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醒一醒,站起来
  • 猎人与轻骑兵
  • 克拉索特金
  • 6530字
  • 2021-08-05 12:44:58

“你们必须醒一醒,打起精神来!这可能是你们踢过最差、最烂的半场比赛。我们可以丢球,可以输,在主场输掉也没什么,但是我不能容忍你们这样随便地丢球!踢成这样不丢人吗?你们有人的爸爸妈妈在看台上吧?星期天,大老远跑过来,你们就给他们看自己这副鬼样子?不想踢球就把队服脱下来!我绝对不拦着!”

从没见过教练骂人骂得这么凶。几乎所有人都在更衣室里瑟瑟发抖,也几乎是所有人都感觉教练在骂自己。

我们确实该骂。本以为在国庆养精蓄锐以后,主场对外校的比赛会是复仇的良机,可这场橙白大战的半场比分实在惨不忍睹。开场第七分钟,学学在前场抢断后直塞禁区,阎希左脚兜射破门。取得领先时,我相信爸妈和我们一样在看台上欢呼庆祝。但快乐没有持续多久。在输给结绮的比赛里,我们领先了五十多分钟,这场比赛我们的领先优势连五分钟都没有保持住。

我们打的是四后卫,左后卫没上卢卡,而是由踢左边锋的小七客串。尽管赛前我们多次强调尽量不要在左边犯规,但他第十一分钟的铲抢还是送给了外校一个任意球。蒲云再次站到了球前,尽管假期里我和米乐一道练了很多次任意球,但想必蒲云也没有放松自己。这次不再是电梯球了,小胖打了一个兜向球门远端的贴地球。球速极快,如一记贴地斩,顺着草皮擦着立柱窜入了球门。

历史还在重演,他再次让我们的看台安静了,谁知这仅仅是个开始。五六分钟后,尹日荣在禁区内接球传中,球打在了米乐的手上,结果便是一张黄牌和裁判指向点球点的手指。这回我不假思索地朝右手扑了,阿华的点球却偏偏打向了左路。角度一点都不刁钻,球速也不快,只要我朝左扑,闭着眼睛都能扑出来。进了球的他还朝我笑笑,说大家都变了。倒也不是,这是第三次在主场1:2落后外校了,我们一点教训都没有吸取。

但更糟糕的还在后面,落后之后,我们的后防线仿佛集体失神,失误接二连三,任我怎么指挥与呐喊都醒不过来。第二十五分钟,蒲云在一次反击中边路传中,阿华和尹日荣还在禁区之外,远没有跑到包抄线路上,没有太大防守压力的叶芮阳却鬼使神差地踢呲了皮球,没将它解围出界,反倒形成了一记角度刁钻的射门。我措手不及,只能目送球进入自家球门。

梦游般的状态在整条后防线上传导着,上半场的补时阶段,平时最稳健的明明都出现了失误。他给叶芮阳的回传力量太小,直接被尹日荣抢断。此时后防线上只有叶芮阳一人,他不敢犯规,只要放倒了尹日荣,大概率下半场我们就只能七人作战了。尹日荣杀入禁区,面对出击的我灵巧地挑射,外校第四次洞穿了我们的球门。

一中1:4外校,比分牌上的数字触目惊心,像示众一般耻辱地挂在场边。从没有哪个半场的比分这么让人绝望,这还是在我们的主场,我爸妈还特意来看了。丢了第四个球后,大家似乎都麻木了。或许每个人都在想念邝灏和袁逸空的时代,那个不败的赛季我们完全有实力和外校进行拉锯战,外校直到最后一秒也不过是将将在我们的主场把比分扳平而已。才过几个月,难道我们的实力已发生了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以至于半场就落后三个球了?攻不上去,守不下来,这就是我们在新赛季的两场比赛里的真实表现。穆铮的身体还是十分笨重,仿佛半睡半醒。一个暑假后,他似乎失去了上赛季夺得金靴的射术。他有过两次不错的机会,其中包括1:2落后时获得的一次单刀球,如果能把比分扳平,说不定上半场就不会出现最后的一溃千里。我不是在指责他,错失良机后他仍在孜孜不倦地奔跑,但好像无法控制自己身体似的,连学学都跟他对不上点。单靠阎希一个人,我们很难从外校的防线上找到突破的机会。

我要是弦弦就好了。以前也不是没落后过,他不会多说任何话,只是身先士卒、以身作则,一马当先杀入敌阵斩将夺旗。毕竟他是前锋,我是守门的。在落后,而且是落后这么多的情况下,我能派上什么用场?

两连败在所难免了,两场我丢了七个球,去年一赛季也不过是丢了五个。这场比赛输掉以后我还是去找教练辞职吧,总得去承担责任。

“你们听好了。骂你们,是爱护你们。”教练的声音缓和了一点,她走到白板前,拿起了记号笔,“我们不要再想上半场的那些失误了,也别想什么一年的主场不败了,都过去了。下半场的对手不是外校,是我们自己,要比上半场踢得好才行,我也相信这是我们这赛季踢得最差的半场了,以后不会更差的。”

我们没人敢应声,于是她吼了一句听清楚了没有,大家才纷纷应声。

“首先,我们把防守做好,不能再丢球了,这是我们的底线,没人想让自己的爸爸妈妈看到你们丢七八个吧?防线上所有人都要互相提醒,这一点队长做得很好,你们要向他学习,多喊。其次,我们努力去缩小比分。一个一个地追,只要比分能缩小,我们就有机会扳平甚至反超,结绮中学在上一场比赛给你们做了榜样。利用好所有定位球,控制住第二落点,外校的后防线变化也很大,不是那么坚不可摧的……”

教练耐心地在白板上一笔笔画着战术,但她没说两句就被一个勉强而迟缓的声音打断了。他好像迟疑了很久,最终还是开了口。

“对不起,教练……下半场我可能踢不了了。”

大家惊讶之余转头看向说话者,随即便更加惊讶了。是穆铮。他几乎是把自己的身子埋进了椅子里,鼻尖在低低地喘息。

“怎么了?受伤了吗?”明明问。他闭上眼睛摇了摇头。

“那个……教练,我,我也没法踢了。”坐他旁边的学学低下了脑袋,完全没了平常那副天不怕地不怕的神气,都不敢看着别人。

“不是,大哥,上半场是我们防守球员的问题。我承认,我的表现像智障一样,但你们俩别撂挑子啊。”叶芮阳一听,忙从凳子上起来走到穆铮身边,拉了拉他垂着的胳膊,但它只是有气无力地摇晃着。

“很抱歉,芮阳。我不太舒服,今天踢不下去了,在场上也是累赘。下次,下次我一定会坚持的。”穆铮仍闭着眼睛,可能是因为太累了吧,睁开眼皮也是需要力气的。但他的语气仍十分郑重,仿佛许下了一个承诺。

“你这样多长时间了?你妈妈知道吗?”教练丢下了笔,匆匆走到穆铮身前,把手贴在他的额头上。穆铮轻轻地说,有事的话会告诉她的。

“学学,我送穆铮回去休息就好。你留下来比赛吧。”徐牧走到学学身边,用商量的口气问,兴许这是她对黄敏学说过最温柔的话了。学学没有回答,只是眼巴巴地望着教练,几乎是关在笼子里的小动物乞求主人放它出来的眼神。

“教练,你就让学学陪穆铮去吧。”我不由走到教练身边求她,感觉再不帮忙说点什么学学就要哭了,“大家会带着他们俩的份一起加油的。”

但是……穆铮到底怎么了?我感到了一丝寒意,好像又听到窗外有一只巨大的鸟在扑打着黑色的翅膀。穆铮从没有展现出这样的疲态,而学学的反常更让我怀疑自己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

“对不起穆铮,我不清楚你的情况。”叶芮阳道歉了,“不舒服的话就好好休息吧。”

“没事,会好的……”穆铮的眼皮跳了一下。

教练并不是想把他们继续留在场上,很快就让学学和徐牧送穆铮去休息了。目送他们离开时,她脸上的阴郁比任何时刻都要沉重。哪怕我们今天踢得那么糟糕,她都不曾表现出这种一目了然的悲伤神情。这让我更害怕了,可来不及去想。下半场比赛就要开始了。我们少了两个主力和一个替补,教练给出应对方案是换上川哥和卢卡。川哥顶替学学出现在中场,而卢卡去到左后卫的位置,小七回到进攻线上。

“咱们上半场踢得够难看了,背水一战吧,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不能再那么窝囊了!”下半场开场前的最后时刻,大家在球场上再度肩并肩围成一圈,我必须得说点什么提振士气,“我们好好踢,让对面知道,要从我们的地盘上拿走三分可没那么容易!”

“我们都明白!为了穆铮和学学也会拼的!”叶芮阳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回应了我。

“交给我吧!”阎希仍旧是小孩的声音,但他的目光和语气都坚定不移,全然没了平时捣蛋鬼的样子。

“‘只要你打不死老子,老子就要站起来’!”小七是把这句话狠狠吐出来的,不知讲的是哪里的方言,但气势非凡。[1]

“对!站起来,跟他们拼了!”我算是咬牙切齿,“一声‘一中’,三声‘战斗’!一中——”

“战斗”的呼喊戛然而止后是一阵地动山摇,自上半场开始如一潭死水的体育场上终于再现过去的活力。嗓子有些疼的我们纷纷散开,回到自己的位置去了。

“柯柯,今天是我最后一次坑你了。”米乐送我到了门前,我们俩碰了下拳头。转身时发现卢卡就在背后,他眨着闪亮的眼睛,从嗓子里挤出一句很简单的话。队长,我也会加油的。

我们一起加油。说着,我拍了他的肩膀,把我们的10号推向他的位置。

老子就要站起来。

或许是4:1的领先优势太大了,外校并没有大规模进攻,得球后以回传为主,想在控制比赛节奏的同时减少体力消耗,以最低的代价赢得胜利。但我们已渐渐清醒过来,不再像上半场那样浑浑噩噩。复苏的猎骑兵跨上了战马,重新举起火枪。我们的中场加强了逼抢,米乐和卢卡也积极参与进攻,每球必争,不断给外校的防线施加压力。外校的进攻后继乏力,接连赢得球权的我们把战火烧到了他们的半场,并在他们的禁区前形成了围攻之势。在短时间内,我们一连获得了四次角球进攻的机会。学长们的退役给两队带来了不小的影响,我们失去了后防指挥官与中场大脑,而外校的防空优势则因为刘炽的离队有所下滑。随着米乐开出第四个角球,川哥的头球击中横梁弹出,外校的同学终于松了一口气。但还没喘回来,我们又完成了中场抢断,卢卡在边路接球,送出的传中质量不错,若不是中后卫冒着进乌龙球的危险拼死解围,后点积极包抄的阎希又会获得一次不错的射门机会。

外校的托大让我们得以掀起一次又一次的进攻狂潮。下半场比赛进行了一半,我们已牢牢掌握了场上的主动。如果只看这十几分钟的形势,大概有人会以为三球领先的是我们。然而比分是残酷与现实的,同时又告诉我们,尽管进攻线醒了过来,前场的配合有声有色,缺少进球能力却是不争的事实。小七和米乐分别获得过远射的机会,但都没能对球门构成实质威胁。穆铮的离场让阎希独木难支,在两名球员的“特殊照顾”下,他连接球都相当困难,更无从获得射门机会。前锋的储备还是太过薄弱了,相比之下,外校看到进攻乏力,便主动做出调整,换下了担任队长的阿华,换上一名速度型的前锋,准备在我们大举压上时伺机反扑。据岳隐所说,他们的替补席上还有两名各有特点的替补前锋。

在去年,我们没有经历过太多伤病或停赛的困扰,替补席也相对厚实。然而如今学长退役,招新也并不成功,单薄的阵容便立即露出原形,每场能用完三个换人名额就很是不易了。我再次感到了足球和战争的类似——不只是比拼战士们的勇猛,更是比拼后方力量的强弱。替补席上有一战之力的只剩阿晖和赵蕤,可他们都是防守球员,我们现在需要的是进球。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教练再怎么运筹帷幄,阵中无人的问题都难以解决。

在没法通过换人加强进攻的情况下,每当有角球和任意球,老叶和明明都会冲到外校的禁区里进攻,后场只留卢卡或米乐阻止反击。两个中后卫就差要改打中锋了,仿佛弹尽粮绝,除了笨拙地拔刀近身肉搏外再无他法。就是用这种方式,我们咬着牙把外校摁在了他们的半场。第五十分钟,搏命的进攻终于收到了成果。米乐开出角球,叶芮阳在禁区内顶出一记精彩的头球,球快速弹地后干脆利落地飞入球网。追回来一个了。打进个人首粒进球的老叶没有庆祝,脸上也毫不兴奋,将球捡出来便踢向了中圈。

“还差两个!”即使隔了半场,小七的喊声还是清晰可辨。他赶上了叶芮阳,和他重重地击了下掌。我们的观众也在看台上对我们的表现报以掌声与欢呼。比分的缩小让所有人的底气陡然上升,而仍握有两球领先的外校在全队思想上却有些脱节。前场球员想进球保持优势,后场球员却仍保持着较为缓慢的传导,不想轻易进攻丢失球权。瞬息万变的赛场上,意志的不统一往往会送给对方可乘之机,何况我们的球队已经起势。落马的骑兵举起残缺不全的战刀,在枪林弹雨中一步步逼近了对手的咽喉。阎希在左边路接球后完成了一连串精彩的过人,先在禁区外抹开了外校的后卫,杀入禁区里又是一番闪转腾挪,躲过尹日荣背后的抢断,又晃开了拦在身前的中卫,他右脚的搓射越过了门将的十指关,弹到球门右边立柱的外侧出了底线。又是门框!主场的球门简直是背叛了我们,两次为对手化险为夷。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留给中国队的时间不多了”,以前听到这句话总觉得好笑,当自己真真正正作为追赶者站到球场上时,才知道这句话里的无奈与焦急。下半场,外校没能制造出什么威胁,我有好几次冲出禁区去接队友的回传球,间接参与了几次进攻。这是我除了呼喊之外能做的一切了,我们需要进攻,持续性的进攻。作为队长,我不想在“大后方”看着自己的战友在前线拼死厮杀。可我只能呆在后面,像个局外人。

要是上半场我能争气一点就好了,可我似乎天生就是如此,稳稳当当地完成任务没什么问题,要创造奇迹就有点痴人说梦了。每次都是,就差这么一点。

但也许我的伙伴们可以做到!岳隐刚刚播报出补时四分钟的信息时,小七接到了卢卡的传球,在禁区外完成了一脚重炮轰门,造成了外校门将的扑救脱手,阎希机敏地抢在他抱住皮球用右脚一捅,球缓缓滚过了门线。梅开二度的阎希踉踉跄跄地爬了起来,刚刚的那次射门使他被外校的门将重重撞了一下,不知有没有受伤,但肯定要疼上好一会。他不喊不叫,见小七从球网里取出了球,便紧咬牙关地一步步往自己半场跑。这个进球完全是他拼出来的。3:4,场上场下都有人在喊“只差一个了”。比赛行将结束时,我们终于有了弥补失误的机会。亡羊补牢,为时未晚,还有四分钟,想从我们的主场带走胜利,领先三个球似乎都不算稳当。更“年轻”的结绮能做到十分钟进三个球,我们也未尝不可。攻势再度推进到了外校的禁区前,强大的对手此时除了大脚解围外也别无良策,防守更有些顾此失彼。经过几次转移,拉扯到右边路的小七杀到了底线,他甩开身后的防守人,右脚送出一记高质量的贴地倒三角传球,阎希机智地直插球门,带走了两名贴身盯防的球员,球从他们身后高速滚向了左后方。

此时此刻,外校的大部分防守球员都被吸引到了右路。一名身着白衣的队员跑到了球的路线上,他面前是外校左侧球门的大片空当。一次绝佳的得分机会。

是我们的10号。卢卡身披象征核心的号码,适时地出现在了该出现的位置,抡起右腿。捍卫主场的机会已近在咫尺,连追三球的奇迹似乎触手可及。而结果却是有些黑色的幽默,卢卡的脚是踢出去了,球却碰都没碰到,从他的身前穿了过去。抡空了的卢卡顾不上身体的摇晃,回身再想追那个球,外校的防守球员早已牢牢控制住了它。慌乱之中,急于反抢的卢卡放倒了对手,裁判鸣哨示意犯规。大家或摊手或摇头,无奈地后退了。等到外校的门将拖拖拉拉地开出定位球,全场比赛结束的三声长哨也随之响起。

我们到底还是没能改变两连败的命运。

“卢卡,你踢的什么东西?你会不会踢球啊!”

我还没来得及想任何事情,球场另一端就传来了一阵咆哮。小七冲到了卢卡身边。

“你说话啊!听不懂人话吗?你给我解释解释!没踢进我都不怪你,你怎么能给我踢空了?你在耍我们吗?”

卢卡瑟缩地把自己的脑袋藏到耸起来肩膀里,背对着小七,不敢看他。见了这副模样,小七更火了,从身后推了卢卡一把,差点让他栽了个跟头。

“你哭什么?还是男人吗?就会哭!别想骗大家同情你!”

我在干什么?为什么我脑子空荡荡一片?本来我最看不得欺负人的事。可我为什么愣在原地?我害怕了吗?我以前真的因为弦弦被人铲了去打过架吗?真的为了救米乐跟大人动过手吗?应该是。可是,为什么现在球场上自己人起了这种一边倒的冲突,我却愣在原地了呢?小七明明比我小,我还是队长。因为卢卡不是我弟弟,也不是米乐吗?我就这么自私,这么胆小怕事?

小七真的好凶,可他是我们自己人。“到头来,我们记住的,不是敌人的攻击,而是朋友的沉默。”好像是哪位名人说过的吧,我不记得了。其实,来自朋友的攻击比来自敌人的攻击更让我手足无措,陷入沉默。我僵住了,直到望见阎希和蒲云拉开了他们俩,我才如梦初醒般想起来自己应该第一时间赶到事发地点。[2]

这种表现,我真的已经配不上队长袖标了。

[1]出自电影《东京审判》,是湖南方言。

[2]据说是马丁·路德·金的名言。

A组第二轮比赛

江元一中3:4江元外校

一中分校1:2结绮中学

江元外校 2胜0平0负,进7球,丢3球,净胜4球,积6分

结绮中学 2胜0平0负,进5球,丢3球,净胜2球,积6分

江元一中 0胜0平2负,进5球,丢7球,净胜-2球,积0分

一中分校 0胜0平2负,进1球,丢5球,净胜-4球,积0分

江元一中队内数据

射手榜

球员进球数

阎希 2

叶芮阳 1

米乐 1

穆铮 1

助攻榜

球员助攻数

米乐 1

黄敏学 1

阎希 1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