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樱花 蒲公英 老对手
  • 猎人与轻骑兵
  • 克拉索特金
  • 4526字
  • 2021-08-05 12:44:43

叶芮阳跟我说,上了初二就好比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事业最忙,工作压力最大。初一是无忧无虑,初三只要专心准备中考,而初二的学生主课最多,增加了一门物理,一共有八门要考试的课(初三虽说还有化学,但生物地理已经退出了考试范围,实际上只有七门课),此外还有很多活动需要我们挑大梁。

事实果然如此,初二生活的节奏比初一快多了。我们俩加上米乐和川哥在校门口报了补习班,每周五晚上七点到九点补数学,周六早上七点半到九点半补物理。周六上午其实还有英语课,我们暂时没报,也许初三就会报,反正周六是睡不成懒觉了。

我们算很幸福了。叶芮阳还告诉我,阿放现在上了五十四中,初一的第一个周末就去补课了,连语文都补,还提前一年学物理。这么一看,我的初一倒是“潇洒”了一年。

初二第一次补课我就差点迟到,周五下午跟教练去北川中学参加新赛季的市长杯抽签了。足球社的新社长最终还是定了下来,不是我,是我们的经理岳隐。招新的海报、宣传、推送全是她负责的,那天下午她拉着大家在学校里发传单。我实在是不好意思和别人打交道,自己只在比赛时负责佩戴袖标倒很合我的心意。于是乎,岳隐就成了我们所有人的老板,比叶芮阳还要高上一级。他没有半点不服,毕竟只是岳老板口中的“小叶”。

今年暑假,市长杯组委会对参赛学校发布了新要求,需要每个学校提交“有创意、有深度、有文化、有设计”的“四有”队徽,且不可以照搬学校的校徽。在卫冕冠军北川中学报告厅的抽签仪式启动前,组委会将16所学校提交的队徽一一展示了出来。大家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制作的队徽精彩纷呈,丝毫不比一些职业足球队来得差。卫冕冠军的队徽中央是贯穿城市的北川河,曲折悠长,两岸是简笔画的城市与树木,圆形队徽的边缘则加上了锯齿状的城墙,正下方还用中英文写了“北川河竞技足球俱乐部”(Beichuan River Athletic F.C.),想必这是他们的官方队名,很像哪支深藏不露的职业球队。五十四中的队徽也引人注目,图案中间是三只颜色与神态各异的郊狼(他们的新队长陈延灞在介绍时特意强调了不是哈士奇),而狼的背后则是耸立的烟囱与厂房。五十四中坐落于江北老工业区,这种极具当地特色的内容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而队徽的其余空白处则点缀着松树的图案,陈延灞说这表明了江北人可持续发展的新理念,工业与自然和谐相处。

正听着呢,突然有人从背后拍了拍我,回头一看,居然是涛涛。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他向我和教练打了招呼,随即走上了讲台。原来他转到新建中学后直接成为了球队队长。新建中学在这一学期已成为一中分校,但为了纪念过去的历史,球队队名还叫“新建”,全称是“江元一中分校新建队”,队徽是一枚小小的蒲公英,但花蕊画成了足球的形状。

最吸引我的队徽来自结绮中学。听教练说,结绮之前也是颇有实力的球队,去年却因为人数不够不得不退出市长杯,今年他们的招新很成功,卷土重来。这么一想,结绮现在读初三的那一批学长真的很遗憾,白白耽误了一年,如今球队重建成功,他们却没了参赛资格。希望他们看到新队徽后能稍稍开心一点,因为它的设计在16所学校中出类拔萃。图案中心是一条漫长的山道,山顶则有一座古色古香的寺庙,寺庙之后还有高耸的楼阁。而山道两侧缀满了缤纷的樱花,从山脚放有足球的第一级石阶蔓延到顶端的台阁,每一笔一画都是精心绘制的。队徽下方还有八个优美的字:“古刹之下,樱花盛放”。

结绮中学的队徽融合了美术与书法,他们的校园外确实也是有着千年历史的古寺与楼台。每逢春天,结绮中学附近便开满樱花,迎来无数人赏春游玩。到了晚上,在扑闪的路灯与蓝得深邃的天空下,结绮中学的校园和石山上的古刹台阁一同静默,仿佛悬浮在樱花轻柔的芳香之中,堪称城市一景。结绮中学的新队服也相当好看,大概是玫红色,介于红色的浓烈与粉红的淡雅之间,如梦似幻,不缺少激情的同时也有着一分优雅,我不禁拍了几张照片。之后,叶芮阳看了,跟我说日本大阪就有一支樱花队,球衣正是粉红色的,是日本足坛的一支劲旅,知名球星香川真司便是从大阪樱花队出道的。他们的球衣颜色确实和樱花队很相近,可能是有所借鉴。而队徽的设计也很有创意,有大量的本土元素,与对岸的大阪球队全然不像。

我们自己的队徽也毫不逊色。岳老板和“小叶”为了设计它可谓殚精竭虑,不仅向我们每个人征求了意见,还特意去查了校史,想要从故纸堆里挖掘出一点灵感。最终,她决定使用文学社的名字,“猎人与轻骑兵”。文学社是一中历史最悠久的社团,在全市的中学文学社中也有一定名气,相当于我校的一张名片。不过由于“猎人与轻骑兵”实在有点长,岳隐便把它缩减成了“猎骑兵”。她又查了一番资料,告诉我们历史上存在过这个兵种。它最早诞生于法国,想成为猎骑兵,要有高超的骑术,又得会使用火枪和马刀。猎骑兵在拿破仑时期是法国轻骑兵部队的主力,东征西讨,战功卓著。据说近卫猎骑兵的军装是拿破仑最为钟爱的服饰,一代英雄溘然长逝前甚至都喃喃念叨过这支部队的名字。后来,俄国也组建了猎骑兵部队,其指挥官是大名鼎鼎的库图佐夫将军,一位在保卫祖国的战争中立下汗马功劳的英雄,托尔斯泰在巨著《战争与和平》里就写过他与拿破仑的交锋。听了岳隐的一通“忽悠”,大家似乎都觉得猎骑兵是个不错的名字。经过几个夜晚在电脑上的敲敲打打,岳老板和“小叶”绘制出了队徽上的英雄形象。他骑着一匹白马,身披简练贴身的皮袄,头上则是一顶中国北方猎人的绒帽,手持一把双管猎枪,正向前方奔驰。这个轻盈神勇的形象跃然于足球形状的徽章里,徽章的下半部分则镶嵌在整齐的城墙中间。和北川不谋而合,设计队徽时大家都想到了本市著名的古城墙。说实话,我真的很佩服那些能熟练运用电脑技术的同学。今天的16个队徽全都是初中生自己设计的,虽然很多老师都觉得现在的学生“一届不如一届”,但我们的前辈可未必能有这种想象力和技术能力。

“正所谓中西合璧,博采众长。一中的队徽既体现了我们的国际化视野,又十分注重本土精神,实现了传统历史文化与世界优秀文化的融合。此外,奔赴沙场的猎人与固若金汤的城墙体现了一中校队攻中带守、守中有攻的足球理念……”

憋住笑把叶芮阳写给我的鬼话一本正经地在台上念出来很不容易,但我现在是队长了,要努力地严肃一些。

发布完新队徽后便是紧张的抽签仪式。市长杯的抽签颇为专业,按照近三年的成绩,将16支球队分为4档,每档各抽出一支球队,组成一个小组,这样可以避免强队早早相遇,也为较弱的球队提供了出线的机会。去年我们作为第三档球队,被分进了有北川中学和理工附中的“死亡之组”,好在不败出线,打入半决赛,积分大幅上涨。可惜没能进入决赛,计算近三年的成绩,我们正好排在溪岭中学后面,名列第五,落入了第二档。不过照教练的意思,无论对手是谁,只要我们一心一意比赛,小组出线是理所应当的。

第四档球队的队长们先上台抽出了第一档球队的位置。涛涛代表着新建队将外校抽到了A组,卫冕冠军北川在D组,五十四中和溪中分居B组与C组。接着是第三档队长抽第二档球队,我们第一个被抽出,落位A组。教练倒是没什么表情,我心里不由打起鼓来。时间才过几个月,我们又要和外校在比赛中碰面了。

正想着,阿华突然从身后把我的帽子掀了一下。

“又要见面了,请多多指教呀。”他这么说着,我和教练都笑了。

“好呀,这回你们可赢不了我们。”我回应道。

话音未落,主持人就邀请第二档球队的队长上台抽第三档球队了。教练和阿华都拍了拍我,阿华还叫我对手心呵呵气,抽个好签。看来大家都不太希望在小组赛遇到太强的对手。

然而结果却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进入A组的是结绮中学。教练刚刚就在说,结绮可能是第三档球队里最强的。而A组的最后一个对手也很快浮出了水面,恰巧是一中分校。和涛涛在小组赛碰面会是很特别的事,只是不知新建是什么水平,要是和实验中学差不多就好。但从教练的脸色上看,这个对手绝对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我们是不是抽到了一个比去年还差的签?回去的路上,我想问又不敢问,反倒是教练临走时嘱咐我,作为队长,和队员们说抽签结果时别把大家搞得太紧张,毕竟我们是上赛季的季军,第二档最强的球队,任何一个对手都不会想主动和我们碰面。匆匆赶到补习班上完课后,我确实也是这么和伙伴们讲的。叶芮阳听了以后无奈地笑了笑,说我们的确是第二档最强的球队,但也抽到了其他几档最强的对手,估计是市长杯有史以来最死亡的死亡小组。他还不忘损我一把,问我是不是抽签前上厕所没洗手。米乐狠狠推了他一把。推得好,我平时最讲卫生了,特别怕有人说我哪里哪里不干净。

“所以你们今天招新招得怎么样呀?朕的江山还守得住吗?”

叶芮阳和川哥将我和米乐送到了校门口。临别之际,我问了一句。

“得了吧,不就是队长嘛,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江山是人家岳老板的。”叶芮阳笑笑。

“怎么?还当自己是老大呀?我们现在的老大是柯柯了。”米乐朝他吐吐舌头,“你光荣退休了。”

“哼,那又怎么样?柯柯不还是比我小两个月?不算他姐姐,我还是最大的。”

“看这家伙牛气哄哄的样子,今天招新的时候就差说自己是队长了。”川哥指着叶芮阳说,“这叫什么?狐假虎威!”

话音刚落,叶芮阳就抡起书包“追杀”他了。我和米乐在路灯下看着他们渐渐跑远的身影。虽然忙着互相追赶,但还是远远听见了他们对我们喊的“明天见”。是呀,明天一早又要起来上课了。

“其实,我们今天的招新挺失败的。十个人都没招到,但岳隐和叶芮阳已经很努力了,还把乐队叫来给我们助威呢。今天穆铮不在,只有学学一个人演奏。但他发挥得好差,刚开头就弹错了好几个音,没吸引到多少人。以前从来没有这么多失误的。”米乐耸了耸肩,他的影子被路灯拉得老长老长。

米乐长高了,应该将近一米六了,但影子长度依然和他的身形极不匹配。

“没事。有你就好了。我们俩终于可以一起首发了,我等了一年呢。”我把手轻轻搭在他的肩上,“我感觉你会进球哦。”

“那可不?”米乐向自己比了比大拇指,接着对我说,等比赛那天,他想帮我戴队长袖标。我当然很乐意。

“新队员里有不错的吗?”

“还没有试训呢,只是登记了名字。不过,有个学弟应该非常强。他是个外国人,从澳大利亚来的,叶芮阳用英语跟他聊了一会,他说自己是踢左边的,从边卫到边锋都可以踢。咱们也像北川一样有‘外援’了。”

“是吗?”听到这话我眼前一亮,“他叫什么名字呀?”

“他名字特别特别长,写了老半天,我们都读不出来,不像是英语。后来,他用中文讲,我们叫他卢卡就行了。他的眼睛特别好看,绿绿的,超级干净。”

你的眼睛也很干净呀。我没好意思说。他又跟我讲了一会卢卡的事,叶芮阳说他在很多国家都呆过,一般就是住上一两年就换个国家。听上去是跑了很多地方,实际上很多国家面积都挺小,相互之间也经常有人员流动,跨个国可能就跟我们跨个省差不多。卢卡换个国家呆,估计和米乐换个省一样呢。不过,从澳洲跨到新西兰和跨到中国可是两个概念,不仅要远渡重洋,还得适应新的文化和生活方式。好在还有足球,相信我们能找到共同语言。

首轮对阵

结绮中学VS江元一中

江元外校VS新建中学

江元市市长杯足球联赛(初中组)小组赛积分榜(A组)

江元外校 0胜0平0负,进0球,丢0球,净胜0球,积0分

江元一中 0胜0平0负,进0球,丢0球,净胜0球,积0分

结绮中学 0胜0平0负,进0球,丢0球,净胜0球,积0分

新建中学 0胜0平0负,进0球,丢0球,净胜0球,积0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