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消失的与留着的
  • 猎人与轻骑兵
  • 克拉索特金
  • 3747字
  • 2021-07-18 09:18:51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小老弟,我们的小英雄!”姐姐从背后搂住了我的脖子,炫耀似的摇晃着我的脑袋,像是在展示或者推销我。我一定从脖子红到了脸,想找个缝钻进去。好在面前都是自己人,除了身边的米乐,就是坐在对面的岳隐跟叶芮阳。川哥本来也要来的,但家里突然有事。

不用说,姐姐昨晚就知道了我们的事,然后把朋友们都喊了出来。一是大家一个寒假没见面,一起玩玩;二是给我们俩“压惊”——虽然我们现在没那么害怕了。

“我才不是什么小英雄呢。”嘟囔了一句,还是乖乖任她摆布。

“好啦,我知道了,柯柯是大英雄。”岳隐拖长了“大”的音调,机灵地眨眨眼睛,我脸红得更厉害了,都不敢看米乐和叶芮阳。

“你都要成网红了,昨天川哥把微博上的视频发给我,吓了我一跳。”叶芮阳很关切地望着我,“那男的跟疯子似的,有本事去找个壮汉打呀,欺负小孩算什么本事?”

“我才不想当什么网红呢,有什么意思……”我话说到一半,突然想起叶老大的弟弟就是个小网红,马上住了嘴。他一点没在意,可能想都没想到吧,仍在为我跟米乐鸣不平。

阿放要是遇到了这样的事,叶老大的反应一定会比我激烈得多吧。

“有件事我不太明白,我当时非常努力也非常礼貌地去跟那个姐姐解释,但她听都不听,认准了我在性骚扰她。为什么她不愿意听我说话呢?”米乐问大家。

“社会上乱七八糟的人多得是,很多人就是不讲道理呀,又不是在学校里,有老师管着。有的人脑回路跟我们根本不一样,你没法指望他们理解你。”叶芮阳说。

“是吗?”米乐似乎是觉得这个回答太过简单了。

“因为你没办法自证无罪吧。”岳隐用胳膊撑起自己的脑袋,“当时她硬说你做了坏事,又没有调监控,你没证据来证明自己无罪。所以,对她而言,你就是有罪的。书上说,人可以证明自己做过一件事,却没法证明自己没做过一件事。”

“那我要是说你们都做过坏事,你们肯定也都没法证明,所以你们就都有罪吗?”叶芮阳问。

“你别这么激动嘛。”姐姐看着他,捏了捏我的后颈皮,我打了个激灵。

“有罪无罪不是由那些人说了算的。”岳隐转头看向身旁的人,“法律说了算,我在网上学过,任何一个正常国家的法律都不会因为你无法自证无罪就推断你有罪。”

“还好是这样,不然监狱要不够用了。”叶芮阳哼了哼。

“不过,我还是想到了一点别的东西,想说出来。你们可以骂我,也可以生我气,尤其是柯柯……”米乐小心地望了望我。

“你说,我才不会生你气呢。”

“就是……那个姐姐反应那么大,那么凶,还叫人打柯柯,我确实很生气。但是事后想,她是不是只是想保护自己?”

“你怎么还替她说话了?”叶芮阳脱口而出,“你的脸还肿着呢。”

我没怎么生气,但没吭声,用眼神示意米乐接着讲。他受到了我的鼓励,说了下去:

“她的方式是不对,很不冷静,非常极端,但……”

“得了,这有什么可说的?她就是仗着自己是大人,想欺负小孩。正好有了个莫须有的罪名,又有了道德的制高点,就为所欲为。这种人少吗?自己一身戾气,又不敢对别人发泄,就拿所谓的‘熊孩子’撒气,指望着别人欣赏他。不敢碰小孩,就去虐待动物,反正不违法。前不久不就有个名校大学生用弓箭射猫吗?我听说,虐猫是因为猫的叫声像婴儿。所以说这种人都是心理变态,今天虐猫,明天可能就拿刀去幼儿园门口砍小孩……”

“行了行了,别说了。”岳隐用胳膊肘捅了捅叶芮阳,他乖乖闭嘴了。

姐姐的手僵住了。

“我懂你的意思,也知道你很关心我们。”米乐说,“但我觉得还是不太一样。可能是因为我们不是一个地方长大的吧。江元和我老家就很不同,在我们那,要是一个女生在街上被人摸了,想要抗议,你知道别人会怎么说吗?‘是不是你今天穿得太少了?’‘是不是你一直盯着人家看,让人家误会了?’‘你长得很好看吗?谁想碰你,别自作多情了。’差不多就是这样。”

“受害者有罪论。”姐姐说,“‘一个巴掌拍不响’、‘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哪都有,江元就没有吗?很多人就是陷在这一套逻辑里,遇到什么事都这么说。”

“就是想偷懒、装老好人呗,一个巴掌拍到人脸上明明响得很呢。照他们这么说,日本侵略中国,中国也有错呢。”叶芮阳依然愤愤不平,“但这也不是她随随便便打人骂人的借口呀,打人就是不对。”

“我明白,都明白。但就是想,她之所以这么暴躁,是不是因为太害怕了?江元我不清楚,毕竟我只呆了半年多一点,但在我们那个小地方,女孩子过得确实有点不容易。”

“I know.重男轻女的地方不少,听说我出生时家里就有亲戚直接在病房劝我妈再生一个呢,还好我爸妈没理会。”岳隐苦笑了一下,“但现在好多了。”

“这什么亲戚啊?要生她去生啊!”叶芮阳把我们都逗笑了。

“但我说的不只是重男轻女啦。”米乐笑完后脸沉了下来,“就感觉很多人对女孩子不是很好。”

大家纷纷问怎么回事。米乐有点犹豫,偷偷瞥了叶芮阳一眼,还是开了口:

“就是一对夫妻要离婚,但是但是但是……”他一连说了好几个“但是”,似乎是想赶紧把“离婚”这个词驱散,“在法院门口,两人起了争执,丈夫把妻子杀了,而且……”

我们听到“而且”后面的故事后,几乎同时往后缩了一下,简直不敢相信这件事是真的,发生在几十天前,发生在我们同学的家乡。

“太魔幻了。21世纪了,还有《水浒传》里的事。”姐姐坐到了我身边。

“好嚣张啊,谁上法院会带刀啊?他没想离婚,就是奔着杀人来的。太疯狂了,在法院门口杀人,一点不把人命和法律放在眼里。”叶芮阳都发抖了,“赤裸裸地挑衅全社会,这种人不枪毙吗?”

岳隐抓了抓他放在桌上的袖管。厚厚的。

“而且,你知道我们那边的人怎么说吗?还是那一套。说男的有什么难言之隐,还有人说女的一定做了什么什么坏事。可是官方一直在调查,现在还没有公布结果呢。”米乐用膝盖撞了撞我的腿,我任他撞着,以获取一点安全感。

“真是神奇。我们国家比以前进步了那么多,发展得也越来越好,但一些人活得还是非常原始,非常野蛮,像动物一样。”姐姐说,“其实对女孩子不好的环境对男孩子也未必好吧。它会要求男生都不停地努力再努力,要像个男子汉,去承担一大堆‘责任’。米乐,我想,这个男人之所以像个疯子一样,可能不只是这个人有问题——我不是说妻子有什么错,我不知道。我也不清楚你家乡的情况,但也许和他生活的环境有关,跟围绕在他身边的人有关。但无论如何,这个人的行为是绝对不可以原谅的,我也不可能会同情他。只是,他杀了人,又得到了什么呢?一个成年人,难道不知道不能杀人吗?知道了还干,到底是为了什么?什么东西会重要到可以让人把最基本的一点点理智和人性都弄丢了?”

“别老是怪环境,想想他是怎么杀人的吧。令人发指、丧心病狂!根本不知道敬畏生命、敬畏法律。他眼里人就不是人,说杀就杀,眼皮都不眨一下。枪毙都便宜他了!”

“其实,我想过,要是妈妈在生我前去做了鉴定,而且发现我是个女孩,家里可能会有人来劝她,劝她把我打掉……”米乐说着,咬了咬自己的嘴唇,“我有个小学同学,好久不联系了,以前偶然听她说过一次,就是她差点被打掉的故事。当时就觉得很不可思议,只差一点,这个人就不存在了,不会出现在我面前了。”

“你这么说,我觉得我叔叔一家是真的好。阿放生下来以前他们就想过两个名字,不管他是男是女,他们肯定都很爱他。”

“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当父母的,但生小孩有时是说生就生。”姐姐说,“生之前想都不想,生下来以后什么责任都不负。真是动物都不如,动物还知道哺育后代呢。”

“所以说结婚和生小孩都是大事,没这个准备就不要……”

“好啦,别扯远了。对了,你弟弟怎么没来?昨天不是喊你带上他吗?”岳隐打断了叶芮阳的话。

“唉。”他叹息了一声,“他在医院照顾表叔呢,明天我也去。”

“怎么了?你舅舅生病了吗?”米乐问。

对呀。肝癌,晚期,还转移了。他说。

岳隐递了张餐巾纸给叶芮阳,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舅舅会好起来的。”米乐沉闷了半晌,只说了这一句话。

“就是,他会好的。不都做了手术吗?才五十多岁,就比我们爸妈大一点,肯定会好的。我们爸妈不都健健康康的吗?”嘴上这么说,我不禁有点难受也有点害怕。再过几年,爸爸就真的五十岁了。

姐姐捏了捏我的耳朵,也安慰叶芮阳,还问了他舅舅现在在哪个医院。

气氛太过沉重了,大家也都不敢说话,最后是岳隐揪了揪叶芮阳的袖子,跟我们讲得说点积极的事。比如,女生现在可以参加市长杯了。我们接下来的对手溪岭中学在小组赛的最后一轮就派上了一位女生球员,她还创造了制胜球。

大家一阵惊诧。可惜川哥不在——他说不定认识这个女生呢。

“市长杯真的允许女生上场了吗?”姐姐问。

“开学初我查过规则,没说允许女生上场,也没说不允许。我看了溪岭中学足球队的公众号,这个女生是初二的学姐,她去年就跟着球队训练,但没出过场。公号里有篇文章是对她的专访,说她一直在和赛事主办方沟通,希望能组织女足比赛。真了不起。虽然比赛没组织起来,但主办方一定认可了女生代表校队出场的资格。本来就应该这样嘛,‘市长杯’的全名是‘江元市市长杯中学足球联赛’,又不是‘中学男子足球联赛’。”

“这么说,徐牧是不是能进比赛名单了?”米乐问,“她踢什么位置呀?”

“那当然。下学期一定要让教练给徐牧报名。她踢中后卫,穆铮跟我说过,徐牧在小学可以单防他呢。”岳隐讲。

我们几个男生不由“哇”出了声。能单防穆铮可了不得,队里没几个球员敢说自己能一对一防住他呢。

直到这一年的十二月,初二的我才知道所谓的“单防穆铮”是什么意思。那一天一点都不比今天轻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