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绝杀与冲突
  • 猎人与轻骑兵
  • 克拉索特金
  • 6894字
  • 2021-07-18 13:32:40

“一中的朋友们,做好准备了没有?”

下半场进行了七八分钟,溪中的攻势依旧不减。但经过上半场的锤炼,我们的防线习惯了他们的进攻节奏。我也做出了几次扑救,将对方的射门拒之门外。大家似乎建立起了信心,正如“指导袁”所说,只要溪中打不死我们,我们就能找到一击致命的机会。尽管目前为止我们仅有两次射门,但阎希的登场无疑带动了我们的进攻,一中已经能隐隐威胁对手球门了。

溪中的教练一定察觉到了潜在的威胁,战术调整应运而生。在溪中获得了一次界外球后,他们没有立即掷出。场边已经有一位替补球员站着了,和我们那天在照片上看到的相差无几,是个短发的女孩子,戴着护目镜。她的那件球衣稍稍大了些,风吹过时带起了衣摆。女孩的球衣下有厚厚的黑色内衬,在还没有变暖的季节,它们严严实实地保护着她。

“我们的王牌出场了!溪岭中学队换人,换上24号童婧……”

随着现场MC激动的声音,看台上不多的观众也纷纷起立鼓掌。童婧直接换下了溪中的场上队长,她接过袖标,踏踏实实地戴在了臂上,伴随着替补席的呼声大步流星地跑上了场,像一阵紫色的风。

她好像比我要高呀,虽然我也在慢慢地长个子了。

来不及多想,她上场以后便稳稳地接到了队友掷出的界外球。一时没人上前逼抢,她便从容地用左脚一撮,球划过一道弧线,从球场右侧迅速转移到了左侧。边路的33号停下球来,晃出空间,从45度角吊入禁区里。本来我们的防守球员在局部占据了人数优势,但随着这次扯动了整条防线的长传转移,球传入禁区时后卫已出现了失位。10号冲到了最前面去争抢这个落点,把叶芮阳死死卡在身后。我及时地往前冲了冲,跳着将自己甩出去,在球要落到10号面前之际一拳将它打到了禁区之外。然而警报并未解除,童婧鬼使神差般出现在皮球落下的位置,她没有停球,一脚凌空射门,球越过了所有人的头顶,在门前快速下坠,“砰”地一声砸到了横梁下沿。我慌忙回过身去,像扑住一枚要爆炸的手榴弹,把球死死按在地上。有溪中球员举手向裁判示意球已越过了门线,但主裁判望了望场边的边裁,对方摇了摇头。

“你们都给我认真一点啊!贴住她,贴住24号!别让她射门!”我一手抱着球,一手用食指戳了戳自己的脑袋,示意大家集中精神。

不得不承认,童婧学姐能够登场比赛绝对是因为她过人的实力。当我们真正想要去逼抢她的时候,她优秀的盘带总让我们的队员无功而返。登场以后,她成为了溪中的指挥大脑,每一次进攻都从她这里发起,球经过她的调度,进攻思路便被梳理得非常清楚。毫无疑问,她之于溪中就像邝灏学长之于我们。

她的步频极快,小技术也相当出彩。当推进到我们禁区前沿时,她横向高速带球,再次扯动了我们的防线。然而就在横着盘带之余,她用右脚诡异地一推,球几乎垂直于她的行进方向,不快也不慢地滚向了我们的防守空隙。所有人都没来得及反应,而10号恰恰默契地从侧面杀到球的路线上,他这次没有任何调整,稳稳地来了一脚射门。球奔向球门右侧,我伸长了胳膊倒地扑救,球还是擦过指尖进入了球网。

“该来的总要来的!溪岭中学队进球!进球队员是10号……”

溪中小小的球场上第一时间爆出了震天的欢呼,在一片嘈杂中,我们所有人有些木讷地望着停在球网里的球,只有队长在走向我们,叫大家站起来继续比赛。袁逸空跑到了裁判身边,举着胳膊不知说些什么,然而我们这些初一的小孩似乎还没有缓过神,刚刚的丢球太过突然了,就像童婧的传球那样意想不到。

到底是守不住了吗?

我听到了一声长长的哨子,它遥远得像从地平线那边传来的。溪中同学突然围到了主裁判身前,我似乎明白了什么,扭头一看,边线的边裁将旗子平平地举向了前方,脸上是一副无奈的笑容。

越位了,进球无效。运气真不错。

“不要争了,大家回去比赛。”面对溪中队员的质问,裁判已将手伸进了上衣口袋,似乎在犹豫要不要出黄牌警告。在他做出判罚前,戴着队长袖标的24号及时将队友们一一劝回了位置,使他们冷静下来。在她的指挥下,溪中的进攻卷土重来。虽然因为体能的下降,他们难以像上半场一样撕咬我们,但有了一个思考的大脑,他们的体力分配和进攻选择规划性强了不少,这也抵消了体力消耗带来的负面影响。

比赛大概到了50分钟吧,教练做出了第二个换人调整,撤下穆铮,换上米乐。或许是要变回四后卫,稳守平局了?但米乐上场后向我们传递的战术并不是变阵,他取代了阎希现在的位置,将后者顶到锋线上。

变阵的效果尚未显现,倒是让对手嗅到了机会。童婧显然在剩下不多的时间里向队友们下达了起高球的指令,想通过高空轰炸的方式摧毁我们的防线。这也是打开局面的最后一招,溪中随之换上了一个一米八五以上的高个球员。他一上场便扎入我们的禁区里,童婧的所有传球都指向了他的头顶,而他的工作就是将球顶给自己的队友。好在我们的三名后卫都不算矮,加上米乐和学学也不断干扰,溪中的狂轰滥炸并没有收到什么效果。只有在一次战术角球中,童婧兜出的弧线传中让他们获得了绝佳的头球攻门机会。大个子把球顶向了球门远角,好在球速不快,米乐在角球开出前便稳稳站在了门框前面,于球门线上用胸口把球生生挡了出去,叶芮阳随即大脚解围。

但这球并没有向界外飞去,而是奔向了球场中圈。对方的中后卫稳稳站在了中圈弧顶,想必会拿下这个高球,继续组织进攻。

身着紫色球衣的队员跳了起来,我从散开的人群中看见球从他的头顶蹭了过去,可能只碰到了他的头发。这是一次冒顶。球弹到地上,往溪中的半场滚去。就在这时,一个白色的影子疾速从失误的溪中中后卫身边闪过,赶上了慢慢向前运动的皮球。他大大趟了一步,利用自己的速度登时将失误的中后卫甩到了身后。与此同时,所有人都像疯了似的往溪中的半场狂奔而去,毫不停留。

比赛已经到了最后时刻,任何一次进攻都可以决定胜负。在千钧一发之际,阎希抓住了对手的失误,健步如飞,已然冲入了禁区,他所面对的只有守门员一人。溪中的门将像我上半场一样弃门而出,仿佛出山猛虎扑向了他。而阎希没有射门,他轻轻一拨,皮球脱离了门将能接触的范围。他正要追上球推射空门时,溪中的守门员已无法控制自己飞出去的身体,他的左脚带倒了阎希。一声哨响,才跑出中圈的裁判远远地将手指向了点球点,而场地另一边的边裁也挥起了旗子。几乎是同时,我看见几名还在奔跑的溪中队员垂头丧气地停了下来。

点球,价值连城的点球。在比赛的最后时刻,被压制了一整场的我们获得了改变比分的机会,而一切源于米乐的门线救险和叶芮阳的大脚解围。溪中距离杀死我们只差了几厘米的距离,而现在命运的天平已悄然向我们倾斜。“进攻赢得胜利,防守赢得冠军”,不止一次听袁逸空说起这话。谈夺冠还为时尚早,但要取得胜利,机会就在当下了。

队长抱住了球,肯定是由他来主罚。大部分人都站到了禁区外,叶芮阳和米乐则留在了我们的半场。前者寸步不离地跟着对方的大个中锋,后者则伺机协助队友。

可队长并没有带着球走向点球点,而是将球轻轻递给了身穿18号球衣的队员。

操刀主罚的是学学。

裁判示意开始罚球的哨声响了,我相信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这可能是决定这场比赛胜负,乃至两队谁能晋级四强的一次射门。

我远远望见学学毫不停顿地跑向了停在点球点上的皮球,没有上次的小跳步,他毅然决然地直接打门,我一眼就看出他是要打左下角。对方门将也猜中了他的意图,在他射门的一刹那往那里横扑而去。那是一脚势大力沉而又角度刁钻的射门,球紧贴着草皮,如离弦的箭,蹭着左侧门柱进入了球网。无法扑出点球的门将在皮球入网后重重地锤了一下地面。看到这一幕后,我抑制不住地冲出了球门,对着场边的替补席振臂高喊了几句自己都听不清的话。回过头时,已看到学学将手指高高指向了天空,叶芮阳正从后面抱住他。大家聚拢到了一块,拍打着他们,仿佛球是他们一同打进的。再往替补席上看时,川哥也把手指举了起来,虽然套上了外套,但他仍留着黑纱,继续把它缠在左臂上,任它在空中飘飞,像飘动的芦苇,散发着听不见的生命的回声。

我也这么做了。进球的激动与一股难以言说的伤感或温柔在交织。要是裁判这时吹响全场比赛结束的哨声就好了,我想立刻去抱住叶芮阳。但这是不行的。MC有些沉闷地报出了进球信息,并提醒所有人,下半场补时4分钟。还有最后4分钟,我们要把胜利牢牢守住。

这时结束的话,今天就完美多了。

溪中中圈开球,他们有四个人一横排地站到了中线上。很明显,球被开出后会是一次孤注一掷的进攻。童婧拖在四人的阵线后面,接到队友的回传,她身前没有任何干扰。长传球穿过冬日的最后一点天空,准确找到了大中锋。他尽力一顶,球落在我们的禁区前沿,33号已然是一副挽弓欲射的架势,只等皮球落入他的射程。叶芮阳再次及时出现,迎着他踢出的腿,将球抢先踢到了界外。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丢球后的溪中难以在短暂的时间内形成威胁。或许这便是足球的魅力所在?占据绝对优势,轰出了接近二十次射门的溪中始终难以撼动我们的防线,反倒是我们只凭借一次犀利的反击就取得了进球。当然,运气也是重要的因素。溪中有过几次绝佳的进球机会,要是把握住一个就胜负难料了。

终于有机会放松绷紧的神经想这些事了,因为我们在进行最后一次换人。毫无疑问,教练是想消耗比赛时间。作为进球功臣的学学不紧不慢地往场下走着,许祥学长已经等在场边了。

可学学有点太慢了,跟饭后散步似的,很明显是在拖延时间。用换人消耗时间是规则允许的,但这样故意地拖延很可能会吃到黄牌。大概有20秒吧,学学还没下场。溪中的33号不耐烦了,直接冲到了他的身边。大概是要催促他快点下去吧。

“快点啊,你们家不是死人了吗?还不赶紧去奔丧?”

他说了什么?

我有些发愣,怀疑自己是听到了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的声音。毕竟它很陌生,与我也有一段距离。

“你他妈说什么?”

这声音和语气就很熟悉了。考完期中考试的那个晚上,我听到过。

“你家死人了!死人了!怎么了?”

响多了。我全听见了。

在距离边线没有几米的地方,冲突的导火索点燃了,顷刻便是一次爆炸。我远远地从球门那跑过去时,学学已经和对方的33号揪在了一起。我下意识地看向叶芮阳,他冲向了33号,但对面的10号拦住了他,两人随即开始了推搡。所有的人都在往事发现场赶,包括裁判和双方的替补席。喊声和骂声从球场的每个方向传了过来,更让所有人的理智不断丧失。我几乎不知道该拉谁,同样无助的还有米乐,我们俩的目光在混乱中碰撞了一下。

“叶芮阳,老大,哥,哥,你别,我求你了,别!”米乐明显是抓住了叶芮阳的衣服,用尽了全身力气想把他和对面的10号分开。而对方已涨红了脸,死死地抓着他的胳膊。我加入了这场争夺,想把叶芮阳带回来。而更多的人似乎围到了学学那边,刚刚他们俩好像都动了拳头。队长和袁逸空学长都去拉了,我还听到了童婧的声音,戴着队长袖标的她也在努力让双方的球员分开。我们俩来了以后,叶芮阳好像冷静多了,加上教练也赶到了,他已经在往圈子外面退了,可10号仍不松手。替补席上的川哥冷不防冲了上来,狠狠地推开了对方,于是,他纠缠的对象立刻换了人,又是一次相互推搡,10号最终被撞倒在地,但仍不忘伸腿把川哥也给绊了。这种不屈不挠、坚忍不拔的态度现在想来真有点滑稽,也让冲突多了点闹剧的色彩,简直就像一群相互撕咬的小动物。

最终,在双方教练和队长的干涉下,身着白衣和紫衣的人终于分开了。三个裁判聚在了一起,稍稍商讨,然后叫来教练和队长,向他们宣布判罚结果。

“该死的,我的纪录准没了。”学学擦了擦自己的脸颊,不知擦去的是汗水还是眼泪。叶芮阳的手紧紧搭在他肩上。

“输不起就直说,什么玩意嘛。”川哥也在场上站着,他大概也知道了自己会是什么下场,索性跟大家呆在一起了。

“你们有本事别摆大巴啊!缩头乌龟!给裁判送钱了吧!”川哥的声音不小,33号想必听到了,从人群中冲出来,还做了个数钱的动作,队友们急忙把他拉了回来。然而裁判的耳朵也不差,本来还在跟双方的教练和队长解释,一听这话,径直走到溪中的球员面前,将一张鲜红的卡从裤袋里掏了出来。[1]

“溪岭中学33号,暴力行为、辱骂裁判,红牌。”话才说完,他又看向了10号,“10号,暴力行为,红牌。”

他将手指向了场外,随后马不停蹄地走到了我们这里。所有人都呆在一块,安安静静地等待他的裁决,像受审的犯人。

裁判拿着红牌的手举起来了。

“一中18号、4号,暴力行为,红牌。”他又将手伸进了上衣口袋,掏出黄牌来,“5号,推搡犯规,黄牌。”

“裁判,他们俩是因为我的事才动手的。你给我红牌吧,跟他们没关系。”叶芮阳走到他面前低着头恳求。执法者一言不发,只是将手指向场外,示意被罚下的球员立刻离场。

“没事的,我自愿的。没啥。”学学倒安慰般地拍了拍他的腰,和川哥一同走下了场。

他们俩肯定是清清楚楚地知道上去会是什么结果吧。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除了和叶芮阳一同往自己的防守位置走以外。要是对方是对我而不是学学说那句话,我会跟他动手吗?我不知道。也许没这个胆子吧。但那句话真的好过分,说不定我会像弦弦被铲得飞起来的那天一样,一下冲上去把他推翻呢。大概吧。我今天居然这么冷静,冷静得有点愧疚。我可是叶芮阳的同桌呀。

出现了四张红牌和一张黄牌后,比赛重新开始了,场上是6打7,估计谁也不会料到这场比赛是这样的结果吧。裁判也没多给时间,几脚传球之后就结束了比赛。大部分人都自顾自地往替补席走了,直到被各自的教练赶回中圈握手。只有双方的队长还守着职责等在列队的地方。几乎每个人的脸都阴沉着,这种时刻一点握手的心情都没有。

“守得不错。”和童婧学姐击掌时,她忽然说了一句。抬头一看,她已走到了米乐身边,对他说了一句“很好的封堵”。虽然大家今天都很失态,但她还保持着自己的风度吗?

“同学,我不知道你家里发生了什么,但我很难过。我先替我的队友向你道歉了,你们在更衣室等一下,好吗?”叶芮阳躲在队尾,也成为了最后一个和她握手的人。

“这事和你没有关系。不过,谢谢你。”他有点难为情地看了她一眼,转身走到场边了。教练和岳隐都在等着他。

“好啦,大家不要垂头丧气的,我们还有机会的,不是吗?还有一场比赛呢。”我们正离开球场往更衣室走,再次听到了童婧富有磁性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她肯定是把剩下的队友都集中到了场上。

“队长说得对,我们今天踢得很好,就是把握机会的能力差了点。不要抱怨裁判,我们自己去找不足,下一场有的是机会……”溪中的教练也在讲。

在通道里,我听到了“溪中必胜”的口号。然而我只想赶紧回去,找到我的伙伴们。

进门后,发现学学已经换好了衣服,正和叶芮阳坐在一块。

“总之,今天真的很谢谢你。”

“没什么谢不谢的,该死,咱是自己人嘛。”

“之前,我对你还有点偏见,还觉得你会把我弟弟带坏呢。对不起呀,你挺好的。”他有些犹豫,但还是把话说出了口,“所以……我们现在是朋友了吧?”

“当然喽,不然呢?”学学轻巧地对着叶芮阳笑了,又是那种非常阳光和澄澈的笑容,像能漂浮在空气中一般。

“当朋友多没意思,要当就当他爸爸呀!”

“我是你爸爸好吗?”

相声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我发现了一件很神奇的事!特有趣!”见气氛有所缓和,米乐转了转眼珠,故作神秘地对大家说。

“什么呀,是不是你一上场我们就能进球?这规律早就发现了。”叶芮阳摇摇脑袋,“喏,还是学学发现的呢,我一直记得。”

“不是啦,比这神奇多了!”米乐吐吐舌头,把大家的胃口都吊起来了,纷纷求他别卖关子了。

“那就是——除了我以外,谁都进不了柯柯的球呀!进了都能给你吹出来!”

还真是这样,大家也都笑了。我故意地推了他一把。现在可以随便推了,反正不会吃黄牌。

教练和队长进来了,他们并没有责怪任何人。只是过来摸了摸我们的脑袋,并告诉我们,以后要是场上起了冲突,要第一时间把双方分开,避免冲突扩大化。她不希望任何人在球场上受伤,尤其不希望因为冲突而受伤。

敲门声响了。一个女生在门外问能不能进来,教练出去了,让我们赶紧换好衣服。门再打开时,我们见到了双方教练和童婧,还有溪中的几位同学——他们是被带来道歉的。

“下次再出这样的事,不用你动手打他,我亲自帮你收拾他。但是,你小子别这么明目张胆地拖时间啊,明白没?”溪中教练揪着33号。我看出他已经被骂哭了,刚刚道歉时说话都不利索。

“明白了。”学学低着头说,也不知是真明白还是假明白。

“恭喜你们了,不过别高兴太早哦。第二回合,可不一定给你们拖时间的机会呢。”童婧对我们笑了笑,把护目镜缓缓地推到了额头上,露出温和而自信的眼睛。

[1]摆大巴:“摆大巴”是足球术语,出自知名足球教练穆里尼奥。“就像我们葡萄牙人习惯说的,他们把大巴停到了球门前面。”2004年9月切尔西主场被热刺0比0逼平后,主帅穆里尼奥这样评价对方的死守。但穆里尼奥本人也是这一战术的使用者。大巴战术来源于意大利的链式防守,意思为前场只留少数进攻球员,大部分球员防守至中后场位置。抓住对方进攻留出的间隙,大脚开球传给进攻前锋,迅速反击。这是足球战术中最保险的战法(被球迷戏称为901或者乌龟阵),可以最大限度减少丢球,保住胜果,但在足球的艺术性与观赏性上饱受质疑。

江元市市长杯淘汰赛第一轮

上半区

溪岭中学0:1江元一中

江元三中2:2江元外校

下半区

北川中学1:2五十四中

桃渡中学2:0台城二外

江元一中队内数据

射手榜

球员进球数

穆铮 6

邝灏 3

阎希 3

黄敏学 2(2)

王晓亮 1

张涛涛 1

赫明明 1

米乐 1

许祥 1

助攻榜

球员助攻数

邝灏 4

阎希 4

张涛涛 2

黄敏学 2

柯佩韦 1

米乐 1

穆铮 1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