器造型别致可爱,腹部略微收分,绘灵芝如意卷草纹图案,是这一时期青花瓷器常见的纹饰之一。

砚台虽小却非常的精致,应该是一件官窑的作品。

这是一件真品,徐飞很确定。

徐飞在纸上写下真品二字,随后像第一次那样举手示意。

工作人员像上次那样做好记录,撤下藏品。

黄七七那边鉴定的是一幅画,她在纸上写的上赝品。

最后一次鉴定开始,徐飞和黄七七需要交换藏品鉴定,鉴定对方藏品的真假。

鉴定开始,徐飞要鉴定黄七七那边的藏品是一件三兽足狮钮铜香炉。

三足狮钮铜香炉,盖为瑞兽,镂空云纹,颈部刻万字锦地,双耳朝天,三足饰兽面,样式做的古朴典雅,很有一番味道。

不过香炉一上手,凭徐飞现在灵敏的感觉,就察觉到重量不对,瞬间他就知道这肯定不是万历年间的东西。

再细细的查看了几个特征,他心中就微微一叹,这是一件民国的赝品没跑了。

徐飞写下赝品后,心里嘀咕着:“这东西有两个‘明’,一个民窑,一个民国。”

黄七七鉴定徐飞的藏品是一件玉佩,她再三把玩观看,最终写下赝品二字。

他们两个比赛完毕,鉴定处的人比对结果,他们两个全部鉴定对,所以加赛一次。

这次只有一件东西,两人需共同鉴定,最后给出结果。

两人要鉴定的是清康熙仿明宣德的釉里红三果纹碗。

黄七七似乎很自信,仔细看了一会儿,直接写下真品二字。

只有徐飞察觉只见藏品有问题,碗的发色不是很纯正,徐飞断定这是一件赝品。

徐飞写下赝品二字后,看了看黄七七,不由一笑。

最后鉴定处的结果出来,徐飞获胜,这碗确实是赝品。

“能告诉我你是怎么看出来这是赝品的吗?”

黄七七主动和徐飞说话,似乎输得有些不甘。

“首先,这只三果纹碗,釉里红虽然发色到位了,但仔细看,还是能够看得出来,发色的并不是非常纯正,其中还是有些泛黑,如果是康熙年间烧造的,很少有可能会保存的下来。”

“最后再来看包浆,此碗的包浆虽然温润,但还没有到康熙年间那般厚重的程度,连乾隆年间的都比不上。”

“综上所述,这只仿明宣德的釉里红三果纹碗,应该是清中晚期民窑仿制的一件作品,而且烧造的人肯定是一位高手。”

徐飞也不推脱,当着美女的面把自己的鉴定一句说了出来。

“受教了。”黄七七拜谢。

“要不加个微信,有什么不懂的我教你啊。”

徐飞哈哈一笑,但手速极快的拿出手机打开微信。

“下次吧!”黄七七没接受,直接离开了。

“我飞飞子魅力不见了?不应该啊,吴邪还夸我帅呢。”

黄七七走后,留下徐飞在那里自我怀疑。

不过,徐飞也不是没收获,毕竟他成功晋级到决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